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365题——173.三色限定  

2016-08-27 00:05:1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趁我还有点文艺的时候,把这个抱抱梗搞一搞~
其实我一开始想写悲剧的……后来被小伙伴威胁了如果敢悲剧就拉黑我……_(:зゝ∠)_
好吧我错了毕竟结局也算发糖啊~~~
三色是黑、白、蓝。
存档:
============================
173.三色限定
[九州天空城 刃逸]

黑暗之中总有光明存在,天空之下常有羽翼飞翔。
于羽族而言,天空之蓝和昼夜一样,同属于他们自由的空间,除非折翼堕地,永远向往着遥远的天际。
高高在上,如神灵降世之姿。
无法想象若是没有翅膀的羽族,会有何等境地。
笼中鸟,水中月。
没有自由,一触即碎。

所以当皇兄告诉自己,风天逸天生没有翼孔的时候,风刃已经可以看到他的未来了。
彼时软软的小团子尚走不平稳,偏偏天性好动,摔倒了也不见他哭,跌跌撞撞之间总能找到让他扶一把继续往前走的事物。
风刃站在边上,看着风天逸摇摇晃晃的保持着身体平衡,拼命往前,那种为达目的竭尽全力的样子,正是羽族的血统、风家的血脉里流淌着的最纯粹的血。
“皇叔~”
刚会说话没多久的嗓子带着天然的奶娃娃音,小团子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风刃,毫无顾忌的往他这边冲来,张开的手仿若羽翼一般,飞扑着趴到他腿上。风刃心中一软便弯腰将他抱了起来,绵软的小披风领子上一团厚厚的毛领子,雪白一片的趁着幼儿粉嫩的脸颊,还有他明亮如同蓝天的眼睛。
“你莫要太宠着他,”羽皇,他的皇兄在上方沉声道:“你知道,若是宠着他,待得未来更难承受。”
“皇兄,你既然知道何不……”
风刃搂着自己那小小的侄子,心中不忍。
“早晚与他而言并无差别,也解决不了没有羽翼的问题,”羽皇摇摇头,伸手打算将那孩子从风刃怀里抱出来,却不想小团子往他皇叔的怀里一缩,抱得更紧了。他只好摇摇头继续道:“唯有心性,磨练到了方能过去。”
风刃低头看了眼尚无自知的幼儿,仿佛看到了他背负在身上的来自未来的黑暗。

而后的时光,他看着他的皇兄将少年丢入困境,不断加码,硬生生的折磨着他的雏鹰。
待得后来再相处,他是摄政王,而风天逸则是无法展翼的雏鹰。
少年身上的残缺在政敌环伺的南羽都,很难成为真正的秘密,除非另有遮蔽。
风刃为了帮他守住最后这点,费尽心思。他记得自己皇兄那句话:“刀刃的意义在于藏。”
既然如此,从一开始就应当遮掩起来。他教会了风天逸如何算计、如何忍受折磨、如何在孤独中慢慢成长,最后还要将他踢出去,从高高在上落入凡尘,去感受另一种不同寻常的排挤。
启程去星辰阁那日,风刃是亲自出行送他的。少年人穿着星辰阁的校服,白羽落在黑色的发间,蓝色的眸子透着冰冷的目光看着他。风刃轻而易举从中看到了试图掩盖却失败的憎恶。
他笑道:“今日一别不知合适可得到陛下回归,容我送陛下一程。”
站在他身后的雪凛不加掩饰得冷笑着,风刃却装作浑然不觉的样子摊开手。
风天逸板着一张半大的脸,看着他的笑容许久,才凑上前来,做出拥抱的样子。
仅仅是政治上的表演。
风刃知道他在想什么。台面功夫要做好,还是自己教他的。
彼此的身体守着最后的空隙,仿佛他们之间的隔阂真实展现,拥抱的手只是做了个虚伪的动作,甚至连碰都没有碰到。
风天逸如此,风刃亦是如此。前者是不屑,后者是不敢。

待得再见,风刃知道自己差点彻底失去了这个侄子。他却依旧不敢说也不能说,唯恐功亏一篑。
所幸守得云开见月明。
伤心种种,最后还是顺利拔除了最大的毒瘤,所有的距离也仿佛消融在自己承受的那一剑之后。
风天逸哭着喊自己皇叔的时候风刃还是听到的,但是他已经没力气说了,因为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
想来这孩子,也该成熟了。计谋、手段、耐心乃至于忍辱负重、培植心腹,自己能教的都教了,没教的他也学会了,剩下的一些经验之谈,交给时间也能慢慢解决。何况他身边也有了重要的人,自己确实可以退出来。
风刃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一个削了权的王爷和被夺了权的羽皇,之间的共同点倒是清晰了不少,他换了个角度仿佛更能理解自己侄子当年的心情了。
只可惜,有些伤害过去了,就再也不给他安慰的机会了。
“皇叔……”
风天逸不让他走的时候风刃没想到他会来抱自己。
已经比自己更高大的青年整个人如同幼儿时期一样,软软的扑了过来,白衣依旧,蓝眸未变,缠绕在他身上的黑色却变了。
原本打算替他解决最后一个麻烦,却不想变成自己送他离开。这一次的告别除了紧紧拥抱只有风天逸的背影。
风刃看着他离开却说不出挽留的话来,这大约是自己最后悔还权与他的时候。

再往后便是无数次梦中相见又别离,直到真正的无法挽回。
那送来的盒子据说来自更遥远的地方,是风天逸给他最后的一件信物。轻飘飘的和羽人的翼一样,承载着天空的轻盈和飞翔的梦想。
可是风天逸再也飞不起来了,失去的翅膀和失去的心都回不来。
这一点风家人都一样,如出一辙的无能为力。
风刃抱着那盒子的力气仿佛抱着风天逸一样,来自于天空的风包裹着他的身体,抚摸过他的发梢和羽翼,仿佛风天逸对他的回应,只可惜看不到。
再也不会回来的那个蓝眸黑发的少年,消失在遥远的天空下。

---------喜欢刀子的可以到此为止-------------------

黑暗中猛然睁开眼,风刃才发现自己一头冷汗。他并没有动,却因为梦境过于真实而有些喘不过气。
少许侧过头便能看到不远的矮桌上放着那梦中的盒子,就算被夜晚的深邃色彩包裹都依旧棱角分明彰显着存在感。
风刃试图伸手将他拿过来,却不想被人按住了胳膊。
“皇叔?”声音的主人迷迷糊糊的,从他身边挪了个位置趴到他身上,另一手正紧紧搂着他,似乎怕他离开。
“吵醒你了?”风刃收回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纵使在纯粹的黑色里都能看清的蓝色眸子和更鲜明的白发,散落在他胸口。青年人的面孔上带着少年的青涩和天真,望着他问道:“皇叔是做噩梦了?”
他伸手擦了擦风刃的额角,道了句:“好多汗。”
“嗯,梦见了以前的事情。”
风刃抓着他的手塞回薄毯下,淡淡回应了一句。
风天逸却顺着他方才手臂的方向看到了桌子上的盒子,心中了悟:“皇叔,我不会再走了。”
虽说无法飞翔已成遗憾,但终究,他还是脚踏实地的回来了,回到了他皇叔身边。
仅此一点,足以。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