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60.深  

2016-06-25 00:34:4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不知道在写什么的之二……其实脑洞倒是有了几天了但是没写出那感觉,不过我写东西一贯是写到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的放给角色去掌控我就旁观……所以豁边几乎是天天都会有……
深是深邃、深沉的意思……
姑且算一半的落凡梗吧……
存档:
======================================
160.深
[上天台 程张]

修行者不拘日月晨昏,只管那子午流注、辰戌定省的功夫。一旦迈入精魂天地之后,法力积累便成水磨工夫,外界灵气充裕自身功法得当,只要境界上有所突破,法力修为的积累就不成问题。尤其是对于张清麓这种资质慧根都是上上等的修士而言,每日的修行只是例行并无特意需要注意的地方,自然也不用特别存放于心上。
张清麓不知道旁人是如何修为的,在他遇到程钧之前,他只知道自身只需存了那份心思,必然会有修为上的进展,说不得一日千里,但比旁人快上许多都是寻常。他当初的师父、义父义母们都以为他乃是天纵之才,故而除了指点一些修为上需要注意的地方,也从不对他施加什么修行上的压力。虽说这也是张清麓之后分心权术过多,导致耽误了自己修为的原因之一,但不得不承认,他是极少数的那种天才。
但碰到了程钧,这过往的自负也成了一种压力和鞭策。他是眼睁睁看着程钧从入道到筑基,随后用天才需要的十分之一的时间完成了整个筑基期,化气为精之后更是转眼就结了精丹——有这种人在跟前,任何修为上的怠惰都是一种对天资的侮辱。张清麓早就尝到了修为不足的苦头,自然不会于此方面再做那不智之举。
故而,他对自己的修行,虽不放于表面,但也确实用心许多。手中照样是掌握了蓬莱的执事权柄,却不曾因此耽误修行,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等安排,居然能在权谋和修为之间寻到了齐头并进之法。
只是,纵然如此有些事情依旧难以释怀。
一如面前的程钧。
说完了该说的,也说够了不该说的,蓬莱掌门,程钧神君,却依旧留在他的赤练岛洞府,始终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张清麓给足了明示暗示,程钧却一反常态的装作不懂。张清麓对此也有些难以招架,自从两人私下结成双修道侣的关系,程钧对他的态度就有些转变。有时候缠人的很,有时候却又故意保持距离。张清麓对此很是疑惑了些日子,最后的结论乃是程钧自身尚未下定决心,自己又何尝看的出来?
并不是不信任,恰恰相反,除去这件事情,张清麓对程钧可谓信任至极,从最初到现在从未改变的便是这点。但放到感情上,莫说他不信程钧,他连自己都信不了几分。
不曾见过神君之上还能结成长久道侣的,尤其是对于彼此而言,最初结下的合作目标依旧有着极大的压力,这种前提下程钧不会放自己走乃是正确选择;而自己因此暴露了感情上的弱点也是一时失察。张清麓直觉上认定了一旦修为到了,天台之争胜利了,最后的结局也无非是各自出路,未必能走到一起。想是想过真正合籍共行的未来,但总觉得模糊而遥不可及。
与其妄想,不如看清眼前。
可惜程钧总不给他看清的机会。
张清麓懒得再与他打机锋,直言道:“若是掌门无事,我这里边要做今日的功课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要打坐休息了你也可以走了。
却不想程钧腆着一张好看的脸皮,道:“清麓要歇息了吗?也好。”
说罢,竟然是先他一步,往洞府内层的净室走去。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纵然他一贯面皮厚也熬不住程钧这姿态,脸上一阵发热,竟是有些泛红的模样。反观程钧颇为坦然,速度不快却态度明确,甚至于在净室门口还回头看了一眼张清麓,那脸上的笑意显然是摆明了无论张清麓说什么,他都不会走。
到底张清麓还是跟上了,一则这本就是他的洞府,二则程钧如今的态度坚定,自己断然是逃不过的。
净室里头,自己的云床玉榻之上,程钧随意坐在一端,见他进来,伸出手去迎他。张清麓眼神微微动容却隐藏在额发的阴影里不曾表露,虽说尽量不着痕迹但依旧颇有几分刻意的避开了程钧的手,坐在他身侧。
两人之间无论是强迫还是自愿,道侣间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也都做过了,如今要说保持距离反倒有些扭捏作态。张清麓也不过是心头与他依旧略有隔阂,行动上却不曾拒绝。
无论自己何等态度,最后结果总是如程钧的意思,又何必与开始时这般显得做作。
只是出乎意料的,程钧却未曾对他做什么。躺下之后也不过收拢了夜明珠上的阵法,只留下点点萤光,随后便搂着人睡去了。
张清麓在黑暗中愣神了许久,要说程钧对他做什么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但这种亲昵却又持重的态度反倒让他更有些不解。自己躺下的一瞬间程钧的眼中确实有欲望闪现,但如今墨色深邃,反倒遮掩了这一切念头,让他有了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耳边呼吸平稳,周身灵气充裕,程钧的聚灵阵在此时将他一同笼入阵法抚照的范围,张清麓定了定心神,默默运起功法,不知不觉倒也睡了过去。也因此漏掉了在夜色里,程钧看着他的眼神,除了恋慕更多的是一份不确定的小心翼翼。

*****

醒来的时候张清麓有一瞬间的恍惚,一样的夜色如墨,相同的呼吸声和搂在腰上的手臂,他反应慢了半刻才意识到自己尚在凡间。周围并没有充裕的灵气,也没有莹莹之火的明珠辉光,只有程钧看着他目光,一如既往的深邃温和。
“怎么突然醒了?”程钧的手擦着他额角,穿过发丝落在头皮上微微用力按着,问道:“头痛?”
“不,”张清麓摇摇头,靠近了点才道:“做了个梦,许久之前的事情。”
神仙极少做梦,就算落凡之后这点也不曾改变,这应当是道心稳固的关系。如今他突然说到梦境,程钧自然要多问一句内容。张清麓倚在他肩头,简单说了这段回忆,最后自己笑了起来:“当时还觉得不过是逢场作戏,待得最后交易完成你我也该分道扬镳了,怎想到如今反倒牵扯的更为紧密了。”
他说这话虽说感慨但也不算有心,反倒是程钧落在他身上的手又收紧了几分,回道:“清麓是担心过不了这劫数最后还是走到当初想的那步?”
张清麓晓得他说得便是真相,自己却答不上来什么内容。关于此次劫数,程钧有些关键的事情瞒着自己,他却不好细问,只怕坏了程钧的布局。但张清麓心中知道,比较起来,他更担心是自己知道真相后,忍不住就顺应本心去做了——正如这梦中所感,亦是程钧所言,若是无法两人同行,那分开各走各路也好过断了修为。
他这里不回答,程钧自然心中有数,笑道:“我早说过不会放开你,自然不会食言,清麓要相信我啊。”
张清麓点点头,嘴上不答,心中却道:自己从来都是相信你的,甚至比以前更相信你。
所以,无论是何等深渊,也定然会与你同行,一同沉陷。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