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 摄政王的侄子养成日记-番外(四)  

2016-10-18 22:54:3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来说好上周末更的一章因为吃不消就拖着了,现在先交代出来……最近更文还是慢吞吞的没啥规律,估计不会日更,等我歇过十月再说吧……
手癌党写完没修……凑合一下……
正文:
番外:
存档:
=====================
四、

那一日之后许久,风刃都没有回自己的宣勤殿就寝。曾经遮遮掩掩膈在两人之间的那层纸被风天逸不留情面的撕破,这一次甚至连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未曾留给风刃。
风刃脑海中有点模糊,那一晚上的情景如同过去了很久的记忆一样,模糊又清晰。
模糊的是那发展的过程,清晰的是自己控制不住的心跳和紧张。
堂堂羽皇,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他用着最后一点清醒将风天逸推开的时候,两人早就衣衫不整。风天逸早已动情,被掀翻在一旁的时候本还有些期待,却不想下一刻却看到自己皇叔近乎狼狈的跑了出去。
之后两人便未曾再见面。
风刃躲着他,他也躲着风刃。
明明一转身就能看见对方的位置,偏偏要错开时间,制造那一点点遇不到的时机。风天逸大约也是明白他的想法,这几日甚至连裴钰都安静的可怕。
他们生活之中,似乎那缺失又补上的一环重新断裂开,然后被静静地搁置在那里,谁也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风刃自嘲,原以为自己是无所畏惧生死坦然之人,却不想到了这时候,反倒比寻常人更难以决断。
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不敢用风天逸的未来去赌那一个可能。
明知要绑着对方的话,如今是最好的下手的时机,却依旧期望那孩子能以王者之姿,重新翱翔在九天之上。
时间一日日拖了过去,风刃也不是不想知道风天逸那头的情况。但他心中有个隐约的猜测,若是自己真的先踏出那步,哪怕只是开口多问一句,后面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掌握的了。
他的小侄子,如今的耐心比谁都好,漫长的岁月除了给他带来一头雪白的长发,其他的痕迹却如流水一般平静的消失在时光里,甚至连容貌都不曾改变。
风刃知道这是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结果,也是心中执念所成。风天逸的执念,他原本以为是属于羽翼的,后来以为是落在的星流花神身上,谁知到头来,还是应在了自己这头。
仅仅是这一点,让他原本应当强大的精神力不稳定,无法重新凝翼。
而风刃唯独这一点,心有亏欠着无法跨越。
裴钰曾旁敲侧击的问他:到底是不喜欢还是怕旁人口舌是非?
风刃明知道这问题背后是谁在期待答案,却依旧只是摇摇头,回了一句:“不是,不知道。”
他既不怕旁人的那些风言风语,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他不知道,这所谓的喜欢到底是什么缘故的,也不知道这喜欢到底能维持到什么时候,甚至,他都不知道这喜欢是从何而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风天逸夹在他日记最后一页的内容,不过一行,却落下了两人的心思。
只是他们之间的坚持,到底不同。
风刃将自己投入到羽族的事务里头去,事无巨细,一一过目。羽皇的职责如今对他不是责任而是一种逃避的方式,近乎于自虐般的将每件事情都安排妥当,甚至仔细到连下发指令的用人和细节,都推算完整了,才放过。
裴钰在一旁看着他,心中不忍。风刃对自己不客气,风天逸又何尝让自己好过?
他们两个彼此互相不过问,却将对方的情况罗列在心,有些什么变化都逃不过。只不过不敢面对而已。
风刃怕风天逸再主动一次,自己就再无毅力推却;风天逸却怕自己再一次投怀送抱,都会被风刃推开。
两人之间,似乎有一个安全距离,在那距离之外,彼此都是最亲近的人,是血缘相系的叔侄;而一旦跨过那个距离,就好比打破了禁忌,要么头破血流两败俱伤,要么血脉融合再也不分彼此。
风天逸知道自己只想要第二种,可他无法控制风刃的逃避。他每每往前跨一步,风刃就往后退一步。甚至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位置,风刃还能狠心将他甩开。
自己的皇叔,好狠的心,好强韧的意志,可惜那拼命般的狠劲都发泄在他自己身上。风天逸心想,要是自己能扒开风刃的胸仔细看看,大约也是遍体鳞伤的一颗心。
只是要这么放手,他不甘心。
等了十年又十年,什么时候的心动的他也不知道,只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叔叔。
少年早慧让他将这个秘密很好的隐藏起来,甚至连自己的父皇和皇叔都看不破猜不到。他们只道自己喜欢风刃乃是那叔侄血亲的亲近,却不想这里头早就变了。甚至于,在父皇过世之后,风刃故意折难他,熬着他,差一点抹杀了他本性却都未曾让他放弃这么一点喜欢。
风天逸最绝望的时候曾想过为何会喜欢这么个人,但让他回头却又放不下。他对自己说此一时彼一时,喜欢过的就不要后悔了,羽皇从不后悔。所以当光明出现的时候,风刃亲手替他解决了南羽都大患,还他一个海清河晏的天下的时候,风天逸曾经很天真的以为自己的愿望会达成的。
真是太蠢了。
白发的青年站在窗口,看着外头明月如镜,高悬在半空之中,映着整个天空都呈现出丝绒般的深蓝色来。那月晕一层层浅了出去,仿佛水汽化开了浓墨,兑淡了周围的夜色。一如记忆中的一切,除了那个带着他高飞的人。
真是太蠢了,无论是当初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怎么可以将选择权交给风刃呢?
风天逸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低低的飘散在夜色里,仿佛夜空中的风声在树梢婆娑,令人听不真切。
他突然意识到,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就用错了方法。什么缓兵之计,什么徐徐图之,都是蠢得。从自己皇叔那本日记上就能看出来,这人即便心中有所思念,都不会说出来,不过是藏着掖着,等着自己将它忘记罢了。
那日记……
风天逸眼角扫到被丢在桌上的日记本,从风刃狼狈落走那天开始就放在那里,没有动过。风天逸突然走上去翻了翻,停在某一页。这是他看过许多次的地方,也是他第一次发现风刃原来也是喜欢自己的。
虽说,当时大约风刃自己都不曾有意识。
风天逸随手将日记一丢,正要走出去,却想了想,又将那薄薄一册旧本子,塞回了风刃最初收藏的地方。那是天机门的一个盒子,做得好不起眼,就放在那床头柜下,仿佛一个普通的抽屉。只是风刃大概忘了,最初教自己机关的时候,有些东西都是从这里拿出来的,那开关的手法,自己自然是记得。
白发青年身形一闪已经出了宫门,外头的侍从看了一眼,便有人匆匆跑去报信。
风天逸到的时候,裴钰正在朝殿之外等候,看到他来,只是躬身行礼。
“皇叔让你拦着我?”
风天逸笑了笑。朝殿里头歌舞升平,欢声笑语,正是那庆祝仲秋日的宴席。而一墙之隔的殿外,月色清冷,夜空如墨,安静的好似另一个天地。
站在月光里的风天逸心中已有各种说辞,只等裴钰将那人的推脱之言说出来,自己就能应对。却不想只是看到裴钰摇了摇头,道了句:“陛下并不知道。”
不知道?
风天逸一愣便明白,来通风报信的人只怕是被裴钰拦下了。
“你不怕皇叔怪罪?”
“羽皇陛下已经很孤独了,”裴钰低着头看不清,风天逸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他说:“殿下莫要让他再失望了。”
“谁知道呢?”风天逸与他错身而过,往那朝殿里走去,“或者是他失望,或者是我绝望,又或者是皆大欢喜。”
端得看如何选择罢了。
只是那选项到底如何设置,还得他风天逸说了算。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