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52.ふわふわ/轻飘飘的  

2016-08-16 22:19:5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明天中元节,好歹过节……我想到了这个梗……
小伙伴要的另外两个三周目梗……等我状态好一点再说……三周目有点难写……_(:зゝ∠)_
【话说我好像果然比较合适写这种性冷淡风格……
存档:
==============================
152.ふわふわ
轻飘飘的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城外青山夜雾朦朦,京中歌舞灯火辉辉。
青山不解人语,繁华不知落寞。

初夏之夜,蚊虫扰人。青山绿植茂密,更甚于城中。夜色浓郁如墨染,浓黑从头顶泼下,越往下越稀薄,待得到了京城的上方,便被那一望不见尽头的灯笼火把,染成了青黑色,再往下,明黄色的灯火铺染了整个城市,代替黑暗成为夜晚的另一种颜色。
而此处,在厚重的城墙隔绝之外,又远离了表面平静却深达数丈的护城河,绕开广阔平原数里之外,隆起连绵成片不高不矮的山丘。近一点的类似于土包,远一些略带点清峻高耸的味道,又有山石隆出迭起,山谷叠栾,清溪缠绕,细细看去,竟是五行俱全,屏翠双展的风水之地。
这原本就是极为清静安宁的地方,再往里头走,更是又重重叠叠的建筑,搭建的极为讲究,细细查探,竟是坟茔。硬生生的便将这好山好水,多增了一份诡异之色。

“皇室祖坟到底是有点派头,”原本就人迹罕至的皇陵之内,如今竟有人声轻轻传来,远远听去,竟似说笑,原来不止一人:“看来那道宫如今也不算全然假把式。”
“无非是选个五行俱全,青龙白虎,曲水玉带,明堂环砂的位置,”另一人似乎不以为然,“哪里需要道宫里头的人,江湖术士就够了。”
“哪有你这么说自家的。”另一人声音带着明亮,轻笑了起来。
“怎么,程掌门如今是觉得道宫又算作我家的了?”第二人那语调微微扬起,不知是嘲讽还是感慨,“这般又不知我算得哪家的了?”
“自然是我的人。”前头一人正是程钧,听张清麓说完便知道自己失言,赶忙伸手一捞,搀着后者,捏了捏他掌心,才道:“道宫终究会是你的,不过你自然是我的。”
“上清宫我是半点没兴趣了。”黑暗妨碍不了他们的视线,张清麓在夜色里清楚得看向程钧,笑道:“事到如今,你也不用再来试我。”
被戳穿了目的程钧也不见有半点变色,依旧带着笑意看着身边人,道:“那便是下定决心与我一同走了。”
“自然。”张清麓点头。
两人历经了分分合合,走过了风风雨雨,乃至于最后连人间疾苦、生老病死都一一共享,从最初到现在,绕过了极大一个圈,再一次彼此真诚相对,却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原地,只不过,站得更高了。
若是这等情况下,都不足以让两人下定决心,那还有什么可以感情或者说关系,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呢?
纵然生死一线的时候都相信着你,何况于此?
程钧先前一直沉于心间的那个最大的不安因素如今亦已消失,曾经将张清麓困锢于灵山和蓬莱之间的关系如今也荡然不存。
心境明亮,意如磐石。气运相连,命数纠缠。
大道变数都未能将他们分开,只能说天意如此,天道所钟。

“到了,”程钧停下脚步,站在皇陵之外,眼光落在西面的某一处,问道:“要去看看吗?”
“不用了,”张清麓反倒极为平静,回道:“我和他的因果早在他下令断绝道宫祭祀,推崇人道自立的时候就已经断尽了。师徒之情早已两清,没有那么多需要缅怀的过去。”
“你当初选中他,可是看中了这点?”程钧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与先皇之陵错身而过。绕开了层层官制建筑,几乎要到后山的时候才看到另一条石径,通向敬帝的陵墓。
“当时一个小小人类而已,哪里看得到这般长远,”张清麓摇摇头,“只不过觉得那孩子哭得可怜,又有几分聪明,倒也可以一试。”
程钧知道他说得不尽不实,但那又如何,正是因为敬帝崇仙、恭帝尚工,如今的小皇帝又推崇自然之道,才让他们在这皇朝轮替之中,体会到了所谓的道法自然和因果轮回。
“到了。”
如今两人早就恢复了法力,只不过为了避免引发天地异象,才将修为压制在真人左右,用寻常脚力慢慢走到这皇陵之中,算是给曾经的人皇们一个面子。但再怎么慢慢走,对修士而言,这点路程也不过片刻功夫,拖延这么久,如今也终究到了。
“老头儿好久不见。”程钧换了当初在朝中称呼敬帝时候的口气,笑道:“多亏你当初种种偏袒维护,让我等行事方便了许多。虽你也有所图,但到底是真诚以待。你过世之时我曾说过,若有后来之日,便度你一个好轮回。”
那皇陵安安静静,远远地只有一些风声从树梢上拂过,带着细碎的声响,仿佛是欣喜的回应。
程钧却充耳不闻,继续道:“如今我来践约了。今日正巧中元,百鬼夜行,大开轮回之门,你放心,如今我大道初显,这轮回之约,必然不亏你。”
“天地苍黄,因果循环。”
程钧的声音落下,张清麓上前一步,握紧他的手,接着道:“皇天后土,轮回天渡。”
如今两人所选大道之路,一个因果,一个轮回,又是双修道侣,彼此大道可同承担共分享。此时此刻,正是程钧通过那因果大道的雏形用自己身上的因果之力牵引那敬帝的魂魄,将其从百鬼夜行之中引出来。再利用张清麓的轮回之道,将其送入天地轮回,寻一个好归宿去。
“来了。”
话音落下,便看到黑暗中有点点微弱的萤火聚集,从幽绿之色慢慢转为淡青,最后落在程钧指尖的是一抹淡澄色的魂魄。
“咦……”这下莫说程钧,连带着张清麓都看出了些端倪,在一旁笑道:“难怪难怪,原来如此。”
“果真是因果,”程钧笑着摇摇头,手掌微抬,那抹魂魄轻飘飘的浮于程钧面前,微微颤动着,似乎极为喜悦。
明知道这魂魄经历了许多世的轮回,早就没了当时的记忆,但看他如今状态,可见对程钧的好感乃是出自本身。
“看来这位张公子当真对你用情极深,不如你将他投入仙家收个弟子吧。”
张清麓在一旁与他说笑,惹来程钧一个略显无奈的笑意:“清麓莫要开玩笑了,他和我的因果原本早就完结,若非这一番落凡,只怕也见不到这一世,如此说来倒是我的不好了。”
“如今你又来送他一程,也该是彻底了结了。”张清麓替他讲话说完。
“合该如此。”程钧手指对着那魂魄一点,便见那魂火往上飘去,又听程钧说道:“你天性哀怜众生,多情深情又有些滥情,九五之位虽说最为尊贵,却不合适你的性情,下一世便做个闲散的逍遥王爷,一生一世无忧无愁,性情豁然,随心所欲。”
“好一个性情豁然随心所欲,”张清麓另一手掌心摊开,掌中有灰白两色盘旋,落于那魂魄之上,将那魂火重新推入半空,消失在点点碧绿的魂力之间,才转头对程钧道:“掌门人果然是念旧情的。”
“还一个因果而已,”程钧半点不见动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才转过头来,凑近了贴着张清麓额头落下一吻,道:“如今情之一字已是看破,知根知底知真情,所谓情到浓处情转淡,与尔共行万千载。”
“承君所言,生死不弃。”
黑暗中两道身影慢慢消散,隐入更深的墨色里去,只剩下最后那句生死不弃仿若缠着最后的因果,久聚不散。

=======================
【ps:敬帝是落凡梗里第一任皇帝,恭帝是三殿下就是第二任皇帝,现在在位的是恭帝的儿子就是崇拜程钧的那个……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