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八)  

2016-10-02 23:04:2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继续~我看日更虽然有点难隔日更还是可以做到的……毕竟这个连载每篇我都控制着长度呐~
前文:
存档:
=====================
八、喂!
(209.コラッ!/喂!)

沈清秋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模样确实有几分不靠谱,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一个很好的周旋者。不管面对什么人似乎都有说话的余地,往大了说,当初魔族来犯,后又有天琅君出现,他都有游说;往小了来说,无论是哪门哪派似乎都有几个和他关系还不错的说得上话的人。他这手打交道的能力,就算放在苍穹山派,也是第一流的。
柳清歌甚至认真想了想,似乎从一开始,沈清秋就是个嘴皮子极为厉害的角色。所以早年的自己,说不过他便直接动手。而如今感情上有了变化,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絮絮叨叨的,现在一下安静下来,倒是有几分不习惯了。
他往床上看了眼,自己的师兄兼道侣,如今已经和衣而卧,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不过显然,是不打算继续在眼前的事情上纠缠下去了。他再往另一头瞧了瞧,顿时又有些烦躁起来。那守宅神坐在床尾,眼巴巴的看着他,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上带着几分畏惧的神色,偏偏又抿着嘴一派倔强的表情。柳清歌仿佛看到了另一种可能下的自己,感情上极其复杂。明知道这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存在,但如今用了一样的面孔,仿佛冥冥中便有因果牵扯,让他脱不开身。他不擅长安慰小孩,更不擅长和这类存在打交道。之前也是因为沈清秋在两人之间迂回,才维持了一个比较顺畅的聊天场面,如今沈清秋抽手不管了,他自然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好在对面看来也不知道。
柳清歌定神看着他许久,那守宅神也瞪着他看了许久,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凝重,最后还是柳清歌忍不住,开口道:“喂!”
他才说了一个字,那小孩浑身抖了一下,猛然往被子里一缩,咕哝不清的嗓子又不敢太大声,似乎要哭出来一样说道:“你不能动手啊!不能那个爹爹睡了你就动手啊……爹爹醒来会生气的!”
“不许叫他爹爹!”柳清歌莫名觉得不能接受,直接打断了那小孩的话。
“那……”守宅神从被褥里头钻出一个脑袋来,眼眶带着红,看着他道:“可是……他不是娘亲啊……”
“谁是你娘亲了。”
柳清歌冷着一张脸,身上仿佛裹了冰霜一样没有人气。那守宅神看着他,嗫喏了一下,终究没说出口来,不过那意思只怕已经传达到了。只看片刻后那柳清歌面上浮现一抹异样的红色,便知道他们两个想到了一起去了。
只不过惹恼了柳巨巨,肯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气不过的柳峰主,直接手指一点,一道白光从他手上飞出,落在那守宅神的额头,直接没了进去,随即便看到那孩子往床上一趴,昏睡过去。柳清歌似乎为了做得彻底些,又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张符箓,贴在他身上。这才卷巴卷巴一旁的被子,将他裹了,放另一头的长榻上。自己则从那房间的角落的柜子里重新翻出一套被褥子,往那床上人身上一盖。
做完这些事情,他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如何是好。面上神情又有几分挣扎,最终还是微微叹了口气,挥手熄了灯,转身要走,却不想被人揪住了衣摆。
伸手的人,自然是那个“睡着了”的沈清秋。
柳清歌见状倒也没有更多的迟疑,退下外衫,直接躺了上去。沈清秋顺势往里头躲了躲,给他让出半张床的空间,待他睡了上来,才凑过去,大模大样的往他怀里一躺,颇有几分自己的地盘自己说了算的意思。感受到对方身子一僵,犹豫了一下才伸手将他圈住,沈清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又因为压得低,声音只在两人周身环绕,听起来颇有几分暧昧。
“师弟,”他道了句,“你怎么看?”
“魔物。”
柳清歌的思路非常直接,沈清秋却摇摇头,解释道:“魔物没有那么复杂的手段,也不会用这么兜圈子的手法。”
“魔族?”
“也不太像……”沈清秋往他怀里贴近了几分,枕着他手臂的脑袋换了个舒服的角度,又道:“魔族的目的若是人的话,又不至于拖那么长的时间,没什么效率。”
黑暗中,柳清歌没有说话,却听到沈清秋叹了口气,似乎有几分不想提又有几分感怀之意:“冰河那孩子如今也是魔君,我想他应当不会做出这种谋算人类的事情。至于天琅君……他本就不是行这等事的人,有他约束,他的手下也不至于。如此一来高层魔族就能排除了。”
“你……相信他们?”
“师弟,有时候不要因为种族差异就抱有成见。”
沈清秋说了他一句,但心里已经默默给自己点了蜡烛,毕竟当初这么说的自己后头吃亏也是不少,但如今看来也不是不可信的。他心思回转,柳清歌不知道,但也没有反驳他,沈清秋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道:“做事手法隐蔽,推行的方式又是从底层开始的,说明主要不是为了钱财。”
“他们请佛母不是要花钱吗?”
“做所有的事情都是要钱的,这些花钱请佛的花样多了去了,要是不要钱,只怕有人还不信呢。”
沈清秋表示在上辈子看过那么多宁可花大钱买个花哨不禁用的牌子货的人,哪里还不懂这种所谓的花钱装B格的心理啊。
“之所以说他们主要目的不在钱,是因为明明留着那些人慢慢收供奉会更有钱途,但大多数请了佛母的人都消失了,我觉得这才是关键。”
“应该没有死。”
“师弟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啊。”
沈清秋点点头,头发蹭在脸上又有些痒,正要伸手拨开,却已经被柳清歌帮他拂到耳后。纵然脸皮厚如沈清秋,也顿时觉得面上热了起来,他装作清嗓子低声咳了一下,才继续道:“要是死了那多少有些尸体,但全都没有了一时间瞬间消失,最大的可能是这些人还有用,但是要集中起来。”
“所以要查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运送的车队。”
“没错!”沈清秋肯定道:“你看他们花了那么多力气,如今也不过在一大一小两个县里头发展,显然还有点人手不够的样子,所以也不像是魔族……”
说到此处,沈清秋突然停了下来,道了句:“也未必……说不定没我想得那么单纯……”
黑暗中只有外头一些微弱的光芒却足以让柳清歌辨别出沈清秋面上存着一抹愁色。他忍不住眉头微皱,伸手往他眼睛上一盖,道了句:“先睡。”
“嗯。”
沈清秋没有避开,顺从的闭上眼睛。柳清歌的手掌温度略高一些,到底舒缓了他的一些压力,他道了句:“明日从丰土镇着手查一下吧,尤其是商行。”
“嗯,明日再说。”
柳清歌这一次没有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只是略施法决,见沈清秋当真睡了过去,才跟着闭目养神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