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流光—色系15题[7靛]  

2016-06-15 00:29:5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感谢小天使孜孜不倦的催文……居然还没忘记我也是很感动……
然而写惯了恋爱脑剧情的我,流光实在太痛苦了……无论是剧情线还是感情线都很虐心啊……后头还有一段要虐身……
虐的都是我啊……_(:зゝ∠)_
前文待补吧……我好困……
存档:
--------------------------------------
7、满溢的靛蓝

浮光掠影,从眼前一一晃过。
灵气充溢,法力浮动。
赤练岛的阵法隔绝了窥探,同时也隔绝了内外灵气。一时间的法力紊乱,在阵法的维护下逐渐平静下来,身上的灵气也因此逐渐稳定,再一次重归饱满。
张清麓手撑着玉榻,一直紧绷的身体此刻终于放松下来。他暗自感慨还好之前的阵法层层叠叠又加了不少结界,才没让他这一瞬间凌乱脆弱的状态暴露在他人之前。
毕竟和程钧故意展露劫云风波不同,此时此刻的张清麓,是真的没有心思去应对再一波的刺探了。
法力和灵气的波动、损伤,在蓬莱满溢的天地灵气之中和手头无数上等仙材灵药之间,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或者说,只要他在蓬莱,无论出什么事情都能恢复如初,这是蓬莱的底气,也是程钧给他的保障之一。
但唯独精神上,不得依靠。
张清麓褪下了往日的端庄优雅的模样,懒懒的往后一靠,熔心温软玉的榻上灵气继续顺着阵法往他身上填补,这乃是程钧聚灵阵的变化之一,刻在玉榻云床之上,哪怕是静坐睡眠都能不耽误提升法力的水磨工夫。
而此时此刻,眼前种种,周身一切,都提醒着他程钧的存在。张清麓知道这是自己心境出了问题——仿佛一瞬之间,回到了最黑暗的那时候,心结已成,却不知道如何疏导。
大约是刚从老龙头回来不多久的关系,他忍不住就想到了那个时候。
当时有程钧拖着他走出来,如今呢?
帝君的身份抵不过一瞬间的真相大白,空明心境挡不住一刹那的心事郁结。
而此时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在或多或少的让他想到程钧。
真的是变得软弱了。
张清麓靠着玉榻的扶手,又慢慢坐直了身子。他反省了一下,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程钧几乎是言听计从的?
那是一种无意识的顺从,哪怕偶尔有些矛盾和意见相左,也不过是三言两语的事情就能化解,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顺着程钧的意思来。
是因为他修为高于自己,还是因为他眼界广胜自己,又或者是他算谋远超自己?
似乎都是,又都不是。只是可以肯定,这种超越了理智的信任,于他而言,竟有些难辨优劣。
张清麓的手指在袖中紧了紧,最终没有去碰那藏在袖里乾坤中的碧玉令牌。毕竟,只要有蓬莱令,无论多么远的距离,多么复杂的阵法和结界,都无法阻挡程钧发现自己的异常。
但此时此刻的张清麓,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般有些狼狈的姿态。
刻画在玉榻上的阵法依旧在法力驱动下安静的流转,宁心阵的效果逐渐彰显出来,这是为了防止急于求成或者突破时引来天魔入体而做的后手,没想到此刻却派上了用处。
张清麓到底是道心凝练,心境澄清之人。当隐约碰触的真相触动心神之后,他也不过是慌乱了一瞬。虽说已经是难得一见,但还是稳定下来了。
面容上的茫然已经从神色中退去,眼神又重新凝聚起了坚定。
他已经有了寻找记忆的方法,需要做的不过是尝试。
只是这一次,他不敢托大。手指在玉榻的阵法之上又叠加了几层特殊的阵法,这也是他从程钧那头学来的一些融合了左道旁门的自创法阵,可以防止心神动摇之际被外因破坏神魂。
做完准备之后,张清麓再一次投入自己的记忆中去。
有了上一次经验之后,他已经不需要利用程钧作为节点来寻找记忆的线索了,直接从最明显最可疑的地方去找:泊夜!
上清宫拜师,无罪严肃又随性的教导方式此刻看来也是有些莫名的疏离。离率宫外,义父的嘱咐似乎犹在耳边,当初听着虽说不耐,此刻看来却着实真心。程钧的确说得对,言谈举止,言传身教,有时候,说的话又哪里及得上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呢?
反复回溯之后,张清麓终于发现了一些异常。自己的师尊无罪,对自己似乎是颇为疏远的。那是一种客套又认真的距离感,虽说教导自己的时候也是尽心尽责,但感情上着实很冷淡。
当初只觉得无罪本性如此,后来还以为是泊夜分身的关系。直到最后知道了张九身份,晓得自己师父和害自己的“无罪”并非同一人之后,张清麓才对此释怀。而此刻看来,或许当年自己确实将师父想的太好了。
毕竟以张九和张七的关系,对自己不该如此冷漠又生疏,仿佛对着一个极有成长前途的晚辈露出了厌恶的感情一般,充满了矛盾。
只不过这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此时此刻,他想要知道的是关于泊夜的事情。
可惜,记忆中关于泊夜的内容与当年他对张七的了解一样少。
屈指可数的都是来自于道祖的传记。那几乎是上清宫人人耳熟能详的东西,却是虚妄。
而自己追寻的又是否是幻象?
张清麓再一次站在那一条记不起的长廊上,看着年幼的自己躲开上清宫巡视小队的勘查,熟练的爬过比他身高还高一些的门当,偷偷溜入道祖的寝宫之内。
这一次,他看的仔细又缓慢。记忆中模糊的镜头被无限放缓之后,张清麓突然意识到,这么点大的小孩,才刚刚入道,又怎么可能避开上清宫内巡逻队的人呢?
再怎么说那些都是真人,一个入道期的孩子,怎么可能避开化气为精的真人的探查?尤其是那么近的距离之下,只需稍稍抬头就能看到的身体,竟然就遮掩过去了?
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断然不该出现在上清宫。
除非……
除非,在他们的眼里,在众人的神念中,这个小孩,并不存在。
思及此处,张清麓浑身一颤,目光顺着那孩子的身影落入道祖寝宫之中,又是一阵背后发毛的感觉——堂堂道祖寝宫,泊夜的居所,为何会毫无禁制?没有结界?连一个刚刚入道的小毛孩子都能随意进出?
这和记忆中道祖的传说相差甚远,也和上清宫的记录相悖。
张清麓目光凝视下,那孩子再次化作三四岁大小的模样坐在地上。再往后的记忆,又一次化作一道白光,劈开张清麓的神魂,将他的神念从记忆深处,驱逐出来。
所幸这一次早有准备。张清麓抚着胸口,背后冷汗涔涔,虽说未曾损伤自身,但记忆中窥探到的秘密让他有一种神魂不定的感觉。
是啊,这是他记忆深处,或者应该说完全不记得的内容。而在这段记忆里,他仿佛不受上清宫任何禁制的控制,也无法被任何人看到或察觉,就那么自在又随意得出入道祖的寝宫内外。
一如那个年岁的孩子该有的任性淘气,偷偷溜出来又偷偷溜回去。
是的,张清麓终于能确定了,一开始看到的自己,乃是偷偷溜出来的。
记忆是回溯,所以,在走道上奔跑前的自己,是已经被众人知道后的存在;开始奔跑的自己,虽说看起来年岁差不多,但已经是不被阵法和禁制控制的“消失的存在”;最后坐在道祖寝宫地板上的幼童,只怕是自己最初的模样吧……
结论是如此不可思议,张清麓却有一种确凿无疑的自信。
或许正是因为这是自己的记忆,所以才会如此确信。
只是,道祖泊夜为何要对自己这么一个幼儿做这等手脚?
若说是因为自己爹爹的关系,那么直接灭杀了自己不是更痛快?
若说他还惦记旧情……
张清麓摇摇头,失笑,怎么可能?毕竟天台站的时候他对张七出手并无半点留情,对自己和程钧更是痛下狠手,虽说嘴上轻浮,却没留出半点情面。
泊夜没理由,对自己这个继承了张七血脉的存在,网开一面。
但实际上,除了最后界门开启,老无罪和老玄道出现对自己下手这点,之前在上清宫也好在紫霄宫也罢,张清麓的日子可谓是过的顺风顺水,舒心舒意。被真正当做皇亲贵胄对待的他,靠着师尊无罪的身份以及不同寻常的义父义母之间的各种联系,可谓是事事称心,就连紫霄宫宫主的位置都手到擒来。
这里头当然有他自己的手段,但必须承认也有背后的人的顺水推舟。
但若是要他相信,这是泊夜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张清麓是不敢苟同的——这么一个随意的棋子,随手可丢的弃子,若是需要道祖费上百余年来安排筹谋,那也太过浪费了。
张清麓还不至于把自己看的这么重,或许自己爹爹早些年还能在泊夜心中博得这么一点地位。但也未必,毕竟张七闷不吭声在两界战争的时候消失在昆仑那么久,也没见泊夜有什么不舍。自己又有何等尊荣,能让道祖来亲自算计?
种种推测,均不合理。
张清麓几乎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好让他相信这不过是受到烛龙之地的幻境影响导致的错误。因为他知道,若是幻境,断然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这么深,甚至连潜意识层面上的记忆碎片都能影响。
传说烛龙之神掌控时间长河,能寻找到世间任何一点上的记忆——所以,自己想起来的这些碎片,或许才是真正的真相。
只是,到底泊夜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为何不直接杀了自己?自己爹爹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又为什么要把自己留在上清宫?
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永远寻找不出来,除非去问他们本人。但泊夜早就死在天台一战之中,而自己的爹爹,似乎也不想告诉自己这些过往的事情。
究竟是为何?
张清麓突然很想找程钧谈一谈。
和方才那有些软弱的心态不同,他知道程钧了解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隐秘,他只想让程钧从旁观的角度来揣测一下这个问题,好让他知道,泊夜当时到底是怎么一种心思。
张清麓的手隔着袖袋薄薄的一层布,触到袖里乾坤中的蓬莱令,而下一瞬间,他的手指便蜷缩起来,整个手在袖中收了起来。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程钧乃是道侣,自己若是有心神波动,程钧是可以感知的。而之前自己心境大乱,乃至于吐出心头血,程钧那边却悄无声息,甚至连一点反馈都无。
张清麓不觉得自己增加的结界能阻隔程钧的探查,更何况他们手上有蓬莱令,还有两人专用的通讯符。
所以,只有程钧不想理会,才会如此。
张清麓觉得自己手心有些发冷,带着些微的潮意。
此时此刻,他也无法感知到程钧那头的动静,道侣之间最基础的联系似乎被切断了一样,完全没了反应。
张清麓并不知道程钧为了避免他受到问心珠的影响,而在他手上留下一道金符,用途便是减弱两人之间的心神感应。程钧原是好意,此刻却成了妨碍。
明明是温软玉榻,此时此刻却有寒意从心里升腾。
张清麓已经确定程钧切断了两人之间的感应,却不知道是为何。他毕竟从未看透过程钧,一如过往;前一刻还情浓意切,后一瞬便陌路不识。说一定要自己留在蓬莱的人,此刻却扯断了所有控制自己的途径,任由他自作选择。
这是不信任自己还是太相信自己?又或者,程钧对此一清二楚,所以才不理不问?
张清麓看不透,也看不懂。
他突然想到,张七提了许多次的,要自己回上清宫去,这里面又是不是也包含了对现在这种可能性的猜测?
张七曾经说过的,那些一度被张清麓忽略或遗忘的话,此时此刻清晰浮现出来:
“你对他真心,可是他对你是否一样?”
“道侣之间纵然亲密无间,却也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争执累积起来,你们是否能保持最初的心态?”
“大道无情,太上忘情,你的大道是道统,那程钧呢?他若是要走得远了,你是跟上还是放手?”
“你们之间难道没有不能开口的秘密吗?若是某一日他发现你有所隐瞒,有些事情不能接受,是否还对你如初?”
………………
当时似乎极为肯定的答案,此时此刻都动摇起来。
张清麓甚至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程钧知道了什么或者猜测到了什么,亦或者只是想到了张七想到的那些事情,才故意做这种旧地重游的事情,特意摆出那亲密无间的态度,最后放开自己?
这是让自己选择,还是说已经替自己做好了选择?
张清麓觉得自己是真的不懂程钧,他居然不能确定,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自己记忆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程钧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所以才故意切断了联系,任由自己选择立场?
怀疑如芒刺在背,扎入张清麓的心神间,隐而不发却棱角鲜明。他已经无法定心去考虑这些问题,张清麓突然觉得,或许自己真应该像张七所言,回上清宫一阵子,哪怕只是为了看清自己和程钧之间的关系,厘清两人之间的立场。
法决掐动,覆盖在赤练岛上的结界打开,宣告着岛主闭关结束。
洞府之中那茫然失措的张清麓,早就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时间洪流之中。如今众人眼前的,依旧是那个神采奕奕,仪表堂堂,宽袍云袖,翩然真仙的张清麓。
执事弟子见他出关,早就准备好的文书玉牒一一呈上。张清麓随意翻阅着,都是些早就规划好的事情,更多的是一些门内流水的账目和文书,这都有既定的流程,只要无差错,他也不过是过过目而已。
只有一份不同,玄青色玉符仿若山石,张清麓触手便可感知到巨山的威势——那是来自张七的通讯符,一贯的老生常谈,末了还是让他回上清宫。只不过这次倒是有个很正经的理由:燕山初定,闭关在即,尔当代理。
自己爹爹要闭关,让自己回去代理一阵子,确实难以推辞。何况张清麓本就有事情想问,这一趟倒是真能走一番了。
原本也没什么需要安排的事情,蓬莱如今事事都在轨道上,无非是给程钧、老魔、秦越、景枢几处各留一个信息。而除了程钧,其他几个也都极快的给了回复。
张清麓的眼神有些深邃,他一身淡青色的道袍出奇的素雅清越,凌空而立,脚下是无尽的海面,深邃的靛蓝色连接着天边,仿佛是从大地上满溢而出,遮掩了地面的原貌,正如他的记忆一般,看不到底下的真相。
这一眼,便是张清麓离开蓬莱时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也将是他此后对蓬莱最为清晰的一道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