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九)  

2016-06-27 00:05:4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更新完毕之后都第二天了……_(:зゝ∠)_
前文走:
存档:
-------------------------------------------------------

九、不能说

苍穹山派十二峰,横山峻岭,各有特色,风景奇艳,不同寻常。
这其中,惯常以清静峰最为安宁,与其峰主个性相合。山势俊美,流水曲觞,竹林成片,风过叶鸣。乃是十二峰最为风雅亦是最为宁和的地方。
而此时此刻,原本就极为安静的清静峰顶上,更是寂寥一片。
竹林在夜风的吹拂下婆娑摇摆,叶片摩擦的声音细细碎碎的,彰显林中竹屋的反常。
天琅君离去后,结界已经消失,而木清芳离开前的一句话,让屋里的人都失去了思考和说话的能力。
沈清秋纵然对整件事情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也不曾料到最后会有这么一个法子被提出来——而且是正儿八经的提出来。他确实不想用别人的性命来换自己一命,但也不想用这种方法来做补偿。
沈清秋觉得自己还是比较追求乌托邦式的精神共鸣的,否则上一辈子的沈垣也不会一边追着打飞机菊苣的烂文一边记住了剧情记住了设定还一路跟到完本。所以,他觉得,如果以这种“肉体交换”的模式,利用别人对自己的好感,来达成目的的话,莫说对方的心态这关他过不去,就算他自己的心态上也过不去。
就好比,当初为了换回洛冰河发生的事情,或许对魔族而言,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但他多少,心中梗着。
何况,就在刚才,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喜欢柳清歌的。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将这件事情建立在“交易”上。
原本就没有灯火的竹屋在月色挪移之后暗色更重,柳清歌的脸整个隐藏在黑夜里,看不出表情。只是沈清秋从他的呼吸里,可以听出极其细微的变化,那是一种紧张和拘束的感觉。在沉默中,慢慢绷紧了彼此间的气氛。
或许是穿越过来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沈清秋几番深呼吸调整之后,觉得自己有必要来打破这个局面。
“师弟,”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回去吧。”
“…………”柳清歌站在原地不动,沈清秋还以为他要站到地老天荒的时候,他突然问道:“为何?”
什么为何?沈清秋莫名其妙,想了想觉得他应该是问自己为什么要拒绝。
这种理由还需要说吗?一命换一命的事情,沈清秋怎么都做不出来。
“一命换一命,”沈清秋直白道:“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不一定会死。”
“天琅君说会,”沈清秋叹了口气,“就一定会。”
“他也说了会成功。”柳清歌并不放弃。
“正因为会成功,所以才不能答应。”
沈清秋心想,就因为会成功你才会有危险,这么明白的事情,怎么还说不通。
“我不需要你担心,”柳清歌停顿了一下:“答应吧。”
“师弟,这不是担心不担心的问题,”沈清秋觉得自己师弟今天脑子似乎没有上线,不知道在钻什么牛角尖,只好耐心解释道:“我不能拿你犯险,伤你性命。”
“……”柳清歌对他这句话不置可否,隔了一会儿才道:“你不用为此负担什么,这是我的决定。”
“师弟,”沈清秋对他这种犟脾气觉得有点心累,也不知道柳清歌到底在别扭什么:“这不是你的事情,是我的事情,所以应该是我来决定,而不是你的决定。”
所以别闹了,乖乖回去好么,我是不可能用你性命来承担这种风险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沈清秋觉得自己内心接近咆哮的边缘,却还是维持着面皮上的持重风度,耐心道:“这是我的事情,不是你的,明白吗?”
他这句话,让柳清歌一直在坚持的立场,终于有些站不住脚了。他想到自己这个师兄,虽然每次都说着让自己去救他,但实际上,每一件性命攸关的事情,自己都没有成功保住他。无论是花月城的自爆灵体,还是埋骨岭上拦住洛冰河,每一次失败的都是自己,每一次牺牲的都是沈清秋。
说到底,自己是保不住他的。就连这次,明明有机会他都直接放弃了。
柳清歌觉得沈清秋并不需要为难,自己也不想让他返还灵力。他知道他师兄比较在意的还是他那个魔族弟子,所以那种事情,原本就没考虑过。只是柳清歌怎么都没想到,沈清秋的态度会如此坚决。
或许是他表达的不够清楚?
从来都是一言不合直接开打的百战峰峰主,第一次试图用沈清秋擅长的方式来进行说服,他道:“此事虽说是你决定,但我并不需要你为此负担什么,也不会逼迫你做什么不愿做的事情,你只需要答应便可。”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能活下去不是你一直很在意的事情吗?”
毕竟沈清秋曾经说过让自己救他,而从以往事情来看,沈清秋也确实是个惜命之人,为何偏偏在此事上,如此不通情理?
柳清歌是觉得自己一直都欠着沈清秋一条命的,如今天下格局亦算平静。更何况,只要沈清秋那个弟子一直留在他身边,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想来也不会再有需要自己相助的时候。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拒绝自己这事?
他在这头想不通,却不知道对面的沈清秋更是头痛。
自己这个师弟反反复复的意思,沈清秋是清楚的,无非是要牺牲自己来成全他。
这是沈清秋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奈何说不通就是说不通。
“所以说,师弟啊,”沈清秋摇摇头:“你如今正是在勉强我啊。”
他一边拒绝着,一边暗戳戳的想看看系统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比如遗忘啊或者特殊情节推动之类的,却不想正在翻的时候,柳清歌又开口道:“沈清秋,你拒绝的原因是不想双修吧?我并不需要你返还灵力,也不需要你因此勉为其难接受我。你只需要点头答应驱除天魔血即可,不会有别的事情强加于你。”
柳清歌最后那句“一命换一命”的话没说出口,毕竟他对沈清秋还是了解的,只怕说出去,沈清秋反倒要拒绝。
柳清歌觉得有些烦躁,要不是不能打晕了沈清秋进行,他才懒得非这种口舌功夫。
“……”
借着夜色遮掩,沈清秋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想若是原版系统在一定会因为OOC而扣除他B格的,好在现在是新系统。不过这个新系统真坑啊,怎么连个帮助模式都没有呢?
“你到底答不答应?”
柳清歌终于开始不耐烦了,语气里满是忍耐到了极限的克制感。
沈清秋只好先安抚他道:“师弟,我只是不想让你冒险而已。”
他终于知道自己这个师弟想岔到了哪里去了,但又不好直接说其实双修也可以,毕竟估摸着说出来柳清歌要被吓跑了。沈清秋琢磨着战斗狂的思路果然有点不同寻常,一边在想要怎么说才能婉转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
其实留着天魔血也没啥害处,毕竟天琅君和竹枝郎没有那么无聊,至于洛冰河……
沈清秋不得不承认,这位倒是真有点可能的。
“叮!”翻了半天的系统终于冒出了提示界面,看到那个弹出的对话框,沈清秋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关了静音,此时打开就听到一连串的系统提示之后跟着的那句问话:“察觉宿主陷入困境,困扰值超过200,是否启动帮助模式?”
原来真的有帮助模式啊,沈清秋一边抱怨着系统怎么不早点显示一边直接把自己关闭系统提示的事情丢在脑后。他戳了一下“帮助提示框”上头的“是”的按钮,就看到画面一转跳出一条提示:
“是否启用情景小推手?”
坑爹的情景小推手,沈清秋条件反射般的往后退了一步,心道自己都忘了还有这条?没想到新系统居然把这最坑的一个功能留下了。
这种情景·爆衣·小推手,除了每次都坑了他一把之外,根本没用!
因为修订系统的关系,沈清秋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一直沉浸于自己的识海之中。在一旁的柳清歌看来,这是自己的师兄拒绝了自己并且不想再和自己说话的表现。
柳清歌虽说习惯了直来直往却并非愚钝之人,相反,他心思聪慧无比,只不过因为讨厌尔虞我诈而懒得去考虑。此时此刻,沈清秋的种种举止在他心里过了一遍之后,终于让已经有些开窍的柳清歌意识到一个可能:沈清秋是真心实意的拒绝他的,或许是因为担心他,但更多的只怕就是他说的那句“不想牵连到别人”——自己从来都属于“别人”的范围。
得出结论的柳清歌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就像之前那五年,每一次都输在洛冰河手里一样的挫败感。但当时,他可以明知不可为而为止,而现在却做不到了——因为他面对的是沈清秋。
而恰巧此时的沈清秋,往后退了一步,落在柳清歌眼里,这确确实实是拒绝的表示。
“你到底在想什么?!”柳清歌不知道系统的存在,自然不会明白正在犹豫那情景小推手的沈清秋的心思。他向前一步,几乎站在沈清秋跟前,质问道:“你是有多不想要命了?”
沈清秋被他吓了一跳,原本还沉浸在系统里的意识赶忙回神,正要回答他,却又突然听到系统提示音:
“宿主选择延迟过久,自动确定。”
“滴!情景小推手启动!”
“扣除主角爽度100,苏度100。”
“…………”听着一连串的语音提示,沈清秋默默心疼了一把自己攒着的爽度和苏度,虽说还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毕竟是重要的衡量值,他还是清楚记得自己曾经被扣到负数的时候差点被打道回府彻底形销魂灭的。
但这时候轮不到他去考虑系统的问题,因为柳清歌一把抓着他袖子,喝道:“回答我!”
果然是爆衣模式吗?
沈清秋往后退了一步,心想这件衣服估摸着保不住了,柳巨巨力气也挺大的下一秒就该碎了。却不想下一秒没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倒是东西坠地的“啪”的一声。
被这么打断一下,柳清歌显然也冷静了点,他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书册,正要递还给沈清秋的时候,突然看清了封面。
那是刚才沈清秋用来质问打飞机菊苣的时候用得那本小册子,也是天琅君留给他的书册之一。之前众人来得仓促,沈清秋只是随手将他塞在袖袋里,没想到此时掉了出来。
他正想解释,却不想柳清歌似乎彻底平静了下来,与他稍许拉开距离,语调也变得有些暗沉,迟疑道:“你……是因为……这个?”
黑暗遮掩了他变化不定的面色,却没法掩盖柳清歌微微颤动的手,若非沈清秋看得分明,他也不会相信,百战峰峰主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
沈清秋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其实他倒是真不在意,而是觉得不该利用对方的感情。他正想解释一下,却听到柳清歌声音更为低沉,方才的气势都没了的样子,颇为难堪的解释道:“其实你不用在意这个,我不会勉强你这种事情……”
说了两句柳清歌也知道这事情是越描越黑了,语调又恢复了强硬:“我知道你喜欢洛冰河,也不会勉强你,只不过欠你的一定要还,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情况……”顿了顿,柳清歌继续道:“我很强的,没这么容易死。”
所以说,你到底哪里看出来我是因为洛冰河才拒绝你的?!
沈清秋突然也很想把自己师弟的脑袋打开研究一下构造。
一个恋爱脑的魔君已经很可怕了,居然还有一个榆木脑袋的战斗狂,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沟通了?!
等等!
沈清秋暗搓搓的吐槽完之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或许正如他一直担心柳清歌,柳清歌也不过是“站在自己角度考虑”问题了,虽说方向错了,但确实他们只考虑对方,所以才将自己的安危挪后了。
他想到之前和尚清华说到新系统的时候,打飞机菊苣的那番话:系统的变化是因为宿主感情变化,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既定作品里面的角色了,而是一个和周围所有人都在互动的普通人,对他而言系统只是提醒他最初来源而已,已经不是必要条件了——正因如此,所以才会有新系统产生,才会有系统补丁存在的必要。因为不是系统决定自己,而是自己决定系统了。
既然如此,自己的想法才是剧情推动的根本,明白了这点的沈清秋,又想到之前自己的那种“不舍得”的心态,心中默默做了决定。
可惜他这番思考过程有点长,性情率直导致耐心比较差的柳清歌在他这种无声无息的沉默里也有了自己的判定。他觉得自己说对了,所以一贯口才出众的沈清秋才会无言以对。柳清歌微妙的察觉了自己心中的失落和伤怀,却又有些尴尬的不知作何是好,只好死撑着重复道:“我不会借此骚扰你,也不会勉强你,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犹豫要不要直接和你告白啊!
这种话,毕竟不能随便说出口啊!
沈清秋心里狠狠吼了两句,终于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柳师弟,你是不是喜欢我?”
心事被戳破的一瞬间,柳清歌是拒绝的,所以他的反应也很直接:“你想多了!”
说完他又有些后悔,却又觉得还是拒绝吧,万一轮到沈清秋拒绝了岂不是更尴尬。
意识到两人的问题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局之后,柳清歌终于打算放过他师兄,换个日子或者干脆换个人再来游说他了,却不想听到沈清秋语气淡然道:“你既然不喜欢我,何必要在意这事情,要不要拔除天魔血,说到底也是师兄我自己的事情,与你何干?”
沈清秋说这话是有些生气了,因为他没想到一贯坦率的柳巨巨居然会撒谎拒绝他。
当然,若非系统好感度这么高的挂着呢他也不敢相信柳清歌会喜欢自己。
“你我都是十二峰峰主,万事应以苍穹山派为先,虽说师弟你是顾念同门情意,但根本无需为我做到这等程度。毕竟我没有要你性命相助的立场。”
沈清秋这话算是彻底断绝了柳清歌的说辞,也掐掉了别的各种理由。
柳清歌这次听明白了,也知道自己眼前只有一条路可行。
“…………”他咬咬牙,手紧紧握着乘鸾,似乎是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要利剑出鞘,一字一顿道:“我喜欢你。”
柳清歌心想,就算沈清秋不喜欢自己也行,回头就说权宜之计便可。
“那好,我答应你。”
出乎意料的,沈清秋连停顿都没就答应他了,看着柳清歌一脸诧异回不过神来,憋屈了一个晚上的沈清秋终于心里头舒坦了一会儿。
他摇了摇扇子,晃着脑袋道:“具体方法回头问木师弟吧,总之不能让你出事。”
“你……”柳清歌这下是真没反应过来,若是他没听错,沈清秋应该是那个意思吧。
“我什么?”
如今换了心情沈清秋倒是有闲心来逗自己这个师弟了。
“你不是喜欢洛冰河么?”
大概是冲击太大了,柳清歌还是先把这话问出了口。
“我亲口说过?”沈清秋收起扇子往他肩头敲了敲,又道:“天色很晚了,师弟先回去吧,回头详细商议还是去木师弟那头,问问看天琅君他的计划吧。”
沈清秋如今能肯定,这事情,只怕从头到尾都没脱离出天琅君的算局。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