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十)  

2016-07-14 00:27:2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文居然写了5W多字了我也很意外……
本章重点解谜……写了8K多字……【所以虽然我拖了点但是量足啊……
话说快完结了……真的……大概还有1~2W字吧……
前文走:
存档:
==================================
十、谜
(308.謎/神秘/谜团)

打发了柳清歌出门,沈清秋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明明只是这一晚上的事情,沈清秋却觉得仿佛过了一年半载一样的漫长。此刻回想起来竟然有一种遥远又疏离的感觉,似乎那讨论的异常热烈的天魔血事情与他无关,恍惚中只觉得异常违和。
没了外人,沈清秋又将周围贴上灵符,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摆脱了在外人眼里的温文尔雅的气度,一屁股坐在竹床上,愣神了半天,慢慢回过味来的竟是方才柳清歌的告白。
“终于说出来了啊。”
他将扇子往一旁的矮柜上一丢,一手撑着床沿,一手遮面,嘀咕了一句之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柳巨巨居然被我逼着表白了。”
他索性往后一趟,整个大字型的丢在竹床上,半点没了沈清秋的风度,隔了许久之后才慢慢收拾了手脚,恢复了正儿八经的睡姿,闭着眼回忆方才柳清歌的表情。
那真是难得一见的冰山融雪。
脑海中各种场景翻来覆去,画面彼此重叠交错,最后留下的居然都是柳清歌的表情。沈清秋躺在床上,突然明白了辗转难眠的意思。
柳清歌一瞬间的眼神除了惊讶还有几分不信的样子,只怕是从来没想过从自己这里得到回音吧。说实在的,若非系统,他也不知道原来柳清歌喜欢自己。至于他自己,沈垣突然意识到自己上辈子一直单身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反射弧看起来比旁人都长了三圈了,要他自己意识到,只怕比柳清歌直接反应过来都难。
想到系统,沈清秋顿时更来了精神。反正他一个堂堂金丹修士,也不是必须要睡觉的,这时候总有些事情要先闹明白了才好。
他沉入识海之中,戳开系统面板,打开了所有的语音提示之后,才命令道:“查看系统进度。”
“收到贵方请求:系统剧情进度55%。”
………………
沈清秋的脑海里清晰冒出一串省略号,那就是他此刻的表情。若是没记错,方才的系统进度也不过是20%,这一晚上过去已经到了55%,岂不是说这件事情也就快完结了?
他戳了一下系统帮助,问道:“为什么剧情一下跑这么快?”
“因为跳过部分剧情后已经达成了系统目标之一。”
“……有多少系统目标?”
“一、补完新系统剧情感情线;二、补完新系统剧情设定线;三、解决宿主危险因素天魔血。”
为什么自己身上这个这么重要的天魔血反倒成为最后一个系统目标?这是说天魔血有没有都一样对系统而言没啥用处吗?
沈清秋在心里狠狠吐槽。
“是的,天魔血对系统剧情没有决定性因素,不属于前期重点目标,归类为剧情完结目标。”
“不要随意读取宿主意识好吗?”
这系统真是越来越没有隐私性了。
“这是为了提高宿主和系统的合作程度而开发的新功能。”
“不要这种新功能。”
“贵方可以在系统帮助中选择关闭。”
“关闭!”
沈清秋用自己的意识狠狠戳了一下系统帮助面板,果然有一个“意识连线”功能,他随手点了关闭,然后一扫,不小心看到了系统指数解释,忍不住戳了进去。
B格:5000;好感度:500;相方好感度:500;主角苏度:300;爽度:250……
等等!
沈清秋对着最后那个数字视而不见,问道:“这个主角苏度到底什么意思?我记得用掉了不少怎么又有了?”
“主角杰克苏程度,苏度越高周围人的好感度越高,剧情推动越快,可以做风险回避的剧情线。”
“规避风险?比如?”
“接受贵方请求。”
系统面板在他面前闪了一下,跳出之前在苍穹山派门口的战斗场景,竟然显示有三条支线剧情。看了眼他们之前的发展,似乎是因为天琅君正好喊停,所以才终止在最佳的主线上?
沈清秋控制脑内的面板滑向下一个剧情,发现是方才探讨天魔血的时候,也是有两条支线,一条是现在走的,另一条居然是自己被洛冰河打包带走的剧情,这应该就是天魔血任务直接失败了吧?
“没错,若是走第二条支线,任务三默认失败。”
“失败会如何?”
“贵方本次游戏生命系统归零,回归原剧情,随机触发新系统线路。”
“………………”
这不表示自己很可能就随机死亡了吗?
“是的。”
“等等……我不是关闭了意识连线吗?”
“剧情查看模式下默认无法关闭。”
“………………”
沈清秋默默关掉了系统剧情面板,回归到系统指数,问道:“相方好感度是怎么回事?”
“主角西皮角色的互相好感度,在剧情‘告白’触发后,自动分享同等好感度。”
“这是礼尚往来的意思吗?”
为什么一个系统会觉得一对情侣彼此感情的好感度会是均等的呢?搞得他现在很想知道柳清歌柳巨巨到底对自己是怎么想的。
“系统,为什么是柳清歌?”
“收到贵方查看请求:启动人物好感度排列表。”
系统界面展示了一个大大的“好感度列位”,快速将沈清秋认识的人罗列了一遍。如今高高在上的自然是柳清歌,好感度还是大大的“500”。之后是洛冰河、岳清源、木清芳、齐清萋、尚清华等人,再往后拉一下,除了苍穹山派,还有天琅君、竹枝郎、无尘、无妄等等所有认识人的名字。中间空了几个灰色的,比如公仪萧,再加上他的弟子明帆、宁婴婴甚至连柳清歌的弟子杨一玄都有,只不过排名较后,数值显示大多也不过是两位数。
“这个列表怎么来的?”
“根据贵方和对方彼此的相性融洽度及相处愉快度进行判断,自动调整。”
“这我喜欢的人或者说本次目标的攻略对象的决定有什么关系呢?”
“好感度积累最高的人为攻略对象。”
“等等……”沈清秋突然意识到一个之前他一直忽略的地方,“触发条件是什么?我记得一开始主角只有我一人吧?”
“触发条件为关键人物的出现。”
“谁是关键人物?柳清歌吗?”沈清秋说完摇摇头,“柳巨巨一直都在肯定不是。”
“涉及系统开发问题,无法回答贵方请求。”
“………………”
果然么?
沈清秋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了,新系统似乎纯粹是为了满足这一次剧情开发所用,与原系统最大的区别大约在于:原生系统是剧情指导性的,会有提前警告和固定套路;而这个系统补丁仿佛是一条支线剧情下的安装提醒,每一次都是被某些条件触发后产生了新的变化。
与其说他启动了新剧情,不如说他在“某个因素”的刺激下,激发了新支线。
而这条支线居然还是走感情线为主的。
这让沈清秋免不了就有点想吐槽这激发因素的“少女心”简直无聊透顶。
但就算这样,他依旧无法判定所谓的“某个因素”到底是什么,仿佛一个巨大的谜团一直悬在他头顶,令人不安。
做了杰克苏主角都会不安,沈清秋觉得自己一定是独一份的了。
“等等!”沈清秋一下关闭了系统面板,猛然坐了起来,“杰克苏?感情线?关键人物?”
要说这三个看起来毫无联系的单词放在一起有什么关联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不……一个魔了——天琅君!
沈清秋也想起来,最初的触发确实因为天琅君,但那时候正好赶上柳溟烟的小话本被发现,他脑子里当时一片混乱,以至于竟忽略了这最关键的因素。
“魔族啊,真是令人不省心。”
沈清秋又躺了回去,毕竟深更半夜的他也累了一天实在不想动,还是先养精蓄锐在做打算吧。何况,若是他没猜错,还有一个人要对此负起责任的。

若说清静峰上常年风景如画,四季如歌,宁静古典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文人情怀,那尚清华所在的安定风就恰恰相反。常年人声鼎沸、喧哗不已,人来人往之间还要互相注意,否则一不小心,本该送去百草峰的药草和应当送去仙姝峰的妆品撞在一起混错了,那后果就严重了。更别提每个月的每个峰的定额分配,还有百战峰经常出现的战斗折损消耗,以及穹顶峰第一要求保证的战略储备等等。
如此零零总总的事情,集中在一处,那这安定峰必然也就“安定”不下来了。
不过这一日倒是有些不同,沈清秋从虹桥走过去的时候不仅没听到什么喧闹的说话声,甚至于连往日匆匆忙忙的人影都见不到几个。直到快到了峰顶,才看到几个弟子行色匆匆,步履小心的从山道上快速往下跑,那静悄悄的挪移速度,差点让沈清秋以为他们练习了一种新的轻身功夫。
他站在道旁顺手拦下一位抱着大小书箱的弟子,问道:“你们峰主可在?”
那安定峰弟子显然是吃了一惊,抬头看是沈清秋又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下来,恭恭敬敬的回道:“回沈师伯,我们峰主在山顶的主殿里头,就是……”
“就是什么?”沈清秋一边默默吐槽我有这么可怕吗你还往后退,一边追问道:“你们匆匆忙忙的做什么呢?”
“没什么,峰主让我们将这些东西送去千草峰。”
“哦,”沈清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才道:“你去吧。”
若是没看错,那应当是书箱,为何木清芳突然要这么多书了?木师弟不是一贯嫌弃安定峰找书不专业,总是去他清静峰翻资料的吗?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考虑这问题的时候,沈清秋加快点步伐,便直接去了安定峰的主殿。进门之后他就知道为啥那弟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了,那殿中除了尚清华还有那漠北君。虽然一个安安静静不动如山得坐着喝茶,一个颤颤巍巍要哭不哭得站着写字,但怎么看都是一派容不得第三人出现的场景。
“漠北君。”沈清秋客客气气打了个招呼,然后才看向那尚清华:“尚师弟可有空闲,师兄我有事与你相商。”
尚清华飞速点头,随即又立刻摇头,然后才转头看了眼一旁的漠北君,可怜兮兮的语气道:“大王……”
他这一声大王婉转委屈又有几分撒娇,听得沈清秋背后发毛,鸡皮疙瘩爬了一身。他仗着常年装腔作势的习惯保持了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笑眯眯的等着结果,却不想漠北君并无什么异议,点了个头就同意了。
“走走,”尚清华立刻上前一步拖着沈清秋要往外走,却不想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晚膳前回来。”
那声音大概比大殿里头的寒气都来的冰冻几分,尚清华打了个哆嗦,立刻谄媚应下,随后才忙不迭拽着沈清秋走了出去。
“瓜兄,亏得你来找我,”尚清华口气里带着奉承的调子,讨好道:“否则还不知道要被逼着填坑多久呢……”
“哦,”沈清秋暗道一声果然,嘴上却说道:“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漠北君和天琅君都是你忠实读者呢。”
“诶,那是市场需求啊,”尚清华故作感慨道:“瓜兄,你要知道,这年头只有市场才能决定销路,这套路对了,才有收入啊。”
“所以你就拿我做你的销售点?”
沈清秋挑眉看他,尚清华这才隐约察觉出点不妙的味道来,赶忙打岔道:“师兄你说笑了,我们这是去哪里啊?我看好像不是去清静峰嘛?”
“自然不是,”沈清秋也不戳穿他,反正过会儿有的是时间对质,此刻只是淡淡道:“我们去一次木师弟的千草峰。”
“这是为何?”尚清华隐约有点不妙的预感,却还没猜到缘由。
“到了就知道了。”
沈清秋这些年装习惯了,如今这卖关子的手段也是越发高明了。容不得尚清华多做揣测,虹桥联通,不多时便到了千草峰。木清芳仿佛早就猜到他们会来,已经在峰顶的草庐外头等着,看到两人出现,行了个礼便道:“沈师兄,等你多时了。”
“有劳木师弟。”沈清秋点点头,随他进去,果然里头是天琅君等着,
和尚清华的茫然无知不同,和木清芳的略有所知也不同,天琅君似乎早就知道沈清秋来的目的,此刻也不过循例见礼道:“见过沈仙师。”
“天琅君,”沈清秋回了个礼,又道:“不知可否请天琅君展开结界。”
天琅君闻言笑了笑,手指在轮椅扶手上敲了敲道:“沈仙师尽可放心了。”
沈清秋精于符道,也懂一些阵法,感觉周围结界气息之后,又丢了一串符出去,这才在天琅君的对面坐下,稳着气度,微微笑道:“魔君想来应该是知道我的来意了。”
“确实,”天琅君一拱手,满面笑意,“还是应该先恭喜沈仙师,和柳仙师互诉衷肠,也算得偿所愿。”
沈清秋猝不及防被他将了一军,持扇的手顿了顿才恢复了动作,随即脸上又挂上符合沈清秋人设的君子笑意,道了句:“天琅君果然好算计,我却没想到,连漠北君都是你的人。”
“沈仙师谬赞了。”
天琅君这一句话显然是默认了沈清秋的说辞,以至于还准备了十七八条分析理由的沈清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好尚清华给他解了围。
“师……师兄……”他在一人一魔之间打量了许久,终究决定从好相处的下手,转向沈清秋道:“大王……不,漠北君……是怎么回事?”
“魔君?”沈清秋用眼神询问天琅君是不是想解说,却不想对方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只好自己解释道:“天琅君是通过漠北君知道你写小说的,之后通过天魔血这一因素,算计的如今的局面。”
沈清秋说的有些简单,尚清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我……我写小说和天魔血……又什么关系啊?”
天琅君忍不住笑了起来,插了一句道:“漠北这孩子原来喜欢比较蠢的吗?倒也是意外。”
被人说蠢当然是非常愤怒的,可偏偏对方是自己上司的老大的亲爹,也是自己笔下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打飞机菊苣只好在心里默默吼道“爸爸我不跟你们计较!”然后脸上依旧存着迷茫,看向沈清秋,企图要一个解释。
“这就是天琅君特别厉害的地方了,”沈清秋摇了摇头,说出了惊人之词:“我没想到,梦魔居然也回归了魔君的管辖。”
若是打飞机菊苣的设定没错,梦魔是洛冰河开挂的直接原因,也是他控制人心的最高明的手段之一,如今落入天琅君之手,自然可以解释为何整个局面会如此顺畅的发展却又处处带着异样的违和感。
“沈仙师不愧是沈仙师,”天琅君的语调中满是赞美,又问道:“我自诩设置的还挺圆满的,不知沈仙师是如何看出来的?”
“要说看出来,天琅君也是抬举我了。”沈清秋摇了摇头,扇子在掌心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最终下定决定道:“魔君是通过漠北知道尚师弟身上寄存着所谓的系统,然后推断出可以利用的地方的吧。”
他说完既不等尚清华发问又不等天琅君肯定,转而问道:“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情,为何魔君可以由此确定我身上也有系统呢?”
沈清秋说完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也是我天真了,魔君若是掌控了梦魔,自然能知道。”
“啪啪啪!”天琅君发自肺腑的鼓掌,认真恳切道:“沈仙师真不愧是我所喜欢的类型啊,果然是睿智聪慧,半点瞒不过你。”
他笑了笑,顺手点了一下尚清华,对方顿时不能动弹,只好用眼神对着沈清秋求救。可惜沈清秋此时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天琅君身上,顾不上他这位最初的情报泄露者。
“其实仙师说的都对,只有一点不对,”天琅君摇摇头,“我手中掌控的,不是梦魔,是心魔。”
“什么?”猝不及防的信息让沈清秋一时失去了冷静,追问道:“心魔剑……的心魔?”
“正是如此。”天琅君示意一旁的竹枝郎给沈清秋递茶一边道:“沈仙师难道不好奇吗?为何心魔剑有如此威力,却又难以控制?”
沈清秋自然是好奇的,所以他只是静静听着。
“因为心魔剑最初的本体是心魔本身,但此子难以控制,对魔族亦是有害,故而被第二代的魔君封印打造成心魔剑,利用代代魔君的力量压制,从而磨损他的意识,消耗他的能量。这也是为什么心魔剑会成为两界链接钥匙的关键。”
天琅君一口气说出了魔界辛秘,却仿佛在说一个普通的八卦一样兴致勃勃,又道:“心魔剑断裂之后,心魔残余的意识脱出,需要一个容器来寄存,他选择了我,就好比当年梦魔选择了那小子一样,可惜啊,我没有那么好控制。”
可不是么,和天琅君比起来,洛冰河才是真正的傻白甜,小天真。区区心魔残念,哪里能控制得住天琅君。
“所以他反而为你所控制?”
“沈仙师说笑了,”天琅君摆摆手道:“我已经答应无尘大师不干扰这人间,自然要收了这心魔,不让他在人间为非作歹。”
可你也在用它为非作歹啊。
沈清秋在心里吐槽,却不想对方仿佛听到一样,笑了起来:“心魔残念在我这里,可是比落在洛冰河手上好多了,何况对沈仙师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为何要这么做?”沈清秋肃容问道。
为何非要挑起天魔血的事情,非要让自己面对旁人的感情。甚至于,直面自己的感情。
“沈仙师,”天琅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话题急转:“你先告白的还是柳仙师先告白的?”
“柳师弟。”沈清秋下意识回答,却又面色泛红道:“与这何干?”
“诶……”天琅君似乎略有些吃惊,看向竹枝郎道:“没想到这次是竹枝郎猜对了。”
等等,你们两个居然还用别人的感情来做打赌的吗?魔族已经这么无聊的吗?!
沈清秋觉得自己头皮一阵抽痛,却依旧忍耐着,问出了心中最大的一个疑问:“不知魔君为何要行如此之举?”
“嗯,”天琅君面容难得认真严肃起来,想了想才解释道:“市面上小话本太多了,尤其是这位作者,”
他顺手指了指尚清华,又道:“写了各种版本剧情故事,虽说文笔糟糕,内容也有些乏善可陈,但毕竟视角不同,独有见解,令我既好奇又不得不佩服。”
所以说你到底从打飞机菊苣的小话本里头看出了什么居然要用心魔剑来设置这么大一个局?
沈清秋很想跟他说“说重点”却还是耐心听了下去。
“我就想知道,”天琅君从袖子里翻出各种小话本,问道:“这么多所谓的西皮,沈仙师真正喜欢的是谁?”
“什么?”
沈清秋觉得眼前黑了一瞬间,缓了口气才道:“就这样?”
“难道沈仙师自己不想知道自己喜欢谁吗?”天琅君露出惊讶的表情:“毕竟这么多小话本,人类的感情似乎不能分得那么散……”
说道此处,他又顿了顿,迟疑道:“莫非……”
“没有莫非,”沈清秋果断承认,“我就喜欢柳师弟一个。”
天晓得被他猜测下去能跑偏成什么样,还不如早点承认。
天琅君露出一个果然的表情,道:“我想也是啊。其实早先我也以为沈仙师跟话本里说的那样喜欢我那不成器的儿子。”
天琅君摇摇头,又道:“可是沈仙师这么出色,不该被棝梏在那样幼稚的孩子身上。所以我想知道,沈仙师到底是喜欢哪一个?”
他眼神落在小话本上头,挑出一本道:“虽说看到晚了,不过到底是真的,果然实践下来,半点没错。”
沈清秋略伸头打量了一眼,随后便转头狠狠剐了一眼尚清华——那本子封面一看就知道出自打飞机菊苣的手笔,简直不要脸!
沈清秋觉得他现在心情非常复杂,仿佛宝藏探险游戏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通过挖掘秘密发现一个宝箱,满怀期待打开了,里头是自己车库钥匙……
这种尴尬又心累的感觉,实在难以描述。
但天琅君却毫不理会这点,继续道:“沈仙师如今已经知晓前因后果,不知对去除天魔血还有什么异议吗?我想柳仙师已经答应了吧?何况沈仙师要和柳仙师在一起,这天魔血留着也不是个办法啊。”
沈清秋觉得天琅君现在有点像推销人员,那种强买强卖的风格着实很眼熟。但他确实说的没错,尤其以如今的状态来看,天魔血确实留不得了。
“不知天琅君所谓的十拿九稳的办法,要如何执行?”沈清秋算是同意了他们之前的法子,如今问的便是细节。
“这就要说心魔残念的用处了,”天琅君露出几分得色,随后又收敛起来,以极为风雅的姿态道:“心魔可以模拟梦魔,也可以略微影响到洛冰河的意识和感官。”
“待得我和竹枝郎调动天魔血引动洛冰河的那一份天魔血之后,漠北又会牵制住他让他不能来打扰。至于沈仙师和柳仙师的双修之法么,”天琅君笑意中居然带了几分羞涩,才道:“木仙师会给你们具体的指导的。”
“………………”
这时候你在害羞个什么?!
沈清秋腹诽完毕,还是不得不佩服,天琅君不愧是连《狂傲仙魔途》都没给出战胜攻略的最牛大BOSS,这谋略和手段,还有心狠的程度,果然是一顶一的魔君。或者应该说谢谢他对自己莫名的好感?总之,沈清秋感慨着还好此人不是对手,否则自己在《狂傲仙魔途》完本剧情前的那些遭遇,就是最好的注脚。
要知道,那时候自己还不是他的直接敌人呢。
沈清秋想了一圈,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于是点头同意。
天琅君也不意外,只是嘱咐到莫要告诉旁人,这些细节连柳清歌都不能说。至于尚清华么,天琅君倒是异常放心,毕竟还有个漠北君,容不得尚清华多嘴多舌。
临到走时,沈清秋突然转身问道:“魔君,我还有一事想问。”
“沈仙师是想问洛冰河会如何?”天琅君似乎早有所料,答道:“心魔会让他对你的感情褪去,沈仙师介意吗?”
“…………”
沈清秋觉得这样挺好,却又觉得用心魔控制洛冰河并不公平,想了想,问了一句:“心魔的效力会褪去吗?”
“会,”天琅君点头,“若是自身意志超过心魔残念的控制力,便能突破心魔障。不过……”
天琅君看了眼沈清秋,道:“沈仙师应该知道的,对于魔族而言,不能占据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若是憎恶便毁灭,若是喜欢便抢夺。但若是突破了心结,这感情就会随之消失,因为魔族嘛……”
他话没说完,沈清秋却理解了。大约是想到了苏姑娘,沈清秋心道:魔族对于个人的感情,确实有局限。
“那也好,”天琅君到底是说的对的,沈清秋点点头道:“魔君毕竟是最了解魔族的,是我多嘴了。”
随即他又摇摇头,叹道:“此事有劳魔君如此设计,虽说在下相当生气,但也要谢谢魔君。”
生气是自己被算计了,谢谢则是因为勘破迷障,看清了本心。
孰是孰非,这件事情,已经说不清了。
沈清秋正要往外走,竹枝郎突然在他身后道:“沈仙师若是要去找柳仙师,应当去仙姝峰。”
正要跨出门的沈清秋脚下一个踉跄,亏得尚清华手快搀住他才没露出狼狈来,他转身道了声谢,却打消了去找柳清歌的念头。
短短半日,沈清秋却觉得仿佛历经一岁;复杂的局面之下,简单到不可思议的目的,这让他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