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62.雫/水滴  

2016-06-10 23:28:1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觉得我的恋爱脑有点无药可救,所以干净给自己打扫一下,今天丢一个剧情梗,是关于落凡之后清麓的“机遇”。
程钧的机缘在于他入道之后的顿悟,入道便是他的机遇。清麓的机缘就在这湖泊之中,轮回之力的根本就是这湖泊上残存的大道法则,上古仙族开辟的大法力之物。
存档:
=======================================
162.雫/水滴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千年不尽的落雪沉积在地底,深邃无尽的黑暗中,冰霜融化成雪水,带着亘古不变的寒意,在倒锥型的钟乳石上,凝成水滴,又脱离了石柱的牵引力,向着更深的地方滴落,溅在深邃无比的湖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又复归于平静。探不出深浅的湖泊平静又包容得接纳着一切来自于融雪的水滴,不见深亦不见浅,似乎无论有多少水都不会妨碍它的平和与宽容。
张清麓第一次来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如今依旧。只是这一次,他身边还有个程钧,想来也不至于像上次那样,被强制“请”出去。只是,再一次进入此地,却与上次有所不同,并未很快就被发现,连带着便有护卫般的人士出现,连试图交流都很困难。
然而,根据侍文侍墨的说法,这般被赶出去的才是寻常的发展,而如今这样,倒是真的有些反常。
一旁的程钧大约是感受到了他的紧张,伸手捏了捏他的手掌,安抚着张清麓的情绪,又贴近了人,悄悄问道:“这湖泊你可查探过?”
张清麓摇摇头,他上次只不过误打误撞走到这里,尚未靠近湖边便被人架了出去,哪里有机会打探。
“这湖泊有些古怪,”程钧的声音有些飘忽,显然用了真气,“待我去看一下。”
“小心。”张清麓做了个口型,正要继续嘱咐,突然瞪大眼睛,看着程钧身后。
如上次一样突然出现的壮汉,悄无声息的驻足他们身后。张清麓正要开口提醒,却看到程钧反手一扭,便将人压制,再一个托肘的动作,只听到一声“咔哒”,那人的手臂就软软的垂了下来,显然是脱臼了。
程钧迅雷般的反击让那壮汉有些恼怒,平静沉着的脸上出现了情绪化的表现,正要突破过来再做战斗,却听到远处一声轻喝:“住手!”
壮汉闻言收手站在一旁,程钧和张清麓转身,看到黑暗中走出几个人来,开口阻止的便是打头的老妪。
程钧打量着她,正如她打量着程钧,彼此似乎都有所发现,最后还是那老妪开口,向着张清麓:“地上之人果然不守信用,说好不许再来的,你为何又要来?”
“我的条件你们并没有答应,我又为何要遵守承诺?”
张清麓自然比她更能说会道,一句话便让老太婆有些闷声。她转头又打量了一旁的程钧许久,隔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参见上人。”
上人,这种称呼往往用于凡人对修士;而实际上还有一种不多见的情况,乃是仙人旁系族人对真正的仙人的称呼。
“遗族。”
程钧点头应下,既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又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张清麓说的果然没错,这地底下住的不是什么避难的玉山城人,而是真正的上古仙族的遗民。
“原来这位先生和上人有缘,”老妪再一次对着张清麓开口,程钧身上只是修为封印无法引动法力,但本质上道体和法力都在,不难辨认,而张清麓则因为自我封印极为彻底,所以反倒看不出端倪,这老太婆对程钧极为恭敬,此时此刻也连带着对张清麓客气起来,道:“既然如此,两位请随我来。”
一旁的壮汉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不敢开口。程钧看了他一言,突然出手抓着他手臂,用力一抬一推,就听到一声骨头脆响,原本脱臼的关节已经复位。
“还不谢过上人。”老妪在前头带路,却似乎看得见后面发生的事情,出言提醒。
“多谢上人。”壮汉的声音如同他的体型一样,沉稳厚重,仿若山石。
程钧他们跟着老妪往里头走了几步,才发现黑暗中隐藏着众多的人。他们沉默安静的仿若这片地底甬道中出产的石头,丝毫没有人类该有的气息和活力。
“仪式开始吧。”
老妪拄着拐杖敲了敲地面,示意另一旁的人。打头那人打量了一眼程钧,又看了眼老妪,终究是一言不发,抬手做了个手势。
程钧和张清麓仿佛在看一场沉默的戏,没有对白只有安静的人群,从山壁的甬道内走了出来,慢慢靠近了才看到他们手上抬了一个平台,上头摆放着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一具尸体。看身形容貌,是个已经分辨不出岁数的老头。张清麓看清那人的面目正是上次来时对自己出言呵斥的那个老头,心中顿时一惊,又感觉到一旁的程钧抓着他的手用力握了一下,张清麓轻轻回握了一下,示意无妨事。
他们就和老妪一样,站在通道旁,看着一群人抬着那平台上的老头往湖边走去,越靠近湖泊,那平台上的人的面目就越发清晰起来,待得还有半丈距离的时候,那平台便被放在了地上。遗族之人低着头开始念诵什么,嗡嗡得诵读声听不出是什么内容,却很快充斥了整个湖泊所在的空间。
程钧和张清麓就听着他们诵吟完了全文,随后毫无眷恋的将那平台一端抬起,上方的尸体顺着斜坡滑落,如湖泊上方的钟乳石水滴一般,在水面上激起一圈圈深浅不一的涟漪,很快又归于平静。
大约是因为顺利完成了仪式,虽然看不见听不着,但程钧依旧感受到了整个气氛松弛了下来。他正要转头问一旁的老妪,眼角却突然划过一道光亮,如流萤飞火,在黑暗中破空而行,落入那平台之中,复归于黑暗。

“灵魂循环。”
待得和遗族达成协议,离开那地下甬道,回到玉山城府的之后,程钧才对张清麓说道:“只怕那平台也是类似于法宝一种,可以让部分灵魂重塑肉体。”
“所以我们感受到的那个庞大的力量不是遗族本身,而是那片湖泊?”张清麓思索道:“如此一来,若是要破开玉山阵法,岂不是要打破那片湖?”
“嗯,”程钧点头,“只不过,如今协议已成,我们并不需要去破坏阵法,还不如说留着这天然上古阵势反倒对我有利。”
程钧是阵道大家,所言自然不虚。
张清麓却不曾将此事放在心上,他若有所思:“共用灵魂,死后回归,如水滴入湖又蒸腾成钟乳石柱,果然是轮回。”
他隐约可以察觉自己与此物有点缘分,却因为境界未到,修为封印,说不出关节在哪里。
程钧伸手拍了拍他道:“因果天定,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也觉得此物与你有缘,待得劫数过了,便是收取的时候。”
他这句“劫数过了”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张清麓何等敏锐,自然察觉程钧已有破解之法。
只是正如程钧所言,时候未到,万事皆未成因,何来结果?
自然,还是要等,等那水落石出的一日,便是万法因果归一之时。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