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74.自画像  

2016-05-22 23:15:0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来想把合籍梗写掉的结果时间太晚了就写了个简单的梗……
落凡中间的某一段给张清麓说媒指婚结果失败的原因~
毕竟小程道长的女装别人要超过也挺难得……
存档:
-------------------------------------------------------
174.自画像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程钧看着张清麓在一旁添水磨墨的时候心头有些微妙的沉重,但此时此刻他是无法插嘴的。就算仗着皇帝的宠幸,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张清麓几乎是一个人就把压力扛下来了。
倒不是担心他会撑不住,毕竟一个帝君道心的人怎么可能连这点小麻烦都控制不住,程钧反而怕他反击得太强烈,造成后续的影响太大。看张清麓如此成竹在胸的模样,程钧隐约有些知道他想做什么。
坐在上头的皇帝脸色还有些不愉,一旁的太师依旧是吹胡子瞪眼。程钧耳力好,躲在后头窃窃私语说张延旭不识抬举的,当然也有说太师女儿二嫁人家看不上是自然的。这些声音都隐藏在人群之中,悉悉索索的,听不真切是谁,但毕竟都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而且,大多数人看的还是程钧这头的热闹。
毕竟皇帝跟前的大红人,程九,居然第一次说话没顶用。皇帝铁了心的要给张延旭赐婚,只怕除了安抚臣子,拉拢太师这里的意思,更多的是让程九和张延旭制造关系矛盾。这种一举多得的事情岂不是快哉妙哉?
但作为当事人的张延旭,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还制止了想要说服皇帝的程九,这里头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他是想答应,还是想不答应?
众人没有一个猜得准,但是张延旭要了笔墨纸砚,直接在朝堂之上泼墨书画,倒也是出人意料。
皇帝只怕也是出于好奇,才答应了这点。
程钧看了他一眼便知道张清麓的心思,但周围的人不懂。
只是当张清麓面前的长宣之上,逐渐勾勒出画面的时候,凑得近的人的面色都有些不对了。
惊讶的、欣赏的、不信的,种种表情最后都化作了目瞪口呆般的惊艳之色,连一旁的太师,气势汹汹的凑过去看了一眼之后,都呆立在一旁,浑身的魄力似乎被抽了一空,什么都听不进看不见了一般,任由张清麓完成全稿之后还在一旁悠哉得题了词。
程钧只瞄了一眼,就靠在一旁不再动作。
皇帝在御座之上,看下头众臣的神色变化,心中更是添了无数猜测——最后在张清麓将画像呈现上去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何众人会有如此表情。
画中佳人,只怕倾国倾城都难得一见。容姿艳丽,品貌端庄,多一分则过妖,减一分则死板,虽说是画作但双眸带光,眼波流转,分外招人。那五官倒是和程九像了个九成,但更娟秀柔美,不如程九有那武人的张狂和气场。只是这一张画便能看出确确实实是个大家闺秀,书香门第的好女子。
“…………这……”皇帝足足愣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勉强感慨了一句:“张卿好丹青啊……这位真是……”
“这位是亡妻程氏,”张清麓躬身答道:“与我青梅竹马,感情笃深。若非天灾洪祸,今日也无需皇上和太师为我关心操劳。”
他这一句话,说了因果也推了姻缘,但皇帝和太师甚至数位言官,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众人心中都有个念头,若是画中那位女子,确实足以让人惦记一生一世了。
这时候若是强行为那张延旭说亲,莫说成不成,只怕不但没有恩情只会让人记恨。
皇帝抓着那画像似乎不想松手,看了一眼又偷偷扫了眼程九。面前的张延旭不亢不卑,只是看似恭顺的等着皇帝最后的判决。但在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的拒绝是毋容置疑的。
“张卿念旧,深情至此,”皇帝看了眼在旁边依旧没回过神来的太师,斟酌道:“到底是个性情中人,太师……”
皇上话没说全,给老太师一个面子的意思,也有点让他自己改口的暗示。那老头想了想,总觉得没了立场。虽说只是一张画像,却仿佛站在人在跟前,自己作画一般,又甚者仿佛看到程九的自画像一般,让人确实难以开口。
“是老夫莽撞了。”老太师最后还是让步了。
莫说他女儿前夫那般不堪的结局让人总有些诟病,纵然是当朝公主下嫁,看到这画像只怕都想要和离。活人本就争不过死人,何况还是个艳绝天下的美人。
虽说最后目的达成,皇帝也松了口风的样子,但如今谁都看得出来,皇帝看程九的眼神又多了些复杂。只怕这位红人日后不仅要红可能还要红得发紫。
“皇上,”张延旭正要开口,一旁程九突然站出来,道:“请皇上将家姐的画像归还。”
皇帝愣了一下,看了眼程九又看了眼在一旁的张延旭,手中宣纸的触感有些微妙的发热,最终还是笑了笑道:“小九真是说笑了,朕又岂会留着你姐姐的画像。”
他说的是程九的姐姐却不说是张程氏的画像,心思灵巧的人便已经明白这里头的区别。一旁伺候着的公公赶忙将那卷画纸递送下来,给了程九一个告诫的眼神,这才回过去。
这一场指婚的风波看似就这么平静下去了。张延旭将那画卷收在怀里,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周围的人却一时间有些难以直视他。以这应对能力而言,只怕莫说程九,连皇帝早晚都要听他的,这一番润物无声直指人心的手段,当真是相当可怕。
而皇帝这头对程九的念想又多了几分,一则是可惜程家如此出众却泯灭于寻常;一则是程九居然和他姐姐如此肖似也难怪张延旭对他极为纵容。至于另外的那些心思,他虽身居九五尊位,却也不好强求。
至于程钧和张清麓,只怕这天下朝堂,也只有这两人心中清楚,那哪里是程九家姐,分明就是程钧自己。曾经和张清麓闹着玩的时候一身女装,他居然还记得如此清楚,连带着程钧都有些觉得面上发烧了。
但这也是后话,不容旁人知晓。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