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365题——112.もしも/如果  

2016-08-07 21:11:1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克制不住,站了叔侄西皮……
太好吃了~羽皇太美味了~恨不能将他狠狠的弄♂哭!
存档:
=====================================
112.もしも/如果
[九州天空城 刃逸]

羽皇大婚之礼未成,雪氏一族犯上作乱,当众行刺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之后几日的清剿行动更是如雷霆钧火,转眼间就将那盘根错节,牵扯了无数关系,数百号人的家族,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个差不多。
说是差不多,只怕因为还存着那郡主一系。说是吃穿用度都一如过往,但到底不能比照从前,婚礼自然是永久取消了,旁人对她的态度和礼仪亦是不如过往。有说好吃好住还留了一条命,有什么不好的;亦有说那形同软禁的又有什么活头。
这些话自然是在羽族下层流转的,高高在上的羽皇未必能听到。但纵使如此,他也免不得要面对这些事情。清剿雪氏的后续工作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因为裴侍卫说了,若非如此,摄政王的一片苦心都要化作春雪,融于青天白日之下,再也不见。
总不见得违逆了皇叔的意思,风天逸确确实实勤恳辛勉了几日,直到他知道,他错过了风刃醒来的时候。
待得他再去看风刃的日子,他的皇叔已经能安坐于一端听着那人类女子弹琴了。
他看着这一幕,顿时觉得感情一事当真是轻易,又果然是参不透。
他以为他爱那易茯苓深入骨髓,连得性命都可以不要了。而事到如今,却又觉得,什么都及不上他皇叔来的重要。当时看到他倒在地上的时候,当真是连心脏都要停下了,什么篡位忤逆,什么暴虐无礼,都淡化成一层苍白的文书,只有幼时的记忆,那是真的鲜活着提醒他,这世界上最后一个最亲近的人,要死了。
这感情对比过于鲜明,以至于他最后都分不清,到底何等才是最重要的。只是如今再面对着人族女子,竟然无法感受到其中的激动,反倒因为那琴声隐约有了不悦之意。
碧桐被烧毁的事情,他也是隔日才知道的。要不是风刃当真醒了过来,只怕他也无法原谅易茯苓。但风刃既不说什么,他也不好表态。
倒是风刃,看他面色中带着复杂,心下了然,便嘱咐了一旁的裴钰带了易茯苓一同退下。宫女送上茶水素食果品,又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若大的宣勤殿中,一时间竟安静的如同深夜。
风刃看了看依旧站着的风天逸,下颚微抬,示意他坐下,正欲给他倒茶,却又被对方阻止了。风天逸从他手上接过水壶,在琉璃杯中斟了半杯,恭敬地递送过去,随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风刃看了看面前的杯子,又看了看风天逸,慢条斯理得端起来抿了一口,才道:“终究你也懂了。”
“满则溢,傲则败。”风天逸看着他面前的杯子,不曾饮用,应道:“皇叔教得好。”
“这么多年,委屈了。”
风刃说是安慰,却也是随口应承的事情,却不想听在风天逸的耳朵里,别是一番情绪说不出口。他眼眶周围微微泛起红来,神色里的隐忍之意更重,唇齿嗫蠕似乎要说什么。风刃心下一沉,暗道到底是还小着,多少有些沉不住气。
之前那一场反击也是,动静那么大,莫说自己这里看的明白,连带着外人都看得出差别。若非自己早有准备,只怕雪凛那头早就提前动手,连带着性命都未必能让自己保下来。
只是如今说这个有什么用呢?
到底是委屈了这孩子,若是早些给他点暗示,这里头许多问题,只怕也不会积成心魔,导致这后头的是是非非。
但自己答应过的事情,到底是要做到的。
当真是多说无益。
风刃将话题岔开,问他雪氏一族清剿的后续。风天逸也振作精神,将此事作为皇叔对自己的考验一般,桩桩件件说的清清楚楚。
风刃一边听一边若有所思的点头,待得风天逸说完,也不见他评价,于是小心翼翼问道:“皇叔可觉得还有不妥?”
换做往日,只怕他是完全不会去考虑风刃意见,而此时此刻竟生出谦逊之情,恨不得风刃对他的判断一一做出评价和肯定来,才叫心安。
“并无不妥,”风刃垂下眼,“雷厉风行,确实是君王应当有的果决。羽族之皇理当如此。”
风天逸没有得到想听的回答,但又因这几句轻飘飘的赞扬之词已然满足。但看那风刃的神色又似乎并不算特别高兴,他心中的愉快又随之消减了几分,问道:“皇叔可还有吩咐?”
“飞霜郡主的事情,”风刃迟疑道:“你待她如何?”
“吃穿用度一如过往,雪氏之罪与她无干。”
风天逸回答的极快也极为妥帖,他从来视雪飞霜如同亲妹,知道此时此刻非同寻常,自然不会亏待她。
“嗯,”风刃到底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是哪里的问题,只好道:“雪凛毕竟是她亲兄长,飞霜郡主心中必有死结,你若能看得破,就多看顾她一些吧。”
他本想说莫要惹出事非来,却又觉得不止于此。因而一带而过,却不想因此也错过了机会,惹得后头的是非。
两人又说了些政事,确切来说是风刃听风天逸说。时间转瞬即过,眼看着风天逸没有走的意思,风刃也不赶他,熬着尚未痊愈的身体陪着,向他道:“既然无事,陪我下下棋吧。”
如今他和风天逸下棋,十局九输,风天逸原本还颇为得意,但回顾这次政变的事情,又不得不佩服风刃的布局缜密,目光长远。于此者棋局之上,只怕是无心顾及而已。
他去内殿的柜子里寻他当年送给风刃的一套棋具。那是他才十四岁的时候,风刃手把手的教他下棋,面对面的指导他的武艺。现在想起来,当真是往事如烟,若他真对自己极为不满,又岂会这般用心?
就如同这棋具,分明并不贵重,但因为是自己最初送他的东西,被这般珍惜的藏在深处。
风天逸翻找着的东西的时候,却不想在同一处,发现了另一份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几封书信,也是那般小心收拾在柜子里,就压在自己那套棋具的下头。好奇心使然,让他翻看了,却撒了一地的黑白琉璃子,惹得狼籍一片。
“何事?”
风刃闻声而来,站在他后面,正要细问,却已经看到了他手上略有些泛黄的书信。
“皇叔,”风天逸没有转身,问道:“当年父皇当真是把皇位传于我的吗?”
他原本就有些不信当时那般疏离自己的父亲,连最后一面都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会顺理成章把皇位指定给自己。
“自然是真的。”
风刃上前,拿走他手中的书信,又要去捡那棋子,却被风天逸阻止。
“那为何父皇给你的书信里头,会说‘彼可取而代之’?”
“那不过是他的试探而已,”风刃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风天逸这个心结,又将散落的棋具拾起,才道:“布局之事,他比我,更甚。”
“当真?”风天逸将信将疑,追问道:“如果当时真的……”
“没有如果,”风刃打断他,将棋子和棋盘往他手中一塞:“羽族只有一个风姓的羽皇,那便是你。这件事情,没有如果。”
风天逸站在后面看着他往外走去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过来,陪我下棋吧。”
风刃的声音渐行渐远,他赶紧跟上:“是,皇叔。”
确实,有些事情,既然已成事实,再说如果,只不过白白耗费了那人的一片心意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