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刃]365题——272.ある朝目が覚めると/一觉醒来  

2016-08-23 22:25:2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脑子抽了……就觉得皇叔美味好想推……
但也不知道是想让羽皇去推呢还是让他自己坐上去……所以这个就见仁见智吧……反正我也没写……_(:зゝ∠)_
皇叔说要离开的时候那落寞的样子简直心疼死……【羽哈你赶紧智商上线把皇叔拐回来啊!
存档:
====================================
272.ある朝目が覚めると/一觉醒来
[九州天空城 刃逸刃]

风刃醒来的时候,四肢依旧是没有什么气力。但身边并无危险的气息,让他的警备心下降了不少,也让他有了一份打量周围的心思。
素色的纱帐从床顶垂下,层层叠叠挂在周围,熟悉的色彩和式样,还有宫中更熟悉的摆设和装潢,连猜都不用猜,便是他的宣勤殿。或者应该说曾经是他的,如今是什么用处他并不知道。但看这里没什么变动,大约还是属于他的吧。
醒来的恍惚也就一阵子,分辨出是宣勤殿的时候风刃已经能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最初收到飞书传信,裴钰的说法是羽皇风天逸终日荒唐,不思朝政,大小政务旁落,每日在祁阳宫中寻了女官来找乐子,还有那歌舞淫乐无一不足——仿若当初试图在自己面前遮掩一般的行径,只不过目的何在?
风刃当时略一思考便明白只怕是想让裴钰出面来骗自己回去。其实也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不理会他一阵子也就乖了。毕竟风天逸也不敢拿南羽都、不敢拿整个羽族的未来当儿戏。只是那飞书一封又一封催得紧了,风刃到底是不放心,他也想看看,这个侄子到底是想做什么?
所以他用了琴师的身份。
羽皇好乐,但凡有出色的琴师,总能入得宫去得其青睐。风刃报了个假名,弹奏了一曲,便得到了上殿伴奏的机会。所以他也确实看到了胡作非为到荒诞的风天逸,差一点就没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怒火——要不是风天逸那眼神始终清明,看向那些女官的目光也一直带着冷冽,只怕他都要信以为真。
想来也是笑话,自己熬得鹰又岂能如此不堪?
只不过最后没想到笑话成了自己。
羽皇赐酒之后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也是没想到,自己会在同一个事情上栽了两次,风天逸居然敢一而再的给自己下药。
“裴钰!”
风刃动不了,不过不妨碍他的声音。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怕从一开始的飞书,就是假的。
那是他以防万一留给裴钰的后手,却不想裴钰告诉了风天逸,用来对付自己。
“皇叔醒了?”
裴钰没有出现,却出现了更熟悉的声音。不多时就坐在他身边,自己从小看到大的面孔放大在跟前,风刃不由得心底一紧。
“天逸……”
“皇叔总算还认得侄儿。”风天逸伸手拨弄了一下他头顶的东西,风刃这才注意到,自己之所以动不了并非是药效未过,而是四肢被奇特的圆环捆着,无法自如。
“是不是不能动?”风天逸看到他的表情,笑道:“羽还真做的这些小玩意还真不错,虽说他不如机枢在机关学上那般惊才绝艳,但毕竟有点天赋,这个锁,皇叔应该也解不开。”
“帮我解开。”风刃看着他乖巧的笑容,心中既有许久未见的亲近又有几分忍不住的疏远。
毕竟南羽都只需要一个风姓的羽皇,自己留着徒增麻烦,明知如此为何还要出现。
“解不开。”风天逸缩回手,索性趴在他身上,如同儿时一般,用着故带歉意的语气讨好道:“我把钥匙弄丢了,皇叔不会怪我吧。”
责怪又有何用?
当初教他的手段如今一一用在自己身上,风刃不知道该说自己咎由自取还是欣慰风天逸已经成长到足够强大。
风天逸见他不说话,也不起身,只是抬起头来凑近了看他,问道:“皇叔想不想知道我怎么发现你的?”
难道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吗?
“当然不是,”风天逸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解释道:“裴钰死活都不肯说联系你的方式,好不容易被我逼出来的,也不知道真假,我怎么可能会料到皇叔真的会回来。”
他说话的时候胸口贴着风刃的胸口,嗡嗡的震动声让风刃身上一颤一颤的,无法集中精神。
“不过呢,皇叔没有发现那张琴很不同吗?”
风天逸伸手抓过风刃被圆环锁着的右手,抚摸着他的手指,说道:“那是本皇亲手做的一张琴,上头用了点特殊的东西,只有皇叔能弹奏呢,割破手指的时候是不是有点疼?”
风天逸说完,便将他还留着一点伤口的右手食指放入嘴里,舌尖舔过惹来风刃身上一阵鸡皮疙瘩。
“我说了这么多,皇叔都不回我一句话,”风天逸有些失望,他抓着风刃的手指不放开,问道:“皇叔真那么讨厌我了?厌恶到一走了之,甚至现在都不想跟我说话?”
“天逸,”风刃忍下心中的异样的感情,克制着自己的声音道:“放开我吧。”
说什么钥匙丢了,这种话旁人或许会信,知道风天逸的仔细和谋略的风刃怎么可能相信?
“放开了皇叔又要走了?”风天逸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知道,就算砍了你的羽翼,皇叔要走我也拦不住,所以只好这样先捆着你,等皇叔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放开。”
“是否是南羽都……有什么异常?”风刃换了个思路,或许是因为自己走得急了给羽皇落下了什么不好的流言蜚语,惹他不快了。
“南羽都海清河晏,都是皇叔留下的清明江山,样样都好,除了皇叔不在。”
风天逸见他面上有些发红,想来是自己压着他久了,气不顺了,便错开身子,趴在他身侧,分出一手揽着他的腰,低头看着他,追问道:“皇叔到底为何要走?”
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了,没想到最终问出来的时候,不是想象中的责备,反倒有几分小孩子受了委屈般的撒娇。
“南羽都只能有一个风姓的皇者,”风刃停了一下,继续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了。”
“皇叔要这江山?”
“江山自然是你的。”
“既然如此,我是羽皇,为何皇叔还要走?”
问题绕回了原点,风刃却说不出另一个理由。总不见得说看到自己侄子江山平定,美人在怀,自己便该功成身退吧。
“皇叔寂寞吗?”
风天逸突然问道。他没有看向风刃,反倒如同小时候一般脑袋埋在他颈项里,说话声贴着他耳边,低语道:“皇叔不在,我很寂寞啊。皇叔你不要江山,连我也不要了吗?”
风刃眉头微微皱起,风天逸前头的话还能说是小辈对着长辈撒娇,如今这几句听起来就不是那个意思了。
“皇叔……在南羽都就没有一个能留下你的理由了吗?”
风天逸闭着眼睛依旧脑袋窝在风刃的脖颈里,伸出一手摸索着解开他右手的机关环锁。
没了限制,风刃的身体一下就轻松了,他刚刚想坐起身来,却感觉到脖子里有一点湿漉漉的感觉。
“天逸……”风刃叹口气,“多大的人了……”
怎么居然还哭了,闹得好像自己又欺负了他一样。
风天逸没有回答,翅膀却突然展开遮盖了两人的身影。
“皇叔,”他的嗓音有些低,“我的翅膀是不是很好看?”
“嗯。”风刃伸手顺了一下他的后背,翅膀的羽毛微微颤抖着贴着他的手背,似乎在请求抚摸。
“可皇叔也没看着我飞。”风天逸又开始撒娇般的抱怨起来:“好看也留不住皇叔。”
“你若执意要我留下……”风刃叹了口气,顺着他头上装饰的翎毛抚摸下去,沿着背脊又顺到羽翼上,见他抖了抖收起翅膀,才继续道:“也罢。”
“皇叔说好跟我重新开始的,”风天逸指责他,“但一声不吭得跑了。”
“………………”
风刃哑然,他说不出离开的真正理由。
“皇叔,”风天逸突然凑近了他的耳朵,极小声道:“我知道你的心思。”
风刃抖了一下,强自冷静,暗道,风天逸应当只认为自己是不想妨碍他一人江山,并不知道他真正的心念。可惜风天逸接下去的话打破他的幻想。
他清楚的说道:“我也喜欢皇叔啊。”
抱着风刃的手臂紧了紧,手探入他后背,压着他翼孔的位置,小声道:“喜欢到恨不得让皇叔没了翅膀,只能留在我身边。”
风刃原本顺着他后背的手僵了一下,翼孔处的皮肤一寸寸的立起了疙瘩,仿佛他内心的写照。
他听到风天逸问道:“皇叔,你说好不好?”
事已至此,似乎任何解释都毫无用处,风刃闭了闭眼,终于应了一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