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365题-223.仕返し/回报  

2016-08-08 23:19:2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提前跑的七夕小甜品~
后续有没有,看我有没有体力吧……_(:зゝ∠)_
存档:
====================================
223.仕返し/回报
[人渣反派 柳沈]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桌上摆放着的是今年的新茶,据说是选了最上等的芽尖,轻捻慢揉,微火烘焙,去青存香,一斤鲜叶方得半两的顶尖品种。
这般风雅的物件,想也知道不是柳清歌习惯的,但偏偏他如今极为喜欢。
杨一玄带着风冲进来原本是打算来打他师父一个措手不及的,偏偏看到柳清歌捧着一个青瓷罐子慢条斯理的打量着什么。一时间的不明白让他错过了最佳出手时机,再回神已经听到柳清歌唤他:“把这个放内室的柜子里去。”
柳清歌所谓的内室的柜子,其实就一个。内室乃是他卧房,极其简朴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地方。除了一床一桌两个凳子,就剩下一个衣箱一个柜子。
衣箱里头的衣物还大多都是柳溟烟给人送来,吩咐打理的。对了,如今也有那清静峰的沈师伯有时候会来照看一下。至于那个柜子,原本也不是放什么要紧东西的地方,因为对柳清歌来说要紧的东西少得可怜。以往是丢了各种瓶瓶罐罐的伤药之类的东西。毕竟是百战峰么,这些都少不得了。如今倒是有些微妙了,里头多了许多这种云青、梅子青、天青、粉青等等瓷瓶瓷罐的,那些颜色彼此相近又有些不同,但仔细分辨又说不出什么差别来。
大约送的人是懂得。对了,送的人还是那清静峰的沈师伯。这些瓶瓶罐罐摆在一起倒也颇为好看,倒也有几分风雅,就是锁着别人又看不到,至于百战峰的弟子,大约是觉得这些中看不中的人,更多些。
比如杨一玄便是。
他“哦”了一声,算是应下,走上前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目的,下一刻便出手如电,直击柳清歌的右手。那手上正托着那青瓷罐子,想来不方便反击。
却不想柳清歌连头都没转一下,只是略一侧身,左脚一个侧踢,从下而上踹在杨一玄的下巴上。那力气掌握的正好,让他整个人飞出去爬不起来又不至于昏死过去。
“再去绕山跑二百圈,不跑完不许吃饭。”冷着一张脸的柳清歌淡淡的说了一句,自己转身去了内室,一会儿传来了柜门吱嘎的声音,想来是自己摆放好了。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师尊。”明帆的声音从竹屋外头传来,不用看就知道这孩子如今脸上带着愁苦的表情,正有些不知所措。
沈清秋一边感慨着大概自己真不适合当老师或者家长什么的,一看就是溺爱系的,当年那个自动会给自己出馊点子的明帆,如今眉眼之间已经张开,不复当年小家子气的那种挑剔模样,倒是一派少年俊才的容貌,偏偏性格上反倒更多了几分依赖性。小时候打点事情还不用自己操心,如今倒好,不是寻不到人,就是给自己惹些麻烦事情回来,总有几分不如当初了。
想想似乎有点亏,再想想也就算了。毕竟他跑来跑去也就是百战峰,柳巨巨这边么,反正自己也总要跑的,就当他提前探路罢了。
思及此处,沈清秋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的微微发热。毕竟他如今和柳清歌的关系虽说不是公开,但知道的人也不少,似乎做的有些明显了,也应该收敛一下。
于是,正打算摆出师尊派头的沈清秋,慢条斯理的走到了竹屋门口,看到了满脸不知所措双眼满是期待看着他的明帆——当然也看到了他手上麻袋里提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那袋子还在一抽一抽的动着,看起来还是活的。
“明帆,你手上提着什么?”沈清秋用他装了十几年的习以为常的道貌岸然的风度,看似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
“是柳师叔说给师尊抓的。”明帆恭敬的说道,正要打开,被沈清秋赶忙阻止了。
卧槽!
沈清秋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毕竟一说是柳清歌送来的,又是活的,他大概就知道是什么了。
说真的,随着柳清歌的修为越发高明,他给沈清秋抓来的东西也真是越来越高级了,有些魔物甚至连沈清秋都一时间记不清楚还要翻翻书才能找到出处。
所以说,柳巨巨的送礼模式,他不太懂。
“师尊,”被阻止了的明帆有点委屈,毕竟他已经提了一路,师尊却没有想看的意思,果然是对自己不满意吗?
“柳师叔说这个口味还不错的,让您一定收下。”明帆不着声色的扁了扁嘴,搬出了他的法宝“柳师叔”。
果然见自己师尊微微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放后山那里养着吧。”
因为柳巨巨送的太多了,沈清秋不得不在后山弄了个“动物园”,专门养那些杀伤力还不太大的魔物,美其名“观察研究”。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傍晚的时候,柳清歌还是来了。沈清秋看了眼他进来时候的表情,就明白又是那明帆去打了小报告。
真不知道自己养这个徒弟有什么用,下回绝对让婴婴离他远一点,免得小丫头都被带坏了去。
沈清秋心里满是吐槽自己那个大弟子的,却不想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能从留情给背光的又是扑克牌一般标准的冰冷表情上看出不满的情绪的。他只是惯常的招呼道:“师弟来了?正好,我这里收了新茶。”
“你不是给我送去了?”柳清歌回问道,但人还是坐下,看着沈清秋给他泡茶。
纤细的手指陪着那鹅蛋青的差距,刚刚煮沸的水带着合适的温度从三寸高的位置稳定又缓慢的冲下,带起一片茶沫子混在一碰既碎的水泡里,仿佛沈清秋的声音一样,清中带着脆,回他道:“给你的那是我自己试着做的,未必好;这些是尚师弟从茶乡给寻来的顶级好物,我也刚到手,还没来得及给你送去。”
“不用送了,”柳清歌果断的回了一句,看到沈清秋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又解释道:“我泡不好,不如来你这里喝。”
“也是。”
沈清秋点点头,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对这些所谓的风雅之事,是不怎么在行的。
柳清歌就着闻香杯喝了头茬,才问道:“那东西你不喜欢?”
沈清秋缓了半拍才明白他说的是下午明帆带回来的魔物,那是个类似于长耳兔模样的东西,带着爪子,颇有几分滑稽可爱,确实被他养着了。
“养着呢,”沈清秋给他解释了一下,又道:“师弟不用给我送这么多来,吃不完。加上我也不善于此道,颇为浪费。”
金丹修士又不用专门吃什么东西,何况沈清秋还是个秉承“君子远庖厨”的厨房废柴。
当然这话他不能跟柳巨巨说。
只不过不说,柳清歌也明白过来了。
“若是不会,我来帮你弄。”
他手艺谈不上好,不过这几年倒是不如往年那般粗糙,精致了许多,尤其是刀工更是一绝。沈清秋见过几次,反倒觉得看柳巨巨下厨也是一种乐趣,便点头应了句“好”。
转念一想大约自己实在过于蹬鼻子上脸了,又解释道:“你忙你的,有空偶尔来帮我下个厨,师兄便不胜感激了。”
他说的谦逊,翩翩君子姿态又有几分亲和,极为讨人喜欢的样子,偏偏柳清歌有些不满了。
“那你何故频频送那些茶叶、香丸、酒药的?”
沈清秋被他问了一愣,下意识答道:“自然是想给你啊。”
说完他顿时明白过来,他是这般心思,柳清歌又何尝不是呢。只是为了表示心中的欢喜,所以才想将我觉得好的与你分享。

正所谓: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