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五)  

2016-05-18 23:01:5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邪教~【或者说已经算不上邪教了~
每天都有口粮出现某鬼满足的躺平~~~【谢谢每个产粮的好人~~~爱你们~
前文走:
存档:
-------------------------------------------------

五、混乱

在剩余的路程中,沈清秋又受到了两次打击,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惊吓。
第一来自于天琅君的“交换礼物”。因为忍不住好奇,或者不如说是因为看到柳清歌一把抓过翻了几页之后脸色大变的样子导致他忍不住好奇拿过来翻了几眼,那结果真是一言难尽。
那烂成渣的文笔,没有逻辑的语句还有更大面积的啪啪啪剧情,实在是太眼熟了,沈清秋翻了一下封面,没从那花里花俏的图片里找到作者的名字,但根据作品的内容以及可以把无营养无内涵无剧情的“三无”作品写成大长篇的结果来看,作者应该只有打飞机菊苣也就是现在的尚清华这一个可能——然而这不是最雷的,雷的是主角还是他沈清秋!西皮倒是好,一路滚下去,从柳清歌到岳清源甚至木清芳都有,沈清秋用最快的速度翻了几眼之后甚至还看到齐清萋。
等等!为什么对方是齐清萋自己还是受!打飞机菊苣你的逻辑被狗吃了吗?!
沈清秋用过眼翻页的速度看到第三本被天琅君塞过来的小说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丢了出去。
自己的真人小黄本什么的,可不可以不要出现了?
沈清秋觉得这是真没脸见人了。
他想到等这次回到苍穹山派,尚清华最好能躲起来,要不然自己真的会忍不住一剑捅死他的——不!这样太对不起修雅剑了,还不如让柳巨巨一剑捅死他来的痛快。
偏偏那一边的天琅君倒是半点不受影响,依旧还在推销他的“收藏品”。只不过看沈清秋已经脸色大变,于是干脆换了方向去骚扰柳清歌。沈清秋原本觉得柳清歌应该是比自己更快受不了的,没想到这位冷面冷情的师弟居然接下书还真的看了起来。看他那翻书的速度,只怕要比自己看的更仔细了。
柳聚聚你的形象呢?你的人设要崩了啊!
沈清秋扶着额头,很想冲上去把那一箱书全丢出去,又想到若是被旁人捡到了岂不是更丢脸?
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流传到底有多广?以前就那《春山恨》也就算了,可以当看不到,现在居然还有别的版本,这叫啥来着?
沈清秋发现因为气得丢太快居然连名字都忘了。
不过他不记得不要紧,旁边那两人居然交流起来了。
“天琅君这些东西从何而来?”
柳清歌你该不是真有兴趣吧?
沈清秋差点就跳起来了,回头一看,柳清歌表情也是紧绷着看来应该是气得不轻。原来是想给自己打抱不平吗?
不过这念头很快就打上了个问号。
因为柳清歌把柳溟烟留着的那箱书也拿出来看了一遍。
沈清秋忍着吐槽的冲动,暗道一声柳清歌这倒是算是收集证据呢还是要扩大阅读范围啊?
眼看着他几乎把所有的书都翻了一遍,顺便还询问了天琅君这些东西的来源和出处。沈清秋在一旁用扇子遮着面,想避都避不开,还是一字不差的听完了——原来都成出版一条龙了。
不仅有约稿的还有定书的,读者若是提前付下定金,还能在印刷完毕的第一时间拿到最新话本。至于这作者么,自然是读者越多收入越多了。按天琅君的说法,打飞局菊苣居然人气还不错——这么烂的书居然还有人愿意订阅?!
沈清秋倒是忘了,他上辈子也是这其中一员呢,一边骂一边看完了全本,顺便还落到了书里头的世界,成了系统玩家。
哦,说到系统玩家,沈清秋终于想起来出了这令人尴尬的小黄本事件之外,还有个突发情况。
他躲在车厢一角,面上一本正经一派非礼勿听的样子,暗地里则是狠狠戳了一下系统:“说,现在是怎么情况?”
“根据贵方实际情况,现开启优秀玩家主场系统,并根据触发因素开始全新故事剧情补全贵方玩家爽度和苏度。”
“优秀玩家主场系统?”
名字听起来很不错,但沈清秋吃过好几次亏,早就学乖了,他点开系统面板,仔细看了一下说明,发现还真是主场:主角一栏写着他的名字。
“这是不是说明我也有主角光环不死之身了?”
这个条件一定要先问清楚,否则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啊。
“有主角光环,不是不死之身。”
系统倒是很好,解释得清清楚楚。
“那这主角光环有什么用?”
沈清秋心想,主角不败论不就是主角光环的关键因素之一吗?怎么轮到自己就没有了呢?
“可以确保苏度的增加,推动剧情。”
等等?苏度又是什么?难道不是主角爽度吗?
“苏就是杰克苏。”
系统尽心尽责,沈清秋则如平地炸雷,顿时脱口而出:“开什么玩笑!”
“确实。”柳清歌看了他一眼,随即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些东西绝不容许天琅君带回去,更谈不上什么交换。”
“啧啧,”天琅君似乎毫不介意有这么一出,只是看了眼沈清秋又扫了眼柳清歌,道:“倒也无妨,柳仙师若是对这些小话本感兴趣,留着便也无妨。左右这次做客苍穹山派,我也算赚回本了。”
等等……刚才自己走神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天琅君那又是什么意思?
沈清秋每次被他看过来,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似乎被毒蛇盯上一样。难怪天琅君的妹妹能看上一条蛇,果然也是有点缘由的吗?
沈清秋知道自己歪打正着说对了,但又没听清前因后果,只好寄望于柳清歌不会坑自己这一点上,随他和天琅君拉锯战。却没想到一番旁观下来,沈清秋对柳清歌的口才大为惊讶——这位师弟相当能说啊,倒不是说口若悬河什么的,而是每一次都能抓住重点,用最直接的理由驳回天琅君的说辞,导致最后的结果居然是天琅君服软了。
真是叹为观止,柳巨巨居然还有首席辩论的口才呢。
沈清秋还来不及和柳清歌探讨一下他辩才的来源,就听到外头竹枝郎问道:“君上,沈仙师,天色已晚,是否要寻找一个落脚之处休息?”
天琅君又看了眼沈清秋,笑道:“一切随仙师的意思。”
沈清秋拨开车帘子看了一眼,果然天色已近黄昏。他和柳清歌两人因为都是修士,来的时候倒也没注意着休息的事情,但如今多了一个行动不便的天琅君,看竹枝郎这么问,对方自然是经不住这长途劳累的,便点头道:“如此,劳烦竹枝郎寻一个好的客栈,落脚休息。”

虽说竹枝郎在某些事情的判断上有些不靠谱,不过对沈清秋这句话的执行倒是很彻底。眼前的客栈看起来就装潢豪华、宾客盈门的模样,小二更是客气。上来口若悬河的把客栈介绍了一遍,一听就是百年老店绝对斩客不便宜还能让你们夸口交赞的那种,随后又问:“几位客人,这是要吃饭呢还是住店呢?”
“住店,也吃饭。”
如今四人,天琅君一脸我都随你们的样子,竹枝郎跟在后面一声不吭,柳清歌站在旁边板着个脸,显然只有沈清秋出来打交道了。店小二一听立刻喜笑颜开,问道:“四位客人要几间房?”
“四间吧。”
沈清秋心想天琅君好歹算客人,总不能怠慢了人家。结果竹枝郎在后头道:“沈仙师,我要照顾君上。”
“哦,那就三间。”
沈清秋暗道也好,就当省钱了。却不想还没高兴起来呢,就听到天琅君微妙的问题:“沈仙师你们要分开住吗?”
沈清秋觉得自己翩翩君子儒雅修士的形象快要绷不住了,深深吸了口气道:“自然是一人一间的。”
“其实沈仙师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天琅君很为人着想的模样,道:“我们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啊!
沈清秋暗地里几乎要咆哮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店小二一脸了然的样子,颇为暧昧的问道:“要两间上房吗?”
“三间!”沈清秋克制着脾气,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这边请。”
店小二是个看眼色的,立刻转身带路,沈清秋当先跟上,彻底忽略身后一脸遗憾的天琅君。他甚至都不敢去看柳清歌的表情,反正从马车上下就黑灰一片,现在也不会好看到哪里。
自然,在目前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沈清秋上了楼也是什么都没说,嘱咐了小二过一会儿来送餐食,随即便立刻关门休息,半点都不想看到那魔族主仆二人莫名的表情和柳清歌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是真心希望柳聚聚别因此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要是真造成以后见面就尴尬,这账就绝对要算在天琅君身上了。不!应该是尚清华!
沈清秋终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要不是打飞机菊苣重操旧业,怎么可能会产生这么个结果。沈清秋暗暗下定决心,等回到苍穹山派一定要狠狠的整一下打飞机菊苣!
小二来送晚膳的时候,沈清秋倒是问了一下旁边两间的情况,小二说两人那间的说是不用,另一间则是没人。
沈清秋颇为疑惑,天琅君他们作为魔族,不吃人类的食物倒是可以理解,想来有天琅君看着,竹枝郎也不会去弄什么撒种人来制作口粮。但柳聚聚突然消失,该不是觉得下午被雷坏了,自己提前飞剑回去了吧?
沈清秋想来想去有些不安心,匆匆吃了点东西又寻出门去,却不想正巧看到回来的柳清歌。
“柳师弟,你出门了吗?”
柳清歌似乎有些意外看到他,表情一瞬间闪过尴尬,随后应了一声,正要擦肩而过,又补充道:“随便走走。”
沈清秋被他这意外的解释给惊了一分,就没注意到柳清歌握在手中,被袖子遮掩着的几本书。

那是天琅君今天丢过来的那些小话本其中之一,还有一本则是柳溟烟的那些书册里面的一本,若是沈清秋还记得,这里头的内容可都是关于柳清歌和他的。至于柳清歌为何会特意把这两本给翻出来带在身边,莫说旁人想不通,柳清歌自己都想不通。
今日看到书册之后除了最初的震惊,剩下的大概是一种莫名的豁然和愤怒。豁然的是原来不止洛冰河,愤怒的自然也是居然还有别人。要说到了这个关头,他纵然有隐约的念头但依旧是模糊的,毕竟感情方面从来都一片空白。但柳清歌可以肯定,确实很早之前就有过一些莫名心思,他一直以为是同门之谊;之后修道界乃至凡人间处处流传的春山恨的话本造成的“故事”,他虽然知道却连想都不想去想。沈清秋若是真的承认,那就姑且忍着。若不承认,那便没有。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说辞,这几乎是苍穹山派里头默认的一条规矩。因此,柳清歌也没发现自己的异常念头。
若不是……若不是今日看到了天琅君的这些话本,他大概再久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心思里头的不同寻常。
只是……
柳清歌面上带着难得一见的尴尬和些许茫然,他觉得沈清秋除了困扰是不会有这方面的念想的。
当时在马车上沈清秋的表情,一目了然,除了惊讶和苦恼,并无其他。只怕他们对他造成的影响和最初春山恨对他造成的妨害是差不多的。
柳清歌又瞄了眼那书册上的画面,两人赤裸相拥的样子虽然有些不堪入目,但不由得他不心动。
呆呆的看了片刻,柳清歌愤然一挥手,熄灭了灯火,将书册塞入怀中,闭目养神。
不是不想,只不过还是免了吧,若是沈清秋真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只怕连苍穹山他都呆不下去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柳清歌是不愿想的,但有些事情却不是他能控制的。
一如情感,二如幽梦。
梦境里头的柳清歌和那他那师兄感情极好,彼此之间并无隔阂甚至比那话本上所言跟黏腻几分。柳清歌似乎是旁观,又似乎就是那梦中的自己,跟着没什么内涵的剧情看着那梦里的两人按照那各种姿势和话本故事,演了一遍十八般功夫。这可比那话本更生动几分,连带着那撩人的呻吟和滑腻的皮肤都停留在耳边指尖,时时刻刻萦绕心头,挠得柳清歌连梦境都变得不安生起来。
是的,从来生活中只有修为和战斗两件事情的柳聚聚,第一次做春梦了。对象还是他那关系颇为不错的师兄,沈清秋。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柳清歌刚刚从梦境中惊醒过来。残留的满足感和依旧昂然在胯间的欲望,以及对梦境的念念不舍,终于让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原来他是喜欢沈清秋的。
当这个念头浮现的一瞬间,从来都风平浪静面如止水的柳清歌,第一次有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人的时候。
所以待得准备重新上路,沈清秋出来与他打招呼的时候,柳清歌破天荒的连个正脸都没给他,直接抱着乘鸾坐上了车驾的位置,自然也没看到,被竹枝郎伺候着重新上车的天琅君,一脸揣摩的笑容。
至于沈清秋反而没注意到这里头的不同寻常。他正被系统给出的一系列提醒给吓到了:
“主角苏度+150。”
“新人物开发,男二设定上线~”
“主角爽度+50。”
“剧情推动进度15%。”
等等等等!
看着面板上眼花缭乱的提醒,沈清秋又一次有了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些指数到底是怎么来的?
系统,你是不是被掉包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