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68.ひこうき雲/尾迹云  

2016-08-31 23:16: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尾迹云就是飞机尾气云啦~但是这里就是清麓脚下的云的轨迹啦~
没梗就随便写一个~张七爹爹又被闪瞎眼又躺枪~也是心塞~~233333
存档:
====================================
68.ひこうき雲/尾迹云
[上天台 程张]

天海一色,如水洗青瓷,远处云山雾绕,近处岱山如墨。
张清麓站在云端,脚下是碧波翻涌的海面,头顶是数座大山,呈泰山压顶之势对着他毫不留情的冲击下来。
“起!”
青色道袍被风带起了下摆,翻飞了一会儿,因后继无力,又平息下去。浅青色的衣服和他脚下波动的水面一样,带着令人舒爽的色调和介于沉稳与活泼之间的气息,像极了如今张清麓身上的气质。除了当初一见倾心惊为天人的神仙气质,他如今更内敛更潇洒,身上的书卷文儒之气更重,举手投足之间莫说寻常帝君,就算是程钧,都忍不住有那种让着他几分的心思。
当然,这里头有多少是因为张清麓身上的气势,又有多少是来自于程钧的私心,这就说不清了。
“怎么,看傻了?”老魔在一旁看到程钧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唾弃,“你这样子看起来就差要扑过去了。”
“你这魔修,修得难道是口舌之争?”程钧也不瞧他,只是冷笑道:“眼神倒是越来越差了,可见猞猁的日间视力不好也是有说法的。”
“呸!”老魔顿时跳了起来,“你才猞猁呢!你才眼神不好呢!”
“我眼神好不好不重要,”程钧笑了笑,意有所指道:“眼光好就行了。”
老魔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顿时泄了气:“仗着老天爷对你的偏袒,就可劲的得意吧你。”
他话音刚落下,就看到张清麓那头也算分出了一些高下。
如今的诛仙剑阵也是更上一层,除了万剑齐出,剑光化虹之外,更有那万剑合一,剑阵人合的意境。张清麓一个阵修,硬生生将自己磨练成了剑修的程度。这里头除了他自身道果有所提升之外,他对于剑和阵之间的理解和分化显然也更高明了。
自然,这里头的门道,除了张清麓本身天资卓绝,程钧对阵道和剑道的理解也功不可没。
但他们本身就是双修道侣,彼此互有所长,相助相长,亦是寻常。

可惜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张七显然不太卖账。
张清麓用剑光分化解决了他的泰山压顶,却防不住他又是无数的大山随手掷出。那架势倒不像跟儿子过过招,反倒是有几分深仇大恨的意思。程钧看着想到他当时和公孙娇姿的战斗,又看了眼脚下蓬莱的样子,纵然是财大气粗的地仙,都忍不住有些心痛起来。
毕竟无极海破碎几次空间不要紧,牵涉到蓬莱瀛洲这块灵山宝地,他也是承受不住的。
“你去将结界关上。”程钧转头对一旁的老魔说道,又吩咐另一头看戏的云渊道:“蓬莱外头的结界就靠云渊守一下了。”
“好。”白发人倒是没半句怨言,直接驱动了蓬莱外结界,将雷霆之力混入阵法之中,将蓬莱的结界纳入天地雷霆之力里头。
反倒是老魔,显然对程钧方才的话还有几分计较,很是不屑,冷嘲热讽道:“怎么你也有拿不准的时候了?”
方才是程钧说让张清麓和张七在外头比试的,显然是算过可能的后果,如今又换了说法,岂不是落他口舌。
程钧闻言也不恼,只是笑了笑道:“岛上还有未入道的弟子,还有没用上的灵材,你要是舍得,我也无所谓。”
他这话正好拿捏住了老魔的要害,惹得那矮小的猫耳少年一跳脚,一言不发的直接用传送符回去了蓬莱。不多时,程钧便感受到蓬莱内的防御结界力量也达到了最大。
另一头交战的两人似乎也知道他这里布置周全了,顿时放开手脚。张七大约是真的把整个十万大山都搬来了,连绵不绝的镇压之力将整个天空和海面都扼得仿佛陷入了空间静止之力。而张清麓也不复方才的从容淡定,眉间隐约带上几分凝重,瞬间将剑阵推到最大覆盖范围,诛、戮、陷、绝四阵联动,勾起天地杀气,封锁了张七的退路,又将他那镇压之力隔绝在周身阵法之外,令群山压顶却无从下手。
如此变成了僵持之势,拼得就成了法力。
照道理,张七合道远在张清麓之前,法力自然是要更胜一筹。可偏偏程钧早就将张清麓的诛仙剑阵改造过,将聚灵阵埋入他的中枢阵法之中,在蓬莱这等灵气充裕之地,只需要极少的法力便能推动阵法,反倒有绵绵不绝之力。
两人拼了许久,眼看着周围的空间承受不住两位帝君的法力交战,开始出现空间裂缝。程钧挑眉笑了笑,手一挥,便有小天地之力融入周围空间,补充因战斗损失的空间稳定之力。

“罢了!”
最后还是张七先撤了力,张清麓随即也收拢了剑阵,转为守势。
张七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越发有他的样子了。”
所谓的他,便是程钧了。程钧做事总有后手,如今张清麓对他这个亲爹也是充满了戒备,要说没有程钧的熏染,断然是不信的。
张清麓自然明白,但也不说话,见他真的将石碑收起,才缓缓收了诛仙剑阵,对着张七一拱手道:“承让。”
“虚伪。”
两人要是继续拼下去,张七自然是顶不过有灵气补充的张清麓的,更何况他显然还有后手没有用出来。这点张七要是看不出来,他也白活了几千年了。只是看自己儿子如今被程钧带的全然没了当年的样子,心中自然是不快的,便将这一腔不爽都算在了程钧头上。
当然,这点账,对程钧而言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反正张七看他不顺眼也不是一两天了,他一个地仙,也不好跟他一个帝君计较什么。
此刻闻言,也不过是摸了摸鼻子,迎了上去,依着虚伪的样子假意恭维了几句,又对那踩着白云,拖着一道长长的浮云轨迹过来的张清麓笑了笑,伸出手来:“如何?”
他问的是诛仙剑阵的效用,这里头有他们两人共同的心血,自然是要关心的。
“不错,”张清麓也不避嫌,讲手给他,顺便递过去一道神念,嘴上道:“有劳掌门费心了。”
“客气。”程钧也装作生疏的样子,回了他一句说笑的。
这一番故作姿态的假客套,看在后头张七的眼里,依旧是那两个字:“虚伪!”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