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96.待ちぼうけ/空等  

2016-08-02 23:13: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伙伴和我都对连续一个多月的现架表示了嫌弃……于是我很愉快的开了第四个设定……
程钧的三周目梗……这个脑洞已经有很久了,终究我还是下手了……
所以目前设定有:落凡梗、现架AU、猎鬼师AU、三周目梗(三周目梗里面还有个重开天地的分魂轮回梗),以后还有一个分魂设定里面的和亲AU,那也是个糟糕梗……容我慢慢来~【求不打死……
顺便,这个题目“空等”我是写偏题的,借用了“空灯流转”而已~和原题那个白白等待的意思没关系~
存档:
===============================
196.待ちぼうけ/空等
[上天台 程张]
(三周目梗)

“你当真要点灯?”
“空灯流转,空灯,空等,我若不点灯,岂不就是空等。”
“你当年扼杀了灯灵换来的天道功德,一步跨过修为的鸿沟,如今又要重新唤醒灯灵,难道不怕天谴?”
“若说天谴,只怕早就有了吧。”
“说不动你,就提醒你一句,记得回头也要把我找回来。”
“省的。”

光芒如星辰一点,从黑暗中浮现,随后化作一点豆大的灯火在青灯上摇摇欲坠,却又始终保持了那一点火光。佝偻的阴影从火焰中显出轮廓来,最后化作一个耄耋老人,皱着的眉头看着他,道了句:“你终于来了。”
这是已经等了千年的一场大火,流动的火焰从灯芯里化作瀑布,席卷了程钧眼前的一切,吞噬了他所拥有的和已经失去了。
“再一次,去寻找更正确的路吧,修正你的方向,一点点,一点点来,一次不够,还有二次,二次不够还有十次,慢慢来,就跟那仙朝一样……”
“不用了,就这一次足够了。”
火焰吞噬了天地间的一切,甚至包括法则,程钧感受到所有的力量和大道修为都从身上一寸寸剥离,天上天下,唯有火海。
“这一次,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呢?”
身体已经失去控制,意识却依旧存在。仿佛黑暗中唯一幸存的天机,又似乎是最后的惩罚,失去所有气运的庇护的后果,便是要清晰感受自己的道境、道基、道途,被破灭了生机、造化、气运,最后化作齑粉。
或许这也算提前感受到了毁灭大道?
程钧苦中作乐,最后从他身边流逝的是造化之力。
对了,手中的造化珠为了保护他最后一丝神智亦已成灰,最为碎骨噬心的乃是小指,不过天则也已经没有了,半本道藏,换来一个新的灯灵,又或者就是原来那个,只不过重新唤醒了。
程钧在失去最后的神识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原来那个灯灵可以唤醒,那么自己毁灭的那个,又算是什么呢?

*****

梦魇压身般的窒息感,仿佛从深海里捞起来一般的迫切呼吸,程钧猛地从床上坐起,睡梦中有看不见边际的黑暗和无尽的深渊,还有那仿佛佛门炼狱一般的火焰。这是说自己之前装和尚装久了的报应吗?
他摇摇头,睡梦中散开的发丝垂在两肩,程钧坐起身来,窗外透着亮,乃是那新雪又遮盖了一地,反射着晨光。他站在窗前,今日外头难得没有下雪,笼罩在山间的云雾有些散开的模样,隐隐可见之后一轮红日,露出一些边缘,正要升起。
程钧拢着发,正在绑着发髻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来梦中所见的一切,又突然想到现在的所在。
若是没错,今日,只怕就是关键。
程钧的心猛烈的跳了起来,非常快,连带着他的呼吸法门都忘记了,仿佛入道九重的修为并不存在,就好似一个普通人而已。
匆匆忙忙整理好外表容貌,甚至于更仔细的打点了要随身带出去的东西。他在等,等下一个瞬间景枢推门而入。
“师叔,今天天晴了。”
十四五岁的少年已经挺高了,推门进来第一句话便是程钧记着的那句,他看见景枢带着笑,背后背着剑,便问他:“你要出去玩耍么?”
“是啊,我今天出去……”
又是一样的。
“你背后背着什么?”
对方一怔,答道:“宝剑啊。”
程钧笑了,手一动,剑已入手:“出去玩儿,带着飞剑做什么?你的御剑术练熟了吗?”
然后少年期期艾艾又老老实实的说道:“师叔,我想去猎虎。”
“果然。”
他心中暗道一声,笑着说了几句景枢,最终是跟他一起出去了。
“张清麓,”程钧心想,“或者应该说张延旭,我终于,又能见到你了。”

是啊,他终于也想起来了。
真是没料到,空灯流转这一次居然送来了这里。
程钧攥紧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手掌,千年时光一朝倒转,居然是将自己送到清麓出现的前一天,或者说天道还是眷顾自己的,没有让自己在等那么两年多的未知时光。
天道已经确保了他们能见面,剩下的就是自己的能力了。
再一次感受到低微的法力都不能遮掩他如今心中的激动,程钧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平复情绪,毕竟他不能让张清麓看出来。
张延旭,此时此刻还是极为陌生的人,纵然他曾经说对自己一见钟情,却不能保证此时此刻的他不对自己抱有怀疑。
何况接下去还有一把剑搁在脖子上的剧情呢。
程钧扯了扯嘴角,暗笑道:“我等你,很久了呢,清麓。”
法力流转间,程钧脚下一顿,随即又跟上前头带路的景枢。
“师叔?”景枢回头疑惑道。
“无妨,带路吧。”程钧摇摇头示意他继续往前。
白雪皑皑之间,两位青衣少年道士,奔走如飞。却不想后头那位面如冠玉的,此刻心中只怕比这白雪更来得风光霁月。
天则!手中居然还有天则!
程钧遮不住嘴角的笑意,那绝艳容貌更添一抹亮色。
天道天意,竟如此维护自己。
程钧心中一动,难怪这一次的时间点都这般精妙。
清麓,天意如此,你我终究,还是应当相遇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