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17.未来  

2016-05-23 23:32: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终于把LOF200粉时候最后那个黑箱点梗的合籍大典搞出来了,其实一直想写不敢写这一场,总觉得会失望,果然写出来还是略失望……说不清欠缺在哪里……【大概没经验伤害太大……
就这样吧,我就是想把这两人正式凑做对……【反正都一样啊……
其实就是文末最后说的那种心态,有没有的区别是一种决心的存在,从此要共同面对大道和生死。
存档:
-----------------------------------------------------------------
117.未来
[上天台 程张]

玄色道袍上用浅金色的线描绘了复杂的纹样,衣料是他自己选的,制作和刺绣的事情统统委托小艾选了龙宫的织造海女。花纹端庄繁复,还隐藏着大量的阵法和符箓,这又是出自程钧的手笔,边角上点缀用的装饰和用来刺绣的金银线都是来自老魔锻造炉里头的法宝。这一身道袍看起来寻常,但处处隐藏着玄机,本质上乃是一件顶级法宝。
张清麓看着那摊在云床上的长袍,心中突然就有些说不出的不真实感。
还有两天,便是他和程钧正式的合籍大典。
“怎样?”程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见他呆立在那头,便有些疑问:“可是哪里做错了?”
这次大典的细节全都交给了张清麓,程钧负责听话和协调,倒是跟之前两次倒过来了。以至于此时见张清麓神色不对,他第一反应便是是不是出了岔子。
“不,比我预计的还好。”张清麓嘴角带着笑,转身看程钧,果然这人手上也拿着他的那件道袍,“你居然能说动小艾会苍龙族龙宫去帮忙织造,也是面子极大。”
“不是我的面子,”程钧将自己的那件道袍与张清麓的摆在一起,两件衣服制型相同,只是那纹理之上略有区别,仔细看来居然能拼成一套阵中阵的模样,乃是一对法宝,“你自己的面子大,小艾听完就答应了,阿月帮忙说的。”
张清麓失笑:“到底是化龙,真是惦记旧情。”
其实张清麓当年将阿月饲养到蜕化龙形之后就不再过问龙族事宜,如今也只能说龙族重情义,才给了这天大的面子。
“也不奇怪,我们两人的合籍大典,只要是座上宾都是极大的面子,龙族哪有拒绝的道理?”
程钧说的不以为然,张清麓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也是实话,程钧如今一只脚踏入小天位,而他自己则在至强巅峰,小天位门槛之外,只差临门一脚。若非这天台之下灵气已经不足以供应他们两人快速提升法力,只怕这一脚早就跨过去了。程钧说自己面子大,也确实如此。
“说起来,”程钧拉着他往一旁坐下,问道:“你爹说好来了吗?”
仪式还有两天,该排练的该准备的都已经万事俱备,唯独张七这里,虽然燕云贺礼已经送到,张七却不曾说来还是不来。
“爹爹会来的,”张清麓拍了拍程钧:“你也莫要担心,我的事情他是有分寸的。”
“我还以为你会答应他的条件。”
张七始终坚持张清麓要从燕云去往蓬莱,由程钧正式迎接,方成大礼。但这么一来,等于默认张清麓是燕云上清宫的人,蓬莱和上清宫乃是平起平坐的合作关系,而程钧作为蓬莱掌门同时又是玄府继承人,一旦认同这个做法,等同于将玄府和蓬莱的部分权柄交付于上清宫。这是蓬莱上下都不愿看到的。
“上一次就说清的事情,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张清麓嗤笑了程钧一句,又道:“如今是你我之事,无论是谁都不能插手了。”
修为决定地位,张清麓和程钧如今乃是天下顶级大修。程钧虽说看在张清麓的面子上称呼张七一声前辈,但也不过是自谦而已。若是张七真要做这长辈场面,只怕他儿子也不会同意。
而如今张清麓这句话,更是说在那点子上了——两人分分合合吵吵闹闹这么久,近千年的时光纠缠在一起,劫数中沉沉浮浮,生死一线中奋力一搏,到头来若是还被旁人因果牵扯着,也看不出大修的魄力和心境了。
**********
大典的日子终究是不紧不慢的到了跟前。举行仪式的地方敲定在程钧的金鳌岛,那一头早就宾客盈门,将一个诺大的金鳌岛,挤得仿若人间庙会。蓬莱、昆仑、灵山,略有些名号的道统几乎都来了,掌门人之间的见礼还有那些长老之间的较量,在满是喜气的仪式表面下,波涛暗涌,却无一人敢造次。毕竟蓬莱仙宗的地位和手段,众人都是清楚的。
仪式在金鳌岛中央举行,那里被大法力人为开辟了一处道场模样,甚至用了空间法则,进入其中只觉得广阔无边,再多的人都似乎绰绰有余。道场中央摆放着祭拜天地的大鼎和香案,往下数阶乃是蓬莱门人及贵客的席位,如今已经满座。再往外则是与蓬莱交好的道统的掌门和门人的位置,至于那些来观礼凑热闹的则是最外围的散席。虽说等级分明却因为蓬莱仙宗招待有礼显得极为有序。
只是万事俱备,却依旧不见两位当事人。等待的宾客中就有些年长的记得旧事的忍不住猜测,莫不是这两位仙君又要空欢喜一场?
毕竟蓬莱掌门的合籍之事,前前后后数百年间已经有过两次或真或假的传言,这一次乃是第三次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若是再出尔反尔,只怕就算他们有仙君坐镇也免不了蓬莱要沦为笑柄。
只不过到底是没让人失望。
巳时到,金鳌岛上灵气暮然浓郁起来。蓬莱原本就灵气充裕,此时此刻,那灵气仿佛有了实体一样凝厚馥郁,纵然是修为低下的外门弟子都能从中捞得不少好处。而主持仪式的景枢也是一身正式至极的深青色道袍,高冠垂绦,颇有几分成熟稳重的样子。当然众人也看得懂,都说蓬莱掌门程钧即将飞升,这一位只怕是下一任的掌门人了。
“启。”
随着景枢的声音落下,天空中一道虹桥贯穿青天白日,落在那广场中央。虹桥之上灵气如匹练,呈现出肉眼可见的浓郁色泽,缠绕在周围。周围青鸟鸾凤盘桓,仙鹤白鹭引路,更有那仙花异香,灵草铺地,正是一派逍遥仙境的景象。
再不多时便看到一对容貌肖似的金童玉女,手执瓶壶器物,并肩而行,缓步而来。这两人都是帝君修为,却被用来迎送之礼。他们之后便是那身着玄黑礼服,周身被天地元气笼罩,远远只能看清模糊的容貌却依旧感受得到神仙风姿,绰绰约约,更胜先前那两位帝君。
窃窃私语一时间凝固在沉寂里,只有景枢的声音可以听到:“迎。”
话音落下,原本还没看到在哪里的程钧,仿佛从天地中凭空出现一样,落足于虹桥末端,迎接那张清麓的到来。
一时间有那眼神好的,从外层看到原本开路的那对金童玉女居然与掌门程钧容貌上有着五六分的相似,显然是有血亲关系。只是下一刻他们便没有功夫去揣测那几人的身份关系了。
程钧与那张清麓一般,具是玄袍金纹,只是在张清麓身上乃是出尘神仙仪容,在他身上却另有一番潇洒风流姿态。程钧伸手牵过张清麓,待得他踏足广场之后,那虹桥便化作云雾,弥漫在整个广场之上,随即又汇成细密的雨露,飘散而过,竟都是元气凝结而成。众人一边感慨蓬莱果然财大气粗,一边忙着将那元气凝结的雨露收集。
而另一头,程钧正与那张清麓并肩前往祭台香案。原本他们只需比肩共行,却不想程钧握着那张清麓的手也不肯放开。他捏了捏张清麓的手,随即便感到自己掌中的手指也微微用力回了一下。程钧心中微动,面上笑容更盛一分。这两人双手隐在袖袍之下,远些的倒也看不见,只是那近处的蓬莱众人,个个都是修为顶尖的,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习惯了的如老魔之类只是一哂,不习惯的如张七,面上都有些尴尬。但这却于仪式无碍。
两人足下云生,白莲并蒂,乃是铺就了一条九品莲花道,驻于香案之前。而景枢此时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两人俱是仙君,修士重门派却不看重血缘,两人无需昭告父母只需拜祭天地,结成因果,便是礼成。
“祭。”
景枢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身后是更为洪亮的门人弟子的和声。程钧和张清麓各持线香,拜祭天地大道,默念祭文。
大约是程钧如今走得是因果大道,他比张清麓更明确的感受到加持在身上的因果业力中缠绕了张清麓的那一份——比往日更深更透彻,仿佛血肉共享生命共持一般的强烈清晰。
这便是礼成。
“成。”
耳边的声音混合着宣告合籍礼成的钟声,响彻在金鳌岛上空,程钧突然就觉得心中仿佛另有一层意义不明的阴霾突然消失。
他趁着众人前来道贺的间隙,扯了扯张清麓道:“如今可算是绑定了你了。”
张清麓见他在这等时候还如此不正经,面上是维持着一贯对外的温和雍容,暗中传音道:“天君,注意仪态啊。”
程钧颇有几分皮厚无妨的意味,一边和张清麓应酬那各门各派的主事之人,一边也与他传音:“此乃关系未来之大事,怎能说失态呢。”
张清麓见他如此理直气壮竟然一时语塞,随即便一笑带过,随着程钧回金鳌岛大殿,等待另一番饮宴之事。
确实,程钧说得没错。
两人道侣关系已久,有没有这一次的合籍仪式都已经在因果上牵扯极深。而程钧正是因为确定了未来大道的道心,所以才更为看重这一次正式的因果缔结。在这一点上,张清麓与他,乃是同等的。
合籍大典,昭告天下更是昭示本心,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