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30.階段/楼梯  

2016-09-05 22:50:4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昨天借着破蛋日光明正大偷懒一天,今天继续双更……
如此勤快的我……
话说今天这个梗~真是微妙啊~不过因为我偷懒,所以属于叙事流的自由体……不详细没啥交流~
存档:
======================
230.階段/楼梯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所有的偶然都有其背后的必然。
所有的相遇都有其背后的因果。
所以当命运之轮轮转动的时候,牵扯在上头的因果之线便已经彼此缠绕,无法分开。
因此,当我遇见你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一切的开始。
关于你的,关于我的,我们之间一切的开始。

当程钧再一次有时间回忆他们相遇的瞬间的时候,终于确信,他们之间除了必然会有的算计,更多的或许真的是来自于命运的安排。
继承程家的事情原本已经被他推掉了,但是老魔跟他说,这种千年难得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你居然还嫌弃?
要知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你若是看程家不顺眼,那便得手之后重新整顿成你顺眼的样子。要是觉得怎么折腾都不顺眼,就拿到手再破坏了自己建一个自己喜欢的。否则这膈应人的恶心玩意儿,会一直一直在你眼前晃悠着,让你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他这话说的极有道理,连带着原本还不怎么动心的程钧都有了臆想的念头。不过最终拍板的还是另一句话:你不要的东西,记得就算丢了也要在自己手上丢掉,别便宜了旁人。
程家当时的情况何等复杂,程钧这个局外人都略有耳闻,律师上门的时候他绕着弯子没多久就把这背后的门道摸得差不多了。这一手远超同龄人的算计,连带着方老都是后头才明白过来的,惊异之后便觉得程家到底有个合适的继承人了。
不过说是继承人,也要成年之后才能真正继承家业——法律意义上的。所以当时才十六七岁的程钧,要做的事情便是先去读书。
程家继承人若是个不学无术没有文凭的二道混子,只怕说出去要笑掉人大牙了。就算程钧天赋聪颖,机敏能辨也抵不过那层层叠叠的书本堆积起来的学识——只是他对此还是很不屑。这大约和他流落在外成长于底层社会有关,小小年纪已经看透了人间冷暖,势利权贵,再要进入这清心寡欲的象牙塔,也是为难他了。
但遗产条文上写着的东西,他没法拒绝,否则他继承权的第一步,就要被抹杀。
所以程家大少爷,回归家族之后的第五天,就被送去了学校。

那是真真正正的贵族学院,和教育系统有点关系的泊家的旁支产业之一。从幼儿园到大学,甚至包括了海外一条龙的晋级之路。程钧翻看那学校介绍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简直是给草包的富二代们准备的镀金之路。
是的,他是看不起那些天生活在富贵权势之中的二代乃至于三代子弟的,这就和程家的人看不起他这种突然出现的“流落子”一样的心态,彼此的鄙视而已。区别在于程钧还挺会遮掩,至少在他这年纪,甚至于比他更大一些的年纪的人,都未必能达到他这个水平。
所以当他换了一身少爷的衣服,收拾得干干净净去学校的时候,倒也没人看出来这位新来的插班生有什么特殊的。
除了他的姓。
程家也算有点名气,不大,有点底子,但偏偏在真正的豪门面前不够看。而托程铮这位傲慢的小少爷之前惹下的各种麻烦,程钧入学第一天就遇到了预料之外,但也算意料之中的一点小麻烦。
他被人堵在校舍后面的楼道口了。
在对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程铮当年的光荣事迹,同时又试图调戏了他一番之后,程钧终于开始反省自己的形象问题了。
程家人都长得不错,这点有目共睹。但这个不错也有三六九等,如果说程铮是六,那他就是九了。程钧的五官比程铮柔和,加上少年期还没张开,他又学过几年戏,多少带着点柔美的线条。没有对比也算了,有了程家老二和三小姐的衬托,反倒是他这个当大哥的长得最好。眉眼细腻,五官精致,眼波流转间还有几分勾人的样子——虽然程钧自己没自觉,但他这个长相,在少年人里面,可谓是稀少又极品的存在了。
前提是撇开他的战斗力不提。
他刚刚跟着老魔混道上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不长眼的来对他下手的,每一个都被他打到基本废了的程度,偏偏老魔又随着他性子来,几次三番下来,居然也得了个煞星的称号,再也没人敢惹他。
可如今刚刚入校,自然没人知道。这些公子哥们也都是家里训练过的,自以为有几手,又有几个耳目聪明的知道他是外头寻回来的程家长子,便开始有些嘴巴不干净了,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程钧挑眉,眸子里只有发呆的神色,倒也没什么紧张——因为他考虑的是待会儿要存多少力气才能不至于下手太重。
在外头随便打不要紧,不收拾都没关系,在这里他开始要考虑自己未来的道路了,多少就要留点余地——这就是程钧不喜欢豪门斗争的关系,虽说有趣但也烦腻。
“你们在干什么?”
正当程钧打算快速解决眼前这几个草包的时候,突然就有个声音在他头顶响起,打断了他的走神,恰好看到那几个试图围攻他的人露出了嫌弃又有几分畏惧的神色。
有意思,他暗道了一声,也抬起头来,便看到了张延旭。
一样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出了很是斯文的感觉,一个人整整齐齐,带着浓厚的书卷气,偏偏又有些凌厉的意味,就这么站在楼梯上,用一种仿若天生的上位者的眼神看着他们。
后面的事情就有些理所当然的意味了。
学生会长英雄救美。
哦,虽然程钧不承认自己属于被救的那个,不过“美人”这个词大概还是对的。
他和张延旭就这么认识了,甚至没多久就熟了起来。张延旭也算是个自来熟的人,程钧又是觉得他有趣。
两人大约都存了点不一样的心思,对彼此有打探也有算计,而那时候,响起来的声音,大约就是命运的齿轮。
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不知道未来的结果,甚至都未曾料到,从算计开始的相识以及来自于交易的感情,最后会变得如此难分难舍,难断离。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