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54.微々たる差/细微的差距  

2016-09-16 00:23: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中秋第三更……
小伙伴提到的梗,我偷懒了就写了这个~~~~
存档:
========================
354.微々たる差/细微的差距
[上天台 程张]
(2.5周目梗)

仲秋佳节,月圆人团圆。
天空染了墨色,又从暗黑中透出深邃的蓝调来。明月悬空,橙黄的光芒如薄纱铺了一层笼在那天幕之上,衬得周围的夜色都微微扭曲出了一种温婉之意。
好一派月朗星疏。

程钧背着手站在院子里,远远看着程钰指挥着景枢和程铮摆放东西,做那祭祀天地的准备;又有那冲和在一旁指点着要紧的步骤,倒也算是有条不紊。青龙观和鹤羽观都是程钧在管着,而他只有一个人,分身无术,这中秋的祭奠就要摆在一起了。不过左右也就走个形式,有冲和这个过来人,又有景枢这个做事细致的,就算程钰和程铮这两位打小被宠坏的不太懂,也不至于破坏了流程。
反观这许多人,唯独程钧最闲。
他修为最高,又有紫霄宫的任命在身上,本就在这里是最有地位的。要不是程钧本身也算是讨厌应酬的,只怕周围几个山头的道观还要来往走动互相恭贺的。
麻烦的紧。
他颇为讨厌处理这些事情,倒不是折腾不好,而是经历多了就会有一种倦怠的感觉。
程钧转世如今算来也算第三次,虽然还未摸索出这一次的要紧地方,但有些事情已经显露出征兆来,他晓得这一世只怕和上一世重来不同,变数小而剧情固定,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结果只怕也一样——如此,反倒让他失了几分锐气。
如今再来,他的目的只有一事一人。
一事为上天台;一人为张清麓。
前者只怕水到渠成,后者……
程钧的手笼在袖子里,右手四指用力捏着小指指尖,似乎能感觉到那里头微微发热的存在——天则。
他不止一次以为自己点灯再来乃是逆了天道,道藏燃尽,化作的罪孽只怕不比当初仙朝来的轻多少。却不想那一缕造化之力,除了让他开启了万马寺的地宫,更是唤醒了天则。
那自己点燃的灯,到底来自何处?
程钧抽出手来,按压着自己的额角。他其实有一个猜测的,这个猜测和他对这一次重生的预判也有相当大的关系,只是如今能获得的验证太少了,少得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却一定要按捺着心中的焦虑去等待一个结果。

“大哥!”程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快过来。”
祭奠用的案台已经打点妥当,该摆放的东西也都入了正确的位置。程钧要做的不过是走一个祭祀的程序,因为他如今是观主。
这过程颇为简单,至少比当初在蓬莱动不动就若干个时辰的天道祭奠来的轻松多了。程钧捏着香,一边祝祷一边就想到了当年,最喜欢搞这些排场的便是张清麓,而他这个掌门倒是每每都推脱了责任,躲在一旁看戏。
乃至于天台之后有一段时间,来蓬莱探访和拉拢关系的修士,都分不清这两人谁才是真正的掌门。
其实都一样。
只是如今大不同而已。
程钧将香插入炉内,又焚了符纸念完了全部祝词,这便算结束了过程。随在身边的人见他没了动作,又不说话,等了一会儿才散去。
独留那一人,站在月色之下,愣神般的伫立了许久,才从袖中摸出一张新的符纸,就着案台上未燃尽的烛火,烧化了去。
那是给紫霄宫的传讯,每月都有,这一次也不过是程钧改了时间而已。
这是他做的尝试,也是他心中所愿。上一世他未曾大胆如此,这一世却一直挣扎在界限的边缘,因为那人,实在近又确实远。
程钧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那月轮升的高了,月华便越发清冷起来,笼在他一身青色道袍上反倒显出月白色来。他想那紫霄宫对如今的他而言也如这天上明月,看得到,姑且,还够不到。
“罢了,”程钧摇摇头,“左右还有时间,慢慢来吧。”
“什么慢慢来?”
一个声音带着笑意从他背后传来,程钧猛地转身,果然是张清麓。
“拜见真人。”
他克制着微微动荡的心情,行礼毫无破绽。
“小程何必这般客气,”张清麓似乎心情很好,说起来话来也多了几分亲近:“反倒显得你我生疏了。”
“真人说笑了。”程钧闻言也抬头一笑:“尚未给真人贺安。”
“没有旁人你就免了这些虚礼吧,”张清麓摆了摆手,程钧这才发现他大约也是喝了酒了,面上微微泛着红,对他道:“佳节如斯,我接下来要说的反倒有些坏了气氛。”
“你说吧,”程钧忽而一笑,“左右看到真人已经是值了这中秋佳节的福泽了。”
可不是么,程钧这一点尝试,带来结果细微的偏离,而这点差距,已经够了。
中秋夜能看到张清麓,可不是值了回票了么?
只可惜,他眼前的张清麓是不明白的,只当程钧恭维他,偏偏话语又说的中听,倒也贴心。
“小程真是越发会说了。”
他其实是知道程钧能说会道的,又不是没见识过程钧这张嘴,也知道自己应当和他留一些距离,尚未到完全信任的程度。可偏偏张清麓有些莫名的感情倾向,对程钧总有些不知何来的信赖感。甚至于看到这惯例的传讯符之后竟直接借此为机,投影前来见程钧一面。
“紫霄宫尚有宴席我也离不久,有些话你先记着,回头还会有正式的通知,这点时间差,我想你会用好的。”
张清麓匆匆给他交代了几句云州的事情,又说了些关于九雁山的事情,这都是之前提到过的,只不过计划终究要变动,如今程钧的地位越发重了,那计划中的责任他就抗的越发多了。
这些事情说起来也就三两句话,程钧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心二用的听着,眼前的人影交代完了终于还是消散于香炉的袅袅白烟之中,徒留程钧一丝残存的念想尚未抹去。
那些事情,张清麓不吩咐程钧也是会做的,毕竟和上一世差别不大。但今日这一见倒也算好处不少,至少让他知道,转世再来,这重复之中,有多少细微之差可以供他掌控,乃至于利用。
天台,他要;张清麓,他也要。目的简单,但这一次,绝不是重蹈覆辙。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