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木岳]365题——123.時間  

2016-05-27 22:42:5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新邪教警告~~!【看清西皮!看清西皮!!看清西皮!!!
来自于哭着喊着要吃木岳的嘉少~
【啧啧啧~其实腹黑奶妈好像确实挺带感的……
存档:
-------------------------------------------------------------

123.時間
时间
[人渣反派 木岳]

“从现有的程度上来说,总体对自身妨害还不算太深。”木清芳从岳清源的脉门上收回手,微微皱着眉头,斟酌道:“但是不知道到底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所以从长远来看,师兄你还是不要轻易动用灵气为好。”
岳清源从埋骨岭的最后一战回来之后,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大量的生气,不仅灵气告竭甚至连生命力都变得岌岌可危。若非千草峰对战争的后果做了充分的准备,同时木清芳也有足够的手段,大约这人是很难救回来了。
一开始他倒是真没想到原因,不过沈清秋醒过来之后特意问了一声掌门师兄的情况,这才引起了木清芳的猜测。虽说询问是否安好是正常的,但沈清秋当时的口气显然是担心岳清源已经送命的模样,这里头就有些很值得计较的问题了。
“多谢师弟,”岳清源倒是半点不在意,收回手放下袖子,对着木清芳道谢:“每次都要辛苦师弟从千草峰跑来给我复诊,到底是有劳了。只不过如今我这身体情况也算稳定,师弟不用这么辛苦。”
“辛不辛苦我说了算,”木清芳一边收拾自己的长针和药袋,一边垂着眼道:“说不说真话倒是掌门师兄说了算了。”
此言一出,岳清源就有些不做声的意思了。他一直都是那般温和宽容的模样,门中师兄弟除了早年小九总是与他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很少有人这般直言不讳的指责他隐瞒事实。
“木师弟……”
岳清源不太擅长说谎,但是总能解释到别人接受又不追根问底的程度,木清芳听他这般开口,就知道后续会有什么,直接抬手阻止他道:“掌门师兄,你的说辞暂且收起,你知道对我而言没什么用。”
木清芳摇摇头道:“我也不是沈师兄或者柳师弟,被你说几句就没声音了。我就问个事实,你的身体消耗是何等造成的?”
木清芳乃是修的医道,这方面的隐患自然瞒不过他,岳清源微微蹙眉,不确定木清芳到底看穿到了什么程度。
“师兄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或者是不敢说?”木清芳也不在意,他一边收拾自己的药箱,一边又取出另一套短针来,抓过岳清源的手,在他手臂内侧肘下一寸半的地方刺了一针。
“嘶……”
饶是岳清源不动声色的本性,都猝不及防的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是太痛了。
“痛吧?”木清芳又捻起一针,这次是上臂内侧肘上一寸半。岳清源这次有了准备,只是脸色白了一分,倒也没有更多的表示。
“嗯。”
木清芳点点头,正要扎第三针,岳清源受不住赶紧拦下他,“木师弟,有话直说。”
“也好。”木清芳收手,取回刚才的两针,道:“心包受损,经脉脆弱,虽说修为深厚却耐不得寿限的消耗增长,师兄你一个金丹修士,为何连元神都这么颓靡的模样?”
岳清源说不出话来,木清芳也不催他回答,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针包,随后又寻了些丹药出来。一个个精致的瓶子和玉匣,一一摆开在桌面上,放在岳清源眼下。
“师兄你不想说倒也无妨,”木清芳道:“反正说了也未必是真的。不过我乃是医道修行,你也知道有些事情瞒不过我。我只问你,你这条命还想不想要了?”
“……”岳清源微微抿着嘴,不知作何回答是好,“师弟……”
木清芳抬眼看他,摇摇头道:“师兄只需要回答要或者不要即可。”
“……要……”
作为人,到底都是惜命的,岳清源觉得除非再一次面临那生死一线的关头,否则这条命还是要留着给苍穹山派的。
“那就好。”木清芳似乎挺满意这个回答,点头应道:“既然如此,师兄从今日开始就要听我的话。你剩下的时间和生命都不是你一个人的,除了沈师兄,这苍穹山派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个值得也让你多关心一些?”
“木师弟……”岳清源待要解释,木清芳将他眼前药盒一推,“你的命,如今我管着了,师兄也不用多费口舌,既然我说了不问原因,自然不会逼问你根由。”
木清芳笑了笑,一派胸有成足的模样,又道:“只不过,师兄你那些会损害性命的事情就别再做了,就算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造成的,但是不是有妨害,该如何控制,你也是瞒不过我的,你说呢?”
“……确实瞒不过。”岳清源稍稍叹了口气,仿佛被看穿了一切,又似乎被分担了重责,他反倒有些放松下来了:“师弟说的没错,我省得了。”
“嗯,这才好。”木清芳等的就是他这句,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兄一言九鼎,既然点头认了自然不会出尔反尔。
剩下的便是由他来关照那种种的注意事项,用药的时辰、服药的规律、灵气使用的禁忌乃至于衣食住行中需要注意的零零总总。木清芳这番关照的内容之详细,数量之巨大,让一贯处于从来都只有他关照师弟们的岳清源心中有了些微妙的触动。
“师兄,”木清芳见他有些走神,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你可有听?”
“有,我知道了。”岳清源笑着点头:“有劳木师弟了,这般费心。”
“知道费心就多点认真啊,”木清芳摇了摇头,似乎对他的态度有些不以为然:“我既然说了你这条命是我的了,那可就是真的归我了,要是半路出了什么意外,师兄,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他这话说得看似冷情却又带着关切,岳清源心中暖意升腾,面上隐隐露出感激之情。
木清芳见他这般表现,却反倒产生了一些不快的情绪,起身告辞,临走时又站定了脚,背着身道:“师兄,你可莫要忘了,从今日开始你的时间和寿命都归了我了,莫要在给别人随意消耗了。”
他这话,重点在归了我了。四个字仿佛一柄重锤,敲击了岳清源的识海,顿时让他明白过来。
“我明白了。”岳清源只是迟疑了片刻,便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应道:“今日既然答应师弟了,那便一切如师弟所言,必不辜负你的心意。”
木清芳点点头,背着人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那身形姿态似乎颇为轻松,不复方才的犹豫和凝重。
须知,君子之诺,重于九鼎。
一语,便是因果。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