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十二)  

2016-10-24 22:49:3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开始复工了……
这章稍微长一点了哦~
前文:
十一
存档:
==============================
十二、混混
(295.チンピラ/流氓、小混混)

月上中天,浅黄色的光泽如轻纱一般笼在天上,时不时有阴云飘过,让那原本就不甚明亮的月色遮掩得时有时无。夜色深沉,无风无星,正是好时机。
三更刚过,那院子的阴影里就多了几分活动的影子,借着月光晦暗的档口,翻过客栈里头用来隔离内外的小院的院墙,落在那花圃旁边的矮墙角里,离着那独栋的小楼也不过一丈多的距离。
沈清秋就站在小楼的二层,隔着窗户透过那窗缝看着楼下的一举一动,深感好笑。如今他们所在乃是这丰土镇上一家有名的大客栈,为了体现身份,又特意包了一个单独的小院。沈清秋故意在堂面里摆显张扬,一口气包揽了一个月,随后又阔绰的给了店小二小费,确保那盯梢的人都看清楚了,才吩咐了店家不要随意打扰,自己则带着柳清歌和肖儿往那三层的小楼里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照他的话来说,这叫请君入瓮。
如今果然如他所料,自然是要好戏开场了。
“真是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天。”沈清秋摇着扇子,脑袋抵着那窗框,看似风流实则八卦。他颇为感谢如今的身体,好歹金丹境的修为让他在这深黑的夜里头也能把地下那些宵小之徒的行径看个清楚。
“爹爹……”可惜他还没得意够,就听到肖儿的声音在窗框下响起,对他道:“天上有月亮诶,也没啥风嘛……”
小号版的“柳巨巨”努力踮着脚尖,脑袋露出窗框一点点,感受了一下,语气肯定的补充道:“所以不是月黑风高。”
“你懂什么……”沈清秋在肚子里翻了个白眼,面子上很好的维持了自己的形象,辩解道:“这叫意像形容,乃是为了衬托这些小贼的行径。”
待他说完,周围很是安静,沈清秋深觉自己博学的声名要挂不住了,转过头来扫了他们一眼,道:“怎么?不同意?”
守宅神看了他一眼,果断摇头,心道:老人家不和小孩子计较。
可惜沈清秋没有读心术,否则断然会嘲笑他这个“老人家”如今乃是正儿八经的“小屁孩”模样呢。
倒是一旁的柳清歌,看他们两人眉来眼去的,颇为不耐烦,见沈清秋离开窗框,便往外看了眼,道:“我去把他们捉上来。”
“慢来慢来。”沈清秋一把拉住他,道:“别急,他们肯定分两拨人,你这么一去就要打草惊蛇了。”
“那要如何?”
沈清秋扇子对着窗外指了指,道:“等他们自投罗网咯。”
他在院子里早就布下阵法,如今不过等所有人进来而已。
果然,不多时,那前头打探的人眼看着院子安静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便发出夜枭的叫声,引来外头蹲守望风的,到那院子里头看着,前头这批则往那小楼摸来。
沈清秋见时机差不多了,对着柳清歌道:“师弟,望风的那些交给你了,我去启动阵法。”
“嗯,”柳清歌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小心。”
“省的。”沈清秋嘴角带着笑意,看着他一晃已经到了屋外,自己这手中符纸一亮,往那楼下阵法中枢上一贴,不多时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咚”,显然已经得手。
又过了片刻,柳清歌也转了回来,两人在楼下碰头。沈清秋点了火烛,柳清歌将那手中提着的两人往阵法中一丢,将他们困做一堆,这才往沈清秋旁边一站,等着看戏。
“好了,”沈清秋拍了拍手,扇子往那几人头上点了点,一道法力递了过去,将那几个因阵法缘故昏过去的扇醒了,才道:“诸位这大晚上的不休息,跑我们这里来做什么呀?”
这困在阵法里的几人既然敢做这种杀人越货的生意,自然都不是太过愚昧的蠢人,此刻一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显然是着了别人的道了。但他们乃是老于江湖之人,见沈清秋和柳清歌,一个斯文一个俊美,都是富贵人家的打扮,便当做只是懂得一些防身之术的富贵公子。这丰土镇上人来人往的,这等大户人家出来的多少都有些特殊的法子,或者来自于机枢关窍学术,或者来自于仙家修士法门,大抵都差不多,他们也算见识过,自然不放在心上。
那贼人团伙中懂得这些道道的人从醒来就已经开始着手破解这困住他们的门道,此刻听沈清秋问话,当然也没放在眼里,只不过寻了个人与他含糊其辞,试图拖延时间,来完成自己的手段。
这些动作,沈清秋都看在眼里,来来回回问了几句,那回答的也都是些威胁的套话,沈清秋觉得无聊,心道:怎么以往看的那些故事都白写了似得,倒是碰到些硬茬子了。
他这头正在想要怎么问,一旁的柳清歌早就不耐烦了。乘鸾破空而出,贴着那正在做法的贼头的脖颈过去,在他喉口留下一道血痕,再深入几分,显然就要断气了。
“再问!”柳清歌对着沈清秋道了句,乘鸾又不声不响收了回来,站在一旁继续不做声。
沈清秋感慨了一句柳巨巨果然是帅炸了,随后摸了摸鼻子,道:“诸位也看到了,我这位兄弟耐心可不好,再来一次我们就该把诸位的首级送去官府领赏了。”
这些贼人纵然胆大也知道今天碰到了惹不起的人,彼此面面相觑之后,终于那打头的老实道了句:“两位大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两位,还请饶我等一命。”
沈清秋方才所言,若仅仅是送官,他们倒也有门路可以自救。可这几位都是有了名声的盗匪,沈清秋要砍了他们脑袋直接送去官府,不说那领赏,至少也是除害的功绩。纵然他们有翻天本事,也没法死而复生。何况看柳清歌的样子,显然也不是那种下不得手的贵公子哥儿。何况看沈清秋的语气,明明可以直接送他们上路的却还要留着问话,显然还是有别的目的,那自然要迂回一番。
果然,他此话一出,沈清秋点点头道:“很好,那先说说你们从白天开始就跟着我们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看两位出手阔绰,所以才起了贼心,”那贼头拼命求饶道:“还望两位高抬贵手。”
“就这样?”沈清秋略有些失望,问道:“没别的?”
“当真没别的。”
“谁指点你们的?”
“这……”贼头犹豫了一下,一抬头就看到柳清歌站在沈清秋之后,面色深沉,手落在乘鸾的剑柄上,很有跃跃一试的意思,心中一抖,立刻道:“我们乃是丰土镇一霸,原本这街上的大小酒肆都有我们的眼线,那小二之类的有时候收了好处也会给我们通风报信的,若是得手也会有分红,所以……”
他没说完,沈清秋已经了然,原来还真是简单的见财起意,枉费他一番心思还以为找到正主了,搞了半天还真是就普通的混混,顶多算个黑社会。
亏了!
既然知道了根底,沈清秋也没太多兴趣,只是对着那贼头又问了点细节,发现当真就是普通的劫财,这才算信了他们的解释。他扯过一张椅子,坐在那阵法之前,脚尖点了点阵枢,就看到地面上阵法法力一闪而过,让那几个贼子明白了这两人乃是仙师,顿时更是磕头求饶。
“好了,”沈清秋阻止他们,道:“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答对了才有命,懂不?”
“是是是,仙师饶命啊!”
“你们既然是这丰土镇上的贼霸王,又总打探那些来往走商的事情,想必这里头的门道相当清楚吧?”
“仙师是想问走商的行当秘密?”
“倒也聪明,”沈清秋点点头,问道:“这半年里头,有没有什么新落脚的却生意做得很大的商铺?”
“这……”贼头想了半天,才道:“这丰土镇虽说不大,不过这种商号来来往往当真不少的……不知道仙师要问哪个行当的?”
“嗯……”沈清秋想了想,觉得也不方便说具体的,就道:“且不论行当,你说说几个你记得的来?”
“落脚最多最容易的乃是酒肆饭店之类的,”那贼人报了几个名字,随后又道:“更多的是一些买卖外省玩意的,不过一般都是几个商号合作一个大铺子,倒也没有独立的。”
说着说着又道:“不过最近要说风头好的,乃是来自于祁粱城的一个珠宝商号,做的金玉买卖,乃是那临海的珍珠贝母的首饰和妆品,据说京城里头皇家都很喜欢,故而这里生意也极好。”
他这里絮絮叨叨,那头沈清秋听着眉头皱了起来,因为这些都是他们白日里已经打探清楚的,几乎都没什么可能的商铺。眼见着那贼头说的起劲,沈清秋挥挥手打断他,问道:“有没有什么生意看不出来很多,但是来来往往货物特别多,或者出货多进货少的铺子?”
“这……”贼头说了一半被打断,似乎连带着思路都断了,闻言想了半天,才嗫喏道:“仙师问的那种……好生奇怪……哪里是做生意的样子啊……”
“头……”一旁突然有个小贼靠近他道:“有一个有一个!我记得有一个!”
“你说。”
那小贼被沈清秋一点,立刻紧张起来,回答道:“回仙师,真的有一个,很奇怪的,也是梁平县来的,据说是邹连城的人,没看他们有什么客户啊,但是一批批货物可多呢,几乎每天都要送出去一批。”
“哦!”那小贼一说,一旁的贼头似乎也想起来了,补充道:“那铺子当真古怪的紧,我们曾去打探过……”
他说道一半,偷眼看了下沈清秋,见他没什么表示,才继续道:“本想打探打探,没想到那院子里都是一个个箱子,看起来黑咕隆咚的好像棺材……”
“我看那就是棺材……”一开头的小贼立刻道:“那里头什么佛像的,跟死人似得摆在箱子里,打开一看吓都吓死了。”
“佛像?”沈清秋听到了关键词,问道:“什么样的佛像?”
“什么样的都有,不过都不太正常。”那贼头想了想道:“一般佛像都挺端庄好看的,他那佛像看起来怪里怪气的……”
“老大,那是五百罗汉的样子啊。”
“闭嘴!”贼头转头呵斥一句,又道:“仙师在呢说什么罗汉不罗汉。”
“嗯,”沈清秋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柳清歌,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了然,他问道:“那家店在哪里?”
“北外城的昌平商号。”
“外城啊。”沈清秋若有所思,手中扇子一指,那几个困于阵法之中的顿时昏睡过去,神魂不知。
沈清秋这才对柳清歌道:“师弟,怎么看?”
“有古怪。”
“我也觉得,”沈清秋扇子在手上一敲一敲的,道了句:“五百罗汉……除了大庙初建哪有需要这类佛像的……诶诶诶……”
沈清秋话没说完,已经被柳清歌拦腰扛起往楼上去了。
一晚上没好气的柳巨巨,生冷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现在,睡觉!”
沈清秋脑袋往下的挂在他肩膀上,心道:柳巨巨生气了啊,真是不好哄。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