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 (一)  

2016-08-17 21:58: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新坑,长短未定,视心情和手感。
原点梗来自于LOF 500fo点梗的黑箱。
柳巨巨和沈师尊两人结伴同游,顺便打怪增进感情的故事。
【依旧是每个章节小标题来自于365题里头的题目,不用管它的深意】
存档:
============================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

一、迷惑
(332.まどろみ/迷惑)

青石铺路,山径曲折。青翠叠栾的山林从茂密到疏朗,渐渐空旷起来。初夏的日头带着热情的温度,蒸腾了山林里头些许水汽,在林间铺开一层层淡淡的迷雾。仿佛天然的阵法一样,绕过几个角度,看出去都一般模样,不熟悉的人若是在里头走得久了,便要失去方向。
时辰接近于未时三刻,林子中的湿气渐渐浓郁起来,慢悠悠化作了雾霭,又散开仿若轻云,将绿得脆生生的林间颜色抹上了些许淡淡的灰白,如同听不见的歌声缭绕期间,总有些远近皆迷的味道。
樵夫药人这些忙于生计的,早就寻了方向下山去了,待得再晚些,这山林间的可见度就会快速的下降。若等夜色临下,纵使在夏季,走山里头的夜路也是要有危险的。
而此刻这山道上却还有两人,走得自在,似乎尤有几分看风景的心思,踏在那碎石小径上,也不见凝露湿了鞋袜,依旧不紧不慢的。
其中一人甚至还取了一柄折扇在手上,时不时得指指点点,颇有几分意思。挥开林叶遮挡,凑近了才能看清,这居然是两位道士。
说是道士或许也不太妥帖。俗世之人,对他们的称呼大凡为“仙长”亦或者是“仙师”,以示对得道之人的尊敬。而这两位,便是正儿八经的仙长,妥妥帖帖的修士。看他们身上的服饰虽略有颜色不同,但制型上倒也能认得出来,乃是那天下第一山门,苍穹山派的修士。
“师弟,”那青衣道袍手执折扇的修士,对身旁另一人笑道:“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寻个落脚的地方,左右这一程时间不紧,也不用赶这么一晚上吧?”
那语调虽说有些问句的意思,却好似早就知道会得到肯定的答案,脚下未停,已经拐了另一个方向,往山下的路上去了。
果然身边那一身深蓝色道袍的修士也不多话,只是点头嗯了一声,便跟了上去。
看他一身劲装箭袖,又背着长剑的样子,显然是个脚程更好的,却依着身边那人的速度,拖拖踏踏得走在他身边,甚至还故意落后半个肩膀的距离,似乎总带着一份戒备之意。
“师弟,”前头那人似乎也察觉了这说话时候总要转头的不便,微微皱着眉间,摆出个困惑的样子,随即又展颜问道:“师弟是觉得跟我同行无趣吗?”
“何出此言?”被他称为师弟的这位才是真一脸茫然,容貌俊美的面孔上写着不解,看向他的师兄。
“原本这一次便是我闲极无聊向掌门师兄告了假出来走走,师兄担心才非让你陪着。”被称为师兄的转身站定,顺便整了一下衣摆,又道:“我也知道我这人有些好奇心旺盛,自然要摊上些事情,大多有劳柳师弟帮忙解决,说不得就是添了麻烦了……”
“我说麻烦了吗?”被称为师弟的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原本就有些冷漠的脸上更添了几分不愉快,偏头侧耳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才将人一拖:“快点走,再磨叽天都黑了。”
“诶诶诶……等等……柳师弟……慢点慢点……柳清歌你慢点没听到吗?!”
话说了一半被打断,又全无风度的被拽着走,沈清秋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鸡同鸭讲,不胜武力。
不过也亏得加快了速度,待得两人到了山下的城镇的时候天色还带着最后一抹明亮。不远处城门依旧敞开着,依旧有着稀稀落落的人流往那城中去,寻求一晚上的安宁。
柳清歌拖了沈清秋一路,到了山下总算放开了人。他晓得这位师兄额外要面子,山里头被自己带着跑也就算了,若是人前还这般丢了份的,必然要念叨上许久。
“柳师弟你这个习惯真是太糟糕了。”沈清秋整了整衣襟,又理了理略有些吹散的鬓发,扇子先前收在怀里,此刻又拿了出来,扇了扇,摆足了架势,这才开始训话:“所谓行走江湖,自然不是赶路,这般急匆匆的,又有何乐趣?”
“城门要关了。”柳清歌这次没打断他,只是在他说完之后指出一个关键问题:“进城吗?”
“………………”沈清秋剩下的大半截话都没了方向,只好道:“进。”
入城只需要查一下身份,两人都是修士打扮,又有道牒在身上。守城之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放行了。
两人正要往城门里头走,却听得背后的士兵一声喝:“谁家的孩子没看好就带出来了?”
沈清秋转身看了一眼,尚未看清,就见一个黑色影子飞一般扑了过来,冲进他怀里,死死抱着他的大腿,在周围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抬起一张粉嫩嫩的娃娃脸,对着沈清秋奶声奶气道:“爹爹。”
围观的人用混合着讶异、鄙视、猜测、怀疑等等情绪的眼光看着他,以为自己早就处惊不变的沈清秋此刻也说不出话来,几乎是求救般的转头看向柳清歌,自然也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讶异。
柳清歌到底是收到了他的求助信号,上前一步提起那小孩的后领,将他拎起来与沈清秋几乎平视,才问道:“你的……?”
当然不是啊!
沈清秋在心里咆哮着,暗道莫非是当年的沈九留下的债务?
想到此处他抬眼仔细打量那个孩子,看看是不是真有关系,却不想一看之下更加迷惑起来,他颤颤巍巍的抬手指着那小孩,对着柳清歌道:“师弟……他……长得……跟你好像……”
柳清歌转头,果然,一张自己缩小版的面孔,撞入眼帘。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