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十一)  

2016-08-03 23:44: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嗯,虽然隔得有点久,但是我更了哦……【某鬼坑品很好的一定不会随便弃坑,如果弃坑了就一定不会让你们找到我的……【喂!
话说这张剧情量有点大,你们等的车来了~不过么~看了就知道什么叫做惨不忍睹了……【喂!喂!
后面大概没多久就要结束了,结束之后要不要番外看情况……【喂喂喂!
前文走:
【说真的我几乎每章都有一点点伏笔放在后面章节做补充或者解答什么的~有注意到吗……_(:зゝ∠)_
存档:
=============================
十一、在我身边
(249.そばにいて/在我的身边)

穹顶峰的灵犀洞中别有天地,无风无月,清凉静谧,其中灵气源源不绝,青石荟萃,构成别样的石床,远些的地方还有一潭碧水,湖面如镜,不知深浅。再远些更是曲径幽深,看起来百转千折,洞府之后又有洞府,景致无限,乃是层层叠叠无尽洞天。
这是苍穹山派峰主、弟子们修炼的地方,自然是有无尽的好处。因其洞府各个不同,彼此连贯又有隔断,外头看不见、里头碰不到,要清净有清净,要灵气有灵气,要隐秘有隐秘,可谓是最佳地点。
沈清秋和柳清歌此时便在其中一处。那个位置乃是沈清秋所选,算得上比较深处的洞府,从外头走进去弯弯绕绕,最快也要半个多时辰,再往里头就极为深邃,鲜少有人进去。
他们选在这里一则考虑了后头行事的隐秘,二则也是位置远近合适,万一生变也不怕山门众人寻不到他们。只是这两人,先前一路走来倒也顺畅,此时比肩坐在那石床之上,周围寂静无声,那尴尬和迟疑便慢慢泛上心头,说不出道不明,唯有眼神和情绪之间,缠上了不可言喻的犹疑。
“师弟,”沈清秋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将他们牵涉进来,因而有责任要自己先开口解决一下眼前的困境,却不想只是叫了一声,已经说不下去了。
该说什么呢?
说谢谢,生死大事何以言谢,虚伪无比。
说喜欢,之前已经说过了,现在再提反倒有些要挟的意思。
说小心,这种事情本就凶险万分,强调何用?
应当说什么?
沈清秋一时间僵着了,抬头看了眼身边的柳清歌,却不想对方也是这般直直的盯着他瞧,似乎在等他下文。
“师弟,”沈清秋又唤了他一声,犹豫了一下,道:“你……”
“无需担心。”柳清歌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语气倒是很坚定,握了握他放在石床上的手,有力的手指覆盖在沈清秋的手背上,带着平日里熟悉的温度,倒是真让沈清秋放下心来。
“无论如何,”他终于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嗯。”柳清歌虽无回话,却应了一声。
“我之前去了仙姝峰。”他突然又开口道。
“去见柳师侄吗?”沈清秋点点头回应他,“这么大的事情,确实应该交代一下。”
“不是这个事情,”柳清歌与他相握的手并没有松开,手指上的薄茧隐约可以感受到有些粗糙的蹭在沈清秋的手背上,一如他的声音,有些不同寻常的迟疑:“我问了点……那个事情……”
沈清秋绕了半天才明白他说的“那个事情”是“哪个事情”,顿时大窘,心道你怎么好意思把这种事情去问你家亲妹妹,也不怕吓到人家黄花闺女大姑娘。虽说已经有了足够的双修准备,但毕竟有些难以启齿的感觉,沈清秋正想打断他换个话题,却听柳清歌已经开口道:“溟烟说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决定先跟你说……”
“沈师兄、柳师弟。”木清芳的声音蓦然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柳清歌一愣神,这才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来。手掌离开的时候,灵犀洞中充满了灵气的空气拂过沈清秋的手背,带来一阵凉意,让他意外的有些怀念刚刚还存在的温度。只不过下一秒,他就被木清芳的话给引去了注意力。
“听得到吗?”木清芳的声音有些遥远却相当清晰,镜中的他表情严肃,道:“天琅君已经出去了,差不多该开始了。”
“我们准备好了。”沈清秋接过镜子,也是一脸正色,回应道:“后续的事情就交给木师弟你们了。”
“我们这头好说,掌门师兄和天琅君还有齐师妹都准备好了,尚师弟那里进展也还好,听他的口气,漠北君这里问题不大。”木清芳盯着沈清秋道:“能不能顺利,不是我们这里的问题,而是你们这里。柳师弟,沈师兄交给你了。”
“放心。”柳清歌似乎已经恢复如常,一贯的冷着脸,俊美的容貌中带着肃杀之气,“开始吧。”
“先把绿色瓶子里的药吃了。”
沈清秋闻言从怀里掏出一个碧绿瓶子,塞子打开,一股药香充斥了整个空间,沁入心脾都带着令人筋骨舒爽的药效。瓶子倒下,里头两枚同样是碧绿生津的药丸,指尖大小躺在沈清秋的掌中,滴溜溜的打转。柳清歌看了他一眼,伸手取过一枚,与沈清秋一般模样将它吞了下去。
药丸入口即溶,极大量的生机充斥在他们体内,柳清歌和沈清秋对坐,按照先前商定好的方法运转功法,引导灵犀洞内的灵气将药丸内的生机引入全身经脉之中。数个循环之后,流转自成,两人的身体在功法的加持下已经能持续自动吸纳灵气了。
沈清秋觉得似乎从露华芝之后自己再未感受到过这么强大的灵气充斥于体内,强大到他的经脉竟隐隐作痛,仿佛要被撑爆了一样。
“师弟,你还好吗?”他有些担心柳清歌,开口问了一句。
“很好。”柳清歌看着他有些莫名,问道:“怎么?开始了?”
“不,只是灵气有些过了。”沈清秋尴尬得笑了笑,他想起来自己这具身体资质算不得顶尖,只怕是承载量有限。
柳清歌闻言换了个姿势,将他转了身,一手贴在他后心,一手贴于尾阙,将循环中三分之二的灵气都引到自己身上来。
沈清秋感受到明显减弱的灵压,不由得感慨自己师弟果然是非寻常人。他突然想到确定方案后自己私下问系统的一件事情:“为何会发展出支线剧情?”
系统当时的回答虽说有些顾左右而言他,却让沈清秋明白了一件事情:因果自起,姻缘自灭。
所以他很想知道,若是没有系统的这次加持,柳清歌会不会喜欢自己呢?或许是会的,毕竟能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生命,若说无情,沈清秋觉得自己做不到。
但要说是,只怕也有些程度的区别,毕竟柳巨巨是个能为门派付出生命,也能为报恩付出一切的人。
真不知道算好还是算坏了。
“收心!”
“开始!”
柳清歌和木清芳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随即而来的便是穿心裂骨,万蚁噬心的痛楚。
天魔血!
这意味着天琅君已经和洛冰河直接对上了。
托木清芳的药和天琅君的功法的福,沈清秋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要碎成粉末了,偏偏身体和意识都非常清晰,只是疼痛让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如何早就已经失去了自我感知,如今只有疼痛!痛觉所处在的每一处,反馈着他身体的存在。
“喂!”
依稀中可以听到柳清歌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注意!注意!”
脑海中有仿佛谷歌地图提示音一样的机械女声响起,沈清秋一个激灵,终于集中了一点自我意识,留心那系统的声音。
“注意!贵方请注意!进入关键剧情!”
似乎是为了表达剧情的重要性一样,系统不仅用了最大提示音量,甚至还给出了弹出画面一堆的惊叹号,来表示后续情节的紧要程度。
屁话那么多!还不快说!
痛得已经很想给自己一刀的沈清秋一样在心里用了大面积感叹号来回应那个系统提示。
“关键剧情激发:剧情失败,宿主死亡!”
“请贵方推动剧情的前提下保护自身安全,保护重点角色安全,角色死亡,修订程序支线剧情失败,程序补丁将成为bug!”
“注意!程序补丁将在任务失败后成为系统BUG!!!”
滚你的BUG!你这个系统的存在本身就是个BUG!还敢给我刷大写字体!要不要活了!
哎呦我去!痛成这样还不如死了呢!
沈清秋觉得自己之前的装B行为积攒下来的B格大概能被此次失态一次扣成负分了,毕竟他已经痛得想在地上打滚了。要不是身后柳巨巨还在坚持给他灌输灵气,估摸着他早就昏死过去或者干脆把自己撞晕过去了。
“本次任务不扣除B格。”
……谢谢你啊!还特意来解释这句……
“不客气,本次解答不收取爽度、好感度、B格程度。”
你敢扣分我直接把你卸载了信不信?!
“本系统已和宿主绑定,无法卸载。贵方是否需要反馈使用感想?”
“反馈你的个头啊!”
沈清秋终于熬不住吼了出来,而一瞬间他的怒骂就被巨大的撕裂般的痛楚封锁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原来真的有痛到不能控制甚至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啊……
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三股力量互相撕扯,每一处经络、骨骼、血管,都被三种力量之间的较量给纠缠着,仿佛放在粉碎机里打碎了之后又被丢到离心机里头去3000r/s离心了。
真要命啊!
这大概是沈清秋最后的意识了,因为他听到了一句模糊的话“下手!”
随后,胸口传来另一种痛楚,身体当真被破开,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彼此包裹着,在他眼前迅速滚成一团极大的血球,又似乎还有部分在他身体里牵扯不断,出不去的模样。
“忍着!”血液喷出的时候,沈清秋一瞬间觉得身体的痛楚减弱了许多,他听到柳清歌的声音似乎比他自己更紧张,几乎是贴着他耳朵的,说道:“坚持住!”
嗯,我忍着呢。
沈清秋很想回答,不过已经没体力了。
头顶百会穴有大量的灵气涌入,比方才服药之后的灵气量更大。所幸刚才天魔血的暴动已经让他的经络被强制性拓宽,或者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撕裂了,此时此刻的灵气灌输也不过是加大了这些经络破损后的口子,并不会更糟糕了。而灵气和之前服用的药物让他身体里不属于他本身的那些血液再一次涌动起来,从皮肤、肌肉、经脉、骨骼、脏腑等等,每一个角落里,汇聚到他胸前的刀口上,以极快的速度喷射出来,汇入他眼前那团血球里头去。
“好了!”
撕心裂肺的痛终于平息下来了,沈清秋也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几乎失去了意识。
“吃下去!”
耳边是柳清歌焦急的声音,然后是另一枚药丸被塞入口中。和方才那枚一样,入喉清凉,瞬间消融,强大的药力立刻见效,将他的奇经八脉包裹住,开始了修复。而胸前的伤口,在血流停止的时候,慢慢合拢,如今仅剩下一道艳红的疤痕,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快点!”
被丢在一旁的镜子里传来催促声,柳清歌一手贴着沈清秋的后心,一手掏出一个盒子,往前一丢,黑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巨大的血球被吞噬入这个巴掌大小的盒子里,又在空中翻滚了几下,终于掉落在地上。柳清歌又是一张符纸飞出落在匣面上,便不再管它。
做完这一切之后,柳清歌才回神过来看了眼倒在自己怀里的人。
沈清秋一脸惨白,几乎失去全身血液,如今也不过是靠着木清芳的药物吊着一口气而已。
“快点,他快死了。”
木清芳的声音在镜子里头催促,柳清歌却出乎意料的犹豫了。他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沈清秋,手一翻,便将那镜子丢了出去,在碧波寒潭旁边拉出老长的一道轨迹,滚得远远的。他这才将沈清秋打横抱起,从那石床之上挪到寒潭之中。
灵犀洞的寒潭多少有些不同,潭水之中凝聚大量的灵气,就算不主动吸收也会慢慢渗入身体。他抱着沈清秋一同浸入水中,寒气裹着灵气浸湿了两人的衣物,也缓缓渗入他们的经络之中。
柳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终究下定了决心。
他想到当时问自己妹妹:“怎么确定对方是喜欢自己而不是只是同门情意?”
柳溟烟说:“你自己都不确定,旁人怎么会知道?但我确定,若是真的喜欢,便会不顾一切的对对方好。”
柳清歌想了很久,依旧是不太肯定,自己这位师兄对自己的好是独一份的还是都一样。
若是当年的沈清秋,他大概反倒能确定了。但偏偏性情大变之后,沈清秋似乎对谁都很好,尤其是他那个弟子。若非如此,也不会落得最后自己以身饲魔换取和平的结局。
柳清歌不想故事重演,所以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法去做木清芳和天琅君教他的事情。虽说此时双修正是应时,不仅救命及时,更能保住双方性命。但是沈清秋尚在昏迷,自己这般行为,说不得还是有趁火打劫的意思。
他到底记得当初在埋骨岭将沈清秋救回来时候的画面。
这种事情,他确实做不到。
所以只能换一个方法了。
第一种方法,也能救人,只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
说来也巧,当年也是在灵犀洞内,换了性情的沈清秋救了自己;如今这个洞府之中,自己终于能将性命还给他了。
全身上下的法力快速流转起来,柳清歌将身上全部灵力,包括如今还在吸收的、药物之中的以及自己本身的,统统不要命一般往沈清秋的经脉中输入。木清芳不愧是他们苍穹山派一顶一的药师,之前的药物已经将沈清秋的经脉修复的差不多了,此时加上寒潭灵气的辅助,能让他的经脉毫无困难的存住这些灵气。
只不过还不够,光有灵气是不行的。
柳清歌将他翻转过来,一手压在他头顶百会穴继续灌输灵气,一手贴着他前胸尚存的伤口,大量的血气被他从体内逼出,从心口的位置,输入沈清秋的体内。
血脉、灵气、生机,三者合并之下,必然能换回一条命的。

“请贵方注意!请贵方注意!”系统提示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支线任务关键人物濒临死亡,是否救援?”
就不能闭嘴吗?
沈清秋觉得头痛无比,完全没意识到系统提示的重点。
“警告!警告!关键人物死亡将导致系统补丁BUG化!”
知道了知道了,BUG嘛!不就是……
!!!等等!
沈清秋一下惊醒过来,系统弹幕几乎遮蔽了他的识海。沈清秋来不及细看直接戳了关闭,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为何柳巨巨会死?!”
冰冷的、毫无灵气的躯体,苍白的、没有呼吸的肉身,就这么垫在他身下,仿佛一具尸体。
“关键人物即将死亡,是否救助?”
“救啊!!”沈清秋近乎抓狂一般的吼道,提着柳清歌的前襟,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将人从水里拎到岸上,只是剩下的半身实在拖不动了,只能让他继续浸在水里。
“是否兑换全部好感值、主角苏度和B格?”
“用!”
沈清秋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什么数值都不及眼前人来的重要。若说之前对自己的感情还有点不确定的话,那现在他肯定了,无论什么事情,都没有柳清歌的命重要。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驱除天魔血。要死不死随自己去,只要柳清歌能呆在自己身边,甚至于不在都不要紧,他只要好好活着就行。
“蠢得要命!”沈清秋忍不住破口大骂,“木师弟是这么教你的吗?!”
不用猜,一看就知道柳清歌根本没用双修的那套方法,只怕他从一开始就打算一命换一命吧。
你这是喜欢我呢?还是根本懒得理我?所以连碰都不碰我?
“系统!”沈清秋大吼道:“救人啊!!”
“啪!”
一个白色的药瓶掉落出来,乃是方才柳清歌将镜子丢出去之后落在旁边的,此时被系统丢到沈清秋面前。沈清秋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将他喂了下去。
“然后呢?”
他有些茫然,问道:“就这样?你用光了我全部的兑换值就给一个木师弟的药?”
“是否启用双修法门?”
“用!”
“系统自动下载双修法门,下载进度15%。”
能不能快一点啊!难不成你还有网速限制啊?!破系统!
沈清秋被提醒了才想到,柳清歌从一开始就没告诉他具体双修方法的细节,这家伙果然是没想过要用,自己却以为他只是害羞,到时候反正要一起进行的总会总知道的。
“好了没有?!”
“下载进度50%。”
关键时候这个系统总是掉链子,沈清秋忍不住吐槽,每次下载都慢的跟龟速一样。
“系统能源距离较远,不能加速。”
这种事情就不要解释了,能不能快点。
“叮!”
下载完成的提示音出现,沈清秋终于松了口气。他之前双手一直按在柳清歌胸前,不断输送灵气,却没有半点反馈,此时此刻听到系统提示立刻道:“快速展示重点功法。”
这真是和系统长期斗智斗勇练出来的急智。
沈清秋看着系统画面展示的姿势,脸上猛地染上大片红云,表情极为尴尬。

 【为确保安全,该部分剧情走存档或者微博

痛!又是痛的要死过去的感觉!
不过这次可轮不到他昏过去了,根据系统提示,他也不过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来运行功法,能不能救活人,就看他自己了。
“你……”在沈清秋运转到第三圈的时候,一个艰涩又痛苦的声音微弱的响了起来。
“柳师弟!”沈清秋一激动,抬身看他,却不想牵动后方还关联在一起的位置,痛的皱起眉头来。
“别……别动……”柳清歌似乎也不好受,他勉强抬手扶助沈清秋的身体,道:“为何……”
“闭嘴!”沈清秋几乎是气不打一处来,“保命要紧!你要是敢死,我追也要追到地府去。”
“………………”柳清歌几乎被他的话吓到了,直愣愣的看了他许久,才道:“你方法不太对,我来……”
早就该你来了。
沈清秋完全没意识到接下来是怎样的修罗场面,直接被柳清歌翻了个身压了下去。

他们两人这一番折腾算是活了下来,而另一方面,被天琅君、竹枝郎以及苍穹山派的众人围困在结界之中的洛冰河,终于明白自己遭到了算计。
他再也不能通过天魔血去感知沈清秋的动静了,也无法通过梦魔去进入沈清秋的意识。
“为什么你们都要拆散我和师尊?”
洛冰河的眼睛泛着红,瞳孔和额头上的印记一样鲜艳如血。周围的人看着他如临大敌,唯有天琅君依旧神色自若。他坐在轮椅上,比所有人都矮了一截,偏偏气势最足,无论何等攻击,都不能伤害到他。
“你还不明白吗?”他笑道:“也是。从来都是一厢情愿的你,哪里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了?你以为沈仙师对你好,就要将你做道侣般看待吗?”
天琅君说着,眼神微微深沉起来:“道侣、师徒、血亲,感情都极为强烈,却又彼此不同,你当真能分得清?”
“只怕你连爱慕到底是何等感情,都不知道吧?”
洛冰河被他说得一时间怔住,反问道:“难道你就知道了?”
“嗯,想知道吗?”天琅君手指一翻,一面小小的镜子落在掌中,“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