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opic-22.24小時逃亡遊戲  

2016-10-04 01:02: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随便从50题里面搞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题目来写修仙系统……我也是很醉的……
这两人的游戏玩的挺复杂的,其实也挺好玩的,就是三个局面三个走法彼此相关但是中间相反,任何一个先到结局都能令另外两个的局面作罢,程钧走山水幻境这里,张清麓走棋局这里,下手的角度不同,但是中间交锋在小棋盘上,张清麓忽视了小棋盘的走向进度,所以慢了一拍让程钧抢先走到了山水幻境结束……所以他输了~
也不知道我写清楚了没有就这里解释一下吧……
存档:
===========================
22.24小時逃亡遊戲

“先手停。”程钧手指一点,落在棋盘之中,笑道:“当真要从残局开始?”
“残局、新局有何不同?”张清麓笑着落下一黑子,又道:“本就是打发时间的。”
“你当真喜欢这凡人玩意儿?”
“经纬纵横,星罗棋布,”张清麓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你当真觉得这是普通的凡人玩意儿?”
话音落下,彼此相视一笑,程钧又跟着下了一白子,贴在张清麓的黑子旁的小目之上,道了句:“弄些彩头?”
“掌门又有什么算计了?”张清麓捻着一个黑子若有所思,随口回了一句。
“比如这样。”
程钧取出一面缩小了许多的棋盘,摆放在面前的大棋盘的边上,手掌一抹,棋盘上的棋路便丝毫不差的复制过去。
他又从掌心中抽出两道魂力,凝聚成两个模糊的人影,摆放在棋盘两端,道:“如何?”
“有趣。”张清麓挑眉看着他,面上笑意浓厚了几分,眼角往下弯着,一道淡紫色的光芒从他指尖落下,点在程钧那头的白色人影上,随后才道:“就是要换换场地。”
“清麓这都不信我啊?”程钧也是一笑,手指上相同的落下一道光来,点在张清麓那侧的人影上,才道:“我哪里会在这上头做手脚。”
“自然是相信掌门不会的,只不过添些乐趣罢了。”
张清麓笑着往一旁的棋盘上落下子来,就看小棋盘上程钧那头的小人往棋盘上一跳,顿时没入其中一个白子中去,而白子则是光芒一闪,将一旁的黑子吞了下去。
“你这么一弄,倒是真的有意思了。”
程钧略一思索也明白了他的用意,只是复制棋路控制分魂游历,左右逃不过他们两个的算计。但张清麓如今换了执棋方向,他的算计就成了程钧那头的运气,程钧的算计反倒是他这里的棋路。如此交换之下,不仅要算清楚对方的计划,还要将自己计划中的缺陷全部算计到对方头上,这才有赢的可能,自然比单纯的手谈来的有趣多了。
“不如我再添些意思和彩头?”
程钧一边说一边也落了一子,白子落下之后,张清麓那头的小人也往棋盘中一跳,没入一个黑子,顺着纬线挪了一格,直接吞下了另一个白子。
“你意欲如何?”
张清麓本要下棋,听他一说反倒停了手,似乎颇有几分好奇程钧还能玩成什么样子。
“这样。”
程钧拿过一旁的青白瓷玉杯,往那小棋盘上一倒。灵茶在棋盘上平铺开来,化作四角周正的一个棋盘镜像。那茶水中的灵气在这镜面上盘旋打滚,随后渐渐化开,凝做山水草木的形态,好似人间凡景。随后便看到有两个小人,一人着黑一人着白站在山水之间,位置也正好应对着小棋盘上的两个没入了魂力小人的棋子的位置。
“幻境成相,”张清麓点点头,“掌门这一手洞天福地的招数越发娴熟了。”
“小道而已。”
不过是空间大道中关于空间之力和幻术法门融合后的一种道术,构成的幻境因为带有空间之力,比一般的幻阵更要真实万分,是否危险也看设局人的心思,自然,这复杂程度也不同凡响。但到底正如程钧所说,无法合道的道术都是小道,他也不曾瞒着张清麓,想来对方只需再多看几眼就明白里头的关窍了。
“十二个时辰为限,”程钧点了点那镜像山水,“两个分魂化身之间谁先到达山顶,或者先寻捷径灭了对方,就算谁赢,如何?”
“不错。”张清麓点点头:“彩头呢?”
“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或者一件东西?”
“掌门的心思……也太容易猜了……”
“那是没有瞒着你的意思。”
程钧脸皮的厚度,张清麓是领教过的,虽然他自己也差不多,但对着程钧总是有一种逊色三分的感觉。自然,此刻也是他说不出话来。因为程钧那“彩头”实在太好理解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手不停歇落子,那小棋盘上的黑白子时而多出几个时而少了几个,反复间已经该换了三四次格局。至于那棋盘投影,里头的人物已经绕过了山水幻境的两端,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一两座山的程度。
“清麓是打算走快棋?”
程钧扫了眼一旁的沙漏,细碎的玉屑砂一边飘落一边散出莹辉来,折射在山水幻境之上,仿佛繁星点点,颇为好看。
张清麓见他走神,顺势落下一子,提走左上角小目周围的一圈,笑道:“你是嫌输太快没面子吗?”
两人棋力其实差不多,但张清麓更精于这些风雅的玩意儿,自然输赢之间便多了几分便利。此刻出言也是因为这局面往他那头利好,自然是心情也随之好了。
程钧见他收拾得差不多了,才笑道:“清麓今日很高兴?”
“自然是心情不错。”
“那好。”程钧顺势落下一子,正是刚才张清麓练成一气的位置一侧的星眼。
张清麓顿时面色上就有了变化,再往那小棋盘上一看,方才吃掉白子之后留下黑子中间的空隙,正好被程钧这一手占了先机,而周围落空……
他抬眼看了一下山水幻境,果然那幻境之中转了个视角,方才看不到的山涧溪水如今绕着那青山成了一条江河的模样,程钧的黑色人影正好落在江中一叶扁舟之上,手持强弓,在白子落下的时候顺势射出,落在那仍旧站在山巅的白色人影上。
影灭局定。
程钧笑道:“我赢了。”
“当真好算计。”
张清麓看了眼面前的棋局,棋局尚未分出真正的胜负,此时停手仍旧算得上一局残局,但那山水幻境已经分出了胜负,他们之前的赌局和彩头自然也有了着落,真正的棋局便没了继续下去的意义。
“好说。”
程钧手一挥,那山水幻境和小棋盘都消失在两人眼前,青玉桌面上已然是下了一半的棋局。他笑道:“下次吧,还能再玩一阵子。”
“算计三头确实挺有意思,”张清麓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漏洞,道:“果然是应当将重点放在小棋盘上。”
“就说瞒不过你,下次干脆换得更复杂些吧。”
“那便看掌门的手段了。”
“嗯,那也要看这次的彩头如何了。”
张清麓被他说得接不上话,手一挥,那棋盘也收了起来,才问道:“说吧,你的条件?”
“自然是……”程钧站起身来,身手敏捷的将眼前的人打横抱起,“你啊。”
若不是为了哄骗这眼前人,程钧哪里来的心思玩这种虚魂追击逃亡的游戏?
自然这彩头嘛,就不能亏待了自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