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80.毛布/毛毯  

2016-06-05 00:10:2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周末小甜饼……我居然没开车……【其实因为太困了……我又有些卡文……
于是周末愉快~
存档:
----------------------------------------------------
280.毛布
毛毯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泰昌府落座于京城西北,乃是今朝南北通商的重要城镇,因其不仅占据交通要道的便利,同时落座于国境边际,退可守,进可攻。一旦北伐开始,这里就是前方展现的重要补给城池之一,同时也是北伐战争最后一道不可逾越的方向。一旦泰昌府被攻破,莫说北伐反败为胜,就连京城都岌岌可危。
因此,自古以来,泰昌府的府尹地位就非同寻常。不仅要饱读诗书善于经营,同时也要懂得兵法战略能够迎敌。以确保泰昌府的商贸重城的地位不失,同时还能保障万一与北蛮开战,泰昌府能以最快的速度给前线以物资补给和将领调配。若是万一出现战事不利的局面,还能利用泰昌府周围的天然地势和政局影响力,将整个北疆的战局控制在泰昌府以北,决不牵连到京城。
故而,这泰昌府自古至今都是极为要紧的。
而如今这泰昌府府尹却是破天荒的派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来担当。
张清麓接到调任的时候一点意外都无。他一个户部的侍郎,若是不出京城,只怕这位置要慢慢熬才能熬出头,但他和程钧的安排乃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要推动整个国家局面的变化,自然不能安于在京城一隅,故而这泰昌府的调任从一开始就是张清麓自己推动的。
虽说和以往的那些府尹有着绝大的不同,张延旭的身体惯常给人的都是孱弱的印象,如今却要去北疆第一城,朝堂上下要说不吃惊是假的。但随即他们就明白了,张延旭去了前线,程九难道还能安生在京城?若真有战事爆发,如今朝中能动用的最年轻的力量就是程九。
不仅可以让他再立战功堵上那些言官的嘴,更重要的是皇帝可以让他凭借着北疆战局的胜利再一次抬升他的地位。
毕竟北疆战事几乎隔几年就会有一次小规模的冲突,只需要把北地守住,把蛮子们打回去,升官发财都是闭着眼睛来的。皇帝这些心思,只怕是为了让程九能有更大的话语权,而不至于被文官压一头。
那么要让他去北疆顺利铺局,张延旭的身份地位就很值得拨动一下了。
于是这两人之间,反倒是这位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前榜眼现侍郎的,抢先一步去了泰昌府。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两人一下天南地北的分开,到底有些记挂。待得程钧到了年底终于寻了机会从皇帝那里得到了休假,跑去北面看他的时候,泰昌府早就已经陷入了大雪纷飞的寒冬时节。
程钧抵达的时候乃是腊月二十八,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恰巧是泰昌府最冷清的一段日子。毕竟再怎么热心于生意的商人,这时候都要回自己家去过年,故而这也是张清麓当上府尹最轻松的一段日子。
人少不仅事情少,也意味着他需要接触的俗世浊气也会少了许多,加上白雪封城,人烟稀落,更是让他身体好转了不少。
程钧甩了随行的下人们一个人抢先一步跑去泰昌府衙的时候,就看到大宅子里头大部分人都被打发回去过年了,只剩下张清麓从京城带过去的那些人还在忙忙碌碌。
平安看到他家小公子的时候格外兴奋,程钧给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便顺着他指的方向摸了过去。
府衙的前面是官邸,后头算是私宅。张清麓正躲在私宅的书房里头,抱着本州志看得入迷。程钧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缩在厚厚的毛皮毯子里,裹着件披风看书的人。
张清麓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的出现,只是因为被挡了光线,这才抬头,看到程钧也不过是笑了一声:“程小公子来了,怎么也没让人通报一声。”
“阿旭怎么一点都不吃惊。”程钧在他身边坐下,蹭着那软毛毯的边缘,讨好般的问道。
“前日里就送了快信说要到了,我猜你也会一个人前一步赶来的。”
张清麓借着他手的力气坐直了身体,问道:“又把吉祥他们丢后头了?”
“嗯,”程钧偷偷末了他一把手,触感冰冷,顺势一挥就把门给关上了,“反正那丫头在也不会出事,正要有不长眼的敢偷袭,只怕是正好让吉祥练练手。”
“嗯,”张清麓倒也不是真的担心,他们当年收留的几个孩子,有多大能耐,是都清楚的,只是程钧这般小孩子心性每次都提前偷跑,倒是颇为有趣,“既然来了,回头让瑛娘多准备份晚餐。”
“怎么如今觉得你这府尹大人日子过得好生清苦?”
程钧伸手捏了捏他胳膊,见他不反抗,趁机将人整个抱在怀里:“果然瘦了好多,这北地真是凄苦。”
他这边占便宜,张清麓也懒得推开他,两人许久不见自然是想念的,隔着毛毯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热度,张清麓也有些疲懒,道:“北地物质稀缺,说这泰昌府乃是北疆小江南,也不过是玩笑而已。”
“啧啧,真是可怜,”程钧故作怜悯的样子道:“看来这过节的日子我得好好把你养养,莫要苦了我家阿旭了。”
“……”张清麓翻了白眼,脑袋往他肩上一搁,问道:“什么时候正式过来?”
北疆战局在张清麓这么多前期布置之下早就成了一触即发的局面,程钧自然也要有所准备。
“过了年回头就要回去准备了,”左右无人,程钧低头亲了他一下,嬉笑道:“这么想我?”
“想……”张清麓拖长了声音,手从毛毯里头往程钧腰上搂了过去,道:“恨不得马上把程九爷差遣了伺候我来。”
“这好说,”程钧本就皮厚,故意歪解他的意思:“晚上就来好好伺候我家张大人。”
“闭嘴吧你!”
张清麓另一手书往他脸上扣去,虽说是骂他却也带着笑意:“我看你就学会嘴碎了。”
两人都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如今到了这般地步居然如少年郎般打打闹闹了一通,最后还是因为平安来寻他们用晚膳了,才算安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