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六)  

2016-05-26 23:41:1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出乎预料,这一章的内容应该拆两章写才对啊!我简直连时间都差点赶不上了……【_(:зゝ∠)_
前文走:
这篇主要跑剧情了,交代了一下因果和感情线的开启……
存档:
------------------------------------------------------------------
六、系统玩家

沈清秋被系统的频繁提示给扰得不胜其烦,加之身边另有一个天琅君,而柳清歌又坐在车驾这里,导致他不敢贸贸然的去看那系统变动,怕只怕万一走神了又说不清楚,反倒被那魔族看出破绽来。
他倒是想和柳清歌坐到一起去的,只不过还没挪到座驾这里,就被柳清歌一个瞪眼赶了回去。
这是嫌我碍手碍脚呢,沈清秋扇子半开抵着额角,觉得有点头痛。他实在不太愿意一个人面对天琅君,毕竟不知道对方可能会闹出什么情况。
倒是竹枝郎在看了看他们两人之间的状态之后很诚恳的要求柳清歌坐回马车里头去,言下之意是沈仙师需要你陪着。
不知道竹枝郎这句话戳中了柳清歌哪条神经,后者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板的更冷了几分。沈清秋原本还想开口辩解几句,一看这情形,也没说话的底气了,只好躲在车厢里头,试图做一个安静的背景。
或许是沈清秋的心声被听到了,亦或许是昨日的情况太过诡异导致柳清歌今日也没了照顾人慢慢赶路的意思,那马车跑得堪比飞剑,原本一天半的路程,颠簸中居然在日头下山的时候已经到了苍穹山派的山门脚下了。
沈清秋扶着马车车厢颤颤巍巍往外头走的时候,心中感慨的第一反应是:原来坐马车也是会晕车的。第二反应是:原来金丹修士也不能避免晕车反应。
至于一旁原本应该作为病号被照顾的天琅君,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在竹枝郎的搀扶下,换上了自己的轮椅,依旧神清气爽的等在一旁。
柳清歌和沈清秋本就是苍穹山派的峰主,进出山门自然没有什么阻碍,但如今多了天琅君和竹枝郎这两位魔族,这山门结界的开合之间就要通报门派,得到许可才能进去。
在等待的档口就看到一个人从山门那头窜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沈清秋。沈清秋一个踉跄眼看避让不及,谁知道一旁的柳清歌速度更快,一把抓着来人的衣服往后一扯,丢了出去。
“柳师弟……”沈清秋已经看清是谁,正要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柳师兄啊……”仰面八叉摔在地上的尚清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摔瘫了,挣扎了半天才站起来,“你就这么对待来迎接你们的师弟的吗?”
柳清歌抱着乘鸾,理都没理,却依旧站在沈清秋身边,似乎怕尚清华再扑过来。
“尚……师弟……”沈清秋在人前总是维持这清静峰峰主的姿态,客客气气道:“有劳你特意前来出迎,也是正好,天琅君来苍穹山派做客几日,估计要叨扰你安定峰一阵子了。”
“哦,好……”尚清华先是应下,正带着人往山门里头走,过了会儿突然反应过来,猛然转身问道:“这天琅君不是沈师兄你的客人吗?为何要住我安定峰啊?”
平白无故塞一个魔族前主君过来,打飞机菊苣表示压力非常大。
“我清静峰上弟子众多,只怕难以招待,”沈清秋一点都不客气的把麻烦塞了出去,“何况尚师弟的安定峰向来关系和睦,人气旺盛,正好符合天琅君的喜好。师弟也正好和天琅君多多交流,想来你们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
沈清秋说道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他言下之意乃是那流传着的小话本。尚清华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当做沈清秋是想把他丢给魔族,心中恨不得抱着沈清秋大腿叫救命,但面子上还的忍着,因为一旁不仅有魔族还有一个柳巨巨,他很担心自己抱上去之前,就先被柳清歌丢出去了——毕竟已经有了刚才的先例。
只不过天琅君这个住所的问题,倒是很快就意外解决了。
守在清静峰等众人上山的木清芳非常爽快得就把这个和天魔血有着最直接联系的人物带到自己的千草峰去了,顺便还留下一句话,让沈清秋最近安分点呆在门内,方便他们随时来研究天魔血的问题——是的,木师弟用的是研究,沈清秋觉得危险系数微妙的提高了不少。
至于柳清歌从山门陪送到清静峰上,似乎想说什么,却不想尚清华一直嘀嘀咕咕叨叨扰扰的,并没有打算走的样子。说来也是巧,沈清秋也正好有不少事情要问他,故而一时间也没顾得上柳清歌的问题。在他印象中柳清歌在人前总是这般冷漠寡言,若是有不满也顶多是瞪眼一声“喂!”,想来现在也是因为天琅君的关系,所以守在这里怕自己出事。
沈清秋想要和尚清华讨论一下系统的事情,便需要将柳清歌先支出去。眼看着明帆给众人上过茶又端了点心,甚至还装模作样汇报了一下近期的功课,沈清秋也觉得不好再拖延时间。寻了个空隙对柳清歌说道:“柳师弟,这一路辛苦你了,到底是赶路想必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既然已经回到了清静峰,想来也不会有事的。倒是木师弟那里,回头要和掌门师兄说一下,以防万一。到时候也要劳烦你盯着一下了。”
柳清歌闻言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扫了一眼躲在后头吃点心的尚清华,到底是没开口,只是临走又瞪了眼沈清秋,这才转身出门回了百战峰。
眼看着相干不相干的人都走了个干净,沈清秋也懒得再装腔,扇子往桌子一拍,“啪”的一下,惊到了正在往嘴里塞糕点的尚清华,“打飞机菊苣,重操旧业的感觉如何啊?”
沈清秋的语调里满是嘲讽,尚清华暗道一声不妙,赶忙撇清:“不是我写的!”
“…………”沈清秋感觉头上冒出了黑线,只好从袖子里掏出暗自扣下的小话本往他面前一拍:“我都没说是什么呢,你就直接招了啊。”
尚清华哽了一下,立刻强硬道:“真不是我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这种小学生文笔,漏洞满地,乱用成语,伏笔不填,啪啪啪都是重复画面的内容,升级流加种马后宫风的,”沈清秋一口气不断的指责道:“你居然还好意思说不是你写的?你当你换个马甲我就认不出了?!”
“………………”尚清华这次是真的噎住了,好不容易将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又猛地灌了口茶,这才讨好道:“瓜兄,你真不愧是我忠实读者,我换马甲都瞒不过你。”
“不要废话,”沈清秋早就习惯了他这套,指了指书道:“说,怎么回事?”
“这不是迎合市场需求么?”尚清华翻了翻,指着某一段道:“你别看这个修仙系统啊,读者反馈也挺直接的,都有特定的市场,就是写手思路不够开拓,都盯着春山恨呢,其实写多了有什么意思?反反复复都是你和洛冰河,反正都已经知道HE结局了,再写就变得比较没趣味了啊。”
“所以你就广撒网?”沈清秋回了他一个白眼。
“话不能这么说,”尚清华摇摇头,一派你不如我懂的架势道:“本来小说里头有多少真的呢?你和洛冰河难道还真的分分钟都分不开么?其实就是一种市场需求,一开始没有这种剧情,所以大家都特别喜欢春山恨,你看当有了新西皮发展的可能,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加入这个思考范围,那么也会让更多潜在的读者出现,这就叫做市场营销。”
他絮絮叨叨了许多,沈清秋听着头痛,摆了摆手打断道:“那为何要桩桩件件拿我做文章?”
沈清秋心道,我就想做个低调的米虫,养在苍穹山派,活个逍遥的一辈子,都不行么?
尚清华听他这么问,反倒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道:“瓜兄,你没看系统提示吗?”
“什么提示?”沈清秋突然想到这几天系统的反常,问道:“你那本《狂傲仙魔途》的剧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还会有系统提示和更新啊?”
“对,我也有些奇怪的,”尚清华放下书,托着下巴想了想道:“我想大概是因为你以个人之力扭转了结局和剧情,所以成为系统关键人物,成功开启了玩家模式。说起来,我这里倒是提醒了系统有新开剧本,你就是男主角呢,瓜兄没收到?”
“……收到了……”沈清秋不甘不愿的承认道。
“所以嘛!”尚清华一击掌道:“系统都承认你是杰克苏主角了,那用你来做文章自然是最合适了。”
没想到话题最后又绕回去了,沈清秋第一次觉得打飞机菊苣还是很有坑爹作者的潜力的,果然是靠嘴皮子可以说动漠北君的人,真是名不虚传。他闭眼摇了摇头道:“你可以写你自己的,和漠北君什么的,反正你也是系统玩家,想来也很好发展剧情。”
“…………瓜兄休提……”尚清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堪的回忆一般,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隔了好一会儿,才拉回话题,问道:“瓜兄你的系统有没有什么新剧情提示?我这几天老看到跑进度条就是看不到什么剧情提示。”
被他一说,沈清秋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看最新的系统消息,于是壮着胆子戳了进去。
主角苏度不知不觉已经跑到了1200,他想了想似乎自己没做什么事情,为何会突然增加这么多?然后又想起来,系统似乎提醒过有新人物开发,于是戳开了剧情介绍面板,这下终于僵在了当场:
“系统提示:男二角色上线,柳清歌。”
“系统提示:剧情进度20%,暗生情愫。”
开什么玩笑?!
沈清秋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又“啪”得一下坐下去,半天没回过神来。
“瓜兄?”尚清华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见他没反应又叫了一声:“沈师兄?”
“……飞机菊苣……”沈清秋觉得自己的声音有气无力,“你看一下你的系统,新剧情提示有没有人物提示?”
尚清华见他这般模样,暗道一声难道出现问题了?惊疑不定之间戳开了自己面板,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精彩,从惊讶到恍然随后是大喜,抓着沈清秋的手道:“瓜兄!你把柳巨巨给攻略了啊!”
“闭嘴!”沈清秋一把甩开他,拍着桌子问道:“这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尚清华耸耸肩:“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啊。说起来为什么柳清歌是男二啊?”
尚清华盯着沈清秋看了半天,突然挤眉弄眼道:“你们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沈清秋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就是看到天琅君翻出这些书之后突然冒出的新剧情。”
“原来天琅君也是我的读者啊,”尚清华突然有一种自豪感,正要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一下看到沈清秋的表情,赶忙刹车,拉回话题:“莫非是因为你们看了这些书结果有了新的想法导致系统根据新想法推动了新剧情?”
他这番话说的有些拗口,沈清秋在心里鄙视了一下打飞机菊苣的表述能力,稍许梳理了一下,突然觉得似乎真的有可能。
“你是说系统根据我们的想法在改变?”
“你不是系统优秀玩家么?”尚清华提醒道:“既然原著已经结束了,但这个世界还在继续,想来就应该有新的故事的开展啊。”
毕竟好书写续集是很普通的事情,没看到那些红得发紫的大手们都是一本接一本的出的吗?
“……”尚清华说的太有道理,沈清秋忍不住按照他的思路发展下去,问道:“那为何男二是柳清歌?柳聚聚的设定不是苍穹山派第一直男么?”
尚清华翻了个白眼,道:“你把种马后宫文都掰成了绿丁丁的耽美文学了,现在才跟我讨论柳聚聚是直男问题,不觉得有点欲盖弥彰么?”
虽然打飞机菊苣一贯成语乱用,这次倒是用的完全没错。沈清秋被他说的一时无法反驳,隔了好半天才问道:“所以为什么会是柳清歌,正常不是洛冰河么……”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弟子被自己带歪了,但沈清秋还记得上次完本的时候的角色分配,艰难得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尚清华似乎抓到了什么重点,抬头打量了一下沈清秋,“说起来这里头应该是好感度问题吧?所以为什么会是柳清歌也不难解释了。你一直跟柳清歌同进同出的,他又各种救你,无论是亲密度还是好感度,想来都很高啊。”
被尚清华这么说,沈清秋居然完全找不出逻辑错误的地方,他沉默了半天才道:“飞机菊苣,你写文的时候要是也这么有逻辑,想来早就该红了……”
“……老子本来也挺红的好吗?”都说打人不打脸,被沈清秋直接打脸的尚清华也有了脾气:“要不是掉到这系统里头来,我也肯定都大紫大红了。再说了,我现在还不是红了,虽然换了个马甲……”
沈清秋似乎不想跟他再谈这个问题,摇了摇脑袋,重新拿起自己的扇子,半遮着脸,岔开话题道:“说起来我是让洛冰河去找你的,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
自己这个弟子一天不看到就要缠着自己哭哭啼啼了,如今倒能流落在外头不回来,沈清秋也是很吃惊。虽说谈不上担心,但多少有些好奇。
“这个么……”尚清华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想了想才道:“他大概还在跟大王打架……”
这对君臣会打架倒是出乎沈清秋的意料,追问了句原因,尚清华似乎更不想说了。
“老实交代,否则我就告诉柳巨巨和天琅君你是这个作者。”沈清秋指了指桌上的那些小话本,道:“想来天琅君会很高兴把你留在身边的,顺便灌点天魔血让你天天填坑。”
尚清华被他说的背后一凉,似乎真的被魔族盯着的感觉,脸色就突然白了起来,几乎是扑过去的模样道:“瓜兄不要啊!掉马什么的最讨厌了啦!”
沈清秋眼疾手快避开他的爪子,往后退了三步,才嫌弃道:“说话就说话,再动手就真把你丢过去了。”
“啧……”尚清华恢复了平日的模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撇着嘴道:“还说你和柳清歌没什么呢,我看你被他提着抱着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就没这么嫌弃过。”
沈清秋心想这能一样吗?再想想似乎还真有点差不多……这一时间就有些心虚忘了撇清,只好盯着尚清华道:“老实交代,漠北君和洛冰河怎么了?”
“……冰妹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写的本子了一发火就要揍人,大王把他拦下来了冰妹就生气了他们就打起来了……”
尚清华一口气交代了前因后果,沈清秋听着觉得自己看了个新的大纲一样,信息量有点大,追问了一句:“你写的什么本子?”
“……你和柳巨巨的……”尚清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坦言道:“连载嘛当然不能断更。”
沈清秋已经不想和他讨论作者坑品问题了,扶着额头道:“所以你怎么回来的?”
“洛冰河开了个空间口子就把我丢回来了,说是反正在清静峰我也跑不掉,回头再来算账。”尚清华又坐下来喝了口茶道:“瓜兄啊,这你可要好好看着他啊,我要是死了,大王肯定要闹翻天的。”
沈清秋心想你怎么这么能闹事呢,一边问道:“你就不能写你自己和漠北君吗?非要拿我开刀。”
“这个么……”尚清华思考了一下措辞道:“写自己的真人小话本很没意思的,而且漠北君知道系统的存在了,要是被他看到我写小话本又要追着问,很麻烦啊。”
“他怎么知道的?”
“上次要回去没回去成,后来就说出来了。”尚清华对此倒很坦诚,问道:“洛冰河知道吗?”
“怎么可能?”
“那柳巨巨呢?”
“也不知道。”
“啥时候准备说?”
“为啥要说?”
“男二诶?不说怎么推动剧情。”
“你说了也没见你推动什么剧情。”
“啧……”尚清华不屑道:“我是作者好吗?”
“然后被自己写的人物追着打。”沈清秋戳穿他。
“瓜兄……”尚清华又有些苦着脸的样子:“说好的打人不打脸。”
沈清秋坐在椅子上考虑要不要好好的教导一下打飞机菊苣所谓的人品和节操问题,就突然感受到整个苍穹山派的结界发生了一次剧烈的震荡。
“!”
沈清秋抓起修雅剑,也没忘了自己的扇子,甚至还拖上了正打算溜走的尚清华,冲着山门的位置就御剑飞了出去——冲击震荡的位置就在山门结界处,只怕是有敌人攻来。
想到天琅君刚刚到了苍穹山派就发生这种事情,连沈清秋都不敢保证是不是和他完全没关系了。
只是沈清秋没料到的是自己居然预估错误了,因为撞在结界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漠北君。被结界弹开之后,又一次被人揍得压在地上,沈清秋定睛一看,正是洛冰河。
“冰河住手!”
他高声道,对方一抬头看到是他,立刻换上一副软糯的笑容,讨好道:“师尊。”
看过他方才凶神恶煞揍人的样子,再对比他现在的笑容,沈清秋觉得有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师尊来的正好,”洛冰河道:“能不能把这个……尚……师叔……交给我呢?”
洛冰河很克制的注意着用词,指了指还躲在沈清秋身后的尚清华。没想到沈清秋还没开口,漠北君又站起来要打过去的样子。洛冰河似乎不欲与他在苍穹山门前交手,草草隔开他道:“你看不好你暖床的,还让他写这种东西,我替你教训一下又如何?”
洛冰河到现在没明白,为何一直忠心耿耿的漠北君会对自己出手,难道这尚清华就这么重要?其实莫说他不明白,漠北君也有些不明白,但他知道若是尚清华落在洛冰河这里只怕又要活不过来了。一旦他选择回去,所谓的系统就会消失,那么属于他的尚清华就不存在了——对于这点,漠北君是拒绝接受的,就算对方是洛冰河,他都拒绝。
只不过如今沈清秋在跟前,洛冰河也不好同方才那样大打出手,只好继续用话语骗沈清秋,好让他把尚清华交出来。
沈清秋尚未来得及拒绝,眼前又多出一人来挡着他,正是那柳清歌。
“柳师弟?”
“你退后。”柳清歌头都不回,却护着沈清秋。只不过正好错过了沈清秋脸上的笑意,反倒是被洛冰河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由得想到了在尚清华那里看到的小话本,心头怒火夹着醋意道:“师尊又不要我了吗?”
柳清歌乘鸾横在身前,阻止了沈清秋的话语动作,道:“要么安分的滚下来,要么干净的滚出去。”
“柳师叔,”洛冰河这三个字念得极慢,道:“你又打不过我。”
他这话戳到了柳清歌的痛脚,百战峰峰主一言不合就开战,提着乘鸾就杀了上去。
洛冰河原本是极为轻松的,却不想打着打着表情就有些奇怪。这一次柳清歌仿佛开了挂一样,似乎都能预先判断他的攻击并且准确找到他的弱点。洛冰河正打算说话分他的心神,却不经意扫到一旁沈清秋有些担忧的表情,心中暗道师尊还是关心我的,又继续信心满满的打了起来。
他却不知道,沈清秋如今根本没时间看他们这里打斗,因为方才系统又给了一条询问提示:
“新剧情开展,是否用主角苏度加强角色塑造?”
沈清秋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同意,所谓的角色塑造想来应该是好事不是坏事,谁知道同意之后只看到自己的苏度减了500,别的半点没动。正在戳系统问呢,就看到新提示弹出:“角色加成完成,男二武力值增加200。”
如果没记错男二现在应该是柳清歌?
沈清秋心中一惊,果然看到原本早就应该落败的柳清歌正和洛冰河打得难解难分。
他暗自吃惊,又想到方才尚清华说的系统推进应该是根据主角的好感度和关系亲密度来的,顿时就有些尴尬的感觉。
恰巧此时洛冰河又看了过来,他正想开口劝阻这两人,却冷不防身后冒出个悠闲的声音,虽说轻柔却仿佛响在每个人耳边一样清晰:“都住手吧。”
沈清秋一回身,看到乃是天琅君出来了,身边除了竹枝郎,还跟着木清芳和岳清源,显然方才他们都在一起。
洛冰河见到天琅君,面色顿时就更黑了,似乎正想攻击,却不想对方又道:“沈仙师的身体要紧,为了天魔血的问题,诸位还是先住手的好。”
此言一出,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莫说洛冰河立刻站在他跟前皱着眉头要追问后续,连柳清歌都回到沈清秋身边,似乎也有问题要问。
天琅君一派成竹在胸的样子,道:“不如诸位先找个地方坐下,听听具体的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