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53.堕ちる/堕落  

2016-08-09 22:47:2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七夕第三更,我知道我更不动了……
毕竟今天写了快8K字了,感觉整个要死过去了……
困死了……某鬼献血不合格被打回来了,我开始开改善生活作息了尽量不能在11点之后睡……
珍爱生命,远离熬夜啊大家!
_(:зゝ∠)_
存档:
=========================================
253.堕ちる /堕落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世人爱说天上人间,仿若天庭的无限风光总有人间可以窥见得时候。他们用那浮夸的语言和华丽的辞藻来形容人世间的繁荣华盛,以期能企及天界一隅。
“凡人真是不知足。”
程钧如是说。
彼时他和张清麓行走于人群之中,熙熙攘攘、拥挤不堪,乃至于他说着这般胡闹的话都没有人听得清。如细沙落海,连半点涟漪都未曾激起。
“神仙难不成就知足了?”
张清麓与他比肩,两人的手遮掩在袖子下,偷偷地交握在一起,被衣衫遮掩了,又被人群挤着,看不出半分异常。
做凡人的时间久了,程钧偶尔才会想起在蓬莱的那段时光。天台之后,落凡之前,在回忆中总是非常短暂,似乎记忆被拨动了时间的流速,竟不觉得数百年时光能有什么大事情——尚不如在人间的短短十数年的经历。
无怪乎,此次劫数居然是让自己体验凡人生活。
“清麓喜欢凡人还是神仙?”程钧的手指抓着张清麓的,指尖从他指缝中穿过,扣在对方的掌心里,和对方的动作一样,略略用力就能将彼此的手紧紧合在一起,仿佛如今他们的命数一般,似乎已经重合。
“说不上,”张清麓摇摇头,“原本自然是神仙好。”
他出生于上清宫,和程钧这种从俗世底层修士里摸爬滚打的上来的大修不同,一开始就是天之骄子,许多人眼中的道宫宠儿。没有经历过凡俗人世的是是非非,虽然喜欢凡人的一些玩物,却也不过是带着包容万象的欣赏的眼光去看待而已。
这样的修士,就算走不到顶点,也不会觉得俗世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的。纵然他说喜欢凡人,那也如同看到了稀罕玩意儿,说一声喜欢一样的心思。
但如今,程钧又将这问题提出,反倒惹他有了几分深思,一时间竟说不得到底是哪头好?
修仙之路漫漫无尽,稍有不慎就会陨落;运气好些的还能转世重来,运气差一点就要魂飞魄散,哪里还有再来的机会?
做人也一样,一人一生,仅有一次的生存的时间,甚至远比一般修士来的短暂,但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了生命的长度,不会去计较这点事情,反倒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将整个生命密集的利用起来,以至于其生命本质的厚度,甚至要超越一般的修士。
这一点,颇为和张清麓的胃口。
他想到曾经对程钧说自己要做泊夜那样的道祖,统领一个道统,高高在上,方能展示修士的价值。却不想换来程钧嘲笑,告知他,隐居山林独得灵山修行方是大部分修士的选择。
彼时他哑口无言,现在却与程钧一同站在了自己梦想的高度。而当下,他们又从顶点落回了起点,去看那更短暂又更复杂的生命了。
“我还是觉得神仙好。”程钧见他这般思量的模样,自顾自的开口,“至少想要长久与你同行,只有站在大道之上,乃至于更高的地方,方能达成心愿。”
大道无情,程钧你是真不懂你劫数的破解之路吗?
张清麓看着他的眼中隐藏了一丝凝重,埋葬在最深的眸色里,又被夜色和那辉煌的灯火缭乱了光芒,堪堪让程钧错过了。
“那便是什么?”
张清麓被人流挤了一下,不由得往程钧身上倒了过去,被对方反手一捞,已经换在了另一侧,随后又是手牵了过来,将人抓紧。
“七夕庙会吧。”程钧目力好,打量了一下便道:“想不到这泰昌府的乞巧庙会这般热闹,远胜过京城的景象。”
张清麓这才想起来,确实有师爷与他说过此事,但因着和身边的事情没什么关系,便被他抛之于脑后了。此时回想起来,倒是有点意思:“泰昌府有许多外族人,尤其是胡人甚多。外族女子不如我中原女子来的婉约内敛,也没什么乞巧的传统。到得泰昌府后才知道了我们的传说故事,自然就有些不一样的庆祝方式。”
“怎么个不一样?”程钧果然被挑起了兴趣追问了一句。
张清麓略一抬下巴,努了努嘴道:“你看那里,不是乞巧,是求姻缘。”
“求姻缘不是正月十五吗?”程钧看了眼远处的人群,果然是女子居多,还有不少汉子挤在外围,都等着能看到心仪的姑娘。
“正月也有,但泰昌府乃是游民走商为主,待得到了正月这里反倒冷清,故而这求姻缘的事情,正月十五不如这七夕的日子。”
“有意思。”程钧颔首,笑道:“我们去看看?”
他说这话,手指却略有用力将张清麓握紧,真正的意图不言而喻。
“程大人你也不用挤,只要摆着张脸往那头一站,保管有人给你送红线来。”
张清麓忍不住笑了他一句,换来程钧的不解:“难不成这红线送到就要收?”
“这倒不是,绑上才算,”张清麓解释道:“当然你若是不喜欢,剪断了丢回去也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太煞风景。”
“张府尹了解的相当清楚啊。”程钧若有所思。
张清麓刚要说着是师爷讲的,一抬头突然看到他探究的目光,顿时明白过来,笑道:“程大人问的也很清楚啊。”
一时间两人相视而笑,倒是有几分轻松惬意的味道。
程钧到底有些看热闹的心情,便小心护着张清麓往那人堆里去看求红绳的戏码。果然都是女子居多,大多数拿了红绳都低着头掩着面孔就匆匆跑了;也有那胆大的,尤以胡女居多,在人群中看着中意的便上前去直接给人捆绳子的。就算被拒绝了也不恼,反倒笑嘻嘻的,颇有外族的风范。
他们两人站在一旁看了些时候,眼瞅着有人开始往自己这里扫过来了,程钧拉着张清麓就往外退。左右看看热闹而已,若真是惹得风流债,不管是哪一个的,又是一段因果,着实麻烦,还不如早些掐断了。
张清麓为此还笑话了他一阵子,不过真正到了晚间,他又笑不出来了。
宿疾复发。
张清麓的身子其实挺好,所谓的宿疾不过就是浊气侵染了道体,惹来了麻烦而已。
程钧自然是后悔的,但这本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好在只要有他在,多少也不算太大的麻烦。
两人早就有约定成俗的解决办法,正好日子也挺对的,泰昌府又没有敢去打扰他们的人。程钧抱着张清麓极尽温柔,到底是将一腔积累的热情给宣泄了出来。
其实张清麓问他的话,他自然是明白对方的意思的。但有些事情如今时候未到,他不能将最后摸索出来的道路直接说出来,生怕言出法随,直接有了变数。
大约是心态上就已经堕落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目标从如何探寻大道变成了如何将大道与感情共存,这般逆天的想法,也只有他敢用一身修为去拼运气了。
还好,老天到底不算丢弃他。
程钧哑着嗓音笑笑出了声,惊醒了原本就睡得不沉的张清麓。
对方颇有几分疲惫的睁开眼,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才转回头问道:“这几日都是休沐,程大人怎么反倒不消停。”
“有精神说笑了看来是恢复了。”
程钧低头亲了他一下,张清麓抬手要搂他脖子,这才发现玄机。
手指上被缠了细细的红绳,如一道血色从指根紧紧缠着蜿蜒出一道艳色,落在自己的头发上——那里是程钧的手。
“程大人什么时候求来的?”
“从人堆里挤出来的时候顺的,”程钧说的毫无愧色,“看着挺好拿来用用,免得浪费。”
张清麓看了看红绳,又看了眼程钧,笑道:“这要绑上3个时辰才有效,程大人算过了?”
“从昨晚到现在也差不多了,”程钧从床边的匣子里抽出火绒,将红绳解下点燃,“这下就完成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张清麓翻了个身,往程钧怀里一躺。
程钧向来无事不登早,明知道自己容易沾染浊气都要带着他往人堆里挤,根源原来在此。
张清麓藏着半张脸,忍不住笑了笑,如今的生活,倒也确实,有趣。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