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54.サラダ/沙拉  

2016-10-29 00:17:1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某鬼的365题大概没法在年底前完成了……我的计划啊……QAQ
所以本来今天想偷懒的结果还是继续开工了……TAT
想来想去还是程张最顺畅了所以我就继续对小宫主下手了……_(:зゝ∠)_
时间线是现架小宫主回来准备报复的时候……当然他回头就会忘了这个设定了毕竟没法子……前文是篇肉不过我懒得翻出来了……_(:з」∠)_
存档:
=======================
254.サラダ/沙拉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睁眼是米白色的天花板,闭眼是沉寂的空间。伸手身侧还留着那人的余温,拢被还嗅得到令人放松的气味。
因为一切都太过熟悉,张清麓甚至恍神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夕是何夕。他手扯着被子慢慢往上,蹭过来的温度和味道已经是晒过后的清爽的皂香。略一低头,身上也是整齐的睡衣。自己合适的尺码,自己喜欢的款式,干净的味道和全新的手感,细细分辨还有一点樟脑的味道。
要不是浑身上下还留着爱欲的痕迹和沉重的酸软感,张清麓会以为这是过去的很多普通的日子里的某一天早晨,而不是时隔五年,再一次回到的地方。
准备的真好啊,他暗道,若非自己也是心血来潮想要耍他一番,只怕会认为程钧是有备而来,只为了让自己再次落入瓮中。
张清麓侧过身,脑袋埋入另一边的枕头,身体正好挨过去,那半边的床褥上还存着一点温度,又或者是因为他的希望而留着的幻觉,有些不真切的暖意。他闭着眼睛蹭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因为睡不着而挣扎着从疲懒中起来。
全身每一块骨头和肌肉都在痛,酸软无力的感觉也是许久未曾这般真切,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靠着床头,用枕头垫着腰,打量着周围几乎没怎么变化过的房间摆设。除了多了些书和文件夹,远一些的酒柜里换了些品种,换了点装饰植物,其他似乎一如五年前。张清麓心中想着,大约是因为如今这摆设大多是他放习惯的,程钧才不舍得改了?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大概还是过于自作多情了,被骗过一次还不够,连带着故地重游都会自己给自己洗脑。就算程钧并未结婚,也不能改变他当初的抉择。自己已经被放弃一次了,这次回来记得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再一次输的倾家荡产。
他倚在床头坐了许久,冷静了头脑也让身体慢慢恢复了行动力。昨夜荒唐之后剩下的多余的感情和之前的那些一样都埋入自己也看不到的地方去了,张清麓手指抵着太阳穴,宿醉的后遗症和思虑过重混在一起让他有些头痛,揉了好一会儿才算缓过神来。他莫名又有些想念程宅的醒酒汤,方婶的那个手艺当真是他离开的而这几年,最思念的东西了。
只是再多的怀念和故旧之情,都抵不过他如今要做的事情。张清麓撑着床头柜站起身来,几乎不用思考的站在衣橱前,程钧的衣柜里面有几个位置放得应该是他的物品,若是没有更换过,那应当有足够让他选择的衣物。
“果然。”橱门打开,里头的确如记忆中一样,都是他的衣服。贴身衣物都换了全新的,过去穿的那些外衣和家居服,都还照旧,西装倒是换了几件,只留了当初未穿过的几套,剩下全是眼生的。张清麓翻了翻,自己习惯的牌子和标准尺码。
若是做戏,也未免太投入了。
就算知道程钧老谋深算,张清麓也不觉得他能算计到自己的每个行动。所以眼前这些,大约真如他自己所言,是等着自己回来的。
其实张清麓想问他一句,即便知道自己回来是找他麻烦的,都这么期待吗?
答案似乎并没有那么难猜,只不过不想知道而已。
他顺手取了合适的家居服,打算给自己放个假。

下楼的时候,张清麓已经闻到了一点餐食的香气,有些远也很清淡。他想大约是自己真的有些饿了,又有些惦记方婶的手艺,才会这般轻而易举被即将到来的食物吸引。
“方婶,”厨房里果然有他熟悉的人在,还有更熟悉的浓香,张清麓摆出无可挑剔的笑容,道了句:“好久不见。”
“张少爷啊?!”年近五十的妇人一脸惊喜看着他,放下手中的刀具,擦着手过来道:“大少爷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呢!当真是回来了啊?当初走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大家都好惦记你呢,大少爷找了你很久啊。”
“当年……”张清麓心中不以为意,嘴上道了句:“有些急事,家父找到我,来不及说什么就走了,真是抱歉。”
“张少爷找到家人了那是好事啊,”方婶不以为意,笑道:“如今回来了也好,房间一概如旧,你应该还是住着的吧?”
张清麓愣了一下,之前拒绝了程钧却没想到在这里被下了个绊子,他笑了笑,道:“嗯,继续叨扰一阵子。”
“别说一阵子,就一直住着多好,”方婶从一旁的锅里端出一个小砂锅来,又道:“本来家里也就少爷小姐他们,多个人热闹点多好。”
张清麓挑眉,也不接话,只是开了砂锅,笑道:“好香。”
应该说是果然么?惦记着的醒酒汤。
“少爷说你昨晚喝醉了,就备下了,”方婶笑了笑给他递了碗碟,道:“他说他先去公司了,下午回来。”
“无妨,”张清麓摆摆手,自己盛了汤,一边喝一边道:“这几年在外头最惦记的就是方婶的手艺了,好久没喝到了。”
“诶?”方婶闻言愣了一下,回头又笑着道了句:“这是大少爷做的,我可没他这么好厨艺。”
“程钧会做饭?”张清麓一口汤差点呛着,好半天才消化了这么个消息。
“大少爷回程家前据说一直在外流浪,该学的不该学的都会了,”方婶摇摇头道,“这话不好听你可别告诉他,这是……”
她似乎想不到该怎么解释,张清麓倒是心里清楚,这种话只怕是程家当年那些外族留下的龌龊,自然没法说清楚。
“这个也是?”他索性岔开话题,指了指另一边的鸡胸肉沙拉和生牛刺身,问道,“他还挺闲……”
“少爷手上功夫挺快的,费不了多少工夫,来不及的就我来解决啦,”方婶似乎也松了口气,又道:“不过还真是他厨艺最好,当初第一次下厨的时候把我们都吓到了,三小姐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肯吃我做的,一定要大少爷下厨,结果被揍了一顿。”
“………………”
张清麓想了想那个画面,用手遮着半面,挡住了一点笑意,又和方婶随意扯了些家常,正好印证了心里一些猜测。
有些事情当真是不能说破,一旦说破了,那就是再无可挽回。不知道的时候不在意,知道了又如何能让自己再放弃?
张清麓手捧着汤碗,指尖轻轻敲着碗壁,到底是叹了口气。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