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61.コピー/Copy  

2016-06-13 23:45:0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天使说想看程张两个看到彼此幻象的情况,我写是写了,不过感觉有点偏题了……我把重点放背景设定去了……那个程钧走的方位是奇门遁甲的基础八门的情况,没有变动,然后套用的卦象是后天八卦,叠加奇门和九宫之后,走的反阵。最后一步正反归为,所以天重新为九,地重新走六,这个是易相化六爻的思路。
总之看不懂也不要紧没关系的~我只是写起来爽而已……写的时候还差点忘了,不得不去查了一下基础八门有没有记错……Orz
因为时间线在他们两个天台战之后,流光之前很久,清麓打算回去被阻止之后的一段日子。彼此有点不稳定,还挺好吃的真的,不要放弃啊!
存档:
P站不老歌
--------------------------------------------------
161.コピー/Copy
[上天台 程张]

山水重重,云烟渺渺,风雨潇潇,日月煌煌。
天地奇景,各显八荒。
山水重重,却无声无息;云烟渺渺,却目极八方;风雨潇潇,却光芒堂皇;日月煌煌,却不感和熙。
八荒八景,乾坤颠倒,九宫错乱,大道失衡。
脚踏乾坤,上下却非天地;八方奇景,却无大道踪迹。
程钧在落入此处的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与天地元力之间的关系被切断了。作为地仙,他第一次无法从天地借力,大道之力只有仅存的基本法则存在,却无法为自己调动。程钧如今可以依仗的,也就是自身的法力,和聚灵阵储存的灵力。
他查探了一下自身的情况,所幸环境虽说苛刻至极,却并未妨碍到他本身。只是脱离了他身体的力量就显得格外脆弱、不堪一击,似乎在这个乾坤颠倒的空间里,所有的外放力量都会消失。
既来之则安之。
活了两辈子,程钧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能乘势而为。天若顺我则顺天,天若逆我则逆天。所谓修行,无非是自持本心,逆天而行。倒是和现在的情况如出一辙。但他也有他的担忧之处,那便是张清麓。两人是同时踏入无极海深处的海渊的,也是同时受到镇压海眼之力的碾压而落入此处,而现在,只有他一个,那么张清麓的情况,是和自己一样,还是正好相反,或者更加糟糕?
程钧站在原地不动,心思飞转的时候,还顺便尝试了几种小法术,来查探当下环境。
这里是个幻境。
所有的力量释放出去之后都空空如也,感受不到天地大道却能动用自身法力和法决,可见只是被大法力或者阵法混淆了天地之力,并未真正与世界隔绝,如此看来他和张清麓应当是落入了这个阵法的不同阵眼之处,彼此隔绝,却不知道到底是在哪里?
程钧收回手,他已经尝试了数种方法。聚灵阵里面的灵力输出之后就化作虚无,但聚灵阵依旧可以运作,灵气的产生虽说缓慢了许多,但也仍然在聚集,可见他方才的判断没错,这里是个隔绝外界的颠倒阵。炼魂阵的魂魄混合了他的法力,在投入周围之后各有变化,但维持不久就被混乱的天地灵压给撕碎或者消散,足见破阵之法乃是颇为巧妙的。万法阵的攻击部分被消耗,部分被反击,迷阵兼具杀阵的功效。传送阵法力流转,撕裂空间后引动无数乱流,可见此处大阵确实有半个小天地的功效。
为何说半个?因为虽说隔绝了大天地的阵势,却无法隔绝程钧和他的悬空岛之间的联系。可见此处阵法对外不对内,进来容易出去难。
照理说程钧能进入悬空岛,然后通过无名指的传送阵破开空间阻隔出去,但他还要找一个张清麓,以至于既不敢直接破坏阵法出去,又不敢自己先行一步。
如此一来,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解阵。
程钧当年作为阵法合道的帝君,这天地大阵鲜少有他不懂的,就算真没见过,也能推测出几分来。此刻这么多时间已经足够他对这困住自己的阵法有所了解了。
小指之上,细如牛毛的一丝造化之力,借着内天地的混乱之力,不露声色的混入阵法之中,顺着程钧推断的方法对阵法流转进行解析。而程钧本身,则往东北角走了一步——后天坤,地二五,死。
顿时,天地晦暝,飞沙走石,光芒不再,方才的八荒八景,顿时只剩下无边无际无上无下的浑浊景象。
程钧却毫不在意,此处既然乾坤倒转,此刻他走的死门,自然是险中求胜。
正所谓无生无死,破死为生。
随后,右后一步,后天乾,天六,开。
由开转杜,风起,后天巽。
漫天迷雾,在逐渐猛烈起来的风中,渐渐退散,风从上下左右前后,各处袭来,程钧仿佛走在天地之间,脚踏清风,一步一步跨过这个只有风刀子的世界。
“程钧?”
风声之中传来呼唤的声音,程钧驻足,抬头,果然,远远地一个熟悉的轮廓,被天地风沙勾勒出来。
巽卦,风相,为幻。
程钧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不是张清麓,但又是张清麓——不是真正的张清麓,而是阵法幻境根据他的念头幻化出来的清麓。
笑意从嘴角微微浮现,很快扩散整个面容。程钧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张清麓,身上月白蓝的道袍干干净净,发髻整齐,仪表堂皇,全然是一丝不苟的状态,正如平日里的张清麓。那脸上的笑意温和淡雅,清风从他周身拂过,带起广袖宽袍,衣袂飘飘,当真是神仙姿态,不沾烟火。
这是他第一眼看到的张清麓,也是最为深刻的印象,似乎从看到的那一瞬间,就再也忘不掉了。
“清麓。”
程钧在心里应了一声,笑着看眼前的人,露出讶异的表情,对着自己说:“你怎么不应我一声?害得我好找。”
张清麓似乎并未有多少主动来找自己的时候,要说屈指可数的那几次,都还是自己在他手下干活,也不过是那些关于两界的任务,当时看着多么兴师动众,还试图在大局中搅混水的两人,此时回想起来倒是真的有些好笑。
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吧。
程钧心想,原来自己一直很希望清麓主动来寻自己吗?
哪里来的少年心态,这般幼稚。
“程钧,”那个“张清麓”又走近了些,可以看到面上有些慌乱的神色,急切的问道:“这里是何处?为何我们会落入此间幻阵?”
那语调紧张中竟然带着一丝示弱的意味,似乎想要依赖自己,又有些撒娇的成分。
程钧倒是被雷了一下,不是因为这个幻象,而是因为自己。幻象来自于心境,原来自己一直希望张清麓能“依赖”自己么?
想想对方似乎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面对一切,哪怕是最崩溃的时候,都一个人躲着,若非自己机缘巧合,只怕也不能站在他身边陪着他度过最难的一道心结。
可惜当时也不过只是陪着而已,还自信的认定他一定会过。确实,就算是现在程钧都认为那是最稳妥的做法,只可惜……
原来自己有这份“求不得”的心思。
“为何不理我?”幻象的语调带着几分不满和疑惑,程钧嘴角的笑意更为鲜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又何尝会因为这样的幻景而迷惑?
确实,眼前的清麓可爱又纯真,似乎处处满足自己的喜好。但是,那毕竟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张清麓。
那个坚强又稳重,狡诈又天真,野心勃勃又带着理想主义的张清麓,才是自己身边那个求不得又放不开的人。
“清麓,”程钧开口,看着眼前的幻象露出喜色,他慢慢道:“你又是从何处知道,这是幻阵的?”
只有程钧自己知道,自己刚下了判定,这里是个幻境阵法。
所以,眼前皆为幻象。
程钧向左后一步,万法阵撕碎眼前幻景,后天坎,天一,造化起,九归位,八卦转离,天九,天地正,景位。
混入阵法中的造化之气,已经将阵法完全解析,若是没有意外,那么下一步,他就能看到自己真正在想着的人了。
**********
黑天白地,地明天晦。
天之黑火如瀑,地之白水漫山。
张清麓睁开眼,便是这幅天地末日的景象。纵然身为帝君,乍一看到此番状况也免不了有些心中动摇,所幸他心性坚忍,也不过只是一刹那,便恢复了神色。
他与程钧同探海渊,落入海眼之中,本以为只是一个意外,如今看来似乎是上古阵法的或者天地自然幻境的样子。只是如今法力和灵气周转不灵,甚至连通讯符和传送符都无法使用,他也尝试联系了一下程钧,却依旧没有反馈。
还好,张清麓手指在袖中握紧,他还有不少能用的底牌。
诛仙剑阵经过他和程钧的彼此补充完善早就成了能破开天地屏障的存在,只不过如今不能沟通天地大道,单独用自己的灵气法力,张清麓也只能挥出二剑万剑归一的终极力量。若是两剑之后不能破阵而出,只怕他就要在此处耗尽法力,落入阵法之中,尸骨无存了。
一个帝君,若是这般陨落,想想也有些不甘心。
张清麓一边自嘲一边尝试查探周围情况。
他如今站在半空之中,仿若踏足实地。
眼见为虚,何处为实?
张清麓原本对阵法就有所钻研,与程钧双修之后,更是对此道另有一番研究,加之他合道亦是剑阵,自然是深蕴此道,可惜如今眼前阵法过于复杂古老,他也不如程钧对阵法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判断力,只能根据眼前的状态来应对。
张清麓也尝试了几种试探的方法,片刻之后,他动了。
身形从半空之中消失,直接落入地水之中。寒意仿佛数千年的冰山,兼具了刺骨和沉重,对他席卷而来。张清麓却放松了全身的力气,借着这泰山压顶般的阵势,直直落入无尽的地水之中。
天地在他眼前顿时倒转,无尽的黑色之下居然是霞光漫天,清风拂面的好风景。
张清麓身形在半空中一顿,又不受控制的落在地上。厚厚的草甸和松软的泥土地面并没有让他受什么伤害。只是一旁有个声音笑道:“要我帮你起来吗?”
程钧?
张清麓原本正要起身的动作停了一拍,回头一看,果然是程钧。
那人穿着蓬莱门内的淡青色道袍,额发干净,发髻整齐,正站在他身侧不远处,俊美无铸的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张清麓只是愣了一下,便隐约察觉了不对。程钧对他的笑容从未这般客套又疏离。
可这确实是他所见到的程钧。
“需要帮忙吗?”
虽说是问话,一旁的程钧依旧走上前来,对他伸出手,道:“清麓该不是打算坐在地上吧?”
虚伪却又真诚,看不出到底是几分真几分假,一如程钧平时。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这确实是程钧,但并非真正的程钧,而是那个在自己心里,完全捉摸不透的程钧。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看待对方的?
滴水石穿,冰封千尺,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
张清麓嘴角笑意带着一丝苦涩,大概是从自己发现完全看不透程钧开始吧。哪怕他对自己满是照顾和真诚,却隐约依旧能感觉到背后的不安定和隐瞒。倒是想过,就算自己也有些事情瞒着他,或许能有一天会解开的。但当直面心中的程钧的时候,张清麓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程钧的不安,来自于对他的一些不信任。不相信他会永远站在自己这里,也不信他能和自己走到最后——乃至于结成的幻象,竟然如此虚伪而生疏。
“程钧啊,”张清麓手稍稍用力一撑,避开了“程钧”伸来的手,站了起来,笑道:“他说话不是这个样子的。”
诛仙剑阵万剑齐发,从他掌中破开眼前空间,幻境的程钧在剑光中化作碎片,刚刚站稳的张清麓,随着碎裂的空间,再一次跌落下去。

这一次他倒是没摔在地上,直接落在一个怀抱里,转瞬又被扶正了身子,贴着一人的身体,暖意带着熟悉的动作和触感,随着话语落在他耳边:“清麓?”
语调中带着隐约的欣喜。
“嗯,”张清麓抬头,程钧的面孔几乎是贴着他的,艳美迤逦的五官,还有更为直接的境界上的威压。张清麓扶着他的肩膀站稳了身子,问道:“如何?”
他是问他是不是能出去,程钧却低头看了他一眼,道:“我没事,你怎么样?”
“无妨。”张清麓摇了摇头,微微推开他一些,幻象的事情还是不用说了,但他依旧忍不住自问,不知道程钧是不是有碰到一样的情况?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
“啧,”程钧心想,果然真的就是这般沉稳又自主,半点不愿意靠自己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哪里迷了心窍,他突然抬手扣着张清麓的下巴将他往自己这里扯了一下,低头吻了上去。
舌头舔过微凉的唇瓣,然后熟练的叩开齿关,撩拨着口腔里的舌头,好好纠缠了一番才放开。
张清麓被他莫名其妙的行为吓了一跳,要不是动作气息太过熟悉,他又要以为自己落入了新的幻境。
“果然还是真的尝起来味道好。”程钧颇为感慨的放开他,又伸手搂着他的腰道:“抓紧,走了。”
脚下阵法变幻,隔绝的空间再一次被打开,呼啸的海眼风暴在耳边越发清晰,张清麓却一瞬间有些呆滞,他不知道该问程钧碰到了幻象呢还是问程钧对幻象做了什么。
或者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脑海中好不容易明确的一点想法和不为人知的心思,都被程钧这一番动作打得七零八落。
张清麓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到底是真货,和复制品还是不一样的,至少就算这般轻浮的事情,做出来都讨人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