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流光—色系15题[10灰]  

2016-08-28 00:12:5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撒狗血ing……
我都忘了这段要命的剧情应该怎么发展了……_(:зゝ∠)_
OOC归我,都是我的锅……
前文:
存档:
=============================
10、片落之灰

无论是人、神、仙,本质上都逃不开七情六欲。本心之中情根未灭乃是万物和天道之间最大的差距。修士之所以超脱常人,乃是因为修士不受情欲所控,明澈本心,遵守天道,追求天地根本之道,走超脱非常之路。
人有生老病死求不得放不下之八苦,修士和神仙亦是相同。天人五衰,便是端倪。更有那神仙情劫,轻则损伤修为,重则道基破损,转世重来也是常见。
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凡是动了情之一字,大多伤筋动骨,免不了心性动摇。
这等规律,就连张清麓这般灵台透彻,心境空灵之天才,都避不开躲不过。他原本以为自己和程钧的事情已经是情劫根本,放不下看不破,固守痛苦、丢弃空虚;却万万没有料到,在这番事情未明之际,自己居然又意外得知了自身的来源,竟让他一时间心神失守,心魔趁虚而入。
空间跳跃的法力因为缺乏控制而光芒外溢,刺目的白光之下是灰白色的结界,在法力平息之后碎裂开来,一片片落于地面化作散碎的点点光芒,消失于青黑色的石板之上。
张清麓站稳之后一抬头恍惚了片刻才发现他居然是回到了离率宫。
当初为了讨张九的喜欢,离率宫中他的寝殿与他平日习惯相差甚远,布置得极为简略。此时又因为上清宫的清剿行动之后,作为无罪原居所的离率宫更是冷清得惊人,除了最基础的用具之外,整个宫殿空荡荡的,仿佛衬着他的内心一般,连光都投不进来,灰暗迷蒙到沉甸甸的。
他原本是打算回蓬莱的,却不知为何会下意识回到此处。此刻站在空旷的大殿中央,慢慢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他确实没法回去蓬莱。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程钧。
初时他要走,程钧极尽一切手段留人,张七厌恶之下与他多次交谈,张清麓也不得不承认程钧是有些过了。之后程钧种种手段在他看来多是自私行径,并未考虑他的想法。而后觉得看开了的自己本想用温和的手段待得程钧态度软化再提回上清宫一事,却不想程钧更早看开了这点。这让张清麓更是心冷,程钧这般态度变动无非是出于他自己的考量。于是他便顺着程钧的改变而拉开彼此之间的感情距离。
想那程钧是何等机敏狡黠之人,彼此的心思在对方眼里又几乎是透明,必然是看出来自己的想法,顺其自然之下,借由闭关而更加大了隔阂感。
此番自己不告而别,虽说走的时候未曾遮掩,程钧也早就出关,但偏偏都未曾挽留,其中真意也不言而喻。
此时此刻,自己又有何颜面回去?
回去告诉程钧你说得对我就应该离开上清宫远一些?还是去与他哭诉自己居然是一个实验性的造物?
无论是哪一种,张清麓都说不出口。他出身高贵,向来自视甚高,纵然态度总是谦和温良,但根性之傲慢他自己明白,要他在这般落魄之时主动求助他人,断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才会下意识的回到离率宫。
无一人所在,无一人所知,他竟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思虑在一瞬间已经千头万绪,寻不出一个解决之道来,张清麓却感受得到张七的气息的靠近。上清宫在他手中,自己无论去了哪里他都一样找得到,可自己现在完全不想见他,根本不想见上清宫的任何人。
张清麓几乎是跌坐在地上的,巨大的结界带着灰暗的光泽从他周身扩散开来,光芒黯淡的瞬间已经将整个离率宫囊括其中。
张七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被张清麓整个隔绝开来,明明看得到却进不去也无法触摸的另一个离率宫。
“旭儿!”
张七的神念覆盖在离率宫上却被结界拒绝在外。他用了最原始的威压之法,试图将自己的意念传递进去:“我们谈谈。”
张七原本想劝他打开结界,一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任何解释似乎都苍白无力,任何理由仿佛都站不住脚,他只好说先谈谈。
“谈谈?”张清麓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有些虚妄,听起来居然还有几分笑意:“是想说制作我的原因吗?我并不想知道。”
“不……”张七惯常能说会道,此刻却噎着不知该如何解释。
“他说的,可是真的?”张清麓问完了就自己否决了:“自然是真的,那种情况下就算是泊夜也没必要说假话。”
可他的心底里多希望张七说一句那是假的。
偏偏张七开口第一句话,便打碎了他所有的期待。
“泊夜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张七还是将当初的隐秘说了出来:“待得他成功之后我们已经翻脸,我知道你的时候,已经不在上清宫了。”
“泊夜为何……要留着我……”
张清麓最后这句,不知道是问的张七还是自己,但张七却彻底失去了和他沟通的方式。
整个离率宫被结界层层包裹,仿佛隔绝成一个独立的天地,再也没有内外沟通的渠道。张七甚至用天地威压和他的镇压大道试图去破开结界,却缕缕被天地之力给反弹出来,仿佛与他作对的并非张清麓,而是整个上清宫。
一边惊惧于张清麓的修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有了长进,一边试图动用上清宫之力来破开眼前结界的张七,正要试图调动灵脉之力隔绝离率宫的灵气,却感受到脑海中泊夜的传音:“没用的,他已经封闭自己了。”
“如何破解?”
泊夜作为张清麓真正的制作者或者说身生父母,理当是最清楚张清麓变化之人,但他如今只有魂体,自然排不上用处。
“没有破解的法子,”泊夜神念回道:“你应当感受到他处于突破的边缘,如今只怕是引得心魔入体了。”
“欲待如何?”
心魔劫原本算不得什么,对于张清麓这等从来没什么执念之人更是顺利,当初他在老龙头下如此境地都能突破心魔,可见其本心之坚定。张七对他克服心魔劫颇有信心。
但偏偏泊夜的话听起来极为不乐观:“他开始否定自我意识了。”
“什么?!”
张七闻言又要去破那结界,却听泊夜道:“没用的,如今唯有他自己看开了,才能破除迷障,斩断心魔。”
“……”张七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他来了?”
那处机关,虽说唯有张七和泊夜可进入,但继承了两人精血魂力的张清麓也是可以启动的。
“怎么可能,”泊夜淡淡笑了一声,“毕竟整个上清宫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的一举一动你也看着,你不知道难道我会知道?”
若是往日他这么说,张七或许就信了,但偏偏此时,他即使知道泊夜说的是真话,却无法相信他。
只是他再也无法沟通张清麓,也无法将更重要的话传递进去。
自我困入结界之中,隔绝了外界的一切,陷入本心迷障的张清麓,此刻正如泊夜所言,已经开始了自我否定。
原本在老龙头下,他以为自己看的很清楚,跟随程钧这么多年,再多的人心权术看透了也知道当年上清宫的那些勾当算不得什么。以至于他很多时候都忘了一些关键的问题。
比如:为何泊夜和张七反目成仇,自己却能在上清宫长大?为何张七明知道自己身处上清宫会陷入两难之地却由得自己自生自灭?为何他宁可联系张九都不肯告知自己他是否存活?为何张九明知道自己是张七的儿子对自己却不冷不热?
还有让自己用诛仙剑阵,到底是因为合适还是因为需要试验品?玄道利用和截杀自己的时候他是分不出身还是根本无所谓?
如此种种,当初那些问题又一次泛上心头,其中的违和感更甚往昔,而这一次张清麓终于知道答案了。
当初他与程钧说起这些事情,归根结底认为乃是自己修为过低,无论何等出生何等手段,在修为面前都不堪一击,自然得不到上位者的瞩目和关心。这是他与程钧的出发点亦是携手并进的起点。
然而当时的问题并没有真正触及核心,如今换了角度知道了答案,张清麓才彻底明白这其中的关窍。
无论张七在不在,他都会在上清宫成长,因为他是来自于道祖泊夜的“产物”。纵使旁人不知道泊夜和张七的关系,但多少能窥测出一些端倪来,自然不会与他为难,众星拱月般的成长环境只让他以为是张七的身份关系,又岂能想到道祖之威。至于自己的爹爹,更是明白这里头的关节,明知他不会有生命危险,更不会现身在他面前。而大概晓得这里面的问题的张九,对自己只怕是痛恨和喜欢各占一半吧。能让自己在离率宫拜师已是不易,要说对自己能有多少热情,也都看在张七的份上。
所以当玄道对自己下手的时候,他才会不闻不问,不管不顾,更甚者趁机利用上清宫内玄道力量空虚的时候,破开泊夜的陷阱去寻找烛龙之地内的张七。
也正因如此,泊夜的那个分身,老无罪才会有机会从昆仑那头过来,才会毫无顾忌的对自己下手。因为自己不过是道祖泊夜的一个“造物”而已,比之道祖分身,自然是更低一等。
如此种种,当时只觉得层层迷雾,如今看来极为清晰。当时的自己,若是修为足够,只怕也难逃被当做棋子的可能;而彼时修为不足的自己,自然只有弃子一路。
若非程钧出现,早就殒命了吧。
而那时有程钧,如今呢?难道还要期待别人?
结界之中,张清麓整个陷入自己的识海之中,再也看不出变化,意识化作一个光团沉浮与紫府之内,仿佛随时可以融化。
他唯有最后一念在于程钧,却发现对方已经和自己斩断了联系。
毕竟以双修道侣的而感应,自己心态出现极大波动的时候,程钧早该出现了,此时未曾现身,想来就是因为之前自己的态度。
彼一时,此一时。
心魔引动之下,心中最大的负面感情被释放出来,张清麓从所未有的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若非有自己,张七根本不会陷入最后泊夜的设局,就好比自己从老龙头脱出之后,泊夜便无法再控制张七。
而今,亦是同样。
要说不同,大约是当初他对程钧尚能存有一分期待,而如今,半点不存。
连自己都厌恶自己的出身,程钧又如何能接受自己这等“造物”的身份?
修道之人,追求大道的意识远高于情感,程钧对自己或许有情,但远远不及这触及根本造化大道禁忌的手段下诞生的自己。
若说自立门户,换做往日倒也无妨,只是此时此刻,陷入了自我厌恶之中的张清麓,根本连这点自我肯定的意识都没了,哪里还有破茧而出的心性。
张清麓的意识在明白自己的“存在根本”之后已经完全从识海中脱离出来。
泊夜所谓的制造,本源就在他自身,他已经知道,魂魄、精血、意识三者本是一体,如今意识自我厌恶,自我否定,那被外力融合在一起的魂魄和精血,也逐渐溃散起来。
内部的崩坏,引动的是道体随之而来的溃损。缩在结界内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幻起来,张清麓手上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闪而灭。
远在蓬莱的程钧,此时正躲在张清麓居于赤练岛的府中。
他原本为了躲避与张清麓有关的心结而闭关,但看着对方走了,偏偏心中存着不安定的思绪,不知不觉反倒比之前发现心中迷障之时更为恍惚,便寻了个借口,暂时去到张清麓的洞府之中。
对外说起来乃是因为蓬莱上下习惯了去赤练岛报备,那些俗务的流程日常亦在赤练岛,方便行事而已。
唯有程钧自己知道,日日面对张清麓洞府之中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摆设和装饰,心中的变化极为惊人。他原先惶恐之心反倒平静下来。
至于那心结更是有了几分看开——无非是占有欲罢了。
修士原该清心寡欲,只求大道。但大道之路是欲望,人心之爱亦是欲望,彼此部分高下,又何必自欺欺人自设成拦路虎?
但程钧亦晓得张清麓同样深陷其中。他自己看破了却希望张清麓也能自行突破,彼此感情对等才能长久,才不会觉得是程钧单方面索取过度。
却不想这几日呆在赤练岛久了,反倒出现了心绪不宁之兆。程钧察觉到他和张清麓之间的联系正在急速变淡,甚至于通过道侣感应都无法察觉到他具体所在。
联想到之前玉符传信,程钧只道张七又做手脚,加上心血来潮不宁于神。几番联系都无法得到回应,这不明不白的结束方式让他不能接受,在程钧看来,即便是要了断因果姻缘,也应彼此开诚布公,说的清楚明白,结清前因后果,方不负这一路同行。
此时断的莫名,程钧极为反感,终究还是决定要去上清宫走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