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七)  

2016-06-01 23:23:5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家西索生死未名……我更新更得心情好悲壮……【所以剧情也有点压抑了……_(:зゝ∠)_
其实这几章都是剧情推动了,乐趣会降低很多……不过熬过去大概还有两章能开个车……然后……大概就结束了吧……
说起来大家也看出来了,天琅君就是个ALL沈的大推手,【沈仙师的选择就是对的的】的这种……他儿子大概也算被他坑了……
前文走:
存档:
----------------------------------------------------
七、谎言

一行人最后还是都回去了清静峰,向来安静清冷的山顶竹屋,破天荒的济济一堂坐满了人类和魔族。
沈清秋作为当事人又是清静峰峰主,自然要负责摆平这些形形色色的家伙们。洛冰河原本打算挤在他身边的,却不想柳清歌先他一步坐在沈清秋身边,而尚清华为了确保自己人身安全顺势就扯着沈清秋另一边的位置扒拉着主角这座靠山也坐了下来。
漠北君原先见他躲在那头,一瞪眼正要把人拖回去,却不想洛冰河先他一步,往尚清华更前一站,眉眼弯弯的笑道:“尚师叔,或者你更希望能和漠北好好协商一下?”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何况洛冰河这么笑的表面之下,就是一颗乌漆墨黑的算计之心。
身为原作者,他和沈清秋两个大概是最了解这点的了。于是下意识的,尚清华就去看了一眼沈清秋。可惜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帮他解围,只是原本就离他略远的位置,显得更远了几分。
沈清秋扇子遮着半张脸,眼神落在另一边,一派随你们怎么折腾别来烦我的意思,倒是原本柳清歌坐在身边,此刻眼神瞪着这里,袒护之意表露无遗。
尚清华挣扎了一下,到底是让出了位子,顺便又被漠北君提着后领丢回了自己脚边。至于苍穹山派的其他人等,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些,已经无意识的将他的那些小动作都忽略了。
岳清源对那天琅君已经寒暄招呼了一番,此刻正在好声询问关于天魔血的细节。因为话题说到了重点,尚清华都忍不住竖起耳朵听起来。漠北君原本还打算说什么,一看他这模样,反倒也不再动作,只是用冰块弄了个座椅,显得极有派头的模样,坐在最外侧。
尚清华听着就觉得有些冷,习惯性的拽着他的衣服取暖,这动作让原本一直板着脸的漠北君神色软了几分,但落在洛冰河眼里,到让他的眼神更冷了一些。他转头看向另一侧的沈清秋,对方却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正关注着天琅君那边的动静。
听着岳清源和天琅君的几番言语试探,沈清秋心中晓得他这位师兄还是不放心这位魔族,于是干脆开口解围:“此番有劳天琅君为了我的事情特意来一次苍穹山派,更是要魔君为我这等小事烦心,清秋在此先行谢过。”
岳清源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微妙的变化,但众人在场不好开口,也只是顺势行礼,算是给足了天琅君面子。对方倒是丝毫不在意的模样,坐在轮椅之上还顺势凭空扶起了沈清秋和岳清源。他这一手展示显然是魔力恢复的不错,一旁竹枝郎见惯了的表情也证明确实天琅君如今的实力要在他们预计之上。
思及此处,柳清歌微不可查得皱起了眉头,原本就冷峻得面色更严肃了几分。沈清秋眼角扫到,只当他这师弟有些不耐烦这般客套话,于是开门见山问道:“魔君方才说已有方法,不知可否告知详情?”
“倒不是真的有方法。”
天琅君一开口就让众人变了脸色,柳清歌手中乘鸾一紧,似乎就要冲上去,还好一旁沈清秋抬手作势拦了一下,才没闹出动静来。又听到另一边洛冰河一声冷哼,似乎也是充满了不屑,插嘴道:“天魔血原本就无法可除,他能有什么办法?”
此言一出,让场面又一次冷了下来。原本就有些冻着的尚清华在远处瑟缩了一下,联想到先前跟沈清秋说的系统问题,突然之间就对洛冰河抱有极大的同情了。根据常规判断和系统的死尿性,估摸着冰妹这句话就是个Flag了。想到此处,他又忍不住往漠北君这里躲了一分,怕就怕最后被无妄波及,关于这点,尚清华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果然,洛冰河话语落下,就听到天琅君一声轻笑,摇摇头道:“到底是年轻气盛,也没多去研究。照我说啊,年轻人就要多读书的。对吧,沈仙师?”
沈清秋一边伸手安抚听到第一句就想要跳起的洛冰河,一边心中吐槽你到底看了些什么书,一边口头上还要应付他,道:“天琅君,兹事体大,到底还请魔君解释一番?”
天琅君点点头,笑道:“沈仙师与我和竹枝郎都有恩情,无论从何角度而言,关于天魔血这事情都该让我们尽一份心。”
沈清秋心道尽什么心啊,当年你们要是不多事,我也没这么多麻烦事。真不愧是和冰妹一家子的,下手就是天魔血,连个迂回的余地都没。
天琅君扫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笑道:“原本天魔血倒是真没办法取出,不过好在沈仙师体内有我等三人的天魔血,反倒能有些作用。”
这话说的奇特,在场众人听完都陷入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岳清源想了想,追问道:“天琅君所言,是不是意味着三份天魔血可以彼此消解?”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消解。”天琅君想了想,道:“不过这方面的解释我说不清楚,还是需要木仙师来说一下。”
一直安静落座于人后的木清芳,闻言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个玉匣,展示给众人——那里头是那日他从沈清秋身上取下来的血,如今居然还保持着新鲜。
“这是从沈师兄身上放出来的血,”他转头对着天琅君道:“还请魔君和竹枝郎展示一下。”
天琅君点点头,就看到玉匣中的血波动起来,仿佛活物一般。随即又分成两团,互相攻击彼此不相融合。
木清芳给众人看了一圈,才道:“可以了。”
话音落下,那玉匣中的血液又安静了下去。
“正如诸位所见,”木清芳道:“天魔血融合的人血,就算离体之后都能保持不朽不腐,同时也能被天魔血的主人操纵,从这点来说,天魔血的本质类似于一种特殊的蛊虫。”
“所以说,如果有方法控制,就能将它除去?”柳清歌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木清芳看了他一眼,道:“不如说正是因为可以控制,才能想办法消除。”
“确实如此,”天琅君接着道:“因为三方均可控制,反倒可以利用这个特性,尝试除去。”
“此话怎讲?”
岳清源原本就对天魔血之事耿耿于怀,此时听到反倒可以利用这操纵之能除去天魔血,心中焦急,脱口而出。
一旁的木清芳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解释道:“根据天琅君的说法,天魔血初期入体之时有极短的一个融合时间的存在,在这个时间内若是能用灵气逼离体内,便不会被天魔血操控。”
这个设定从没听说过啊?
沈清秋闻言略挑眉,以他对《狂傲仙魔途》中各种设定的了解,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奇特的设定。他抬头看了眼尚清华,显然是想问他这个原作者有没有写过。结果对方远远得给了他一个否定得眼神,还摇了摇头,正要做什么手势的时候,又被漠北君给往后扯了一下。沈清秋心中给他点了个蜡,果断又将注意力投放在天魔血的讨论之上了,毕竟根据系统最初的解释,这些细节问题会根据剧情的变化而进行对总体没有妨碍的设定补充,想来这个融合时间的问题,也是如此。
在场各人各有心思,天琅君略扫了一眼,见众人不再说话,又继续道:“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天魔血就难以从体内取出了,因为会和宿主的血混为一体。”
他抬手略挥动手指,木清芳手中玉匣里的血液又一次翻动起来。沈清秋看着心头一惊,虽说身上没有变化,但依旧有那种毛骨悚然的惊恐感。一旁的柳清歌敏锐的察觉了他身体的僵硬,转头问道:“喂!你身体?”
“无妨。”沈清秋被他打断,稍许回过神来,笑笑道:“我没事。”
他又对着天琅君道:“魔君好手段。”
天琅君笑道:“沈仙师谬赞了,这种分开操作的手段乃是最基础的,唯有不熟练的才会让宿主全部血液受到影响。”
他这话含沙射影,沈清秋忍不住转头看了眼洛冰河,果然自己这弟子的脸色就很不好看,显然天琅君说得没错。
木清芳懒得理他们之间暗潮汹涌的局面,站在众人中间,指着玉匣中的血道:“正如诸位所见,我已经用这些血液做过一些尝试,确实无法单独取出。”
“木师弟,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决呢?”岳清源算得上有耐心的人,但对于此事,因其关系到沈清秋的身体,他毕竟是冷静不下来。
“能,”木清芳斜了他一眼,终于给了个肯定答案:“或者应该说,有方法可以试一试,至于结果,不确定。”
“这……?”
岳清源神色中带着一抹担忧,倒是沈清秋并不在意,道:“原本就是无法可解的事情,如今有方法了,自然要试一试,掌门师兄不用太担心。想来天琅君也不会特意用此事说笑。”
“沈仙师如此信任在下,在下非常感谢。”
天琅君的脸上依旧是笑意浅淡温和,看不出什么所谓的感谢。
沈清秋想到之前竹枝郎的那些“感谢”的方式,忍不住暗地里吐槽你们魔族的感谢太过奇特,还是免了吧。只是该问的还是要问,他正要开口,却听一旁有人插话:“到底是何方法?”
沈清秋看了眼柳清歌,对方虽说还是那副板着脸的表情,但眼神里的担忧倒是很好辨别,心中微微泛起暖意,正要转头问天琅君,却又看到对方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打量着自己和柳清歌,顿时想到回苍穹山派的路上,这位魔君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免不了就有些不妙的感觉。
“说来也是一个突然的想法,”天琅君一开口,沈清秋心底的不安就不断的放大:“正因为沈仙师身上有我等三人的天魔血,所以才能做一尝试。”
“怎么试?”又是柳清歌抢先一步问道。
“三人同时操控,彼此牵制,突破彼此和宿主血液之间的联系,”天琅君和竹枝郎同时操作那团离体的血,“三份天魔血的联系被同时切断的一瞬间,掌握时机,用大量灵气将天魔血逼出体外,就可以解决这个麻烦。”
此言一出,场面上顿时沉默下来。
天琅君似乎对此早有预料,补充道:“方法确实很危险,但也是唯一的可能性。”
岳清源抬头看了眼木清芳,见对方点点头,知道天琅君所言不虚。他犹豫着,又去看了眼沈清秋,之间对方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利弊,又不好开口打断。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说话,仿佛陷入了僵局。
最后是洛冰河打破了沉默。
“若是这样,师尊必然要吃尽苦头,”他站起来,靠近沈清秋,道:“何况要逼出三份天魔血所需的灵力,足以让一个金丹修士彻底脱力,甚至废了经脉,哪有人会这么做?”
他说的便是方才沈清秋在考虑的问题。且不说三份天魔血在体内彼此切断联系可能会造成多大的痛苦,这方面他倒是能承受。但是要逼出天魔血所需的灵力,并非寻常,整个苍穹山派放眼看去也不过寥寥数人,若是真有一人为了自己废了经脉从此不能动用灵力,沈清秋是断然不肯答应的。
“协助之人这事情,无需担心,我们自然会出手,”岳清源说的极为坚定,但凡能为沈清秋做的事情,他都不会有所犹豫,“倒是这操纵天魔血的事情,如此痛苦……”
“确实,”天琅君也肯定道:“非常人所能想象的痛苦。”
“所以绝对不可以!”洛冰河打断众人的交谈,道:“谁知道这个方法是不是可行?若是失败,师尊就是白白受苦甚至要经脉受损。而且若是这两人联手,只怕最后留在师尊体内的就是他们的天魔血了,到时候谁来护着师尊?”
“说的好,说的好,”天琅君抚掌笑着,道:“说得我都忘了,这最初的天魔血也不知道是谁灌下去的。”
他这句话说完,洛冰河顿时变了脸色,略显慌张的看了眼沈清秋,语调中带着委屈和哭腔,道:“师尊,您知道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弟子也是为了你考虑……为了你身体好……”
沈清秋最怕他这般委委屈屈要哭不哭的样子,赶忙摆摆手道:“为师知道,为师省得,冰河你先冷静一下。”
其实纵然知道洛冰河说的是真话,沈清秋心中亦是不快。无他,谁都不愿意在身体里放一个不定时炸弹,哪怕这炸弹知道不会发作,但尝过天魔血被操纵的滋味的沈清秋,是真的很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想。
而洛冰河的意思,自然是不肯。
想到这其中可能的原因,沈清秋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方法我已经说了,木仙师也肯定可行了,”天琅君看了眼自己这所谓的儿子,嘴角带着笑意,道:“至于要不要执行,全看沈仙师的意思,旁人自然做不得数的。”
他这话说到了沈清秋的心里,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岳清源也似乎看出了他的神色变化,果断点头道:“清秋,只要你说愿意,其他的事情师兄一定想办法给你解决。”
洛冰河急道:“师尊,不可啊!”
沈清秋心中微微失望,原来洛冰河这么怕自己不在他掌控之中吗?
犹豫间正要开口,却听一旁的柳清歌道:“你自己决定,若是有人敢反对,我宰了他。”
言语间指向明显,洛冰河正要反驳,却见沈清秋抬手阻止。他扇子摇了一会儿,又合起来,轻轻敲击着手掌,最后道:“多谢魔君,还请魔君容我考虑一番。”
“沈仙师慢慢考虑,”天琅君笑意谦和,似乎并不意外,最后又补充道:“我倒是赞同柳仙师的,若是有人反对,需要我出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权当对沈仙师的报答了。”
柳清歌说这话或许没什么威胁力,但天琅君一开口,气氛顿时就剑拔弩张起来。
沈清秋觉得头痛,摆摆手道:“天琅君说笑了,只是此事……事关体大,还请容我考虑一番。”
“师尊……”洛冰河正待解释,只见沈清秋恢复了往日洒脱温和的表情,一派谦谦君子模样道:“冰河,为师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
洛冰河闻言眼中带着喜色,又叫了句师尊,却听沈清秋吩咐道:“你尚师叔刚回来,正巧漠北君也来门内做客,这几日就劳烦你在安定峰招待你尚师叔和漠北君了。至于天琅君,还请木师弟多费心。”
他这一番吩咐有些逾越,但岳清源不在乎,自然没人反驳。谈话至此,多少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
沈清秋草草结束了最后的交谈,将众人一一送出门去。原本尚清华还想留下来与他说一下天魔血的事情,却不料漠北君看得紧,自然是走不开,也只能留下一个“瓜兄你自求多福”的眼神,回去了安定峰。
柳清歌最后走的时候,对他说了句:“我会帮你的。”
柳巨巨一贯如此,无论是救助还是保命都尽心尽力,但若要为了自己废了他一身修为,沈清秋也是断然不肯的;所以这话他反倒不怎么在意,却不想随后倒是系统给了不少提示:
“主角苏度+200。”
“剧情推进30%。”
“好感度消耗-50。”
“关键剧情解开度+10%。”
沈清秋躺在床上看着一条又一条连续跳出来的提示,也懒得再去看细目。关于这新系统,他算有点眉目了,无非是根据他天魔血的解决方式来做的剧情推动,至于主角苏度,应该是自己成为“事件关键人物”所以才有主角光环加身。
说白了,这就是绿丁丁版本的《狂傲仙魔途》的续集或者说支线剧情补充,所以才有修订程序的出现。
只不过,眼前这些都比不过天魔血的解决方式来的有真实感。
方才一番探讨,他才彻底了解,如今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有多真实。性命掌握在别人手里,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在对方一个心情不好之下的自己,到底有什么资格享受安定的人生?
正如天琅君所言,留得久了到底是不安全的。
洛冰河不肯配合的关键因素,除了担心自己受罪还无所成,大概也有一份,若是没了天魔血,师尊就不属于自己的私心吧?
沈清秋这时候就有些讨厌自己了,为何对主角了解得这么清楚,乃至于对方想什么都瞒不过他。
因为心事重重,纵然外头夜色深沉,沈清秋也没什么睡意。
他躺在竹床之上,感受着周围被黑暗吞噬,心中天平摇晃着,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谁!”
或许是黑暗让他的感觉更敏锐,沈清秋从床上跳了起来,修雅剑从一侧飞来,落入他手中,横在身前,沈清秋又问了一句:“是谁?”
“沈仙师,”黑暗中有个身影从地下浮现,逐渐勾勒出天琅君的轮廓。令沈清秋吃惊的是,除了竹枝郎居然还有木清芳陪着。
“木师弟?”
“嗯,师兄,”木清芳点头道:“我们还有些话要说。”
“什么话?”沈清秋见他神色如常,也放下警戒,问道。
“不急,等一下还有个人。”天琅君话音刚落下,就听到门外极轻微的落地声,随即剑气冲了进来,对准天琅君的方向。
对方早有准备,顺手就将那剑光扣下,沈清秋在黑暗中凝神一看,居然是乘鸾。
“柳师弟?”
门外的人影飞快窜了进来,拦在他身前,正是柳清歌。
“你怎么来了?”沈清秋奇道。
“我觉得你这里魔气变得浓厚了,就过来看看。”
柳清歌剑诀一招,乘鸾便回他手上。见天琅君没有攻击的意图,柳清歌神色略微好些,问道:“魔君深夜来此作甚?”
“柳仙师来的正好,”天琅君笑道:“白日里说的关于天魔血的事情,因为要试探,所以并非全部实话。”
他看了眼沈清秋,才道:“想来沈仙师也察觉到我那便宜儿子的意思了吧?”
“……”沈清秋神色尴尬了一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所以,”天琅君示意众人坐下:“现在我布了结界,我们可以讨论一下真正的解决方法了。”
此言一出,柳清歌和沈清秋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惊讶。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