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七九]365题——41.変/奇怪  

2016-08-11 22:41:1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LOF 500fo点梗,赤稞妹子要求的两个沈老师住一个身体的故事,题目的意思被我搞了点擦边球的意味……_(:зゝ∠)_
拖了这么久(一个月了吧大概……)真是不好意思……希望看在字数上不要介意我的拖延症……_(:зゝ∠)_
写完没修,应该有不少手癌问题……见谅……
存档:
=============================
41.変/奇怪
[人渣反派 柳沈/七九]

晨起昏沉,周而复始。自古黄昏,阴阳交错,乃应了天地轮回,生死流转之意。多少晨昏定省,省得乃是本心本性;又道子午流注,流转的岂非乾坤坎离?
天地之间总有定数,定数变化本就是交错而生;何为变化,何为定数?变即使不变,不变即是变。博弈论中,最难定的,便是人心。
有道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又须知,纵然知人知心,多少又是能彼此交心而论,并肩而行的呢?
自古最难,便是错过;若是重来,又当如何?

“若是重来……?”
沈清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纤细白净,不似握剑的,更类似于书生,一看便是风雅细致之人,正如他的名号,修雅剑,既修且雅,风流倜傥,谦谦君子,翩翩风姿。对比往日,这双手如今看起来保养得似乎更好了一些,一旁的铜镜里折射出来的容貌也替他多了一份确定的条件:容姿风流且气度更雅,原先身上尚有的几分戾气和隐忍,看似都褪了去,眉眼间都多了几分舒活的模样,似乎是已经习惯了笑容。
如此种种,都与往日,截然不同。
是的,那是“自己”这个沈清秋的往日,却不是如今这个“沈清秋”的。
“为何还会回来?”
他自言自语道,无人能替他解答。正如他不记得自己为何突然过世,期间又是如何浑浑噩噩,又度过了多少时光岁月,如今又为何会重新回到这个身体?这些问题,统统都是不解之谜,他不知道,旁人更不知道。
竹屋里安静如斯,这倒是符合他的喜好,只是里头的摆设也多少有些变动。原先习惯的书籍话本绘册似乎挪走了不少,一旁的衣柜和箱子倒是增加了东西,柜子里的摆放有些不按格局。显然这个身体的现任主人,并不是什么特别讲究条条框框的人。
沈清秋眉间不动声色的皱起,眼神中的冷意从他醒来之时就未曾退去,如今更是增添了几分厌色。
外头的脚步声夹杂着说话的吵闹声,直直的往竹屋来了,尚未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大声嚷嚷着:“师尊,柳师叔来了。”
柳师叔?
柳清歌么?这人来做什么?
人前人后,柳清歌从不掩饰对自己的厌恶和鄙夷,让他上自己的清静峰来还不如让他直接把清净峰给根除了呢,如今居然寻上门来,必定没有好事。
沈清秋无法掩盖自己同样存在的对柳清歌的恶意,但到底是整肃了面容,微微沉着张脸,摆出他一贯清冷的表情,走了出去。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沈清秋先不理会那柳清歌,只是对一旁兴致勃勃的还试图跟人说话的明帆训斥道:“明帆,你的规矩,都白做了吗?看看你这模样,还哪里有半点清静峰弟子应有的体面?”
沈清秋的话谈不上声色俱厉,甚至还有些慢条斯理,只是那语气中的冷漠和疏离,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明帆愣在当场,迟钝了片刻,眼看着沈清秋的眼神中带着几分不耐,顿时反应过来,立刻执了弟子礼,躬身恭敬道:“禀师尊,百战峰柳师叔请见。”
“嗯,知道了。”沈清秋淡淡打发了明帆,才转头对着柳清歌道:“柳师弟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今日怎么会有闲情,大驾光临我这清静峰了?”
他这话说的绵里藏针,每个字都客客气气却句句都不好听。
柳清歌一时呆立在当场,冰山般的面容都无法掩盖他眼神中的吃惊,隔了一会儿,才沉声道:“沈清秋?”
沈清秋看着他五官妍丽,容姿俊美的师弟,嘴角带着一抹冷笑,回应道:“怎么?柳师弟这么会儿就认不得我了?还是说你就没认识过我这位师兄呢?”
“他呢?!”柳清歌突然问道。
“什么他?”沈清秋不解,皱眉驳斥道:“你要发疯回你那百战峰去,莫名寻来我这里找什么人呢?”
柳清歌几乎是恶狠狠的瞪着他,一如既往。沈清秋一手持着扇子,垂下的袖子遮盖了他微微发颤的手指,一边面上装饰起虚伪的笑容道:“怎么,柳师弟是想来找我打一架的吗?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还是免了吧。”
他话音刚落,柳清歌转身便走,那速度仿佛在此地多呆片刻,都是侮辱。

第二日,日头刚刚上了山,沈清秋就听到外头有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便是敲门声以及明帆的通报:“禀师尊,掌门师伯、木师伯、尚师叔前来拜见。”
这三个人怎么混到一起去?
沈清秋有些莫名,睡得有些模糊的他似乎连身体都变得迟钝起来,捯饬了好一会儿才将自己收拾干净,看起来又是翩翩佳公子的风貌,才开了门去见人。
简单打了个招呼,他将三人引入竹屋外间,又见明帆束手低头伺候在一旁,便笑道:“你今日怎么这般乖巧还伺候在这里?往日早就蹦跶着跑去看百战峰的演武了不是?”
他这说笑话一出口,在场的四人都有些吃惊。
明帆抬头睁大眼睛看着他,迟疑道:“师……师尊……你……好了?”
“什么好了没好的?”沈清秋笑着用扇子给了他脑袋一下,“去,拿我前几日刚收到的好茶来,招待诸位师伯师叔。”
“是!”
明帆一应声的下去了。
沈清秋这才转身和岳清源他们说笑:“这孩子如今真是越发不好管教了,真是皮了。”
说完,又看岳清源和木清芳他们面面相觑,问道:“掌门师兄可是有事?为何如此严肃。”
“清秋师弟,”岳清源这个老好人总是没法在神情上作伪,眼神中带着担忧,问道:“你可还好?”
“我一贯安好,掌门师兄何出此言?”
沈清秋不解,却依旧给他们斟上茶,又对明帆道:“昨日让你请柳师弟来,怎么后头就没去呢?”
“师尊……”明帆正要出门,闻言突然略惊讶的看着他道:“柳师叔昨日来了啊,后来不知怎么不多时就生气跑了。您不是见到他了吗?是不是您和师叔吵架了啊?”
柳清歌和沈清秋的关系谈不上多公开,但亲近的人里头大多也都知道了。明帆此言一出,沈清秋脸上微微发热,掩嘴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道:“你这孩子又胡说了,去请他来一下,我正好有事要麻烦他。”
岳清源看着他们这般说话态度,待得明帆出去了,才问道:“清秋师弟,你让木师弟替你诊一诊吧。”
“怎么?”沈清秋莫名,却还是伸手让木清芳探了一回脉。
柳清歌进门的时候正巧看到这幕,探究的目光转了过来,却见木清芳摇摇头。
“并无异常。”木清芳最终结论。
“我本就一切正常啊,”沈清秋颇为不解,一边招手示意柳清歌坐下,一边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有,柳师弟你昨天来了怎么不见我就回去了?”
“你!”柳清歌皱眉盯着他看了许久,猛地将他手腕一握,真气在他体内走了一圈,才放下来:“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若是走火入魔,木师弟刚才也发现了。”沈清秋摇摇头,追问道:“到底怎么了?”
众人无人回答,最后还是柳清歌说话了:“我昨天来了,与你话不投机,半句便走。”
此言一出,众人皆沉默。
最终讨论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沈清秋半点记不得酉时之后发生了什么,柳清歌说的事情也毫无印象。他的记忆仿佛从酉时之后便成了空白,直接跳到了今天早晨。为此木清芳都说不出个因果。
“若是如此,还要请柳师弟多看顾一下清秋。”老好人的岳清源,最后也寻不出一个解决方法。
沈清秋依旧是沈清秋,这点他是肯定的,只是这结果……
待得离开清静峰之后,他与木清芳的结论是:只怕是当年走火入魔的后果,终于又要恢复了。
说不上是好是坏,对十二峰的其他人来说大约算不得什么好事,但对岳清源来说,或许又是好事。但仅仅如此,他开不了口。
要说知道根源的,大约尚清华算一个,但在所有人面前,唯独他更不能说出真相。原本他是打算留下来和沈垣谈一下的,偏偏柳巨巨一脸一定要留下看等真相的表情,让他颇为尴尬,只好乖乖跟着走了。

夕阳带上淡橘色,随后逐渐变得浓郁艳红起来。柳清歌之前被沈清秋打发回去了一次百战峰,因他说反正自己是酉时之后不记得的,你白天留着也没用,不如傍晚再来。
故而此时酉时刚过,柳清歌便从百战峰赶了过来。但他刚到清静峰,便知道自己已经晚了一步。
站在竹屋门口的沈清秋面对着夕阳,目露追思,却没有半点温和的模样。身上带着阴沉乖戾之气,纵然远远地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怪异违和。
柳清歌这次连话都没说,看到沈清秋转身看向自己,两人只是对视了片刻,便已经从对方的眼中读懂了一切意思。
深刻的厌恶和嫌弃,彼此的毫无差别的那种恶意。
柳清歌转身便走,沈清秋也侧身回屋。彼此之间仿若无视,连空气都不想和你共用。
直到晚间,竹屋外头才想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清秋师弟。”
是岳清源。
沈清秋站在外间的门口,就隔着那扇门已经可以感觉到岳七的气息了,偏偏不能下决心开门。
他心想,你怎么有脸跑来我的清静峰。但认真想想,他是有脸的,毕竟岳清源是苍穹山派的掌门人,是他的师兄,也是他的七哥,更是在最后一战,为了救自己,差点送了性命的人。
是的,这一次醒来,沈清秋终于将“自己”不在的期间发生的事情,看明白了。那身体里的记忆仿佛幻景一般让他从头看到尾,知道许多令他作呕的事实,还有更多令他难以言喻的感觉。
包括岳清源。
门外安静了下来,但沈清秋知道他在。又隔了许久,他猛然拉开竹屋的大门。
门外的岳清源孤身一人,面容上带着笑意,仿佛知道他一定会开门一样,就那么看着他,直到此时望入他的眼中。
沈清秋听到他叫:“小九。”
“不许这么叫我!”沈清秋,或者应该说是沈九,恶狠狠的回道,转念便明白,自己等于认同了这个身份。
是的,他是沈清秋,是沈九那个沈清秋,而不是如今这个。他甚至不知道如今这个占据了沈清秋身体的人是谁,但那又如何?从记忆里来看,这个沈清秋可比他受欢迎多了。
唯有眼前这人,还在找他的沈九,令人厌烦,又无法放心。
“你来做什么?”似乎是为了打破僵局,沈九先开了口,最后又恶语道:“掌门人半夜三更的寻来我的清静峰,莫非苍穹山派要不行了吗?”
这话没什么逻辑,纯粹是挑衅而已,岳清源倒似乎受之如饴,低低笑了一声道:“终于又见到你了。”
沈清秋没有答话,此时此刻,什么话都不说才是他最应该做的。岳清源似乎也明白,转而问道:“你可好?”
“如师兄所见,承蒙关照一贯甚好。”
岳清源又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盯着沈清秋看,看得他终究不耐烦起来。
“掌门师兄可以回去了。”沈九冷言,“扰人清梦。”
“好。”岳清源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告辞。
沈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脱口而出:“过去的事情我忘了,别记着了。”
这大概是他如今最想说的话了,他早就死了,何必让活人记着这事情呢。死过一次的人,终究是看开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这大概是他回来一次之后,感悟最深的地方了。
岳清源闻言浑身一僵,待得在回身,竹屋的门已经关上了。门后的沈九也莫不做声,心想自己也该回去了。

隔日的白天,岳清源又来了一次,与沈清秋喝了一会茶,聊了一会儿之后,终究是面容中带着几分失落回去了。沈清秋颇为不解,又打听不到消息,好奇又略有些无趣,便一人跑去了百战峰。柳清歌见他的一瞬间,面色颇为复杂,僵着与他说了几句话,这才缓和过来。
沈清秋又是满腹的疑问,偏偏问过去,柳清歌也不说话,最后逼得急了,才道:“你今天呆在这里。”
“为何?”彼时沈清秋问话时托这个下巴,正在研究柳清歌的新的剑术心得册子,侧着脸颇为随意的样子。
“你那清静峰,”柳清歌犹豫了许久,才道:“不干净。”
沈清秋斜着脑袋盯着他看了许久,才从他的眼神里明白过来柳清歌所谓的“不干净”大概是闹鬼的意思,忍俊不禁道:“师弟,你还信这一套呢?”
驱鬼除妖的事情他们干得还少么?如今居然会说他清静峰不干净。若是真的,这十二峰只怕都干净不起来了。
不过沈清秋虽说是这么笑话着柳清歌,但还是留下来了。待得要到晚膳时分,柳清歌更是寸步不离。绕着沈清秋走了好几圈,后者终于忍不住将他扯住:“师弟你到底怎么了?”
如此毛躁,一点都没有柳巨巨的风格啊!
沈清秋心底里暗自吐槽,他当然是不记得这几日发生了什么的,但柳清歌分得清。
百战峰峰主一脸肃色,反手一握抓紧沈清秋的手道:“你不许走。”
“我不走,不走。”难得看柳巨巨也有孩子气的一面,沈清秋心情大好,宽抚道:“柳师弟请我吃饭么?”
“吃。”柳清歌正要往屋里走,却仿佛想起来什么一样,握着沈清秋的手,带着人一起往里走,又道:“什么时候了?”
“酉时一刻了吧?”
沈清秋回头看了眼夕阳,带着浓郁的橘色,云层周围渡着金边,正是最美的时候,便扯了扯柳清歌道:“师弟先陪我看会儿火霞,待会儿再用膳。”
柳清歌道了声好,两人便一直在屋外站到了天色发沉,期间柳清歌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似乎生怕他跑了。
“师弟,吃饭吧。”沈清秋觉得腿站的有些酸软,一回头又看到柳清歌看着自己,便笑道:“我有些饿了。”
那一个是不会这么笑的,柳清歌看着眼前人,手中用了点力气,心道那一个也不会容许自己牵着他。
还好,沈清秋是回来了。
以晨昏为界的异变,终究是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