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365题——224.生きろ/活下去  

2016-08-09 14:26:0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七夕看到好多人再说开车,某鬼没体力了就随便发发糖吧……
这个梗来源于发现皇叔的发行和羽皇回南羽都之后的发型几乎一样,就搞了搞梗~顺便我也是很健忘的忘记了他们羽族食物那个叫“十二品”什么来着?于是只好含糊过去……
叔侄真是太好吃了啊好吃啊……
皇叔苏的不行……
存档:
========================================
224.生きろ/活下去
[九州天空城 刃逸]

新继任的羽皇又发脾气了。
祁阳殿的侍女抖抖索索的跪在自己面前,不敢抬起头来,几乎是匍匐着,断断续续的描述着方才她所探听到的一切。
“你是说羽皇跟你们闹性子?”
摔东西、不见人、动辄大吵大闹,这些看起来及其不成体统的事情,在摄政王的嘴里,也不过时候“闹性子”而已。
“是……是的,殿下。”侍女的声音一开始还颤抖着,后头倒是坚定了不少。大约是觉得自己既然已经跟对了方向,就不该这么犹豫不决。毕竟是为了前途,做出此类选择的人,不在少数。
“嗯……”风刃拖长了声调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句,端着琉璃盏慢悠悠的抿了一口,也不让那跪着的宫女站起来,只是垂着眼若有所思。
“主上。”一旁的裴珏躬身靠近,用眼神询问着,“是否要去看看?”
羽皇风天逸,如今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少年,脾气性格都未曾稳定,前几年开始大约是进入了人类所谓的叛逆期,看哪个大人都不顺眼。之前因为前任羽皇尚在,众人看在他太子的身份上多少都容忍着。如今虽说作为新皇继位,却实权旁落,他所有的决定几乎都要从他叔父风刃手下通过,才能获得执行。
当今的羽族,摄政王才是真正的皇。
“嗯,去看看吧。”风刃大约是顺口应下,抬眼看了看裴珏,见他无声的低下头来,有转过脸对着那仍旧匍匐在地上的宫女道:“带路吧。”
宣勤殿到祁阳殿也不过数个回廊加几条走道的功夫,这早就走的熟悉了的道路哪里需要旁人带路的。那侍女心中暗喜,认定了这是肯定自己报信有功的嘉奖,面上带着喜色,走在了前头。
尚未进入祁阳殿就听到里头风天逸的声音,不知道在驳斥什么,先是种种指责和猜测,随后又是摔书和砸器具的声音,还有那果盘和水盆滚落在地上的声音,混合在一起,都被摄政王精通音律的耳朵一一分辨出来。
“逸儿。”他缓步进入大殿,所有人在一瞬间都安静下来,甚至于连羽皇都呆滞了片刻。
伺候在祁阳殿里头的宫人都给摄政王行礼,此刻得不到他的回应,都安安静静的躬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
风刃打量了一眼依旧杵在他跟前的风天逸,少年挺拔的身姿看起来仿若一棵小树,已经有了未来即将成材的标杆。容貌俊美、蓝眸清澈,唯独全身依旧穿着白色寝衣,暗纹提花遮掩了因为剧烈的拉扯动作而造成的褶皱。少年披头散发赤足站在大殿中央,周围散落的是原本精致的食物,还有那干净的冷泉水,淌了一地。
“是不合胃口吗?”风刃似乎毫无怒色,平静的问了一句,有道:“既然如此,便就撤了吧,待得羽皇有胃口了再吃也行。”
言下之意便是今日的食物都没有了吧。
风天逸气鼓鼓的瞪着他却没有半句服软的意思。从他知道“摄政王”的意义开始,他对这位皇叔的敌意就未曾掩饰过。
对此风刃似乎并不在意也是。毕竟羽皇太小了,小的毫无威胁;弱的所有人都觉得为何风刃没有干脆将他取而代之?
大概是看在前任羽皇遗诏的份上吧。
“就算皇族不缺食物,”风刃似乎有几分心思的模样,反倒说教起来:“也不可随意浪费,若是没胃口就不要吃了,待得有兴趣了再传膳吧。听到了吗?”
最后那句乃是对跪在地上的那些宫人侍女说的,换来连叠的应声。
“还有,怎可让羽皇这般模样出现在人前?”风刃的语调里多了几分冷意,“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成何体统。”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最后还是裴珏从里头取来了风天逸的衣服,先伺候他穿上。
少年犟不过成年人的气力,到底还是乖乖穿上了衣服,套了软靴。
风刃这才拿眼看他,见那粉雕玉啄的娃娃如今只剩下头发还散乱着,又道:“替他将头发梳起来,等一下就该去早课了。”
整整一日的功课,都是那些老学究的东西,这也正是风天逸发脾气的原因,而此时,他却说不出来了。
因为根本无法违抗风刃。对方有的是办法让他服从。
所以他只好拿一旁的侍女出气。
风天逸将试图碰他头发的侍女一巴掌推了出去,又将那梳子踢开。雄赳赳的抬着下巴,仿佛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挑衅得看着风刃。
对方倒也不生气,难得弯腰捡起来那把梳子,握在掌中,一步步向着风天逸走去:“身为皇者,首先要注意仪容,其次要善于控制情绪,最次也要懂得审时度势,还要目光放得长远,这样,才能好好活下去。”
他说着一把扯住了风天逸的头发,将梳子重重累了上去,又教训道:“你看你如今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皇者的气度和姿态了?”
风天逸被他训斥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紧紧抿着嘴,一声不吭的等着他家皇叔帮他把头发梳好。所幸除了第一下略微重手些,后头倒也轻柔。
看不出来摄政王的技术也不错,风天逸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和风刃有些相似的发型,除了那羽管多了几根显示他身份略高一些,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
该不是他头发都是自己梳的吧?
冷静过来的少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考重点已经走偏,又听到他皇叔对他道:“差不多就该去上课了。”
“是”。
风天逸应了一声,倒也没了刚才的脾气。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被风刃叫住:“等一下。”
风天逸几乎是绷直了身子转过来看他,却见风刃抬抬下巴,对着某个宫女略作示意,才道:“以后莫要耍小性子,连带着宫人都要多操一份心。”
年幼的羽皇心下了然,转念又多了一份疑惑,他看着风刃已经跨步往外走去,赶忙快速跟上,片刻后终究忍不住问道:“她给皇叔报信,皇叔岂不是该嘉赏她,为何转而就卖了这人?”
风刃垂眸横了他一眼,略深一些的瞳孔中满是不屑的表情,提醒着羽皇用错了词。看着自己的侄子又一次不做声了,他才慢慢道:“这种可以为了金钱赏赐就出卖了自己主子的人,下一次若有重赏说不得也会出卖我。要来何用?用过了丢了就是。”
少年羽皇似懂非懂,又转头看了眼已经被摄政王的侍卫们拖出去的那名宫女,略有些明白的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虽说依旧不服,但至少他明白一件事情,如今的自己确实太弱了,为了活下去,还需要很久的学习才能成长,而有时候,敌人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对象,譬如风刃。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