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魔道祖师 薛洋X金光瑶]365题——45.残った物/残余之物  

2016-05-03 22:31:2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因为各种奇怪的因素我又开启了邪教……【咦……
从来都是邪教免疫体质的我,今年的小墙头都挺邪乎的也不知道为啥了……【还好大墙头屹立不倒……
注意西皮!【说起来万一和作者撞梗(未来)了怎么办……我好方……
存档:
----------------------------------------------------------
45.残った物/残余之物
[魔道祖师 薛瑶/双BOSS组]

脚步声带着轻快的声响,从密道里传来,打破了暗室里头的沉寂。
“我说你这里啊,”少年的声音有着符合年纪的明亮和远超年纪的阴沉感:“真是难找,要不是能亲眼看到,真没法想象兰陵金氏的金麟台下还能有这么个阴损的地方。”
“不能稍许安静点吗?”
回答他的嗓音听起来清越而优雅,并没有什么火气的感觉,只是随口问问的意思,但是有着让人忍不住就想反驳的优越感。
“啧啧啧,金大少爷如今人前人后都差不多了啊?”第一开口的少年声音拔高了一些,冷笑中夹着嘲讽道:“怎么?地位确定了所以姿态要摆足了?这么点屁事也要管着我?别忘了,我可是你家老头请的客卿。”
“老头”两个字被加了重音,意有所指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但言语指向的那位金家如今的继承人,金光瑶反倒笑了起来:“薛洋,你知道的,老头对我没什么威胁性。若是我想的话,你也没法站在这里了。”
“切!”
金光瑶说的是实话,薛洋也只能回击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唾弃音,随后岔开话题:“今天跑这里来做什么?”
话音落下,两人也正好进入暗示之中。金光瑶手里晃了晃,一个火折子亮起,将一旁甬道上的油灯给点亮了,“给你看个东西。”
黄铜壁灯亮堂了一会儿,突然又熄了火光,随后听到“咔哒”一声轻响,暗室一侧的墙壁上打开一扇足够一人进出的隐门来。
“你们金家这些机关是你来之后出现的还是之前就有啊?”
薛洋忍不住咂舌,这些设计在他看他不仅隐秘还很有规划,显然不应该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但实际上,以他对这些世家的了解,当年金氏要是有这么复杂的地下迷宫,温氏来袭击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捉襟见肘。但若是这些地道密室是金光瑶掌握了金家权势之后才完成的,那他对金家的控制力和对局面的掌握能力,就很值得推敲一下了。
可惜金光瑶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先他一步进了另一侧的房间。
“你看看这个。”
房间墙壁上的油灯在他推门之后便一一点亮,让薛洋正好能看清这里头的一切摆设。
这是一个两丈见方的屋子,四周用大石砖砌得墙壁。薛洋顺手敲了敲,声音沉闷无比,显然厚度惊人。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房间中央那张大平台上面躺着的人来的惊人。
或许那已经不能叫做人了——那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凶尸,据说是唯一具有自主意识的凶尸,鬼将军温宁。
“啧啧啧!”
薛洋啧着舌,绕着桌子走了一圈,确认了一番,才感慨道:“果然没丢啊!”
“喜欢么?”
金光瑶笑着将身后的门关上,密室里的灯火只是晃了一下便恢复如常。薛洋打量了一眼,又扫了眼靠门边站着的金光瑶,摸了摸下巴道:“还行,死掉的东西就这样吧。”
“哦,”明知道对方在说谎,金光瑶却也不显露出来,只是神色略黯然了几分,说道:“原本是打算烧掉的,不过父亲不太愿意,便暂时留着了。我想你对这些东西倒也有些兴趣,正好给你瞧瞧。若是没兴趣,那便走吧。”
说着他又要去开门,薛洋在他身后丢了团东西过来,金光瑶侧身避开,乃是鬼将军身上盖着的一些符纸,被他扯下来揉成团丢了过来。
“要烧掉就不要用这种封印控制的符嘛,”薛洋的声音听起来懒懒的,“就算不舍得也不要做得这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打算自己用的。”
“呵呵,”金光瑶浅笑出声:“果然是行家,瞒不过你啊。”
“哪里哪里,”薛洋一边毫无诚意的谦虚着,一边伸手去翻那温宁的眼皮,白曈颇有几分骇人,他道:“没法控制?”
“谈不上,”金光瑶肩头微耸,表情里有一点嘲讽的意思,但克制在温厚的笑意之下,显得颇有几分无奈:“他一心求死。”
“这本来就是死的吧?”薛洋瞪大了眼睛,少年的容貌有了符合这般年纪的神色:“还要怎么死?挫骨扬灰?跟夷陵老祖一样?”
话音刚落,台面上的尸体猛然动了一下,随后满身的符箓冒出红色的光,将他克制下去。
“如你所见,”金光瑶上前一步,看了一眼又躺回去的鬼将军,对着薛洋道:“他只有对魏无羡的名号有点反应,旁人无论是与他说话还是试图控制,都失败。”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金光瑶一手空拳遮着嘴角忽而笑了起来:“一个凶尸还认主,真有意思。”
“嗯嗯,”薛洋也忍不住赞同,“真特别,不知道魏无羡是怎么做出来的,话说他的尸体你们留着不?”
“你别指望了,”金光瑶摇摇头,神色中带着哀愁的模样,“被江澄一剑捅了个对穿然后尸体都带走了。”
“切,”薛洋对他装模作样表示了不屑,然后道:“是故意不留的吧,那东西不是还在你们手上。”
“留着也没用啊,就算做成了凶尸你也不敢用啊。”
金光瑶笑着摇了摇头,“你需要那东西吗?”
“总得看看,说不定有办法呢?”薛洋还在翻看温宁的尸体,此时突然抬头道:“难不成你又打算出尔反尔?”
“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话不算话了?”金光瑶略侧着脑袋看他动作,表情无辜:“在老头手上,回头给你要过来就是了。他怎么样?”
“自主意识啊自主意识!”薛洋摊开手仰面大声道:“真是了不起,原来凶尸还能这么做啊?保留记忆和神魂,除了不能吃喝就和活人差不多,但是身体经过尸化改造,战斗力又很强,实在是了不起。”
“可惜连魏无羡都不能好好控制他。”
金光瑶说的是实话,魏无羡最后的样子显然是对自己的凶尸失去了控制,显然这并不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嗯?”薛洋擦了擦手走过来,问道:“说起来,他尸体真不在你们手上?我还想研究一下呢。他能控制这么多鬼魅阴尸的,肯定有过人之处,但偏偏最后会因为情绪波动而失控,感觉上仿佛没有足够的灵力来支持他的元神一样,奇怪……”
“都说了别指望了。”金光瑶带着他往另一头走去,推开门:“连魂魄都消失得干干净净,江澄找到现在都还没有半点消息。”
“我看那江宗主也是魔障了,论修为不及魏无羡,论人望也不及,”薛洋双手抱在头后面,跟着金光瑶重回密道,一边道:“照理来说有魏无羡在身边帮他,随便什么人都未必能奈何江家了,偏偏他傻啊,非得把人赶出去。”
“谁知道呢……”
金光瑶显然没听他的意思,只是随口应道。薛洋在他身后打量了他几眼,嘴角笑意然然:“求不得真是可怜啊。”
前面的金光瑶脚步未停,身形却微微一晃,也不应声,直接带着人往外走,隔了一会儿才说:“控制得了么?”
“鬼将军?”薛洋心中暗道一声无趣,随后回他:“也不是不行,回头做个能控制神念的东西试试看,应该就能让他听话了。”
“要什么材料?”
“嘿嘿,这个材料就复杂了咯。”
薛洋快步向前正要说,却听对方道:“也行,列个单子,回头让老头子给你找去。”
金光瑶一下停住脚步,补充道:“多余的你就好好收着,莫要生事。”
“啧!”
薛洋倒是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只是咂了下嘴表示不满:“我哪里生事了,不一直都老老实实呆在你们金家嘛。”
“栎阳你也没少去啊。”
金光瑶推开密道的门,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微笑着的神情道:“惹出事情来,可不好收拾了。”
“晓得晓得,我会小心的。”薛洋依旧是一派不在乎,对他而言,这些所谓的“麻烦”无非是送来更多的实验材料而已,算不得什么。
用来做刺颅钉的材料很快就送到了薛洋手上,比他清单上来的更多了一倍,只可惜实验的时候废了不少,最后也只成功了一对,能用在鬼将军身上。
另一方面比较令他满意的是金光瑶当真把阴虎符给讨来了。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和金光善说的。送来的时候是金光善在场的时候,金光瑶如同往日一般低声下气得陪同在旁,明明对着那老头子百般厌恶,还要维持着笑脸,顺便帮这个不会说话的老东西给打圆场。
看在阴虎符的面上,薛洋决定不计较这作死的老东西,只是在事后偷偷的问那金光瑶:“你家老头子……”
他努了努嘴,对着那刚刚能控制住的鬼将军温宁道:“要不要用来试试看?”
“莫要多事。”
金光瑶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责备了一下他的多管闲事。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有他在才容得你,何必这么自寻死路。”
“嘿,说的好像死了他,你就要把我赶尽杀绝一样。”薛洋笑嘻嘻的问道:“该不是我说了真相了吧。”
金光瑶连面色都没有变一下,甚至连笑容都维持得刚刚好:“这很难说啊,鸟尽弓藏你也不是不知道。”
“算了吧,”薛洋抛着阴虎符,道了句:“没了我谁帮你控制这个?”
确实,这少年天资出众,夷陵老祖的阴虎符虽说毁了一半,他却能复原出另一半。
只可惜,用尽天材地宝的复制品,到底也不过是个赝品。威力不足,用不了多久,甚至还很难控制。金光善尝试过一次,差点被里头的阴魂反噬,最后才决定将此物留在薛洋手上。
“你打算拿着它做什么?”
金光瑶摇摇头,拆穿薛洋的小算盘:“若是你用他在外招摇,不多时又要成为下一个魏无羡,到时候人人喊打,你以为老头还会保你?”
“哈哈哈,”薛洋压低了声音笑了几声才回他:“算了吧,他连你都不会保,怎么可能来保我?”
金光善酒后失言的那些话,薛洋和金光瑶是同时听见的。那是薛洋第一次看到时时刻刻都能控制着自己表情、情绪和语态的金光瑶露出这种差不多失控的表情。少年当时一把将人拖走,顺便告诫他羽翼未满要按兵不动。
金光瑶当时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不再作提。
至于薛洋,在金光善的无意纵容和金光瑶的假意反对之下,顺利得到了实验阴虎符的默许。栎阳常氏一夕灭门,动静不小,做的也不算干净,金光瑶看他如此张扬除了数落了一顿之外,剩下的便是不动声色的收拾残局。
只可惜,还是慢了几分。
或许是金家如今地位蒸蒸日上,让金光善飘飘然之余觉得可以有当年温氏的嚣张气焰,对于金光瑶的小心和做法带着天生的偏见,故而让这事情最后还是留下不少痕迹。
再往后便是那晓星尘为此寻上金麟台的事情了。
仗着金光善的护短或者说是为了那阴虎符,薛洋最后还是被保下命来,压入地牢之时,任凭金光瑶的暗示于眼前而不顾,特意出言挑衅晓星尘和那聂明玦,最后落得一身狼狈。
金光瑶趁着无人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有心情出言嘲讽:“你那大哥真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你,甚至连泽芜君帮你说话的时候都被他瞪了,你说你怎么认这么个人当大哥来着?”
金光瑶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薛洋讨了个没趣,扁扁嘴道:“没事就出去,杵在这里做什么?又不能放我出去。”
“地牢里头有我大哥设下的结界,若是你出去了,他便会知道,到时候谁也保不下你。”
明知道薛洋听不进,金光瑶还是解释给他听。
“你也是瞎,老头子不认你,找个大哥也是个瞧不上你的,真不知道图什么?”
薛洋双手抱着头往后仰面躺在地板上,看不到金光瑶一瞬间扭曲的神色,待得他坐起身询问后续事情的时候,金光瑶早就恢复了平静,道:“仙督希望你把阴虎符交出来。”
除非当面,金光瑶极少叫金光善父亲或者爹爹,对方也似乎更希望他称呼自己为仙督。如今这转告的话说出口,薛洋便知道,金光善今日被驳了面子,已经有了杀心。
“拿去。”
他丢出去的是复制品的那一半,做的极好,与真正的阴虎符从表面上看不出区别,差距在里头的威力而已。
“只给假货你觉得骗的过去?”
金光瑶将半个阴虎符握在手里,也不让薛洋交出另一半。他不曾提几次观察已经知道了操控的方法,薛洋便只当金光瑶是推断出这半块乃是赝品。
“反正他也没法子控制,要用的时候还不是要找我?”半大的少年无所谓的耸耸肩,“早晚的事情,待得眼前风波过去不就成了。”
或许是一语成谶,聂明玦不久之后就发狂而死,而为了真正复原的阴虎符,金家也确实动用了不少力气,把薛洋给放了出来。重回天日只能让恶徒更为嚣张而已,只是这一次做事的手法有了充足的长进,就如同他第二次复制的阴虎符,果然威力也更为惊人了。
只可惜还金光善还未等到真正的阴虎符就一命归西了,而薛洋也来不及嘲笑金光瑶下手的方式就被扫地出门。
差点送命,他倒在草地上的时候想着,这次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瞎了眼又让他逃过一劫。
不想真是一语中的,乃成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