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27.停電  

2016-06-21 23:48: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怀着一颗想开车的心,结果打开文档发现肾不足,开不动了……
只好先复健,写个甜梗恢复一下手感……断七天真不是盖的……完全就生疏了……
【没想到我才写完就听到外头雷声隆隆……莫非是被我招来的……
好吧,我争取明天更双份哈~
【说起来手生手熟有梗没梗都想写程张的原因在于,这对西皮我已经达成了日常,不用动脑子都知道他们能怎么相处会怎么说话……现架、原著、落凡、猎鬼等等,不管是什么背景什么时代多长相处时间会有什么感情积累,我几乎都不需要思考就能写……所以说,不是偏心而是已经变成条件反射了……【好吧这似乎就是偏心……总之……我明天争取开车……【这句请当做没看到……
存档:
================================
227.停電
停电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强光如同利刃劈开沉重黑暗的天幕,蛇形闪电撕裂了厚厚的云层,伴随着闷热的空气和轰鸣的雷声,从远方飞掠而来又迅速的消失紫黑色的夜空中。雷声如车轮碾过石子路一般,轰轰隆隆的一声响过一声,滚动着紧跟着闪电的步伐,从不可知的远处,碾压着所有听见的人的鼓膜,仿若神祇的冷笑,让原本就压抑的空气变得更为逼仄。
张清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的,耳边的声音从极吵重归于宁静,又因为过于安静而带着喧哗的鸣泣声,仿佛有无数的鸣虫在耳道深处骚动,令人昏聩又烦躁。张清麓在床上翻了一会儿,终究是睡不着了。他原本就容易有些精神衰弱,睡眠一旦被打扰就容易醒着一整晚,如今便是这般,辗转了大半个小时,最后还是四肢摊平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一会儿闪过一条光的,再无半点睡意。
耳边时不时有雷声滚过,忽远忽近的,沉闷的擂鼓声在夜晚听起来格外的清晰,张清麓看着闪电的光,心里默默读秒,根据雷声的长短,连那闪电发生的大概位置都算得一清二楚。只是这般过了一会儿,他便被自己的无聊给惹得苦笑起来,忍不住伸手扯过薄被遮着面孔,蒙在更浓烈狭小的黑暗中,小声得嘲笑着自己。
失眠这种事情,只怕是他从过去带到现在,洗骨伐髓都无法拔除的一个阴影。
闷得久了,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太静了,房间里外突然都太安静了。
雷声的间隙中,周围猛得陷入无声,黑暗中的沉默放大了耳鸣的声音,衬得周围更为沉寂。
张清麓扯下被子,睁大眼睛在黑暗中仔细聆听,强大的精神集中力破坏了耳虫的骚扰,终于发现问题所在——连空调的声音都停了。
程宅的中央空调虽说可以在各房间自调,但这个季节总机一定是开着的。配电间在别墅的尽头,那大功率电机的噪声总归是存在的。平日里听得久了,往往会下意识忽略。但此刻突然消失的声音,反倒让人惦记起它的存在了。
自己房间的出风口也没了声息。张清麓习惯开微风,虽说确实是静音但总有气流的动静,此刻也消失了。他伸手往床边的电子钟上按下,看了一眼,极浅的荧光色数字显示着凌晨2点多的样子,但一旁台灯的夜晚指示灯消失了。他摸索着开关,按了下去,果然没有动静——整个房子停电了。
张清麓这下是彻底清醒过来了,被子被掀开推在一旁,打开窗户外头是潮湿闷热的空气,比毫无流动性的房间空气来的更令人不适。他关上窗,觉得反正没了睡意,不如去看一下。
拖鞋安静得行进于地毯上,在静谧的房间里隐约可以感受到微妙的摩擦声,张清麓凭借着外头昏蒙的光线辨别了方位,向门口摸索而去。手触上门把手的时候,他心中仿佛一根羽毛微微摆动,带起一阵微妙的痒意,张清麓只当是因为停电造成的小心,却不想开门的一瞬间还是被吓了一跳。
淡黄色的光斑落在地上,折返的光线将外头的人从下到上打了一层惨兮兮的明光,在黑暗里凸显出与往日不同的五官。张清麓往后退了一步,才看清来人是程钧,心中暗想道:果然这光从下面打上去,天仙也变恶鬼。
他脸上没露出什么受到惊吓的表情,反倒是程钧似乎有些吃惊,站在门口,手举着正要开的模样,却因为门自己开了而被迫定格。
“吵醒你了?”
程钧下意识的问道,惹来张清麓的嗤笑:“你半夜摸过来,难道还没打算吵醒我?”
程钧被他说得脸上微微一红,想到以往也有过类似的事情,确实每一次都把原本就睡得浅的张清麓给吵醒了,讪讪道:“停电了,我来看一眼……”
张清麓心想这有什么好看的,人却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了位置放程钧进门,随口问道:“怎么回事?”
“落雷的关系吧,”程钧查看了一下张清麓房间的总闸,道:“闪电太密集了,一时间电压负荷过大了。”
“去看一下吧。”张清麓接过手电给他打了个光,道:“总不见得拖到明早。”
“不用,”程钧接过他手上的电筒,顺便将人半推半揽的带回卧房:“莫叔去看了,一会儿就好。”
仿佛为了印证程钧的话一样,耳边突然就响起了习惯性的嗡声,低沉轻微的存在感,昭示着总电机的性能恢复。程钧转身又将他房间的保险闸推上去,果然空调的风力就将房间里的空气带动起来,不多时就又凉快下来了。
程钧确认了一圈没问题,又去张清麓卧室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坐在床沿,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怎么不睡了?”
程钧知道他睡眠质量不好,见他反常的坐着,晓得估计又是失眠了,便上前将先前开窗时留下的帘子空隙又拉上,才回到床边,问:“去我那头?”
张清麓有时候睡不好会直接跑程钧那边去睡。虽然两人的床和床垫都是一样的,但似乎程钧那边的更有催眠的效果。
只是这次他的回答也不同,张清麓摇摇头直接拒绝了:“不用。”
他有些懒洋洋的,说不清道不明得懒得动,只是因为程钧在,所以没躺下而已。
程钧挑眉,将手电顺手搁一旁的桌上,又回到张清麓跟前,半蹲着问他:“我留下来?”
问句里头带着期待,张清麓收回视线低头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模样被视作默许。程钧将人放倒,又从另一边摸上床,一手搂过人,一边在他额角唇边亲吻着:“闭眼,一会儿就能睡了。”
懒得说话,张清麓也没去驳他。自己这点睡眠障碍的成因他比谁都清楚,却也因此难以宣之于口,故而程钧只怕是不清楚的。
只是,或许是因为程钧的话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身边气息有些熟悉,也或许是因为温度重新恢复适宜,再或许是因为雷声和闪电被隔绝在外头不再吵闹的关系,张清麓当真是不多时就有些困了。
程钧身上的温度比那被褥来的暖些又不至于过热,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仿佛阻隔了外界的骚扰,多了一个人的呼吸,让耳虫声也弱了许多,加上落在眼皮上的亲吻有点沉重,让他很快就睁不开眼了。半梦半醒之间,张清麓突然想到,似乎每一次失眠的时候,程钧都会在身边,这也是从过去到现在,令他无法戒断的瘾。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