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魔道祖师 薛晓/金光瑶]365题——130.棘/荆棘  

2016-04-04 00:03: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没啥好说我手贱又写了给我家达令而已……这对最后一篇了【真的!这几个人啊,我都不喜欢啊……导致我卡文两天……啧……【再写也要是蓝二哥哥和柳师弟啊……【大概吧……
存档依旧:
----------------------------------------------------------
130.棘/荆棘

[魔道祖师 薛晓/金光瑶]

从数年前就开始被浓雾笼罩的义城如今早就没了人烟声息,不分白天黑夜,厚重沉闷带着尸毒的妖雾就这么包裹着整座城镇,让人看不透半点底细。
这么一个地方,一般人都不会轻易踏足,周围知道一些底细的猎户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乃至于没有人知道这里头甚至还住着人。不过所有人都晓得,外头的人进去了就出不来了,所以当有人问路义城的时候,被拦下的大妈是很小心的嘱咐着这个面容和善又俊朗的青年避开这条路,走另一头绕过去的。
那一身白衫容貌出色的青年只是笑笑,便不再说话,倒是他身后的人一伸手,便将那中年妇人送出去里许。眼看着周围已经没了生人,那白衣青年才道了句:“手下留个分寸。”
身后那人一拱手,似乎极为恭敬,却没有搭话。前头那人也不生气,依旧是笑眯眯的,顺着那分叉路口的石碑,往白雾深处走去。他脚步稳健方向明确,似乎对此处极为熟悉。纵然耳边有各种异常的声音和走尸的气息,都不曾放在心上,对照着记忆中的方位,寻到了自己要去的那个房子。
薛洋回到义庄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幕——义庄外头躺了七零八落的十几具走尸,屋里头一坐一站两个人,最重要的棺木被打开,棺盖丢在一旁,那站着的人似乎正在打量着棺材里头的人。
“滚出去!”
他几乎是暴怒的抽出霜华刺了过去,却被对方挡开,正要再做攻击,又被一条琴弦拦着,若是再往前,只怕要身首分离。
“好久不见了。”
出手攻击的人满脸笑意,并无攻击对方的自觉一般打了声招呼,一派反客为主的模样让薛洋坐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他这般装模作样换来薛洋毫不掩饰的憎恶的表情,恶意的笑容爬在脸上,露出虎牙和更恶毒的话语:“确实没想到呢,我还以为下次见面应该是你变成凶尸的时候呢,金光瑶。”
“胡说什么!”
金光瑶还未开口,站立在一旁的人已经怒不可遏。薛洋看都不看他一眼,道了句:“看好你的狗。”
“哼!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如今守着具尸体用着些走尸就真当自己是当年的夷陵老祖不成?”
“把你的脏手挪开!”
站立在棺木旁的人似乎是打算将棺木中的尸体拎起,手还未伸入已经被整个掀飞了出去。下一瞬间,薛洋已经站在棺木之旁,看向其中。
棺中人衣着整齐,容貌依旧,脸上的绷带也未曾沾染尘埃。他伸手在那人面上碰了一下,又飞速收回手,冷眼看着依旧坐在桌旁的金光瑶。
后者正和颜悦色对着已经倒在门口的黑衣人说道:“你先退下吧。”
那人倒也干脆,一拱手,果断的就退了出去。薛洋当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走开,门口那具凶尸立刻就跟了上去,厚重的浓雾里传来剑器搏击的声音,屋里的人到不见什么紧张。
金光瑶仿佛在金麟台上一般自在,随口问道:“那外头的是宋岚宋道长?薛兄弟好手段。”
“怎么?你是来与我闲话家常的?”
薛洋随手扯了一把稻草,靠着棺木坐下。既然金光瑶都没说要住手,他当然不会那么好像让外头那个随意就混过去了。死不了,弄下一条手臂总是可以的,谁让他手贱呢?
“我路过栎阳听说常萍被灭门了,就想到你了。”金光瑶笑意不变,却听到外头一声惊呼,显然是自己这里的人有些不支,便转移话题道:“还请薛兄弟留点情面,这人我还有用。”
“哼!你有没有用管我屁事?”薛洋暗地里催动咒术,外头的打斗声和脚步更为急促了。
“毕竟此人还是有用的,”金光瑶手中琴弦微动,铮铮数声,外头的声音顿时一变。薛洋正待变化,却听他道:“薛兄弟,为了你身后棺木中的人为好,捎带听我说完如何?”
“你威胁我?”薛洋双眼一瞪,正要说话,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往棺木中晓星尘的尸身上一摸,顿时变了脸色,“你放了什么?!”
“蔓生草而已。”金光瑶面色不变,抬手压了压薛洋的动作,道:“你知道的,这么点功夫蔓生草早就扎根了。”
“解药!”薛洋伸手。
金光瑶略一挑眉,薛洋一手往下一压,不多时外头就安静下来,他道:“你的狗没事,给我解药!”
蔓生草扎根于尸首之上,一开始能让尸首如活人般栩栩如生,天长日久之后,尸身被根茎蛀空,仿若一个空壳内部填满草茎,再无存在可能。到了那时候,纵然薛洋手中有晓星尘完整的魂魄,也换不来一具能走能动的凶尸。
金光瑶既然能用上这东西,自然也要有充足的准备来灭除草种。薛洋可不认为他就是特意来破坏自己的一具收藏品的。
“薛兄弟莫要着急,这蔓生草虽说会慢慢腐蚀无魂空尸,但若在此之前寻回魂魄,这尸身的保存程度可要比你之前的处理来的好许多。至少是柔软如活人一般,你若是有什么需求岂不是更能满足些?”
“闭上你的狗嘴!”薛洋牙咬得吱吱作响,下一瞬间,突然又笑了起来:“你这些龌龊手段还不如对着你那些大哥二哥之类的用去,还有效些。说不得你当时来个软缠的,聂明玦说不得就舍不得杀你了。”
污言秽语,金光瑶恍若未闻,笑容依旧仪态如故,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仿佛是谢茶的意思,隔了一会儿见薛洋冷静下来了,才笑道:“我想现在这样薛兄弟就有时间跟我慢慢聊一会儿了。”
“没时间,看到你就倒胃口。”薛洋却不给他面子,他倚在棺木旁,手按压在晓星尘尸身的胸口,试图将正在侵袭的蔓生草拔除。
金光瑶一派淡然随他去,自顾自说道:“这蔓生草也是我们金家重新栽培的,回头我送些种子给薛兄弟,想必你会喜欢的。”
薛洋的灵力一直未曾撤出,但尸身中的蔓生草根却依旧沿着经脉蔓延,显然金光瑶所言如实。他眼神中带着恶意和愤恨,嘴角却笑得开怀:“不就是一具没用的废尸么,也劳动敛芳尊大驾光临亲力亲为,想来你碰到的事情不简单啊,难不成也是要死了吗?要是这样我倒是能帮个忙把你做成具好看点的凶尸,回头带出去也拉风啊。”
“这就不劳薛兄弟辛苦了,”金光瑶摇摇手指,对于挑衅的话半点都不放心上,问道:“不知这晓星尘道长的魂魄可有完整?说不得我这里有办法呢。”
以薛洋的本事如今晓星尘还躺在棺木之中,想也知道是魂魄出了问题,金光瑶既然要重新动用薛洋,自然会把这些事情打探清楚。
“……!”果不其然,说到此事,薛洋眼睛就泛起了红色,瞪着金光瑶道:“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谈个交易而已,”金光瑶终于肯切入主题了,“听说阴虎符在你这里。”
“那个东西早就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薛洋一口否认。
“我要的是魏无羡的那半块。”知道对方不说实话,金光瑶也不着急:“别说毁了,丢了都不可能。夷陵老祖的阴虎符他自己都毁不了,你也不能有这能耐。”
“那又如何,左右不在我身上。”薛洋一脸无赖,又靠着棺木坐在地上,道:“我做的那半块还在你手里吧?要是原本的半块在我这里,你早就感觉到了。”
确实如此,虽说薛洋制作的半块假货不足以驱动阴虎符的全部力量,但用来寻找原本的半块也绰绰有余,只是此时莫说薛洋身上,连身后那晓星尘的身上都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气息。
“也罢,”金光瑶的目的一开始就不在此,他顺手丢过去一个乾坤袋,道:“此物交于你存放,此地阴气甚重倒也是个好地方,莫要让人发现即可。”
薛洋是什么来头,他能独自复制出一个阴虎符的替代品自然也是熟悉这些鬼修魔道的内容的,那封恶乾坤袋一入手立刻感受其中滔滔凶杀之气。
“谁的东西?”他顺手颠了颠,道:“能让你这么小心翼翼得拆了存放。”
鬼灵精怪的眼珠子转了转,又用灵气打探了一番乾坤袋中的情况,突然哈哈大笑道:“敛芳尊的这位大哥也真是死不瞑目啊,若是你蓝家二哥知道这事情,只怕再也没好脸色给你了。”
“这倒不用你担心,”金光瑶摇摇头,似乎为薛洋总是不得重点而叹息,“他不会知道的,你也不会说的。”
薛洋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里有个瓷瓶,颜色碧绿生翠,不用想也知道是那蔓生草的解药。
“此物三日一次擦拭尸身,”金光瑶笑了笑,“想来你也会高兴的。”
“哼!”薛洋手指一动,牵过那瓶子,又道:“我高不高兴轮不到你操心,倒是你自己……”
他的笑容充满恶意,言辞下流刻意:“不如学学我,把你这些心思也用上,回头身边跟着的就不是外头那没用的走狗,而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位蓝家宗主了。”
金光瑶眉头略一皱,叹道:“你就是这般心态,才沦落到如今连一个死人都守不住。”
“滚!”
少年的音色带着沉闷和嘶声力竭的愤怒。
金光瑶站起身来,略略整理了一番衣摆,一拱手,算是告辞。
攀缠纠结,情思如刃,哪一个不是鲜血淋淋的,这般作态,简直不堪入目。
薛洋如此,他又何尝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