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流光—色系15题[9空]  

2016-08-18 22:57:5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上篇爆字数这篇比较短,小程道长终于上线反思自我了……然后就比较短了……
程钧我总觉得他还是挺执念的,所以上一世才会点灯,至于这一世为何不用,理由真是见仁见智了~最重要的应该是有了不愿意割舍的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吧~【懂我意思的~
前文走存档:
存档:
================================
9、躁动之空色(天蓝)

清风微拂,水浪翻卷,白花涌动,波光粼粼。
蓬莱之外无级海上,无穷无尽的海浪被后浪推搡着向前奔涌,吞噬了前浪,又空落落的击打在礁石之上,留下一大滩湿漉漉的痕迹,随后被阳光带走了水汽,空余下浅浅的白色盐痕,被后头一波的海浪给吞噬进去。
靠近岸边的海水少许带了些浅调的绿,从幽蓝里分出层次来,仿若宝石沉入了海底,连带着周围礁石上的水光都有着一抹碧色。再近些便是隔着结界的蓬莱瀛洲的美景。如今的蓬莱,因着名气在外,原本类似于小天地的结界被程钧重新做了布置,将结界完整封闭的同时还能将蓬莱内的景色投射出去。
从外头看来,那蓬莱无遮无掩的暴露在众人耳目之下;但试图进去的,都在最外层的结界迷阵中失去了方向,若是没有知晓内情的人来带路,只怕摸索个几百年,都没法出去。至于用法力强行突破,那得等到法力超过程钧这位地仙才能一试究竟。
于是那曾经被闭锁了无数年的美景就这么展现在所有人的跟前,日出月落,晨行昏归,蓬莱之美仿佛永固不变,又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没有任何一个瞬间是和上一个瞬间完全一样的。令人看着着迷,似乎可以永远沉溺下去。
而此刻,程钧,便沉溺于此。
他盘膝坐在净室的地上,略有些残缺的阵法在他身边微微闪动着残余的法力,阵力依旧还有些效用,却也到了强弩之末。这阵法乃是方才他用来克制问心珠的法力,免得那幻境之力散出净室外去,惹来别的麻烦。却不想问心珠的问心之力实在过于强大,虽然有他故意放纵自己湎于幻境的因素,但不得不承认,若非还有这层阵法保护,只怕自己尚未从那幻境中出来。
人心之中,最怕的不是旁人给的诱惑,而是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程钧终于知道他长久以来那种略有不安的欲求是什么了,因为有着理所当然的表面,所以忽略了那层表象之下的真实。
以至于当真相被如此手段揭开的时候,他竟然无法面对。
无法面对的不是那真相,而是自己内心的欲望竟如此直接,自己却一直掩耳盗铃般的当做不知。
这让从来都极为自傲又自认道心通达的程钧如何面对自己?
所以他用了一种偏门的方法来逃避,或者说,明明逃避却当做是门内事务。
程钧在看海图。
与海上行商之人用的海图不同,程钧这一副海图最初的雏形还出自于当年被自己赶走的蓬莱宗内挂着的那副图。那和结界联动的投影阵图给程钧不少启发,让他在整合了十三岛之后,便和老魔联手,炼制一幅真正的蓬莱海图。
便是如今悬挂在他面前的这幅图。
长长的卷轴在他面前横向展开,上头海天一色,泼墨笔法勾勒出水浪、海岛,甚至还有过往船只。乍一看并不起眼,细细看去,才发现,这张海图乃是活动的。
画面上的海面无边无际,正是蓬莱外头的无极海。清风拂过,带起高低不一的海浪,白色的水花装点在水浪的边缘,卷起层层的泡沫,在阳光下有些晶莹剔透,散着碎碎的弧光。凑近了看,礁石之上一层层的海盐痕迹忠实的记录了每一次海浪的位置和大小。阳光如往日一样,给他们镀上了迷人的淡金,让那些盐粒折射出更细碎的银色光泽来。靠近了岸边的海水有些浅,深蓝中透出碧色来,越靠近海岛这碧绿便越发浓艳,如同珍贵的宝石,在软白的沙滩上铺设了一层绿玉。
将那海图上的画面逐一放大了,再往里头瞧,便是那蓬莱的景色了。
蓬莱北七南六,北面第一大岛的金鳌岛和南面主岛的赤练岛,乃是程钧和张清麓这一对道侣的居所。虽说十三岛中各有阵法互相联系,单金鳌和赤练更多一层关联,彼此之间少许有些动静便能知晓。
而此刻,程钧却犹豫着将目光停留在自己的金鳌岛上,忍着不去看那赤练岛。
明明心里头知道,却无法让自己下定决心去看,他不知道现在去看会看出何等样子的张清麓来。
那问心珠的幻境之中,虽说荒唐,又何尝不是他内心渴求?
程钧嘴角带着浅浅的弧度,笑意只是凝聚在面容上,眼神里却透出清浅的痛意来。
他和张清麓两人道侣已经有百余年,却依旧无法宣之于众,告之天地;没有真正的缔结因果,气运同担。
究其原因,最初是自己说的,只要张清麓留在自己身边,待得天台之后,便由他决定去留。
当初留人的权宜之计,却不想成了今日的心结。程钧原本认为,两人彼此知根知底,无需眼神便能知晓对方心思,已然如此熟悉亲近了百余年,张清麓再不济也该对自己有些感情了。未曾料到天台之后,要走的居然还是他。
张七的出现或许是一个因素,但纵然没有张七,只怕他也会寻出理由来吧。
蓬莱竟然留不住他?或者应该说自己留不住他。
自己用了种种借口拖延了张清麓的归期,却最终无法改变他要离开的心思。
程钧知道自己那些手段并不算高明,甚至于有些无赖。但道侣之间本身所求乃是心灵契合,张清麓若是心不在此,他就算留着人都无用。
可他就想留着人。
他知道这已经算的上心结了,但他不知道,被问心珠直接扯出来之后,这等念头,早已成了魔障。
还好,程钧暗道一声还好,因为张清麓始终在他身边,自己也未曾到渡劫的时候,如今早早发现,免得日后心魔劫上过不去这道坎。也算因祸得福了。
但程钧唯有一点不曾明白,为何张清麓明明想离开却依旧顺着他,甚至连一些往日都不肯答应的要求都一一顺从了?
他想到自己拐着人到处做那“重温往日”的无趣行径,甚至于在那些毫无安全感的地方将他推到了吃干抹净。他只是想找出各种理由来亲近对方而已,原本张清麓只需要拒绝便可,毕竟他们都知道,这等事情上程钧绝不会勉强他,但偏偏张清麓都毫无怨气的答应了。
不仅没有怨气,甚至可谓是乖顺的可怕。
程钧疑惑过一阵子,不过他终于明白了,或许只是想让自己放下执念而已。
他想起来张清麓很早以前问过他一句:“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以至于用身体来交易?”
张清麓未曾演示过对他的容貌的喜欢,所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承认了程钧对自己的吸引力足以用来做交易了,却也拒绝承认程钧对自己的索求来自于喜欢。
留在自己身边共建蓬莱直至天台之战。
这个约定也是当时定下的,如今却成了另一种制约,逼得程钧不得不用更低劣的手法,将人绑死在自己这头。

只是,又有何用呢?
程钧的眼神在画面上一凝,放大的金鳌岛再一次被缩小了不少,蓬莱十三岛如散落的珍珠串联成弯曲的弧线,被日光打得通透的天空仿佛透明的蓝色晶石,没有一丝云絮,如同最干净的幕布,将上面一星点的痕迹彰显无疑。
海图的画面随着程钧的目光凝聚将这一块慢慢放大,显出一个人来。永远整齐的道袍,穿在他身上除了出尘更有一份儒雅,飘飘如谪仙,潇潇似真神。眉目算不得多么俊美,却有着罕见的气度和仪姿,令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那是化成灰他都认得的身形,莫说放大了,即便是方才那一小点,程钧都在一瞬间将他分辨出来。
因为是张清麓。
看他的方向乃是刚刚从赤练岛上出来。程钧手上法决略一推算,已经从他和蓬莱的因果之上推断出了前因后果——又是张七的邀请,如前几次一样。
程钧失笑,大约自己会这般烦躁,也是因为张七一次次书信的缘故。
最初几次张清麓还给自己看过,言下之意是要回去看一下便回来。但不知为何,程钧总有一种他离开了便不会回来的感觉,以至于他死死纠缠,绝不放人。为此,一个帝君一个地仙,仿佛孩童超过闹过了好几次,终于都疲惫了。程钧看着人,张清麓瞒着他。两人都颇有默契的不谈回上清宫的事情,张清麓也将张七的玉简传音都藏了起来只当做不知道。
只是终究是拦不住的。
程钧霍得站起,又啪嗒一声坐下。他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冲出去拦截,又想起方才看到的幻境。犹豫间,到底是失去了那一刹那的冲动。
张清麓到底不属于他,乃是独立的个人。道侣之意早已明了,迟迟未曾答复,也不过是因为对方或许并无此意,自己纠缠不休,又何尝不是心魔一种?
要说真正的心境通达,大约只有张清麓了。无论多少磨难,对他的道心似乎都无妨碍。他总能寻出自己的本心,不会迷失。
要说濒临崩溃,大约只有老龙头下那一次吧。张清麓说过当时程钧若是来晚了一步,只怕自己就要疯了,可他到底是不是会疯还是熬一熬就过去了?又有谁知晓?以程钧看来,在他那不服输的性子下,极有可能想办法突破出去的。
虽然后果可能是重蹈上一世的覆辙,但毕竟不会迷失了心境。
所以,张清麓一旦下了决定,试图改变亦是无谓。
这便是程钧终究选择放手的原因。
折磨了彼此这么长时间,到底是要跨过这个选择的,若是真的留不住,何必困死了他的前途?
程钧也不觉得自己是放不下的人,待得久一些,也就过去了。
于是他就看着张清麓,在清浅透彻的碧空下,慢慢踱着步子,一步百丈,缩地成寸的走出了蓬莱。又看着他几乎是踩着海浪清风,向着灵山的方向走去,直到那海图都无法显示他的位置。

到底是走了,程钧看着空无一物的蓝色天空,强忍着心中不安的骚动。又将那问心珠挂在腰间,挥袖扫去了一地阵法残留的痕迹,站了起来。
自己近乎逃避的闭关,亦已这么久了,也该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