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八)  

2016-06-11 23:17:0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想起来更这个了……我又来跑剧情了……
提请告知一个好消息,如果我没翻车的话,大概再过两三章就能开车了……
【重点是如果我没写豁边的话!
然后有个坏消息:我下周出去玩了……系统程序停更一周……【求不追杀……
前文走:
存档:
P站不老歌
=======================
八、抉择为何?

沈清秋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颤动,带着一丝低哑的意味,问道:“天琅君所言,莫非这天魔血不需要三人配合,就能化解?”
“仙师所言,是也不是。”天琅君摇摇头,一副语焉不详的样子,卖弄着关子。一旁竹枝郎见怪不怪倒也寻常,只是连木清芳都不曾开口,就显得略有些怪异了。
沈清秋不言,正按那天琅君的习惯来揣测他的意思,一旁的柳清歌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直言道:“魔君若有方法,尽管说明,莫要故弄玄机。”
“柳仙师对沈仙师果然是极为照拂的。”天琅君笑眯眯的赞叹了一句,顺便欣赏了一下柳清歌略有些尴尬的表情,又道:“只是我想沈仙师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故而不需要我特意说明了吧?”
沈清秋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正巧又看到柳清歌盯着他,便点了点头,又示意他在自己身边先坐下,正待开口,却突然听到系统提示:
“主角苏度+50。”
“关键剧情人物激活,剧情启动。”
“……”
沈清秋默默在识海中关闭了系统提示,顺便还按了个静音标志,心道这系统升级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它随时闭嘴了,否则就如同尚清华天天在耳边嘀咕一样,光是听都很累得慌。
“喂,”柳清歌大概是见他长时间不出声,怕他想不开,开口道:“若是有难处,苍穹山派上下都会帮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沈清秋摇摇头,他之所以不开口,便是知道柳清歌这个态度,正因如此,他更不能点头——若是他没猜错,只怕第二种方法,对柳清歌的损害更大。
“沈仙师这般态度,”天琅君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打了个转,笑着开口道:“想来是已经猜到了。真不愧是沈仙师。”
不知为何,这位魔君似乎对沈清秋有一种超乎寻常的信心,乃至于竹枝郎都跟着他君上一般,认定了沈清秋的超脱不凡。但此时此刻,确实没说错,沈清秋已经猜到了第二种方法的可能。
他觉得喉咙口有梗塞之物,让他难以启齿,却又不得不说:“天琅君所谓的第二种方法,只怕是可以瞒过冰河的方法吧。”
“没错,”天琅君赞许的拍了拍手,点头道:“傍晚时的谈论,两位仙师也看到了,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只怕是不会愿意将天魔血拔除的。”
“那个畜生!”柳清歌闻言暴怒,额角青筋凸起,手中乘鸾紧握,猛地站起来,咬牙切齿道:“果然还是应该杀了。”
“师弟……”沈清秋扶额,另一手拽了拽他袖子,低声道:“你冷静一下。”
好歹你口中那“畜生”的师父就是我,就算不看我面子,对面还有个亲生爹呢,能不能给点台阶下啊?
柳清歌被他一打断,大概也想到了这一层,面色顿时铁青,想发作又不能发作,最后还是狠狠得一屁股坐下,气势汹汹的瞪着对面的天琅君。
只是这位魔君似乎半点不受干扰,甚至连“畜生”两字都没让他有半分动容。倒是一旁的竹枝郎颇为感慨道:“果然如君上所言,柳仙师才是真正对沈仙师好的那位。”
等等!沈清秋差点叫出来,什么意思?你家君上又给你什么洗脑的了?别他说什么你都听啊!做人做蛇都要有点自己的思考模式啊!
可惜他还没吐槽完,就听到天琅君在那边给柳清歌已经分析上了:“之前所言那三人合力控制天魔血平衡,然后让另一人用大灵力突破,将天魔血逼出的方法并没错;但是我和木仙师当时就考虑到了一个可能性,便是洛冰河拒绝的可能。”
说着他看了眼沈清秋,又道:“想来沈仙师也察觉到了,天魔血是洛冰河驻留在沈仙师身上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同时也是最大的依仗。只要天魔血存在,沈仙师就不可能完全脱离他的掌控,自然要受他摆布。”
说着他大概想起来自己和竹枝郎也有份,立刻解释道:“而我和竹枝郎不同,当时也算情势所逼,为了沈仙师好,故而由此一出,不过正是因此,反倒有了破解的可能。”
求别说为我好。
沈清秋立刻想起了竹枝郎种种所谓的为他好的做法,身上一层层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显然是非常痛苦的回忆。
柳清歌原本就有些猜到,现在也不过是印证了而已,他的怒火已经将他重重包裹,此刻居然因为极怒反倒冷静下来,沉着脸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们当时就讨论了第二种方法,”天琅君抬手,那是他从木清芳的匣子里取出的部分沈清秋的血,给柳清歌展示,道:“如柳仙师所见,若是洛冰河一开始就答应,那之前的方法就有可行之处;但他若是不答应,那就断然不能再用,哪怕最后他应承了,都绝对不能用,因为会出事。”
这一点,莫说天琅君他们深信不疑,柳清歌和沈清秋都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
“所以,这时候就要采用第二种方法。”天琅君和竹枝郎同时催动那一小团天魔血,就看到两种天魔血携裹着另一道天魔血,在血液中横冲直撞,此时木清芳突然打入一道灵力,那彼此纠缠的三道天魔血猛然突破了血液的包围,落在半空中,虽然看着马上要重新融合回方才那团血中,却被木清芳以极快的速度用玉匣装起。而此时,天琅君手中仅剩一滩暗红的血液,逐渐发出腐臭的铁锈味,再也无法成型。
柳清歌和沈清秋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都是一动。
柳清歌是觉得原来真的有破解之法;而沈清秋则是想到这法子的危险性并不比第一种方式来的小。
“魔君的意思,是你与竹枝郎同时催动天魔血,挟持洛冰河的天魔血,然后用灵力逼出来吗?”
沈清秋摇摇头道:“太危险了。若是万一他不动,你们无法彻底将他的血液全部寻出,后果反噬,对谁都不好。”
当然对他最不好,说不得就变成一个废人了,想想也是危险。
“正是如此,”天琅君点头,“所以还需要一些配合,配合我们演一场戏。”
“此话怎讲?”
柳清歌抢在沈清秋之前问道:“现在这个办法依旧无法绕开洛冰河,若是他拒绝配合,还不是一样会功败垂成?若是那样,师……他身上的天魔血根本无法尽除。”
师弟,你叫我一声师兄又怎么了?居然还能活生生刹车的?就这么看不起师兄我啊?
沈清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重点关注错误,心中暗自吐槽了一番之后,才拽了拽柳清歌的袖子,示意他稍安勿躁,才对天琅君道:“魔君是不是早有安排?”
算好了所有的可能,掌控了一切时机,甚至连每个人可能的反应都尽在掌握,不得不说,这位天琅君的算谋能力远在魔族众人之上,看来原著小说中洛冰河的那种谋略和心机,都是来自于这个父亲啊。不过就目前状态判断,青出于蓝没错,还没胜于蓝,他们还有胜算。
“沈仙师若是肯信我,那就听我安排吧。”天琅君明明是坐在轮椅之上却有一种御座之上,君临天下的感觉。
沈清秋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天琅君的方法我大概明白了,可惜这法子终究是有些损人利己,我做不到。”
若是自己没猜错,第一种方法只是耗尽柳清歌的灵力,那第二种方法恐怕要比这个可能行更上一层楼了。对于战斗狂柳清歌而言,无法再使用灵力法术战斗,只怕比杀了他还痛苦,自己断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而苍穹山派上下,任何一个人,都不值得为自己做出这种牺牲,如此一来,还不如让他安分的带着这点天魔血,到底是没什么明显的损伤,无非是个不定时炸弹,最终损害也就他一个承担即可。
“原来沈仙师是不舍得了。”天琅君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直言不讳的戏谑道:“只怕旁人并不会觉得是牺牲啊。”
“魔君请住口。”沈清秋一手扇子抬起,示意他不用再说,自己心意已定。
天琅君挑眉看着他,一旁的木清芳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是说“果然如此”的样子。
倒是竹枝郎,原本就是最直来直往的,此时众人沉默,唯独他似乎依旧不在频段上,突然开口道:“果然如君上所料,沈仙师是舍不得柳仙师啊。”
沈清秋闻言顿时以扇掩面,强忍着爆粗口毁形象的冲动,心中暗自把竹枝郎问候了一百遍,顺便还鄙视了一下天琅君的妹妹的择偶标准,怎么都不头脑的呢?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一旁的柳清歌原本就有些疑惑,此时闻言顿时明悟,道:“我应该做什么的?莫要管他,还请魔君详说。”
“师弟……”沈清秋出言阻止。
“你闭嘴!”柳清歌直接打断他,“要不要参与这是我的决定,跟你没关系。”
什么叫跟我没关系,这明明是在讨论我的问题好吗?
沈清秋觉得实在是槽点太多,但这位师弟一旦耿直病发作起来,什么都拦不住,正因如此,沈清秋才更不想将他牵扯进来。
尤其是知道柳清歌喜欢自己之后。
不想利用对方对自己的好感,那好歹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沈清秋根本不想将两人之间的信任和好感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沈仙师还是让我把话说了吧,否则就算现在不提,回头柳仙师也会来问的。”天琅君抬手示意沈清秋莫要争执,他似乎将所有的可能都算计到了,从人心到魔念,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如他所料。
沈清秋知道事实如此,也不可能真的瞒过柳清歌,只能叹了口气,由得天琅君去说。
“确实如柳仙师所言,”天琅君抬头看向柳清歌,面容依旧是带着笑意,只是神色也多了份认真:“无论是第一种方法还是第二种方法,都需要有一个人用极大量的灵气将天魔血从沈仙师体内逼出。区别在于,第一种方法可能只是耗尽灵气,第二种方法则是榨干灵气的同时还有血气的传递,也就是说,第二种方法用来配合的人可能就没命了。”
出乎意料的,天琅君居然说了最坏的结果,沈清秋原本担心他会遮遮掩掩拐骗柳清歌,却不想他如此直言不讳,反倒让沈清秋更为担心。
既然能说出来,证明天琅君已经算到了柳清歌可能的反应。
果然,柳清歌开口便道:“具体要怎么做?”
他根本提都不提自己可能的后果,却直接问了要怎么做,显然没想过要拒绝。
“师弟!”沈清秋有些急了,他不怕柳清歌不知道真相,而是怕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闭嘴!”柳清歌显然没打算和他交流,直接道:“我答应了,魔君说吧。”
“哎……”
沈清秋再也克制不住,一声长叹,扇子盖在面孔上,正好错过了柳清歌眼里的坚毅。
他不知道,对于柳清歌而言,从最初灵犀洞里被他救了一命之后,就不曾想过要为沈清秋惜命。他是最为直接的人,若是人对他不好,他百倍报复,若是对他好,他更是要千倍的回报。
既然一命可以换一命,何尝不可为?
正如沈清秋知道他一定会答应一样,柳清歌也知道自己的师兄是断然不肯答应的。所以他让沈清秋闭嘴,为的就是不让他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天琅君直接忽视了这两人之间的情绪变化,维持着他的优雅和好心情,给柳清歌解释道:“这个方法,沈仙师可能要吃点苦头。我和竹枝郎可以同时驱动我们的天魔血,去搜索洛冰河的那份天魔血,同时分出一部分来搅动沈仙师体内经脉血气。为了保护沈仙师的身体不受我俩的控制,洛冰河必然会为了讨好他的师尊,而驱动天魔血来抵抗我们,这样我就能将他的天魔血从沈仙师的血液中分离出来,联合竹枝郎将其包裹,此时只要柳仙师从头顶百汇给沈仙师灌入大量灵力,将沈仙师体内的天魔血逼出身体,就能彻底解决问题。”
天琅君一边说一边凭空用灵力画了一幅经脉血液灵气走势图,给柳清歌解释了一下灵气灌入之后应该怎么操作。
“确定可行吗?”
柳清歌询问的是木清芳,得到肯定之后,立刻道:“何时进行?”
天琅君笑了一下,道:“这就要问沈仙师了,毕竟一切都需要沈仙师的配合。”
“喂?”
柳清歌这才转头看他的师兄,沈清秋在一旁,脸色是难得的严肃。他明知柳清歌看着自己,却不理会他,只是对着天琅君道:“我拒绝。”
“沈仙师当真是心肠好。”竹枝郎笑道,“君上也说你不会答应的。”
“你……”
柳清歌正要开口,这次却被沈清秋打断了。
“柳师弟,用你的性命换我无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绝不可能答应。”沈清秋声可掷地,态度坚决:“无论是用谁出手,只要这件事情需要损害别人,我就决不答应。”
他这态度极为坚定,柳清歌一时不知作何回答,反倒是一旁的木清芳不咸不淡的开口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柳师弟确实是最佳人选。而且这事情不能再告诉别人,若是掌门师兄知道了,想必会和柳师弟一样愿意替你逼天魔血。但掌门师兄是苍穹山派的支柱,若是因此损伤,苍穹山派未来就难过了。”
木清芳用超乎寻常的冷静和严谨的态度,仿佛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情,继续道:“所以,我们才一开始就算好了柳师弟会过来,才与你单独说此事。”
“木师弟……”沈清秋觉得心神极为疲惫,虽说知道这位师弟也是为自己好,同时也想尝试这种前所未有的拔除天魔血的方法,但无论如何,沈清秋不能接受他的方法:“你既然知道我不会答应,又何必还和天琅君一起前来劝说。”
“能不能打昏他,”柳清歌突然开口问道:“直接进行拔除?”
“柳清歌!”
沈清秋对着他怒目而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兄了!
“不能,”天琅君给他解释:“灵气引导这件事情必须要沈仙师清醒的时候进行,否则会有走火入魔的可能。而且,哄骗洛冰河这件事情,也必须沈仙师出马,旁人的话他是不会听的。”
“你就这么不舍得骗你那徒弟?”柳清歌转头看着他,似乎极为不满。
沈清秋心道你到底哪里看出来我是不舍得洛冰河了?我分明是不舍得你!
吐槽完这句,沈清秋倒是被自己给惊到了,什么时候原来已经发展成这样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愿意牵扯他人,是因为道义上无法接受损害旁人性命来让自己脱困,却不想无意中触及了心声。
“叮!”
原本一直静音隐藏的系统画面此时突然跳出无声的庆祝页面,漫天的缎带彩绸还有飘花,在昭告新目标的达成。沈清秋懒得去看它,默默叉掉了页面,才抬头道:“我不想折损你而已。”
说完又补了一句,道:“当然,别人也不行。”
“这就不是旁人可以说的了,”天琅君突然出言打断他们,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木仙师的方法也证实可行,只是沈仙师的决定究竟为何,我们不便参与,故而先告辞了。”
他就如同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沉入地面,又一次消失在众人面前,随后外界的结界也略有波动,显然是法力在消退。
木清芳看了他们一眼,也要告辞,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转身道:“其实也有办法可以让柳师弟在协助沈师兄拔除天魔血之后恢复灵力,只不过沈师兄可能要有些折损。”
“是什么?”沈清秋已经对他们的方法不抱希望了,只不过随口问一句,示意自己听到了而已。
“你们两位双修即可,将沈师兄体内的灵力转渡回去,灵力循环之下,自然彼此无损。”
木清芳心平气和的说出了爆炸性的言论,惊得屋内的两人说不出话来,他却自顾自的一走了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