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06.光  

2016-05-29 22:25:0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把自己很喜欢的这个落凡梗里面最重要的桥段写出来了,其实还没完结,还有个冰川入道3的车,后面会争取写出来的。
这几乎是交代了落凡梗最后破解的方法和根结的一段内容,也是程钧确定感情可以走到天地尽头的原因了。所以我个人还真是挺喜欢的~【反正都是私设不喜欢你打我啊~
冰川入道2走这里107、黑暗
存档:
-----------------------------------------------
106.光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冰川入道1

身上的伤痛在寒风中已经被冻得麻木,程钧裹着一层没有处理过的皮毛,在只有白色的冰原上前进着。那层皮毛是他从北蛮雪熊部里杀出来的时候,顺手杀了那只硕果仅存的雪熊后扒下来的。原本只是立威的事情,如今倒是帮了他大忙了。
雪原上能生存下来的猛兽大多有着不怕死不要命的凶悍,就跟那北蛮五部一样,每一个都是会在绝境中挣扎,就算死到临头都要反咬一口的凶兽。
不过那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该死的都死了,只剩下最后一击之力。
程钧盘算着他们最后的那点手段,心中冷笑,要不是他如今只能动用凡人的力量,使用人道手段来获取最后的胜利,这些北蛮部族哪里需要这么麻烦?乃至于到今日,都被拓巴哲躲躲闪闪苟延残喘着,让他不得不一人深入极北荒原,来寻找他们北蛮五部最后的手段。
不过到底是有些大意了。
程钧紧了紧身上的熊皮。白色的熊皮在冰原上乃是极好的掩护色,而凶兽皮毛上残存的杀戮气息,让冰川上一些普通的凶兽不敢靠近。幸亏如此,程钧才能一路顺利的从极北荒原跑到冰原冰极点,并且发现那活祭的秘密。
只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言,还是托大了。
明知道如今只不过是看看半个先天高手的体质,居然妄图深入冰湖之下破解活祭,虽说确实成功了,但这个代价也不是他如今能承受的。
辗转着送走了两个拖后腿的,程钧终于选择了另一个方向来引开追踪的北蛮族人。身上的熊皮除了遮掩,也是另一种让他们可以追到自己的方式。特意留着凶兽的杀戮之气和未曾处理的血腥味,事到如今,也是差不多到极限了。
极北之地有漫长的极昼和极夜,在昼夜交错的昏暝中,依旧有无法落下的光芒闪耀在天际,和地面上的茫茫无尽的白雪冰川绘出炫人眼目的光彩,浮动在冰川透明又沉重的冰冻层里,让人分不清方位。
程钧原本就有些不记路,在如今这个鲜少有标记的地方,更是难以寻找他原定的地点。身上的雪熊皮在暴风雪一轮轮的摧残之后已经褪掉了最初的血腥气,凶煞之气也被程钧身上的征伐杀气冲淡,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而唯一有效的大概是它的保暖和一点防水。若是程钧不能在既定的时间赶到他选择的地点的话,他之前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而他自己,大概也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生死一线吧。
程钧突然笑了起来,隐藏在雪熊脑袋下的脸上明明被糊满了冰渣子和凝结的血块,此时依旧明亮得带着光。他是想到了一个人,只怕有这个人在的前提下,自己是不会愿意就这么死的,要是拖累了对方,可就罪过大了。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彼此试探之下,莫说张清麓对他的劫数已经有所了解,他对张清麓设下的封印也有所推测了。若是自己死了,只怕张清麓也未必会活下去。
无论如何,程钧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这个人被自己已经拖累了很久了,若是最后性命都要交代在自己手上,那最初的救他一命,也真是毫无价值了。
越是绝望困境心头的想法就越发清明,就如同程钧如今的道心已经被洗练到了极致,万法归一之下,唯有一点本心不破。
而正在此刻,更强的一阵风雪席卷而来,雪龙卷的声音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昭示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程钧抬头勉强看了一眼浑浊的天色下远远的一条泛着白光的风卷,熟门熟路的找了一个冰原上的裂隙躲了进去,只要躲过这阵子,应该里自己预计的地方就不远了。
只可惜这次他预料错误。身体被雪龙卷带上半空的时候,程钧是整个失去了控制,旋转的风柱带着巨大的撕扯力将他从原本的位置提了起来,又带出一段路,狠狠的丢了下去。
摔到冰川上的感觉和摔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差不多,程钧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断了,而原本被冰刃和风箭所伤的口子一个个都再一次被撕裂开来。残余的风力又将他落在冰面上的身体推着滚出去许多,很快就落入一个看不见的裂缝里面,“咕咚”一下,就掉了下去。
这一次程钧足足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勉强清醒过来,之所以还能记得时间是因为身体的痛觉在逐渐麻木的过程中,从裂缝口折射过来的光芒随着时间有着一点移动 ,仿佛日晷一样,让他能记得剩余的时间。待得身上的伤痛再一次沉入骨髓,被大脑欺骗后不再如此明显,程钧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方才倒在地上的时候勉强打量了一番周围,乃是一个类似于冰川裂隙之内,只是比寻常的裂缝大了许多,周围还有许多裂口,小的如巴掌,大的足可以走一个人。程钧摸了一下,都是带着潮湿感的冰块,和外头那些干燥又凝厚的冰层不同,应当是更接近于他所算计的那个地方。
算了算大概的方向,程钧摸索到一个合适的入口,手贴到那通道的墙壁的时候,果然是带着潮湿感的地苔。明明是处于黑暗中的地方却因为冰川折射着昼光而变得可以视物,程钧几乎是撑着自己最后一点力气,终于找到了他预设的位置——万年冰川的地下冰窟。
那是之前来极北平原打探的时候发现的,万载不化的冰川之下,有着大小不一的空穴,有些仿佛地下溶洞一般,不仅足够大,而且还带着一点潮湿和一点地底生物的迹象,比外头也暖和一点。无论是暴风雪或者雪龙卷都影响不到这里,最重要的是,因为传说的禁忌及过于复杂的地形,北蛮部族的人是不敢进入这里的。
这就是程钧选定的,摆脱追踪的尾巴,顺便可以让自己安静的养伤的地方。
是的,他身上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再拖下去了。逆转活祭阵的时候,程钧到底是动用了身上全部的真气——带着道体封存法力的真气,这让他原本小心翼翼不去触碰的劫数的壁障变得脆弱了一点,身上封禁的灵气也在蠢蠢欲动,若是不找个地方压下去,一旦劫数壁障突破,他就必须要在已知的答案里二选一,这是他不想做的——程钧坚信,一定有第三条出路,可以让他不违本心又不违大道。
厚重的冰层仿佛巨大的壳子笼罩了整个地界,冰川在这里就是一个无可动摇的庞然大物,躲入此间的程钧,终于可以安静的坐下来,调理自己了。这里是一个没什么出口的巨大地穴,黑暗中只有他进来的那个口子和另一边有个小小的通道。程钧背靠着冰壁,冰寒的温度让他因为伤口而发热的身体慢慢冷却下来。程钧盘腿坐下,虽说不能动用法力调理经脉,但他可以利用武道呼吸法来调整身体。这有点类似于入道期之前的那些打坐,属于凡人范畴又有着锤炼身体的作用。而如今程钧的身体到底是道体,只需要给他一点时间,就能慢慢恢复过来,至少能恢复到可以方便走动的程度。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入道了。
身体的气息平稳之后,疲劳和安全感带来的松懈就让程钧一直克制着的清醒意识进入了一种自我沉睡的模式,而先前打坐时候的调息法则自动的顺着经脉游走起来。冰冷的环境和发热的身体,以及需要重新开拓的经脉,都恰好符合入道的条件,而程钧就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一下撞入了道境。
扑面而来的是无尽的天地,和他以往看到的一样,但程钧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完整的天道世界,眼神凝望之下,脚下展开的便是无边海域,这是他合道的地方。目光再远,便是模糊中可见轮廓的蓬莱十三道。之后种种迹象都是和他生存过的以及渡劫有关的地方,程钧一边看一边感受着其中的道韵——他知道,这是自己选择的大道的体现。
自己选择的乃是“世界”,完整的因循而果的世界,有着完整的天道法则的衍化和生灵的存在。
只是这一切的世界都是他的过往,程钧的心情看着这些,平静中隐约有烦躁蛰伏在心底,他总觉得少了什么。少了让他构成这个世界的道的根本因素。但是他找不到,眼前的景色越走越快,最后化作无数的线条,每个线条粗细不等,连接着各处不一样的地方和人。程钧突然顿住,电光石火一瞬间,他突然猜到了一个可能性。
低头,所有的线,黑色的,白色的,粗如手指,细如毛发的那些线,统统都连在他的身上。
——此乃因果。
天地间万物化作因果线,勾连出整个世界的轮廓,而程钧之前所看到的景色,无非是无数的因果线编织而成的虚像。天地大道,具相无形,皆为因果所成。
程钧明白这一切的时候,终于看清了自己的道。而他所遗忘的所寻找的,正是他身上最粗的一条黑色的线连接着的那一端。
虚幻的线条勾勒出人形,轮廓从模糊到清晰,最后逐渐能看到五官,那是他最熟悉也是最不愿放手的人,因此与他连接成了最深厚的因果。
张清麓。
程钧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名字亦是符咒,出口便是因果。而无声便是如今他无法选择的具体体现。
原来,归根到底,因果在我,我为因,清麓为果。若非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他,也不会在此纠缠成因果。
程钧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与他缔结的因果线,突然笑了起来。
人与天地为因果,与大道为因果,与人,自然也是因果。既然同为因果,为何可以合道,可以化天地,却不可与人共享因果呢?
大道、天地、人类,万法归一,万物归一,均为因果。
既然彼此一样,何必纠结于是否要放弃,本就为因,自然成果。
循道为道,不为执念;那么,与人相合,亦不为执念。
所谓大道无情,并非真的断情,而是情不为情,乃是道途本身之一。
大道三千,又何来如此狭隘的见解。
所谓情到浓处情转淡,不是无情,而是视深情为寻常,为本心,合道心本质,不为执念,即不为浓烈。
凌空而立的程钧,终于找到了第三条路的正确方向,他心中一直存在的迷障在此刻彻底退去,劫数的门槛仿佛一脚就能跨过,程钧却缩了回来。时机不对,他既然要成就这因果大道,最后的人道轮回就不能提前结束。
只是无妨事,对如今的程钧来说,何时跨过九转散仙劫最后的门槛,已经是随心所欲的事情了。
他抬头,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浅浅的笑意,眼睛盯着那越发清晰的人形,伸出手:“清麓。”
“程钧。”
声音微弱却清晰的在耳边响起,道境中的景色如同潮水一般退去,道韵的光芒从明亮重新回归黑暗,最终消失在天地间。
程钧睁开眼的一瞬间,原本应该在黑暗中的一切,却仿佛发着光一样清晰可见,在这光芒间,他看到了方才在道境中没来得及抓住的人。
“清麓。”程钧伸出手,托住了那个正要倒下的冰冷的身体。
熟悉的手感和不熟悉的体温让他彻底清醒过来,没有得到回答的他再一次追问:“你怎么来了?”
程钧有些担心他如今的身体在这等环境下会有极大的损伤,但同时心中也忍不住高兴。
毕竟,在明确本心之后,能看到自己记挂之人,不得不说,因果之道果然是冥冥天定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