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十三)  

2016-08-21 22:08:0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烧到38度的我还在更新,你们有没有感动……
这篇快完结了,所以我提前把谜底给揭了,我看之前有不少没发现我这里头的暗子的,现在也不用猜了,答案统统说出来了~所以也别在我这里心疼谁了【还不如心疼我呢……
前文:
十一十二
存档:
==============================
十三、恋慕之心

阵法隔绝,灵气充溢的灵犀洞内,此刻仿佛经历过风暴的洗劫,满地狼藉。碎裂的灵石,掀开摆设,甚至于断裂的山壁和破损的石床,淌了半地的池水,然而最显著的还是那混乱到近乎暴虐的灵气漩涡。让这个洞府之内的灵气无法再被使用。
而就在风暴中心,两人滚在地上,近乎于撕咬般的彼此拥抱着。
沈清秋此时的头脑极其混乱,近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他只记得在柳清歌说了“我来”之后,就失去了剩下事情的主动权。要不是因为木清芳的药丸可以守护住他们的心神,只怕此刻也要迷失在疯狂的情欲和紊乱的灵气之中了。
灵气风暴是他身上的天魔血被拔除和封印之后突然掀起的,几乎搅碎了洞府之中一切可见的摆设,但因为外头封界和阵法的存在没有超出这个洞府的范围,同时又非常微妙的围绕着他们周围,形成了类似于风暴之眼的真空地带。
沈清秋想到上辈子活着时候学到的那些常识,地理课本说过龙卷风的风眼总是最平静的地方,他当时还吐槽过能进到龙卷风风眼里头的人也真是命大,却没想到现在自己就成了这种“命大”的存在——因为自己是造成灵力风暴的根源吗?
或者不仅仅是自己,沈清秋艰难得看了眼真压在自己身上的柳清歌,或许这位灵气全空正抵抗着自己法力灌输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他原本以为柳清歌说“我来”的意思是由他来主导两人双修之法,却不想这家伙只是利用双修之法将自己身上的灵气理顺,却断然不肯接受自己输送的灵气,以至于沈清秋之前为了给他保命送过去的那点法力和灵气已经快要耗尽,柳清歌的生命仿佛风中残烛,不需要做什么很快就会熄灭。
“柳清歌……!”沈清秋默念法决,守护住自己的心神,不被外力影响,手上用尽全力将伏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一些,看到他透着死败之气的面孔,心中猛然刺痛。沈清秋听到自己声音仿佛枯枝刮过地面,有着破碎的暗哑,威胁道:“你要是真死了,我回头就去地下找你。”
“……何必……”柳清歌垂着头,脸上全无半点活气,笑得却很好看,“你不是很怕死的吗?”
“是怕白白送死!”沈清秋费力地纠正他,屏了一口气从他身下抽出自己的手来,捧着柳清歌的脑袋道:“我有话要告诉你,不过得等你活下来再说。”
“……我……”柳清歌犹豫了一下,最后闭了闭眼睛道:“不想勉强你。”
“呸!”这话说得毫无意义,至少对沈清秋而言,选择权在自己这里的事情,从来算不得什么勉强。他用力掐了一把柳清歌漂亮的脸,暗道以后未必有这个机会了,嘴上却说:“木师弟说的道法呢?你要是不说回头我们就要一起死了。”
柳清歌见他坚持,心中莫名有了一点期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道侣之间双修之法大多基于双方之间的法力交汇和道境融合。除非是那种将一方做炉鼎的邪路子,正常的双修之道大多是将两人的法力运转构成一个循环,以两人之力行一套功法,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木清芳给的法门亦基于此道。沈清秋之前还有系统的一套方法,比较起来,木清芳这套不知道是不是被天琅君修正过的关系,颇有几分互为炉鼎的意思。大意来说应该是比寻常方法更快达到法力平衡的效果。沈清秋对这方面没啥研究,只是作为两套功法的对比,觉得大概木清芳这套会更快见效。
他推了推柳清歌,问道:“你来还是我来?”
反正炉鼎是自己,谁主导都差不多,但是他怕柳清歌做手脚,因此多问了一句。
“………………”其实很想把自己师兄脑壳撬开来看一下的柳巨巨心里感受非常复杂,挣扎了一下才道:“我来。”
他们两人本就未曾分开,此时又贴近了几分,他低头亲对方,将两人的呼吸和法力调整到一个节奏上,原本埋在沈清秋体内的分身抽动起来,带着痛楚和炙热感,将对彼此的思念狠狠得送入对方的身体。
情欲在混乱的动作中慢慢翻涌,混着的难以描述的绝望和欣喜。沈清秋原本捧着柳清歌的脸与他深吻,此时却因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而仰着脖子,双手抓着柳清歌的脖子,将他的头压下来,用力啃着他的嘴。
灵力从他的口中传度过去,引动循环的第一步;然后是咬碎的舌尖,带着气血,混入柳清歌的口腔之中。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似乎不喜欢这种令人反胃的腥气,却因为被沈清秋压着而无法动弹。柳清歌的舌尖也被沈清秋咬破,血气之力从唇齿的伤口处交汇,被法力送入经脉,混入灵气循回之中。
血气被法力推动,顺着喉舌的位置往下,沿着经络顺着胸腹往下,引燃一道热流,将他已经近乎于冰冷的身体催动新的生机。原本略有些疲软的分身仿佛因此被牵动而更膨大了几分。原本就为此而苦的沈清秋更觉身体仿佛被撕裂一样的痛苦。他开始有些后悔之前那股子冲动下,没有根据功法略作开拓就自己坐了上去的举动了。毕竟吃苦头了。
柳清歌仿佛察觉了这点,抽插的动作停了下来,将两人略略分开些,眼神中询问他的情况。沈清秋知道若是自己的神色稍有不对,柳清歌一定会拒绝接下去的过程,直接摇摇头,咬牙道:“没事。”
确实没什么事,这点痛比起刚才抽筋扒皮,碎骨刮髓般的痛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也不过是不习惯而已。他双膝曲起踩在灵池边的石块上,将自己的腰身略微抬起,迎合着柳清歌的动作。后穴里的痛在反复的碾辗抽插之后,渐渐变得麻木起来,被法力洗涤过的身体有些敏感的收紧着甬道,让柳清歌的动作有些困难。身体里面仿佛点燃了一团火,被功法牵引着形成一股暖流,又因为后穴被抽插碾压着而越发凝聚起来。当柳清歌撞击到他甬道内那一处的敏感点的时候,积蓄的法力被破开,充溢到前方似乎要和高潮一同释放。却又被生生逆转回去,被功法推动着逆行送入督脉,回到尾阙上行,沿着脊柱冲入灵台,随后又被带入口中,传递给对方。
柳清歌的身体猛然一震,方才被血气之力打开的经脉此时如同海绵一般吸收着大量来自沈清秋的灵气和法力,冲刷着原本几近枯竭的道体。外来的强大力量在进入身体之后便被双修道法的运转法门缠住,层层包裹之后纳入身体原本的法力循环。
柳清歌原本有些浑噩的意识为此一震,清醒了许多,默背下的功法自动转运起来,补充他身体损失的生命力。
沈清秋那头送过来的力量仿佛源源不绝,空虚的身体让他下意识的将这些混合了血气和灵力的法力纳入肉身经脉,狠狠地吸收干净。待得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下的沈清秋已经有些气息微弱了。
他竟是彻底把自己当炉鼎用了。这和方才柳清歌的作为何等相似。正如沈清秋所言,他们彼此之间若是死了一个另一个也确实不想活了。
“喂……”柳清歌哑着嗓子喊了他一声:“沈清秋……”
“……咳咳……”因为法力循环的中断,沈清秋缓过一丝神识来,苦笑道:“师弟啊,你都不肯叫我一声师兄……”
“嗯,”柳清歌这时候承认的倒是很快,他道:“你坚持一下……”
他话音落下,身下开始用力在沈清秋体内冲撞,因着并非享受情欲,只关乎功法的循环,柳清歌并没有坚持多久,就推动着体内的法力将混着灵气的元精射入沈清秋体内。
柳清歌知道沈清秋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法力可以运转。因此他伸手按着沈清秋腰下,尾椎上头的那点地方,用外头的灵力牵引,将存于自己元精之中的灵力混入沈清秋的身体经络之中,再一次带入功法的运转循环。
如此一来,这一套双修功法,总算是完成了一个完整的法力周转,在两人之间构成了一个大周天的运转轨迹。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功法运转的法力轨迹一旦形成,会在道法的牵引下自动运转。而洞府内的灵气暴动,因为源头的消失也逐渐平息下来。混乱的灵气被两人身上的道术牵引,以他们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被他们一点点吸收到体内。
待到后来,沈清秋也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是为了运作功法还是单纯的享受着柳清歌给他带来的愉悦了。
身体上的痛苦在法力和灵气的梳理下平息下来,体内的热量却越发明显了。肉身的感受随着肢体的恢复而变得敏锐,柳清歌每一次进出都带来让他渴求更多的下一次。
不知道何时开始他是迎着柳清歌的动作来的,柳清歌退出的时候他紧紧绞着对方的分身,甬道挤压着那点炙热,热情的挽留着;那巨大的进入的时候他又抬高了腰臀放松身体迎接着,等待着那坚硬进入自己身体最深处,在灵魂上带来令人愉悦的战栗。
汗水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滴落,渗入灵犀洞的地面里头,周围散乱的衣服早就被蹂躏得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蹭了满地的泥。灵池中的水就在他们脚跟处,补充着周围早就被吸纳一空的灵力,保证两人法力的运作。
他紧紧抓着柳清歌的背,用力之大似乎要将他揉入自己的身体里。对方的每一个呼吸和心跳,每一记脉搏和冲刺就好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完全处在一样的节奏上。
身体中亏空的法力和血气在两人之间达成了均等,破损的经脉和肉身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只是欲望。
原本被遮掩在求生和关怀之下欲望被撕裂了伪装,暴露在彼此眼前,赤裸裸得表达了对彼此的渴求。柳清歌的动作早就脱离了法力引导的作用,而是用力揉捏着沈清秋的皮肤和肌肉,力量之大,大概早就留下了难以褪去的痕迹。
“柳……清歌……”沈清秋有点艰难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没有了同门的关系,只是想要呼唤对方的名字,想要对方的回应,他感受到柳清歌的动作更快了起来,让他的身体做不出反应的僵直了,大腿紧紧勾着对方的腰,小腿到脚趾紧绷成一条直线。呼吸和呻吟在一瞬间停滞,随后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下一瞬间又感觉到体内冲入一股热量,却没了灵气的冲击。
因为彼此之间的平衡,功法早就停了下来,最后留存在他们之间的,只有彼此之间的欲求和不舍。
沈清秋闭着眼睛,身体又软又烫,感觉到柳清歌落在他面上的亲吻,他也不睁眼,凭着本能回应着。法力抽离之后的脱力让他们都陷入了一种肉身疲倦的状态中,不多时便搂着彼此昏睡了过去。

沈清秋再一次醒来时因为系统的提示音。
耳边机械化的声音不断的念白着各种数字,让沈清秋从混乱成一团浆糊的意识中寻出一丝不对来。
“修订程序相关任务完成,好感度、苏度、B格相关参数归零。”
沈清秋记得之前任务是三条,感情线,剧情线和天魔血。现在说完成了,那么应该是都完成了?
他试着和系统沟通了一下:“这是支线剧情全部完成的意思吗?”
“恭喜贵方,支线剧情完成,系统修订程序完整化。”
“那数据归零是什么意思?”
沈清秋还记得上一次归零,不,确切说是扣成负数之后自己差点送命的结局,眼下又一次系统数据归零,怎么可能让他不担心。
“因系统补丁完整化参数重置,全剧情完成,贵方可自由安排结局。”
怎么这么大方了?
沈清秋是记得这系统的斤斤计较的程度的,居然可以自由安排剧情?
“因为支线补丁剧情,对原剧情设定下的结局并无修改。”
机械化的女声非常好心的给了回答,顺便调出了系统面板。
上面各项数值果然都是0,唯独在主页面的故事进度上打了一个“完结”。
所以说他这算是完本了?
那如今他和柳清歌算什么情况?
“后续剧情发展取决于贵方自我意志。”
系统立刻给他反馈。
自我意识?等等!
沈清秋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但还没等他将思路厘清,就听到系统内一阵烟花绽放的效果音,提示道:“开启完本奖励。”
“居然还有奖励?”
沈清秋被这系统折磨久了,如今看到奖励条件反射般的想要退避。但寄生于他体内的系统才不会管他这种反应,直接拉开了对话框,弹出几个选项来:
“回归原本剧情结局”
“保留支线剧情结局”
“开始新支线剧情”
等等……为什么会有新支线剧情?
沈清秋脑海中一阵咆哮,这是折腾自己不够的意思吗?
“支线剧情取决于贵方自我意识的选择。”
沈清秋顿时安静下来,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似乎之前也有看到过类似的话:“支线剧情和修订程序来自于他自身意识的选择。”
“那我能选择卸载系统吗?”
脑海中有个猜测正在成行,沈清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
系统给了很大一串省略号,似乎在对他的问话进行计算。
沈清秋趁热打铁道:“原剧情既然早就完结,那说明系统程序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后续支线剧情既然是因为我的意识变化而产生,那意味着如果日后有新的变化,程序依旧会出现和原剧本相冲突的bug。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卸载系统,反正已经和原剧情线没有直接关系了,我这个宿主的存在只会让系统bug变多吧?”
他绕了很大一个圈子,终于把事情给搞明白了,如今剩下的就是最后一层试探,如果系统真的可以卸载,那意味着,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已经不是剧本不是小说不是程序了,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贵方作为系统宿主,无法卸载程序。”
时隔许久,系统给了回答,答案却令人不满意。
“你们是流氓软件啊?!”
沈清秋终于把这句话吼出来了,结果系统又一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宿主可选择关系参数监控程序,停止系统运行。”
在沈清秋快要绝望的时候,系统终于给了他另一个选择。
“是否执行该项任务?”
“是!”
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沈清秋选择了肯定答案。
“感谢贵方使用系统及修订程序,现将对宿主一切参数清零,随后系统即将关闭。”
“再次确认是否执行系统停止任务。”
“是。”
沈清秋依旧给了肯定答案。
“系统参数清零,宿主系统停止运行,感谢贵方使用,期待下一次为您服务。”
脑内一篇滴滴答答的声音终于安静下来,沈清秋也终于将前因后果都整理清楚了。
天魔血这条支线剧情原本就是因为他的意识变化而产生的修订剧本,如今目标达成,自然也没有修订程序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毕竟他已经明白了。
或者说,他早就该明白了,从系统说驱逐天魔血才是第三任务的时候就该明白了,引发这一切事情的开端,就是他自己。
因为他某些方面的迟钝,没有意识到潜意识里心态的变化,才让作为剧情监控的系统出现了主线感情的bug。
而原因,只是来自于他比自己所能意识到的更早的时间,喜欢上了柳清歌。
这和原结局是相悖的,但偏偏在剧本完结之后发生,所以系统为了修正bug的产生,开启了新的剧情。
是因为他心中的恋慕产生了变化,但沈清秋现在也不确定了,因为当所有系统参数清零之后,所有人对自己的感觉会被重置。被系统影响越大的人,重置效应会越强。
所以,沈清秋突然有些惶恐,柳清歌到底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仅仅因为系统参数?
这个答案,或许很快就能揭晓了,因为柳清歌,醒了。


【解谜:沈老师明白了,我这里就把所有的谜面串起来解释一下。
最早是心魔剑断裂,心魔的力量外泄,被天琅君收走一部分,但是依旧有一部分存在于心魔剑之中,对佩戴者和周围的人有所影响。心魔蛊惑人心的力量已经没了,但是能放大受影响的人心中的欲望。对冰妹而言就是对师尊的占有欲,对沈清秋而言,因为他和冰妹因为梦魔关系神魂有所关联所以也被放大了心中的欲念,就是对柳巨巨的喜欢。这点在他潜意识里头他自己都没发现。但是放大的欲望会让他有所行动,所以第一章就说了他去找柳巨巨的次数变多了。
而天琅君通过手头的心魔残念部分发现了这点变化,干脆就放大了一下。所以沈老师心中的爱的转移让原系统结局参数出现了偏差。因此当天琅君和沈老师碰到的时候,系统偏差值最大化,系统为了防止BUG的产生而崩坏结局,启动了新的支线程序来修订。所以修订程序里面三条线,主线任务是感情线修订,支线任务是剧情线修订(就是心魔的作用的部分剧情),天魔血这个看起来好像是关键因素的才是最不重要的。
沈老师是从支线剧情的参数值可以清零里头发现,支线剧情本身不会对世界产生影响,和之前原系统反馈方式不同,跟类似于作用于他自身,所以才知道是自己的心境问题引发的剧情。那就很爱理解了,心里的问题在于他终于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了。(这也是天琅君想知道的部分)
另一方面,因为心魔被天琅君收走,系统参数又归零了,原系统完本剧情之后的感情线其实可以自由发展了,之前因为被系统参数捆绑,所以冰妹也好、柳巨巨也好,喜欢的点都在他身上。如今沈老师故意把参数归零又停止系统了,就是想知道撇开剧情影响,作为真实自由的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的爱意。冰妹那里的答案上一章被天琅君已经说出来了,下一章就是看醒过来的柳巨巨的答案了。之后差不多就完结了。
解谜到此完结。】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