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365题—135.小さなもの/小东西  

2016-05-22 00:19:0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是脑抽了才突然写这么一篇的……【所以请不要追杀我……
答应我【看的时候一定不要喝水【一定不要在公开场合除非你控制力很好……
另外这里头的ooc我都承认了……【其实原本应该更长,不过我不想写长的就在后面压缩了剧情……【因为困了……
存档:
【话说不老歌我也开始总是502了,不知道是不是丢车丢多了……看来以后要蹲守P站了……
---------------------------------------------------------
135.小さなもの/小东西
[人渣反派 柳沈]

“这……这是什么……”
盯着木清芳塞过来的那一团东西,沈清秋一贯维持得很好的温儒风雅的形象,一时间有点挂不住,手忙脚乱地捧着个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东西,沈清秋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木师弟,这不会是你的……”
他想说私生子的,不过看了眼躲在衣服里头睡得正香的那张小脸的漂亮模样,又缩了回去。毕竟从遗传学角度来说父子相差也不会太大,这模样长得要说是木清芳的私生子,还不如说是柳清歌的呢。
“咳咳……”木清芳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想了想之后说道:“这是柳师弟……”
还真是柳清歌的私生子啊……?
沈清秋觉得自己三观有点崩塌,怎么想都觉得冷面柳聚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啊。
“……那你应该送他去柳师弟哪里啊……”沈清秋用一种有点机械和麻木的声音道:“还有孩子他娘也应该送去百战峰啊……”
“师兄……”这下轮到木清芳表情尴尬的看着他了,千草峰的木师弟露出了极为难得的不知所措的表情,解释道:“这就是柳师弟啊,变小了而已。”
“哦,原来是柳师弟变小了。”沈清秋点点头,心想原来不是私生子啊,下一瞬间反应过来差点又要把手上的娃娃丢出去:“开什么玩笑?”
所以说他手上抱着的这个小东西真的是柳清歌本尊?!
沈清秋手不可查得抖了一下,最后深吸了几口气,拽着木清芳在净室坐下,又把那小孩放扶手椅上,问道:“木师弟,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不敢抱着了,万一不小心丢出去回头被柳聚聚报复怎么办啊?
木清芳看了眼有些慌乱的沈清秋,叹了口气,也是理解对方的感受,毕竟祸是他闯出来的,如今倒是要沈清秋帮他遮掩了。
“是这样的,”木清芳想了想,选择了最简单的说明方式:“我研究了个新的药物,想让柳师弟帮忙的,没想到有点副作用,柳师弟就这样了。”
这样啊……
沈清秋很想说你觉得我会认同么?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形象问题和具体的细节,他稳定了下情绪,梳理了思绪,问道:“你是说柳师弟帮你试药所以变成这样了?”
“嗯,可以这么说吧。”木清芳想了想,又解释道:“那是用和魔界植物混生之后的一些新的草药研究的加快身体恢复的丹药,本来想说百战峰三天两头打得浑身是伤,要是普通伤药太浪费了,如果是这种可以促进身体自身恢复的,那他们平时也不用来找千草峰了,只要一个月用一次就能自己一天之内恢复伤口,彼此都要轻松许多。”
沈清秋大为感慨,这位木师弟简直是科学怪人级别的,但是能不能别用自己的师弟做实验呢……
“木师弟……”沈清秋斟酌着用词,道:“下次让柳师弟抓点魔族给你做实验吧?”
“师兄,是柳师弟自己答应做尝试的……”
木清芳面无表情得给自己洗白了一分,又说道:“我先把柳师弟交给你了,这百战峰是去不成了,掌门师兄那里你也帮我保密啊。”
“………………”
所以说你果然是偷偷拿柳师弟做了实验啊,沈清秋默默吐槽了一句,问了个关键问题:“柳师弟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冲击有点大,昏睡过去了。”木清芳扒开裹着柳清歌的校服看了眼道:“大概过一会儿就会醒了。”
所以你是怕他醒过来揍你,就先把人送来了吗?
“药性什么时候会过去?”
“这个我也不太确定,”木清芳低头推算了会儿,敲了敲桌子:“或许会自己恢复,或许不会,要看情况。”
“木师弟啊,你的丹药研究的有点偏门啊……”
沈清秋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促进伤口恢复的丹药能把人变小。
“咳咳,”说到药物就变得很专业的木清芳,一本正经道:“其实这是促进身体活化的一种药物,因为越是年轻的躯体自我恢复能力会很快,所以这个丹药会从本质上让身体变的年轻,然后加快复苏的能力,只不过没想到药性有点大,稍微过头了一点……”
“………身体年轻化?”沈清秋愣了一下,“你该不是打算最后让掌门师兄也用这个吧?”
他看了眼柳清歌,补充道:“还是算了,万一恢复不过来,让柳师弟慢慢长大也不要紧,要是掌门师兄也这样,苍穹山派就有点……”
沈清秋想了想可能的后果,觉得有点可怕。
“沈师兄……”木清芳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道:“你想多了。”
然后不等沈清秋再说什么,匆匆叮嘱了几句要紧的,就借口告辞了。留下沈清秋一个人对着那只有四五岁孩子大小的柳清歌有些不知所措。
认真看过去,柳清歌果然长得很好。平时看多了只觉得秀气斯文,如今变成小孩真是相当可爱。四五岁的小孩还处于雌雄莫辨的稚嫩状态,脸上粉嘟嘟的泛着红晕,眼睛闭着,睫毛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沈清秋看着久了,一时忘记是平时那个冷冰冰的柳师弟了,忍不住就拿手戳了戳那张脸。
果然很软很可爱啊。
“……你在做什么?”
脆生生的童音瞬间把沈清秋吓醒,他一低头,果然柳清歌正瞪着圆滚滚的眼珠子看着他,小孩子的五官精致,眼睛就显得更大,水灵灵的带着光泽,看的沈清秋心中一阵柔软。不过对方倒是半点不觉得,一开口就是柳清歌平日里的风格:“我怎么在这里?”
说了两句,没听到沈清秋的回答,柳清歌倒是自己发现了不对。
首先,他原本比沈清秋高,如今居然要仰着头看他。其次,自己说话的声音显然有问题。反应极快的柳巨巨低头一打量,立刻明白了问题所在,撕扯着儿童嫩嫩的嗓子,吼了一句:“木清芳!”
“柳师弟啊,”沈清秋总算回过神来了,“别叫了,木师弟回去了。”
柳清歌闻言就要往下跳,沈清秋一惊赶忙拦住他,又索性将人抱起放在桌上和自己平视:“你应该记得发生了什么吧?”
“……哼!”
柳清歌回了他一个单音节,沈清秋点点头道:“那好,这段日子你暂时先住在我这里吧,等木师弟找到方法了就会让你恢复了。”
“……能恢复?”柳清歌原本半信半疑,但沈清秋既然这么说了,他倒是不怀疑这话的可信度。
“木师弟说能恢复应该就能吧,”沈清秋用当年沈垣时期为数不多的医学知识判断了一下,道:“任何药物都有作用时间的最长期限,过了应该就会恢复了。”
“……那我回去等吧……”柳清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藕节般的小手横着往外一招:“乘鸾。”
他的乘鸾剑并没有应声而起,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最早木清芳摆放的位置。
“嗯……”沈清秋看他表情有些呆滞,暗中觉得有趣,替他解释道:“师弟你现在变成幼儿的姿态,金丹修为不再,自然无法驱动乘鸾的。”
简单来说他现在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幼儿,和平日里打打杀杀断头都不动容的柳清歌根本不是一个人,想要一个人回百战峰,那是不可能的。
柳清歌似乎被这点认知打击到了,随后沈清秋的一句话更让他整个都有些暴躁起来。
“师弟啊……”沈清秋打量了眼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而把整个裹着他的衣服都扯开的柳清歌,问道:“你冷不冷?”
柳清歌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样子,嫩生生的小脸顿时涨红了一片:“我去宰了他!”
这个他,说的应该就是木清芳了。
最后还是沈清秋将他安抚下来了。只不过柳清歌穿什么就成了一个问题。沈清秋虽说有不少弟子都是少年时期带大的,但这么小的孩子自然是不曾有过,衣服当然也没有了。沈九入门的时候已经快要成年,更是没什么衣服留下。如今只有问弟子有没有了。但关于这点,柳清歌拒不答应。
沈清秋觉得他大概是不想再丢脸了,这样的柳巨巨也是很可爱的。
但两人都没想到这个问题被宁婴婴解决了。
婴婴小师姐来给师尊打扫书房的时候,不小心往竹屋里头张望了一眼,却看到自己的师父对这个小小孩一脸无奈的样子。出于好奇,她又多看了一眼,顿时被那可爱的娃娃模样给激发起了母爱,半点犹豫都没得闯了进来:“师尊,这是你的女儿吗?好可爱啊!”
“……你师尊我哪里能有这么大的女儿了……”更何况这还不是个女孩,沈清秋吐槽了一句,“木师弟送来的孩子,大概是山门外捡回来的,他那里不会照顾,就暂时放我这里。”
柳清歌变小这件事情不能公开,沈清秋一时间扯了个谎,坐在桌面上的柳清歌横了他一眼,也没反驳,只是往桌子里头躲了躲,想要避开宁婴婴伸过来要抱他的手。
“小妹妹真可爱。”
宁婴婴不放弃,还想抱他,却不想被沈清秋半路拦截抱在自己怀里:“是男孩子啊,婴婴你眼神不太好啊。”
“师尊,”宁婴婴才不管什么男孩子女孩子呢,撒娇道:“让婴婴抱一下嘛。”
柳清歌立刻一转身,一双小手勾着沈清秋的脖子死都不放的样子,直接以行动拒绝了宁婴婴的要求。
“他好像只喜欢师尊啊……”宁婴婴的表情有些失望,随即又亮了起来:“师尊你没有小孩的衣服吧,我去找点来。”
柳清歌身上只有他当时的校服裹着,自然是没有合适的衣服的,但等宁婴婴把衣服拿过来,他倒宁可光着了。
那些粉红嫩黄浅蓝的女孩子的衣裙,让他怎么穿?
可惜犟不过一脸兴奋的宁婴婴和已经用扇子遮面在一旁偷笑的沈清秋,柳清歌最后还是惨遭毒手。不过那一身粉蓝的衣裙确实很合适长着一张精致面孔的柳清歌,连沈清秋都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果然人要衣装。这样打扮的柳清歌若是出门,都不用说话,只需要笑一笑就一定会有爱心爆棚的人过来听他差遣的。
可惜这话不能说,否则日后一定会被柳巨巨报复的。
沈清秋脑海里翻着各种想法,甚至都连不知道柳溟烟到底有多惊艳都考虑到了,最后要不是感受到了柳清歌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他大概还在神游太虚。
为了自己唯一的女弟子的生命安全考虑,沈清秋开口道:“婴婴,你下去吧,回头我要带他下山一趟。”
“咦?”宁婴婴愣了一下,随后又反应过来:“师尊是要给他找家人吗?”
“嗯。”沈清秋含糊其辞,算是应下了这句话。
其实是要给柳巨巨买衣服啊,否则让他穿着宁婴婴的衣服过日子,等回头他恢复了原身,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关于这点,柳清歌虽然黑这一张小脸,但最后也没拒绝。毕竟穿成这样他才是没脸见人的那个。

苍穹山派外头的城镇大多都认识沈清秋,见他抱着一个女娃娃打扮的孩子过来都有些吃惊,招呼都忘记了。最后还是沈清秋自己寻了一个成衣店,指着让掌柜出来,给柳聚聚挑衣服。
都是女孩子的衣服。
柳清歌一脸嫌弃,沈清秋看着心中暗笑,脸面上却很谦和,对着那掌柜客气道:“是个男娃娃,穿不了这些。”
那掌柜一边笑声嘀咕着这么漂亮孩子居然是个男娃一边往后头翻了半天,才找出些不太上档次的衣服。柳清歌还没表示,沈清秋已经看不过眼了。他品味一贯不错,如今更是被苍穹山派尤其是清静峰的那些人养的刁了,眼光更是毒辣,翻了翻便拒绝了。掌柜颇为无奈,解释道:“仙师,我这店铺里一般没有小孩衣物,已经都在这里了。”
沈清秋不好强人所难,正要皱着眉头定下,却突然看到一旁有些料子不错,便让小二拿了过来,吩咐掌柜道:“劳烦掌柜赶紧先做一套。”
说着,便是一锭银子压在桌上。
重赏之下必有应者,何况小孩子的衣服本来就比成人的简单些。那掌柜一口答应,随后便让人来给柳清歌量尺寸。
沈清秋一边看着柳清歌几乎有些崩溃的表情,一边摇着扇子在一旁喝着茶,这一天之内看到柳清歌的表情比往日加起来都多,就算麻烦多些也是值得了。
做衣服不如买衣服,多少需要点时间。沈清秋懒得在原地等,便又抱着柳清歌往那小镇上闲逛去了。往日他也来得多,大多是寻些新的书本画册什么的,如今也依样走了一圈,寻了些新书吩咐店家都打包送去苍穹山派。
这么一耽误,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沈清秋想了想问道:“师弟你饿不饿?”
他自己是修士,平日里少吃一顿少睡一晚都不是问题,但柳清歌如今是小孩样子,只怕是熬不住的。
却不想对方回了他一个白眼:“不饿。”
说话风格和往日如出一辙,就是肚子的“咕咕”声出卖了他。沈清秋笑着又抱着他去了饭馆,等菜的时候柳清歌整个不乐意的样子又让沈清秋有些头大。他其实不太擅长带小孩,但是又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师弟啊,木师弟也是好心,这种意外之事你就不要放心上了。”
毕竟已成事实,记仇也没什么意思。
“放我下来……”柳清歌道。
沈清秋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将他抱了近乎一整天,免不了有些尴尬将人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又怕他够不到,让小二寻了个小几叠在凳子上,好让柳清歌能自己夹菜。
结果这顿饭吃得一个丢脸到尴尬一个憋笑到内伤。
因为手太短的关系,柳清歌几乎是整个人撑在桌子上夹菜的,偏偏力气不够,往往还夹不起来,好好的一筷子菜就“啪叽”掉桌上,汤汤水水溅了一身,最后还是沈清秋给他一一夹到碗里,这才算安抚了柳清歌仅剩的一点面子。
还好方才定了新的衣服,沈清秋看着他一脸嫌弃盯着自己小裙子的模样,暗地里感慨了一句,柳巨巨本质上还挺挑剔的。
一番闹剧到了最后,终于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柳清歌,到底是因为身体变成了小孩,体力不足,还是被沈清秋抱着乘着飞剑回去苍穹山派的。也亏得清静峰一般没人敢来打扰沈清秋,多留一人睡在竹屋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只是之后几天柳清歌就再也不肯跟着下山或者出门了,整个人要么躲在沈清秋房里,要么就等着沈清秋把他带去木清芳那里继续尝试恢复,那消极的模样,连木清芳都忍不住偷偷向沈清秋打听到底是怎么了。
沈清秋只当他是那是下山过于尴尬造成的,草草应付了几句,木清芳也没觉得异常。最后对沈清秋道:“师兄,我测试过了,应该是药性重了点才会变成这样,回头再过几天药效消失了就会好了,你就干脆再照顾几天柳师弟吧。”
沈清秋自然只能答应。不过正如木清芳所言,没过几天柳清歌便突然恢复了。只是那时机有些不巧,大清早的被一个大活人的体重压醒也不是特别愉快的感受。只不过柳清歌看起来面色更差,他几乎是黑着脸从沈清秋床上翻身下地的,速度快的连沈清秋提醒他衣服拿错了都来不及。
至于之后柳清歌到底在自己面前消失了多少天,沈清秋也没来得及细算,因为轮到木清芳躲他这里来了。
所以说,试验品选择什么的,还是需要谨慎再谨慎啊。
身为系统试验品的使用者,沈清秋觉得自己还是很有资本说这句话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