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同居30题(现架AU)-29、意外的求婚  

2016-08-01 23:09:4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个系列快完结了……我也快把现架写腻了……
主要是本来想短篇的结果发现题材太甜了写着写着就腻歪了……
果然功力还不足……
话说这篇又莫名写长了……心累……
_(:зゝ∠)_
存档:
=============================
29、意外的求婚

南方的海总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蓝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清澈感。海岛在仿佛一眼看的到底的海面上星罗棋布,零零散散之间通过栈道或者小船来衔接,远近之间冷热疏离,多少有些一沙一世界的感觉。
程钧似乎颇为偏爱海岛,每年到了季节总会跑来度个假或者修养几天,虽说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但私人岛屿之上,清净无比,就算有些什么事情也能远程解决,到底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正因如此,张清麓也没多久就喜欢上这种仿佛与世隔绝的清净。左右程钧要躲清闲的时候也会拖着他,尤其是如今程铮已经入职,所有事情都能帮一把的情况下,两人不吭一声突然消失的情况就变得更多了。
比如当下。
张清麓躺在吊篮上远处是海天一色的蔚蓝,近处是浅浅的波浪泛着浪花,头顶上是宽叶的棕榈遮着紫外线,耳边除了野鸟的鸣音、树叶的摩挲声还有细碎的砂砾被风吹动的声音。
他闭着眼睛听着不知不觉就有些倦意,直到身边有人靠近。
“困了怎么不回房间去?”程钧的手带着湿哒哒的海腥味和砂砾的触感贴在他脸上,张清麓眼皮都不抬的就将那手推开,感受到面孔上方有了一片阴影,才慢慢睁眼。
撞入眸子里的是程钧晒得有些发红的面孔,头发湿漉漉的贴着,鬓角这里还滴着水,刘海黏在额头上,竟显出几分少年人的稚气来。
他手上还端着杯饮料,看张清麓醒了,便拽了他一把,待他坐直了身子才递送过去:“这么无聊?”
椰子汁里头混了芒果,虽然有点奇妙但口味还不错。
张清麓不置可否的转头看了他一眼,才问道:“下海去了?”
“嗯,”程钧从一旁空档往上一跳也坐在那吊床上,顺手一指不远处的礁石后头的那块蔚蓝色,道:“那边刚才有鱼群,我去看了眼。”
张清麓哦了一声,便没了后续。程钧看他颇为无趣的样子,拽着他往下一跳,饮料撒了一地,又被程钧拿过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才牵着张清麓的手往海边走:“去看看?”
“也好。”
张清麓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明明是喜欢这种日子的偏偏到了岛上又有些提不起精神来。程钧倒是很有活动力,浮潜、冲浪、独木舟等等,每种装备都存着,亏得是私家岛屿,否则估计给他一周也玩不过来。
下海的瞬间少许有点冷,张清麓感受着慢慢没过自己头顶的海水,身上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但因为海浪的波动,身边的程钧并没有发现异常。
他不想在水里呆很久,氧气筒选的就比较小。下潜的速度很快,呼吸慢慢就有些跟不上了。程钧在背后揽了他一把,阻止了他进一步的深入。张清麓的后背贴着程钧的前胸,隔着厚厚的潜水服,他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热量。他向着程钧比了一个没事的手势,又往下比了比,程钧点点头,这一次是从前面抓着他的双手慢慢往下。
海水的清澈度好的惊人。压力计显示已经是海面下20米左右的深度,却依旧有阳光透下来,明亮可见的近海海架上,珊瑚和海葵密密麻麻,彼此共生,小丑鱼在里面穿梭不停,还有更漂亮的叫不上名字的鱼类。
只是没有程钧说的鱼群了。
张清麓隔着头盔对着程钧递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后者看了一眼周围,又算了算水流的位置,带着他往更远一些的地方游去。
意外就是这么一瞬间发生的。
大概是暖身不足的关系,张清麓的小腿突然抽了一下,剧烈的痉挛痛让他一下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
在前方的程钧只觉得手上力气一重,回头看到的便是张清麓往后慢慢沉入海底的画面。
巨大的惊惧的情绪之后是异常平静的处置方式。一切都有条不紊,待得张清麓回过神来的时候,程钧已经从背后抱着他上了岸了。
呼吸面具、头盔、氧气瓶、背带一个个被解了下来,最后是防水服从身上被剥下来的时候,张清麓的抽筋因为贴着身体的橡皮衣的关系,反而更严重了。他试图去抓程钧,却因为对方身上的潜水服滑不留手,最后只好抓着他的头发,忍受着肌肉上的撕裂痛。
“好了,”程钧将他的小腿掰直,脚背往上勾起,保持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张清麓的神色缓和了下来,这才松开手,转而给他按摩小腿肚,“清麓……松手……”
张清麓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他的头发,略尴尬的笑了笑,才放下手来撑在沙滩上,道:“多谢程董救命之恩啊。”
“嗯,然后呢?”程钧一边帮他恢复身体机能,一边把自己身上的东西也解了下来,问道:“还有半句呢?”
“什么?”
“不是应该还有半句‘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吗?”程钧抓着他的手,对着张清麓道:“看。”
张清麓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大概是方才抓他头发太用力了,手指上被头发缠着,正好绕在无名指根这里,看起来确实有点像个指环。
“…………”他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知道应该抽回手还是应该点头答应。
“你要是不回答,”程钧对着他笑了笑,手上力气更重,“我就当你答应了。”
“你这算逼婚还是求婚?”
张清麓见他这么说了心中反倒坦然,这大约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却一直等着的一个瞬间。只是情节实在谈不上浪漫,反倒有些滑稽。
“你答应了就是求婚,不答应就逼婚。”程钧依旧不松手,回答得极快:“反正你也看到了吧。”
程钧说的是那书橱顶端的戒指。
张清麓失笑:“你怎么知道我发现了?”
自己明明原样塞了回去。
“戒指说的。”程钧眼睛弯起笑着,手指扣在他指间:“这就算答应了。”
“嗯,”张清麓点点头:“等你戒指送到。”
“………………”程钧这下笑不出来了,“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不是藏着的吗?”
两人对峙了许久,终究是程钧败下阵来。他站起来扒下身上的橡皮衣,将张清麓打横抱起就往岛上的住处里去。
“程钧……”张清麓被他出乎意料的动作扰了平衡,只好伸手勾着他脖子来稳住身形。
“今晚就回去。”程钧回了他一句,显然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或许是意外,但毕竟是彼此都等了很久的瞬间,与其说是水到渠成不如说是天时地利。
想到这里,张清麓突然就有些明白程钧的心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