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84.おかえり/欢迎回来  

2016-06-23 23:22:3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不知道在写什么……磕磕绊绊的……一塌糊涂……小天使想要的甜蜜梗我好像一点都没写出来……_(:зゝ∠)_
果然复健不足……我需要糖……_(:зゝ∠)_
存档:
---------------------------------------------
284.おかえり/欢迎回来
[上天台 程张]

静极思动,闲极无聊。
就算是神仙,都会有心血来潮的时候。且不论是不是凡心未尽,就算是天地神祇都有思凡下界,更何况原本就是凡人修士,偶尔之间,心神动摇,自然会做出些不寻常的事情来。
就好比两位天仙大人,放着天上仙界的事务不管,留了个分身,抽离了眼线,收敛了本尊气息跑到凡间来寻欢作乐。
“清麓,”程钧拖着自己道侣的手,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挤在人堆里,看那耍花枪舞大刀的江湖把戏,一边煞有其事的评头论足道:“啧啧,到底是许久不来了,如今花样多了许多,看起来也更有意思了。”
张清麓跟在他身后,原本一身飘逸闲散的风貌与这街头热闹有些格格不入,偏偏他身上总有那种令人喜欢的儒雅气质,此刻被程钧拖着说话也不过是带着笑意点头听着,看起来好一个翩翩公子,浊世清流的模样。
这两人,穿着考究,打扮入时,气派万分,姿态端庄,放在谁眼里都是一个大户公子带着年少族弟来赶那平民集会,体验生活的模样,在有心人眼里甚至还是两头上好的肥羊,可偏偏那些打他们算盘的下三滥之人,没一个近得了身的。总是看着人在眼前,转身又消失在远处。这般溜滑,又看似无心,只让人感慨凯子也不好欺了,却万万想不到,这两位的真实身份。
程钧本心明达,张清麓灵台通透,两个活了千余年的老怪物,真正天仙境界的飞升神仙,如今遮掩了修为,大大方方的混迹于闹市中。这两人,要说也都是老谋深算又心狠手辣之辈,但偏偏对着彼此都颇有几分赤子率真,如今也不过是回想到当初入凡时光,兴致来了便拖着人下来玩一趟而已。
只不过,到底是沧海桑田,岁月如梭;天上人间,一眼万年。他们飞升也不过百余年的时光,人间已经改换朝代若干。最初因为程钧散仙劫而崛起的大越朝已经随着皇室血脉的灭绝而彻底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当下的朝代,和之前说差别大也不大,不大也大。但这一切和这两人已经没了太大关系,旁观之下,心境已经有所不同。
程钧看完了街头卖艺,逛了集市,又拖着人走了整片街区,见张清麓露出稍许怠意,这才寻了个大酒楼,带着人进去,又要了雅座,坐下休息。程钧习惯性点了好酒好菜,一回头却看见张清麓倚着栏杆扶手,眼神往外眺着却没什么兴致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清麓可是觉得无趣了?”
“是,也不是。”张清麓转过身来回他,脸上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浅笑,颇有几分感慨:“当初对这人间依旧带着怀念,谁知今日被你带着来了,才发现,所谓物是人非,并非因为外物而是因为本心。”
“当初你我入凡,心境一如凡人,自然看世间十万火急,人人不同,各有千秋。”程钧给他斟上一杯茶,递送到面前:“而如今,天人之别,纵然你我之间感情浓烈,却不会因此移情旁人他物,所谓大道无情亦是如此。”
“有情无情一念间而已”,张清麓点头,抿了口茶道:“就好比当年我定会挑剔这茶水不足,如今却觉得凡人的东西何来可言之处。”
他一贯讲究,吃穿用度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与程钧共进退之后,只有从那头得到更好的,莫说亏欠,连一点次等的物件都没有,这凡俗的东西本就看不上眼,甚至连一般仙家之物都能挑剔半天。可现在看起来,反倒是半点不放在心上,这劣质茶水也好,吵闹的街市也罢,都半点不上心头,如云烟过眼,连痕迹都不留下。张清麓突然想起当年程钧曾在这般心境下徘徊了许久,不由得感慨他到底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选择前所未有的道路。
“正是一念起,一念灭,没有执念便没有得失心,清麓如今是入了天仙境之后,心态尚未从那通达空明的无情境中稳定下来,故而才会有这种万事无挂的境地。”程钧比他早一步感受到这种心境,自然更有说服力:“待得明达本心之后,就不会有这种不受控制的心态了。”
“嗯,”张清麓点点头,“你说是便是吧。”
修为上程钧总比他快一步,有好处也有坏处,但至少程钧从不用自身的感悟去影响他的,只是说一些心境体验让他有所了解,也算是一种辅助。这次也是因为张清麓这般无垢心境的关系,才惹得程钧寻思了法子下凡来。张清麓知道他好意,却碍于心境无法明言,只是所幸两人之间有道侣因果深缠,自然不至于因为区区心境变化而断绝了彼此情义。
张清麓一边与他有的没的说着话,一边随意挑着菜吃。只是那口味到底不如灵物来的好,自然也就是过过念头上的瘾而已。
“两位公子,”雅座外间突然冒出个声音,抬眼看去,是个老头子带着个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两人,问道:“可要听曲儿?”
张清麓正要拒绝,程钧却点头让两人进了门。张清麓晓得他这是想让自己多些兴趣,故而也不扫他兴致,便让两人随意唱几句。偏偏那姑娘家的估摸着没练多久,嗓音倒是嫩生生的却不够明亮,唱的磕磕绊绊的。张清麓心道难怪这生意做到自己头上来了,若是一般人只怕听一两句都要赶他们走了。
大约是他神色略有显露,程钧瞥了他一眼,笑着打断了那卖唱的,道:“老人家,你的二胡拿来。”
遥想当年,程钧倒仓的时候也曾练过一阵子器乐,当初怕得是万一嗓子回不来还能做个乐师。如今再提二胡,倒真是一时兴起,虽说生疏的不行,但他是何人?真正的逍遥天仙,这般凡人器物,只需根据韵律节奏自然要比一般人练了许久的都来得出色。
张清麓听他拉那方才的曲子,从生涩到熟练也不过几个小节的速度,竟比那卖唱老头来得精彩许多,便忍不住开口道:“九爷不如卖个面子,也开个金口?”
程钧当初落凡时候为了哄他也是唱过的,如今又是数百年过去,他突然提出这要求自然是惹来程钧一个白眼。
不过白眼归白眼,该唱的还是要唱。程钧嗓子明亮锐利,音色华丽,底蕴厚实,虽说技巧上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但到底境界在,气息足,竟是一口气把那姑娘方才没唱好的段子都重新过了一遍。惹得那一旁两个原本还想讨个生活的,竟开不出口来。
最后还是张清麓忍着笑,从程钧手中接过那二胡塞了回去,又给那老头子递了一块银子,打发了人,才合上那雅间的门,笑得连仪态都顾不上,道:“没想到程大仙人这功夫千余年依旧如此出色,要是哪天你我不做神仙了,我来给你拉琴,你来卖唱如何?”
程钧看了他一言,又喝了口茶,才道:“要是能换得张兄这一番笑,我多唱几句又如何?”
张清麓一时愣住,转念又笑了起来,也倒了一茶,与程钧略一碰杯,道:“你我之间虽不应言谢,还是要谢你点破。”
“既然说了不要谢,”程钧压着他的手,笑道:“不如换点实惠的?”
张清麓正想说他,却突然间与程钧一同变了脸色,隔绝外界的雅间,突然空间一阵扭动,显出个人来。
“还是被找到了啊。”程钧摇头,与张清麓一同坐正了身子,道:“你来了?”
“景枢拜见两位师叔。”来人正是当年程钧传位蓬莱掌门的景枢,如今也是正儿八经的帝君后期,到底没有辜负两人一番栽培。
他见程钧和张清麓一起,脸上掩不住喜色道:“恭迎两位师叔归来,如今蓬莱正恭候着,还请两位师叔与景枢一同回去。”
“罢了罢了,”张清麓扯了扯程钧:“你下来之前就该想到的,走吧。”
话音落下,一行三人已经消失了踪迹,最后只剩下那桌上清茶两杯,白烟袅袅,须臾间,消散一空。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