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61.箱  

2016-07-23 23:44:1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个抽签梗啊~其实和之前现架那个游戏抽签梗是一个路数的,当时和小伙伴讨论的时候说程钧这种天道眷顾的一定手气很好,超级欧的那种~然后就各种设定下想了一遍,最好玩的应该还是现架,然后原著背景里面周围的人一定不带程钧玩,那么要抽奖运气只好走歪门邪道了~233333
【小程道长表示这个是有因果逻辑的不是歪门邪道~
存档:
==========================
361.箱
[上天台 程张]

蓬莱最近有些热闹,莫说各个级别的弟子们兴奋的不行,就连那些神君级别的岛主们都乐得不行。更有甚者,说是几位隐居的帝君都在准备。除了蓬莱仙宗本身,门内客卿,还有别的门派派驻的弟子、关系交好的道统的门人、灵山、昆仑两界的古老道统,等等,不一而足,来许多人,都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的模样。
要说原因嘛,也不难探究。此乃蓬莱一千年宗门庆典。
最初因为有天外天的隐老压着,还有天台战这种关乎生死存亡的事情,自然没什么门派顾得上宗门庆典之类的事情;后来又有道统洗牌,程钧渡劫的事情,也顾不上。但如今天台出、天下定,帝君各居其位,地仙独坐蓬莱,这一家独大的宗门,所有人眼中的热点,免不得要有些动静表示。
这宗门庆典,自然不得不搞得隆重些了。何况此次是对外而言,正儿八经的千年庆典,光说传承年岁也算是颇有底蕴的宗门了。故而此次庆典,多少有些大张旗鼓的意思,甚至于为了闹得更大些,程钧和张清麓两人还特意回去帮忙了。不过正如老魔说的,这两人还是别插手了,省得别人反而玩不起来。
确实如此,此次宗门庆典不仅有庆贺和彰显的意思,更有些威慑的味道。但这层意义不能太明显,免得旁人反而觉得他们以势压人,所以程钧和张清麓,以至于老魔、龙女之流都不能出现,自然,种种忙碌筹划的事情,都交给景枢一辈以及九雁山上下的人去打点了。
程钧出于好奇去打探了几次,没问出个详细,反倒被絮絮叨叨的景枢扒着说了许多最后不得不同意自己开坛讲法做最后一天的主旨,顺便还被拐去了一些法宝灵物之类的东西,说是用于抓签。
“抓签?”待得他回来说完,张清麓颇有兴趣的挑眉问道:“可有奖赏么?”
“听说老魔出了大头,景枢这孩子现在可能折腾了,”程钧没形象的托着下巴对着张清麓笑道:“几乎把他洞府里头的法宝搜罗一空了。”
“那也不够用的吧?”张清麓到底是长久以来一直掌握着蓬莱内外事务的掌教真君,算了一算便道:“你被刮去了多少?”
程钧抓着他手比了个数字,看着张清麓的脸道:“我连你的份都出了,否则他还能来闹腾一番。”
“景枢果然很有你当年的风范,”张清麓抽回手,笃悠悠喝了口茶,继续道:“当年你在九雁山问我要东西的时候可没半分客气的。”
“咳……”程钧稍稍坐直了,一本正经回道:“我们那时候可是合作啊,说好不要放过上清宫的嘛。”
“嗯,可不是么,”张清麓见他这样子觉得好玩,继续道:“最后连紫霄宫都被你兜底抄了。”
“那倒是,”程钧毫不在意的点头,又凑过来道:“关键是带走你了才是最赚的。”
一旦话说到这事情上头,张清麓就有些面皮薄,垂眸低头喝茶不做声。程钧在一旁笑眯眯看了一会儿,才道:“那里头有个东西不错,上回在老魔洞府里看到问他要还没讨来,如今倒是被景枢要走了,回头抓签的时候可以捞回来,你应当喜欢。”
“你出的宝贝比那流光虹弧剑来得稀奇多了,”张清麓摇摇头,“早用来换不就得了,怎么反倒指望这次抓签了?说到底,你当初还不是想欺负老魔前辈啊。”
“话不能这么说啊,”程钧倒是不在意,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符递给张清麓,道:“抓签图得是个乐子,别人拿不到的你拿到了,那才有趣。”
“凭什么旁人拿不到的你就拿得到呢?”张清麓挑眉笑他:“程掌门莫要想这么多了。”
程钧如今虽然挂着个掌门的头衔,但是宗门的事务都交给景枢这位传人,就如同张清麓,虽说依旧是掌教真君,但手头的事情早就一一传下去给了秦越那一支天机阁的人。彼此之间往往都称呼名字,若是真叫起宗门称号来,那就是故意挤兑了。
所以张清麓话一出,程钧就抿了抿嘴,道:“这就天机不可言了,或者你说你想要什么?我帮你取来就是了。”
“也好,程掌门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客气了,”张清麓手指在玉符上划过显出一行字来:“流光虹弧剑我已经用不到了,不过这个先天隐玉寒露我用得上,就交给你了。”
程钧低头看了眼,张清麓说的那个东西,算不得多少珍贵,但恰恰是难以保存相对稀少。这次用来抓签的是丹阁那一支供出的东西,颇为大的一块,程钧想了想,张清麓似乎是在凝练剑阵化入轮回道意,这用处倒也明白,故而点头道:“我晓得了,这个不难。”
程钧说这话的时候是真觉得不难,但偏偏到了那天才知道,真正的问题根本不是运气,而是机会。
“为何我不能参与?”
程掌门看着在一旁微微笑着的道侣,颇有几分不快得瞪着一本正经拦在自己跟前的景枢,很有一种把他丢去海眼里好好磨练一阵子的冲动。
偏偏景枢数百年代理掌门磨练下来,当真是有些程钧当年的风范,颇为冷静得回复道:“师叔,你堂堂一个陆地神仙,怎么好意思来跟我们这些晚辈争抢机会呢?”
其实这话他说的是有偏颇的。因为抓签也分了好多等级。外门弟子是一档,东西大多是一些入门的心法、上档次点的法器、俗一点的灵石、高级一点的灵草之类的东西,毕竟更好的他们也用不上。各岛的正式弟子又是一批,东西类型也差不多就是档次高一点,材料好一点,但也轮不到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那些来凑热闹的别门别派的弟子们,根据修为也能入这两个档次来玩一次。
真正好东西,自然是留给蓬莱岛主和长老们级别的,那些都是罕见的玩意,稀少的天地精华、顶级灵宝,有些东西也真是会让帝君们看得眼热的,能参与的除了蓬莱那些神君、帝君,也就别家道统里头的掌门、长老级别的。
人不多,东西也不多,但都是极品的,程钧就算是陆地神仙,也有用得到的东西,何况还有不少是他小金库里头的宝贝。
但偏偏程钧这位名义上的掌门人,被排斥在外了。
景枢和他说了几句,到底是论不过他,有些着急的眼神扫着周围,最后还是老魔看不下去,笑那程钧:“你说你小子好意思来抢东西?先别说这里头有多少你看的上眼的,就说你这运气吧,老天都罩着你呢,你用啥脸面来抓签啊?还让不让别人玩了?”
可不是么,这是用来做门面事情,若是程钧一上去就把最好的拿走了,别人自然会觉得蓬莱是玩不起的,所以把值钱的稀罕玩意儿都暗箱取了才让别人玩剩下的。那这面子上就很难看了。
程钧被他驳得也有些无力回嘴,略一想就知道的可能,他自然是明白的。但张清麓想要的东西也是他事先夸了口的,却不好反悔了。
结果最后还是说定了张清麓自己上。
程钧远远坐在那抓签的法宝后头,面子上云淡风轻的做着中间人的事情,暗地里各种不快。要不是那法鉴挂着做不得手脚,他又不屑于动用法力去遮掩天机来作弊,只怕那先天隐玉寒露早就给他偷偷转移了。
“怎么,掌门夸下的海口如今是当真实现不了了呢。”张清麓颇有几分感慨的样子在他身边坐下,顺便看了眼十丈外的那个箱子。为了显示公证,他们先让别派的掌门玩了一轮,如今刚刚轮到十三岛的岛主们。程钧费尽力气最后也不过是让张清麓别最后一个出手而已。毕竟,张清麓抓签运似乎并不算好。
“哎,话不能这么说,”程钧突然看了他一眼,伸手抓过他的手掌,扣在自己掌心里,认真道:“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
“莫不是掌门又想要装扮成我的样子去抓签?”张清麓也不抽回手,只是拿以前的事情笑他:“这可不好,丢人现眼的,蓬莱可赔不起啊。”
为了个不是真的稀少到仅此一块的东西,在一个玩笑般的游戏里头费这等心思,可不是丢人现眼么。
“自然不是,”程钧挑了挑眉尾,眼神中满是“你太小瞧我了”的意思,凑近了张清麓道:“我能让你一定抓到你想要的。”
“哦?”
张清麓自然不信,程钧一本正经回他:“让我亲一下就行。”
程钧时不时有这种话来故意挑衅他的接受底线,虽说两人道侣的关系早就公开了,彼此也大多是同进同出的,但真让张清麓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程钧轻薄,也是断然不肯的。
“胡闹。”张清麓脸上略略泛红,就算是法力遮掩都看出了几分尴尬的模样。
“清麓又不信我,”程钧故作伤心,道:“我哪里骗过你了?”
“你骗我的时候多了去了,当真要清算?”
“……不是说前事不提的么……”程钧摸了摸鼻子略有几分不自在,解释道:“当真可行。”
“你是要共享气运?”张清麓冷静下来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失笑道:“道侣之间本就气运共享,怎么能用在这上头。”
“试试看嘛,”程钧手指微微用力抓了他一下,“反正也不亏啊。”
确实不亏,本就是道侣,略亲近些也算不得什么。何况他们如今都是站在修行界顶端的人,纵然做了出格些的事情也没得别人敢来多嘴。张清麓想想自己合着程钧也不是没做过更要命的事情,反倒有些坦然了。
“若是不行,回头你给我寻一块回来。”
他这么说便是同意了。程钧笑嘻嘻凑过去,托着他下巴用力亲了上去,舌头还不忘在他嘴里兜了一圈,要不是顾忌着周围还不少人看着,只怕还能亲更久些。
果然待得他放开张清麓,旁边的人早就别过头去,脸上表情也都颇为精彩。尤其是那些别家道统的掌门长老的,都在想“传闻蓬莱两位地仙道侣感情好,果然不是虚言”。
张清麓自然也都看明白了,心中反倒平静了不少。他只是略斜了程钧一眼,便整了整道袍,气度不凡、神仙容姿,往那台上走去。此刻周围人都有些愣神,也正好轮着他抓签,原本该唱名的也漏了。不过也没人顾得上说着礼节不足的事情,毕竟都被方才那一幕给吓到了。
也唯有张清麓依旧能保持着不动声色的模样,仪态举止没有半点落差的伸手从那法宝箱子里头一摸。他现在对这结果倒真的不上心了,毕竟就算抓不到,回头程钧也会给他备下,算不得什么。
只是想试试看程钧说的是不是真的。
所以当张清麓收回手的时候确实有些吃惊。封印着里头宝贝的白晶球和抓签用的箱子是配套的法宝,离开箱子范围之后会将里头的东西露出来,自己则回到箱子里头去。所以当白光从手指间退下的时候,张清麓嘴角忍不住带着一抹笑。
先天隐玉寒露。
在周围人各种倒吸气和感慨声中,张清麓一边将那物收回袖袋之中,一边心中复杂,程钧这歪门邪道的法子,当真有效。
不得不说,果然是天道眷顾。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