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16.世界樹  

2016-09-18 23:26:5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蜜糖写多了我今天换了个风格稍微豪迈一点点……
然后写完太晚了,手癌党如我就没修,错别字见谅……
存档:
==================================
216.世界樹
[上天台 程张]

昏曚溟灭,天地不分。玄黄颠倒,阴阳无极。
罡风在周围呼啸,随意撕裂着空间,放眼所及均为黑暗。无上无下,八方难辨。
空间法则在这里收到了极大的压制,纵然用上所有的法力维持,外层的防护也不过是堪堪抵过罡风的破坏力。每每刮过,便在那防护屏障上激起一阵深深浅浅的蓝光,随后又被法阵的力量修补,重新恢复成淡淡的白芒,维持着一个一丈方圆的范围,维护着结界内的两人。
其中一人玄青法袍,金线压得纹理,盘丝成画,细细分辨那衣服上的花纹均是一个个叠加阵。广袖飘飘之际,端的是华丽又庄严,偏偏此人容貌说不得多俊美,但眉宇间存了一派仙气,顾盼流转时便是那神仙之姿,天人模样。而他身边一人,则是青白道袍,看起来式样简略了许多,但细细查探,那道袍之上有着无数法力流转的痕迹,袖口腰带配挂无一不是法宝,着实奢华无双。而更令人惊奇的乃是此人容貌,容貌清俊无双、五官精致绝艳,添一分嫌女气减一分则不足,纵使是在修士之中,都是极为少见的绝世之貌。
这两人比肩而来,脚下踏着一个圆盘,中间乃是太极双鱼图,周围摆布了先天八卦。凝神去看,那太极双鱼缓缓而动,沿着八卦走势而彼此缠绕,鱼眼之中逸散出阴阳二气,被周围八卦吸入,化作那防护罩上柔和的白光。若是有识货的,只怕要大吃一惊,这两人足下所踏,竟然是一件灵宝。
想来也是,如今能行走在这宇宙罡风之中还泰然自若的两人,出手又岂能是寻常物件。但若是一件灵宝也就算了,那两人中容貌绝艳之人手中另有一面镜子,周围法力灵气流动,竟能预测这防护阵外的罡风的大致走向,好让他们前进的路线更为安全,遭到更少的空间撕裂之力的袭击。自然又是一件灵宝。
如今这大天地之中能有这等手笔同时还有这番胆色的,自然也只有修为已经双双跨过小天位门槛的蓬莱掌门与其道侣,程钧和张清麓,两人了。
“如何?”
因这外界空间无法分辨方向,他们只能通过窥天镜内一丝因果缠绕来寻找自己的目的地。两人通过空间裂缝进入这宇宙外空间,周围已经没了寻常的灵气,天地不分,周围倒是有许多破碎的空间和小世界的碎片,一路走来,竟生出许多唏嘘感慨。
张清麓此时开口询问,也是因为他们已经在这些碎片世界周围绕了几圈了,若是再这般寻觅下去,只怕又是一次无功而返的劳碌。
“就在周围。”
程钧将窥天镜方正,那镜面上下应对着脚下太极八卦盘的先天之位,玄武朱雀对应乾坤天地,镜面之中一抹闪光,弱如萤火,时刻有熄灭的可能,却又顽强的撑着,仿若命悬一线的呼吸,摇摇欲坠的烛火。
“罢了,”张清麓接过那镜子,手指在盘面上一点,又结了几个法决压了下去,道:“还是我来,你维持八卦盘。”
程钧眉尾略挑,随即与他交换了灵宝的控制权,看着张清麓的动作,不声不响又给他度了一丝因果之力。张清麓回头嘴角带笑道:“我倒也不知道,原来掌门在这不分八方的地方也能寻不到路的。”
“咳咳……”程钧本来还想说话,听他说完顿时呛住,只好岔开话题问道:“寻不到便先回去,下次再说。”
“还能支持多久?”
“回去的灵力之外,还能维持两炷香的时间。”
“够了。”张清麓手掌一抬,一道黑白轮回的影子落入镜子之中,才道:“因果轮回本就如同阴阳两面,因果牵丝,轮回指路。”
他足下一踏,镜面上幻化出一个轮回虚影,其上又有方才程钧打入的那一丝因果之力,落在脚下的太极八卦盘上。那盘面一抖,顺势改了方向,往张清麓左前方行去。
不多时便看到一个空间碎片横亘在他们眼前。
“便是此处。”
程钧接过张清麓手中的镜子,右手抬起一转,那镜子如同转盘,竖着滴溜溜翻滚了一圈,镜面上光华大盛,一道浅金色的光芒穿过乳白色的防护屏障,落在那空间碎片上,打出一个黑乎乎的口子来。
“进!”
程钧脚尖在巽位一踩,张清麓另一脚踏在阴阳鱼的阴眼上,那八卦盘如同一道疾光,瞬间从那黑色空间中穿了过去。
“果然是此处。”
空间改换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待得两人适应过来,那八卦盘周围的防护罩已经减弱了许多,程钧见状索性收敛了盘上的法力,一手洒出一大把符箓,以八卦盘为界限,在两人周围编制出一张金色的丝网,金丝一闪而过,化作浅金色的结界,代替八卦阵盘的防护屏障,围绕在两人方圆半丈之内。
“这个小世界早就破碎,如今也是末世之际,你确定?”
倒不是张清麓怀疑程钧的预判,而是他们从发现到寻到已经花了太长时间。每个世界的时间流速都有不同,越是小的世界,天道不全,流动速度越快,所以,就算程钧当时从镜子里得到线索,推测出这个世界的存在,但他们如今是否能得到所想要的,也要看机缘了。
“左右不过一个小天地的大小,看看便知道了。”
程钧神念放出,不多时便将这个世界大体情况打探了一番。
“还在。”程钧笑了笑,伸出手来,牵着张清麓落在袖袍之下的手,道了句:“天道果然是帮我的,若是再晚来个几日,便要糟糕了。”
“时间比例?”
“差不多内外三比一。”程钧是根据自己的悬空岛内时间流速来判断这个世界的流速的,“只是法则的破坏在加重,流速也在加快。”
“抓紧吧。”张清麓言语落下,已经从轮回中寻到那一丝自己的分魂之力,脚下法力一转,已经向着一个方向前去,“魂力只剩下当初的十分之一二,只怕收回来也没用了。”
“无妨,当初分魂历练也不过是增加历世,如今收回来不少,还有了意外的收获,也是赚了。”程钧一边说着,手中未停,符箓和法决连番丢出,将眼前的道路打开,稳定着周围的空间。
正如他所言,此番也是一个意外之喜。两人回收分魂的时候,发现有个小世界的分魂因为陷入了末世之劫无法通过轮回之力收回,但那个正在经历末世的世界尚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宝贝,正好供他们取用。
“到了!”
程钧声音中都忍不住带着喜悦——世界树。
这个世界的根基之一,因为小世界天道不全,大多有天地支柱,而这个世界的天地支柱便是这棵世界树。其树冠托天,根系撑地,巨大笔直的树干,直挺挺的伫立在小世界的中央,构成了法则的基础。
这等天生天长,来自于宇宙造化之物,寻常自然轮不到程钧他们出手占便宜。莫说做不到,就算能做到,考虑到因果循环和天地报复,他们也没有出手的条件。可偏偏这个世界正经历末世,末世之中,但凡毁灭之意都是顺应天意,他们此刻出手,恰好是顺其自然,应了毁灭之道,当然也就没了所谓的因果循环。
“起!”
程钧的窥天镜断绝了这天地树和这个世界之间的法则联系,末世之中法则本就脆弱,又被他们压制了因果关系,切断了空间联系,不多时,便看到那顶天立地的世界树,树干上泛出了死败的灰色,树冠都收敛了起来,根系也有些萎缩,但依旧牢牢的抓着这个世界的大地,不肯动摇。
张清麓手中黑白两色光华闪过,光芒化作刀刃的模样,落入树根的位置,轮回之中的死气落在树身上,生气留在他掌中,轮回转动,生死牵连,那树身竟活生生把他拔出来几分。
“断!”
程钧一直掐着时间,眼看着张清麓和那世界树陷入了拉锯战,他果断的脚下方位一变,八卦自动,震位雷光闪烁,化作电弧,绕着那树根暴露出来的位置划了一圈,直接切断了树和大地之间的联系。
无论哪个世界,坤地母系,成滋养之意,如今断了树的根系,便是切断了它和乾坤之间的联系。何况张清麓手快,在那世界树化生新根之前,将它收纳入自己的轮回盘中,用生死之气纠缠镇压,直接隔绝了它与这世界最后的关联。
“走吧。”
这小世界本就是末世之中,如今又被窃取了支撑法则的世界树,顿时摇摇欲坠起来。程钧窥天镜一晃,两道细微的魂力从周围的世界中飞速没入镜面之内。他又一抬手,空间裂缝展现在眼前,八卦盘上白光再起,只是一瞬,便已进入宇宙外空间。
刚刚脱离那小世界的范围,便听到身后一阵空间破灭的碎裂声。两人又往外滑了一段距离这才转身看了一眼。
宇宙空间中硬生生多出来一块空白,没有任何力量,唯有毁灭的气息从中散发,扭曲的周围的空间。
“果然是险中求富贵。”程钧笑道:“总算没白跑一趟。”
张清麓摇摇头,又笑着点了点头,道:“走吧,在灵力耗完之前,回去吧。”
毕竟那世界树还镇压在他的轮回盘中,还待回去再慢慢处置。
这一番收获极大,也算冒险之至,到底是应了程钧方才那句话。
夺天地之力,成仙神之体。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