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07.闇/黑暗  

2016-05-10 22:58:5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是落凡梗里头我很喜欢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剧情段落,我没想过会真的重新写出来,大概是因为今天被自己虐到了吧……【北极圈冷什么的……
这一段是小宫主角度的,回头有时间我把程钧角度看到的也歇一下,就知道他最后的选择了。【这里宫主是误会了,但程钧确实不能说,说了后果也很尴尬……
存档:
P站不老歌
(我以为开着小黑屋会快一点结果也差不多……(鬼话是“鬼在说话”的意思,嗯,鬼就是我嘛~
------------------------------------------------------
107.闇/黑暗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程钧?”
张清麓跌下来的时候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找对了方向,但是本能中有一种指引带着他穿过漫长黑暗的夹缝,踏在被冰层覆盖的地面上,跌跌撞撞的,用现在这个 没有半点法力甚至还病弱多灾的身体来前进。因为张清麓确信除了他,没有人能找到程钧了。
而事实上,他赌对了。
沉默于黑暗中的光明是如此的微弱,比萤火之光来的更为不可查。埋藏于地底的黑暗和折射在冰层上的夜光,在眼前交织成令人晕眩的光弧,张清麓脚下不稳跌了下去,千万年不曾融化的冰原深渊里的碎冰如刀刃一样,轻松切开了他的手掌,鲜血滴落的一瞬间,张清麓感受到了心头极其孱弱,甚至比错觉更难以察觉的一点悸动,微弱的仿佛一个呼吸就能让它消失。
张清麓近千年的修为,让他在这一瞬间终于把握到了这消失已久的,属于道侣之间特有的感应。
“程钧,”他声音不大,在冰层里跌跌撞撞,却不曾听到回应。要不是那感应切实存在且从不隐瞒,张清麓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因为过于思念而产生了心魔。
但是他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终于在一层又一层的冰川悬柱后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光芒。星星点点,好似被冻在冰层里的流萤。可惜极北冰原从来不会有萤火之虫,那光芒就是引动他和程钧之间道侣感应的一线希望。
极北冰原的每一处都厚实的仿佛被天地盖上了冰制的罩子,张清麓一边摸索着前进,一边感慨着似乎只有当年在寒玉山的时候才见过这等景象。但寒玉山并不阴冷,而此处则冻得让人连灵魂都没了知觉。
他的身体早就超过了行动极限,如今凭得乃是本能和毅力。亏得这身体本质上还是地仙道体,虽说没了法力的保护,但底子还在,若非如此,只怕他早就倒在了半路上,莫说落到这冰原断层里头,只怕连极北平原都到不了。
大约又绕了大半个时辰,张清麓终于寻到了那一处流出光芒的地方,而此地如今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程钧?”
他又叫了一次,依旧没有回音。张清麓执拗确信他没有寻错,也确信程钧落在此处。就算到了跟前反倒没了感应,就算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芒,就算无数次呼唤程钧没有回答,他的道心告诉他——这里,是正确的。
确实,张清麓盘桓着绕过无数裂缝才到了这里,就算在黑暗里看不见他也知道,若是白天,这里如同寒光玉山里头的冰窟,层层叠叠的镜面反射,说不准自己看到的地方在哪一层。只能靠直觉和毅力慢慢找。
还好天道依旧是眷顾他们的。张清麓的手终于在冰壁上摸到了一条新的裂缝。大约一掌宽,手掌触碰上去,内侧居然有着不同外层冰寒之意的潮湿。他上下摸索了一番,终于在半人高的地方,感受到裂缝猛然扩大的入口。大约一个十岁小孩的身体可以毫无障碍的钻过去。张清麓犹豫了一下,还是攀了上去,肩膀挤着脑袋,趴在冰隙的夹缝之间,一点一点挪了进去。
大约挨过了三尺左右的距离,裂缝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张清麓加快了速度往前,却不料没前进几步,突然落了下去。冰隙再一次变得开阔,直上直下的距离内宽度变得差不多,原本靠着细窄裂缝支撑着身体的张清麓,失去了踏脚的地方,直接摔了下去。也就一人多高的距离,虽说落在冰冻了无数年的地面上确实有些疼,但对现在的他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看到了程钧。
在全然封闭的黑暗里,他看到了程钧。
这是一个冰层和冰层之间的断层,大约是内外压力不同和地壳运动的关系,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地穴的空间,唯一的出口就是方才他爬进来的地方,而程钧就靠在另一边的墙壁上,安安静静的盘腿坐着,身上泛着极其浅薄的一层淡蓝的微光。
“……入道?!”
张清麓跪坐在地上,不知是吃惊还是累得,一时间站不起来。但他清楚知道,程钧如今的情况是入道。
他们这些修士,一生有两次看见“道境”的机会,一次便是入道期,大多数人会白白错过,而张清麓这种道宫嫡系名门贵胄自然会有长辈指导而不至于错过。第二次便是合道的时候,可以再一次看到道境。但凡踏入帝君境界的哪一个不是心性坚定的,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次的机会,而这一次便是可以看到以后“大道之路”的唯一机会。
而现在的程钧,居然在入道?!以地仙的心性修为和凡人肉身重新入道,会是怎么一个情况?
张清麓完全想不出这种情况的结果。
他近乎呆滞得看着程钧,许久之后才慢慢挪了过去,衣袍蹭在地上,沾染了许多泥泞和冰渣,以往对自己仪表要求极高的张清麓,此刻却半点都顾不上。
“……”他想叫他,却不敢开口,生怕打断程钧这一次“入道”的机遇。只是周围极冷,如今看到程钧,忍不住就想靠近。张清麓克制着自己的动作,只是挨过去却不碰触程钧。
周围的黑暗和程钧身上的荧光形成对比,微弱却始终存在。
程钧入道的时间久得惊人,已经远远超过正常。张清麓从一开始的惊异,到现在担忧,深怕他迷失在道境之中,无法寻到自己道的方向。又怕他这不是一般的入道,自己打扰了他的机遇。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猜对了情况却依旧无法替程钧做出选择。
“程钧……”
声音几乎是在唇齿间就被吞噬了,张清麓的忍耐没有极限,身体却已经渐渐撑不住了。没有找到程钧的时候,精神和身体之间的拔河,可以让他靠着毅力和决心来坚持在苦寒之地的每一步;而如今程钧就在眼前,好好地活着并且还有特殊的入道的奇遇,张清麓精神上的弦就松了,一时间再也没有继续维持清醒下去的体力了。
在他就要倒下的那一瞬间,黑暗中探出一只手揽着他的腰,将整个快要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肩头。
张清麓反射性的瞪大眼睛,冰川折射得混沌明灭中,程钧身上的光芒急速消退,却依旧让他看清了程钧睁眼的一瞬间,那双瞳孔中的冷漠。
那是无情无欲无所求的冷漠,是众生平等生死由命的冷漠,是大道无情万物刍狗的冷漠。
张清麓不由自主得打了个寒颤,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认识的那个程钧并不存在。
“……清麓?”
程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讶异、不信和欢喜,抱着他的手在一瞬间收紧,体温传来的时候,张清麓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这确实是程钧。
“怎么寻来这里的?”得不到回答,程钧也不奇怪,抱着人道:“你现在这个情况,若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语气如常,甚至连话语中的紧张和担心都更胜以往。张清麓感受着紧贴着的身体传来的温度,慢慢暖起来的身体微妙的感觉到了程钧的心跳,比以往来的强烈。他隐约有了一种猜测,却不能述之于口,只是道:“我若不来,只怕你要死在这里了。”
“不会的,”程钧在黑暗中蹭了一下他的头顶,柔软的触感从发髻的背后传来,仿佛是嘴唇落在发旋上,张清麓莫名有些鸡皮疙瘩,换来程钧的疑问:“很冷吗?”
他握了握张清麓的手,一片冰寒,和周围的冰川几乎没有差别,便想扯了外套给他,被张清麓阻止后,拉着他的手入怀算是给他汲取点温度。
熟悉的体温和更熟悉的气息,让张清麓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问道:“程钧,你方才,是入道了吧。”
“嗯。”程钧倒是一点不瞒他,何况入道的情形颇为普通常见,要隐瞒也隐瞒不了。
“你……看到了什么?”
这话要是一般人问了那是极大的不敬,每个人的道境不同涉及未来的大道也不同,若是寻常这么问别人,只怕要成死敌。但张清麓与他是道侣,本就是自身大道彼此纠缠,问一句根本算不得什么,但程钧却沉默了。
他死死扣着张清麓的腰,脑袋埋在他脖子里,隔了许久才道:“有些复杂的东西,待得这一切过去了,我再告诉你。”
“……好。”
张清麓没有再问,但是心中已经有了猜测。程钧却不知道,他这一时说不出口的缘由,居然成了张清麓最后判断的关键因素。
此时此刻,刚从道境中出来的程钧,只知道,或许他这辈子,数百年、数千年甚至万年亿万年,都不用放开怀里这个人了。
大道无情,或许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太上忘情,不是无情,而是情到浓处情转淡。
只是暂时的,他的选择,还说不出口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