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魔道祖师 江羡]365题——43.青春  

2016-05-08 22:22: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给万年单身狗的江宗主拉个郎而已,结果发现到最后江宗主还是单身……
有点可怜……要不要下次正儿八经的拉次郎?【反正我现在就是在邪教的路上不回头了,拆西皮怕什么……【揍!】
【看前注意西皮!注意西皮!注意西皮!!】
存档:
================================
43.青春
[魔道祖师 江羡]

魏无羡躲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这么狼狈,狼狈得让他一度差点回想起幼年时的情景。身后的几条野狗根本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而是看到了就腿软的本能反应。除了拼命跑,根本想不到任何解决办法。
莲花坞里里外外这么多师兄弟也没有敢为他说话,甚至来帮忙解围的人。演武场上的气氛比什么时候都紧张,紫电在校场最前端,不用看都能感受到雷电的威压。隔着墙能听到虞夫人训斥的声音,想来他们也听得到自己被狗追着跑的动静。
只不过听得到又如何,又不是当面看到,不敢过来还是不敢过来。
敢来的那个人大概是看不到了,魏无羡差点叫出江澄的名字来,但随即又想起来,这小子前些日子被自己带着偷懒溜出去玩结果被抓了个现行,如今被虞夫人关在内院,练不完所有的功课根本不能出来。
看不到听不到更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
师姐……
魏无羡脑海中一闪而过,文弱的师姐怎么可以面对恶犬,还不如自己跑呢。
就算脚下发软,魏无羡还是靠着本能往外跑了。
“死都不要死在我眼前。”
这话是虞夫人说的,莫说如今江枫眠不在,就算在,她大概也会一字不改的照样说出来。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最后只剩下一个概念:跑!
江澄发现魏无羡不见的时候是晚膳时分,席上四个人如今只到了三个,江厌离先开口问道怎么没见到魏无羡。虞夫人虽说不愿提起此人,但对着自己的女儿好歹是有好颜色的,含糊道:“谁知道这小子自己跑哪里去了?吃饭,莫要啰嗦。”
江厌离性子绵软,被母亲训斥了几句,自然不再说话,却拿眼看那江澄。接到自己姐姐递来的求救信号,江澄开口道:“娘,他去哪里了?总该要吃饭的吧。”
“饭菜都放你们跟前还堵不上这嘴?”虞夫人眼睛一瞪:“那就别吃了,回去给我抄书去!”
随即便再也轮不到这两姐弟开口的份了,先是数落了一顿江澄,文不成武不就,学什么都没个样子,还不如一个捡回来的有天分。随即又开始训斥他不学好,只学来偷懒的,半点没有长子担当的模样,最后说着说着又说到了江枫眠的身上。
这些都已经成了老生常态,江家两个小的都知道这些乃是习惯,若是不想让虞夫人更生气,也只有乖乖闭嘴的份。
熬过了晚膳又熬过了晚课,江澄趁着他姐姐拖着虞夫人说闺房话的时候,终于寻了个机会溜了出去。路过后院正打算翻墙出去的时候总算被他逮着个人,抖抖索索的说了下午的事情,又千叮嘱万嘱咐的“少爷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是我说的”,江澄觉得心烦,将他一把推开,翻身上墙,又道:“就当没看到我,记得了吗?!”
那弟子连连点头,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江澄悄无声息的落地,顺着那人说的方向寻了过去。
一找就是一个多时辰,半点没看到人。再往外走已经不是莲花坞的范围了,江澄在那边想了想,最终一咬牙一跺脚,骂了声“讨债的!”还是翻了出去。
傍晚的时候大概下过雨,出了莲花坞没多久就是山路,地上还有潮湿泥泞的痕迹,江澄在混混沌沌的夜色中,勉勉强强从山道边上分辨出几行脚印,看似人踩得,但是痕迹凌乱而且跨步很大,他跟着追踪了几步,又看到了狗的脚印,这才确信方向对了,寻了过去。
没想到最后找到的地方已经快到了城郊荒山的顶上了。
江澄忍了一路的蛇虫鼠蚁,翻翻找找寻了好几个可以躲人的地方,最后才在山坳后头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人,那洞口隐蔽得很,前头还有还好几棵大树遮着,要不是江澄仔细,只怕也要错过了。
所以当他看到魏无羡抱着一块石头已经睡过去的时候,狠狠的上去踹了一脚!
“起来!”江澄吼道,踹完了又将人提着领子拽了起来:“你倒是睡的开心啊!还回不回去了?!”
要是不回去,就说清楚!省的还要让老子来找你。
江澄很想将这句话也吼出去,但不知为何又忍了下来。魏无羡本就累的睡着的,并不安心,被他一脚早就踹醒了,此刻睁着眼看他,叫道:“江澄!”
“吼什么吼!”
江澄见他目含喜色,心中也不知为何就少了几分怒气,声音也稍许柔和点:“躲这里作死啊!”
“有狗啊!”魏无羡先说重点,然后才道:“后来迷路了嘛。”
虽说是少年,但到底才十几岁出头,也不过是半大的孩子。他对莲花坞里外还算熟悉,真跑出去,又是情急之下,记不得路也是寻常。江澄本来找到人火气就少了几分,此刻见他放软求救,哼哼了几下,将人松开,装出几分嫌弃的样子道了句:“没用!”
随即又道:“走了,回去。”
“哦,”魏无羡扶着石头慢吞吞站起来,非常凑巧肚子里发出一声鸣叫,让山洞里的两人一同沉默了片刻。
“那个……”
魏无羡正想开口,结果迎面砸过来一包东西,还有江澄更厌弃的话语:“丢人现眼,吃吧!”
油纸包里是小半个烧鸡还有一块饼,是江家两姐弟偷偷藏下来的,江澄一直贴身揣怀里,居然还有点温度。
“太好了!”魏无羡立刻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边啃一边口齿不清道:“江澄啊!真是亏得你来啊,否则我不冻死也要饿死啊。”
云梦泽湿气重,到了夜间更是阴冷,魏无羡大白天从练武场上被赶出来的,身上除了操练时候的短打练功服,连件校服外套都没。江澄扯着他的胳膊将人拉过来的时候确实感觉到仿佛手里抓了个冰冷的石头疙瘩,半点没有人气。
“没用!”他今天算是把平日里虞夫人对他说的那些话都丢在了魏无羡身上,不过对方倒也习惯了,除了笑嘻嘻的与他抱怨白日里被狗追的惨状,也不见介意的样子。江澄看不过去,将身上外套一脱,没头没脑罩了过去,道:“穿上,回去了。”
要是子夜前赶不回去,指不定虞夫人就要发现,毕竟自家姐姐休息时间是固定的,拖不到太晚。
“好,”魏无羡嘴上答应了,脚步却不怎么动,江澄往外走了几步,听听背后动静又没跟上,随即转头回去看到他磨磨蹭蹭的,顿时又气了起来:“拖拖拉拉的做什么?要是不想回去就直说!我就当没见过你!”
“呵……”魏无羡笑意冷了一分,很快又撑了回来,江家除了江枫眠,也没有别人真的希望他留下的,江澄不过是一时口快,算不得什么。
他道:“你先走我跟着,我脚上山的时候刮了一下,还有点疼,一会儿就好。”
江澄这才看到他所谓的刮了一下的地方,整个小腿肚子一片红,因为已经干掉了又沾染了一身的泥,一开始还以为是蹭得脏,现在才发现是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
“啧!”江澄想骂人又觉得有些不忍,啧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开口,反倒是蹭蹭得走过去,抬起他一条胳膊往自己脖子上一架,道:“磨磨蹭蹭的,走快点啊。”
“哦~~”魏无羡觉得有趣,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来,又被江澄一顿挑刺,絮絮叨叨了一路。
结果两人一瘸一拐的还是没赶上前半夜,又被抓了个正着,不过这又是后话了。


(到此结束还是甜的)
******
江澄迷糊中做了个梦,最后被狗吠声吵醒,起床气加上梦境中模糊残存的不愉快,让他有些头痛,狠狠的骂道:“哪里来的狗?!莲花坞里养什么狗,赶出去!”
“舅舅?”回答他的是惊得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金凌。不过金小公子很快发挥了他的大小姐脾气,气鼓鼓道:“那是我的仙子!凭什么不能进来啊!”
说着就跑了出去,江澄被他问得一愣,想了想也是,怕狗的早就不在莲花坞了,凭什么不让进呢?
这种事情,有没有都无所谓了,就跟那梦里记不清的情节一样,没什么用。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