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85.まなざし/目光  

2016-09-28 22:31:4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和小伙伴说好想看宫主哭啊……哭完了小程道长能心疼一阵子~
然后又找不到合适下手的地方……我就随便捏了一点梗……_(:зゝ∠)_
存档:
=======================
285.まなざし/目光
[上天台 程张]
(2.5周目梗)

无数剑光落下,又有那火焰腾空而起,藏空神眼和兵傀依旧,琴剑二老也在,于是剩下的就是那来得晚了一拍的老玄道了。程钧站在原地未动,等着那空隙中出现的耄耋老人。
“玄道先生。”程钧剑未撤手,目光炯炯看着那从林启主死了的坑洞里出现的神君。
“你知道我在?”
这一世或许是程钧下手太快也或许是之前的细微变化,老玄道出现的晚了并未有机会给那林启主一击;亦或者是他想渔翁得利,故而一直在旁边观测,让程钧有幸打完了全场,这才出现想捞一票。故而,程钧只是略一拱手行礼,并未应答。
“你这娃娃,手段倒也不错,这套兵傀也是无罪给你的吧?”
台词还是和上一世差不多,程钧心中有了微妙的感受,突然意识到这一幕或许便是那不能改动的部分。他口头上应承了却始终未曾放松警惕,因为不确定,后续会不会有所变化。他能保证自己可以脱困,却不知道是否会横生枝节,毕竟上一世有林启主临死前一击损了老玄道的一些法力,而这一次却没有了。
“藏空神眼啊……”那老头看了他一眼,又盯着他手中的元剑扫了几眼,最终只是感慨了一句,便走了。
程钧整个人松懈了不少,却听手中剑老道了句:“法力真弱,要不是刚打过一场,我也能干掉他。”
程钧心中一动,道了句原来如此。
或许是因为他有意改变了界门的关系,这一次过来的老玄道似乎花费了更大的力气也折损了不少修为,这才导致他未曾出手攻击林启主,而是静观其变。也正是如此,剑老、兵傀和藏空神眼的出现,让他没有对程钧下手。
“回去吧。”
后头还有姚圣通那头的事情,同样比他预计的更为轻松。江尹见他邀请自己师父去吊唁九雁山众人,一样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却不想听到了自己师父同意的回答。这一切都在程钧的预计之中,甚至于正在印证他的一些猜测。越是趋向于前往蓬莱,这世界的重复性和上一世就越多;越是修为高的存在,和上一世的相似性也更多,能被自己修改的部分就越少。
程钧在这一世中已经有过无数尝试,原本以为还能在老无罪之前有所余地,却不想仍旧差点陷入绝境,甚至于连苏师兄都未曾救下。这些无疑证明了,他能修改的到底还是在掌握之中的事情,而需要旁人协作的部分,能改动的越发少了。
但至少有一点,他提前做到了,那便是张清麓。
老龙头下一瞬间的不忍心导致的冲动,居然未曾坏事,反倒提前成全了自己的感情,这一点也让程钧始料未及。他原本以为这一世重来既然最要紧的目的多了一个张清麓,那这条线自然是不能有大动静修改的,却不想反倒提前了。
此刻回到极北寒光玉山,九雁山众人果然早已聚齐,身着素衣等着他。程钧特意看了眼张清麓,那人也显然松了口气的模样,虽说程钧之前有过保证不会有事,但到底是去斩杀一个神君,要说不担心,那断然是不能的。故而此刻见他归来也道了句:“总算没让我多摆一个吊唁的位置。”
一旁的白少卿正要驳他,却见程钧只是点点头,眼神颇为耐人寻味的看着张清麓道了句:“总不见得让你失望了。”
程钧这一开口,旁人反倒难以插嘴。尤其是这一世的九雁山,从一开始就被他当心腹来对待,往日恩威并施之下早已彻底服帖,此刻又因他而多了一条生路,自然有所不同。甚至于连上一世的龌蹉事情都已经一并解决,剩下的唯独一些矛盾,到底是无法缓和,程钧也随得他去,毕竟这些事情对张清麓而言,都算不得什么。
上一世的卧龙吊唁这一世还看了一场,程钧却没了上一次的目瞪口呆,反倒觉得可爱。但凡用着心机的张清麓,生动鲜活,比那高高在上端着架子的宫主真人来的有趣多了,程钧更是乐得看他整顿了一场乱局,早早就把那管事的权限给偷偷摸摸的转移过去了。
只不过这一番再怎么都必须他出面——斩杀焦元成。
纵使知道之后会因为屠龙惹上种种麻烦,但这一刀他若不承受,别人更无法承担。
解决了焦元成,又将那玄道神魂碎片丢出,再安顿了兵傀的事宜,程钧这才以主人家的身份引那姚圣通一行上香致礼。自己则是转了出去,他若是没有记错,后面应当是有个不该错过的镜头。
果然,目力所及之处,张清麓一人站在灵堂之外,神色中带着哀愁,眼神甚至有茫然,眼眶泛着红,正是要哭不哭的样子。
程钧走上前,半个身子遮着旁人的视线,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又借着袖子的遮掩,去握他藏在袖中的手,微微用力捏了一把,道:“总会有相见之日的。”
其实若是可以,程钧倒希望张清麓永远别见到张七,永远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只是按目前这走势,应当是避免不了那一茬事情,故而还不如早做预防,让张清麓将感情的依托彻底放在自己身上,日后纵然知道真相,也不至于动摇根本。
可他却忘了这话说的有些早。张清麓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惊讶的声色,恍惚了一瞬之后才苦笑道:“程兄果然不得了,连我在想什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神色中满是追思,又有彷徨之意,”程钧心中暗道一声失策,嘴上却解释道:“想来是因为焦元成所说之事引动心事了。”
“程兄果然是洞察人心,”张清麓面上未动,似乎是接受了他的说法,只是道了句:“我到底是……极少听说我父亲的事情……”
很想跟他说日后知道了反而会失望的,但程钧却明白此刻不是提这事情的时候,便忍耐了心思,安慰道:“你我欠缺的都是一样的东西。既如此,当与君共勉。”
张清麓点点头,嘴角隐隐带着一些弧度偏偏又有几分苦意。程钧看在眼里,心中生出怜惜来,就想像上一世那般拥抱他以安慰,却硬生生忍住了。
毕竟还未到时候。
张清麓虽说已经接受了他的心意,却是因为在老龙头下特殊情况之中,想来此刻仍旧对着突如其来的感情尚未适应,程钧听他的称呼便知道,他根本是抱有怀疑的。
那也正常。
程钧心道,换个角度,若是自己处在这等境地下,只怕要怀疑对方是不是造成这一切结果的罪魁祸首了。张清麓现在仍能对自己报以信赖,已经是自己多番努力下换来的结果了。
断不可操之过急。
程钧只好看着他,目光停留在他面上,代替自己的手指一寸寸抚摸过去,最终停留在他嘴角。
老龙头下已经尝过了,比上一世更青涩的反应。
程钧喉头一紧,最终是移开了目光。
他故作平静的伸手抹了一下张清麓的眼角,道了句:“这模样,也就只能让我看到了。”
张清麓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凄哀神色顿时退了下去,见程钧目不转睛注视着自己,隔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道了句:“程钧……你真是……”
他摇摇头,最终没说出话来,再抬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程钧手笼在袖子里,拇指和食指中端紧紧捏着,仿佛是捏牢了那一星半点的潮湿。面上却保持了淡然的模样,又嘱咐道让张清麓务必留下姚圣通和德郢,这才离开,前去寒光玉山底下,去做在这里,在灵山界,最后一件,最要紧的事情——引动天劫!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