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二)  

2016-04-22 22:41:2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高兴,邪教居然也有这么多人吃~简直感动得哭出来~~还有好妹子居然已经开始写了~~~呜呜呜~~~太高兴了~~~每一个来留言的妹子我都好高兴~真是谢谢大家的喜欢~~~【其实我比较话叨,如果要看正文的妹子可以直接跳过“鬼话”这段,看下面就好~~~
这篇绝对不会坑的,放心,一定会尽量开车的~放心【看我以往记录,显然是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
前篇:
存档依旧:
----------------------------------------------------------
[人渣反派 柳沈]系统修订程序
二、发现
241.発見/发现

沈清秋没想到的是原本只是“稍微说一下”结果变成了苍穹山派的三堂会审。
如今面前三个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黑,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了。
“其实吧,”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糕,毕竟天魔血只要没有被引动,也没什么特别的情况……”
“你闭嘴!”
打断他的乃是这百战峰峰主,正在展示什么叫做锅底黑脸色的柳清歌柳巨巨。说起来沈清秋也觉得奇怪,原本么他就想一边走回去一边顺便解释一下天魔血的来由,到底是为什么又会被带回百战峰的?
好像是因为柳清歌说了一句“等一下,找个地方坐下来说”。然后就变成坐下来喝杯茶然后开了个头,随后木清芳和岳清源就都被请来了。
没看出来柳巨巨也挺会声东击西的。想也知道,忽悠一个柳清歌或许还有可能,但是忽悠岳清源加柳清歌就很难了,更何况还有个怎么都瞒不过的木清芳。
果然,被这三人你问一句他问一句的,沈清秋也没挣扎多久,就老老实实把所有事情都交代了。废话么不是,与其到后来被拆穿,还不如早点说。当然他也不会蠢得直接把所有事情都说,只是借口自己尸体被盗走的时候被喂了天琅君和竹枝朗的血,至于洛冰河的血倒是很好解释,毕竟当年金兰城的事情在座的几位都经历了,也知道的差不多。
木清芳微微皱着眉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方面,道:“当初我也觉得奇怪,为何你用药没多久之后,感染就消失了。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来往人又多也没注意,之后又发生那样的事情,没想到居然是天魔血。”
那样的事情自然说的是自己被关到幻花宫水牢的事情。
沈清秋扇子遮着下巴,扯了扯嘴角,暗道就算没发生这也不是你能解决的事情啊,连原作者都没想过要怎么解决呢,还能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被自己打发去找尚清华的洛冰河,不知道这次找回来能不能协商一下这个事情。毕竟一个洛冰河还问题不大,但还有神经病X2的两个不确定因素啊,毕竟那口口声声说的是好心到头来倒霉的都是他。
“木师弟,还请你先替清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老好人的岳清源如今也是一脸凝重的开口,那眉宇间写满了自责,就差把“我的错”说出来了。
“都是我的错,当年明知道你身上有无可解,却还是答应让你去了金兰城。”
啊……果然还是说出来了。
沈清秋摇了摇头,安慰道:“师兄,世事难料,难不成你要把我当个易碎品锁在清静峰么?”
岳清源还待说话,就听一旁的柳清歌狠狠道:“早就该把那混账东西给宰了。”
沈清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已经不想纠正柳清歌的用词了,那个所谓的混账东西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子,他这么说岂不是把自己这个当师父的也骂进去了?
不过想来柳巨巨心里大概从金兰城后就没把洛冰河当苍穹山派的弟子了,如今能勉强控制看到人不大战三百回合,大概还是看在自己面子上。
“沈师兄,你伸手让我看一下。”
木清芳算是在场除了沈清秋外最为冷静的一人了,此刻发声也正好打破了整个房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沈清秋依言伸出手来,却见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数根三寸长的金针,对准自己的手掌,飞快得扎了几处。
沈清秋神色复杂得看着他的动作,心想这要是换在以前他的世界,估摸着在医院都能做扎针的模范标兵了,不知道和容嬷嬷比谁更厉害一点。
不过他堂堂一个金丹修士也不可能因为这么点伤口就做出什么失态的模样,只好还是扇子遮面挡了挡眼神,避开木清芳接下来一系列实验性动作。
回头的时候却正好看到柳清歌坐在他身边,神色凝重,看得非常认真,显然是极为担心。沈清秋心中微微感动,正要开口宽慰,却听到木清芳自言自语道:“奇怪。”
“如何?”岳清源问道。
“完全看不出区别。”木清芳摇摇头,“若非沈师兄确定身上有天魔血的存在,寻常情况下绝对发现不了。”
“天魔血若是不引动确实是查不出来的。”沈清秋说道,“所以一般情况下也确实无妨。”
“话不是这么说的,”岳清源显然不赞同他这种鸵鸟式的自欺欺人,“若非有这等隐患,又何至于你当初那般……”
嗯,师兄啊多谢你终于没说下去,那么丢脸的历史还是不要说了。
“柳师弟,帮个忙。”木清芳依旧沉浸在找到一个少见的试验品的心情中,如今在场四人反倒是他心态最平和。
“你将灵力输入沈师兄体内走一遍,我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变化。”
“好。”
柳清歌一贯是说一不二的,木清芳示意沈清秋在床榻上盘坐之后,柳清歌便坐在他身后,一手贴着他后心灵台,一手抵在尾阙之上,按木清芳的指示将灵力换换从督脉尾阙处往上,经灵台入天灵再行之丹田,完整一周天后才停下,看着一旁皱眉的木清芳。
“奇怪奇怪,”木清芳依旧摇头,“无论是血液还是灵气,都非常正常。但若是有异常存在,这经脉之中有第二股灵力输入的话,多少应该有点反应。”
“要不要我加强灵力之后再试一次?”
木清芳点点头,柳清歌正要动手,却突然听到门口一声惊呼:“你们在做什么?”
“齐师妹,你们怎么来了?”岳清源出言招呼。
来的人正是千姝峰峰主齐清萋,此时踏入屋内众人才看到她身后还跟着一人,白纱覆面,身姿婀娜,乃是千姝峰大弟子柳溟烟。
“溟烟说有东西要给他兄长,我正好有空就随着一起过来走走呗。”
她素来极为宠爱这位弟子,也偶尔会跑百战峰来找人练手,故而这么说倒也不奇怪。只是如今齐清萋的表情非常精彩,左右打量上下查看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倒是你们四个,在做什么?”
被她这么一个大美人反复问了两遍,沈清秋这才有点后知后觉的尴尬起来,想来他们如今样子确实有些奇怪。
他与柳清歌一前一后坐在床上,边上坐着个木清芳正在查探他身体的情况,旁边还有个岳清源关切备至,要说不奇怪,嗯,被提醒之后那是不可能的。
沈清秋面上微微变色,正想找个理由含糊过去,就听到身后柳清歌直白的说道:“治疗。”
“你又怎么了?”
齐清萋立刻接受了这个理由,转头就问沈清秋,“真是个娇贵宝宝,莫非被柳师弟打伤了?还是无可解发作了?”
被她这么一说感觉还真是,沈清秋顿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似乎什么事情都能轮到自己头上,难怪会被人这么看待。可惜如今扇子被拿走了,双手又被木清芳扎着针,也不能用来遮丑维持B格了。
他抬头看着齐清萋,正想辩解几句,又看到她身后的柳溟烟也是一脸惊讶。那副绝色面孔虽然被面纱遮着看不到,但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惊讶、震撼还有莫名复杂的情绪到底是有多吃惊啊?这位妹子,你到底是想到了什么?不要听你师父乱说啊。
“师妹,”最后还是岳清源开口来做解释了:“事情有点复杂。”
不愧是NPC模式的岳掌门,简单的一段话就把沈清秋如何被灌了三次天魔血的事情说清楚了,顺便还解释了一下天魔血的隐患问题。
齐清萋一边听一边摇头,最后看着沈清秋的眼神几乎是怜悯的:“真惨,你说你这弟子到底是怎么养的,就差把你这个师父折磨死了。”
她说话的那样子不像同情,倒有点像幸灾乐祸,估摸着是想起当年下山参加仙盟大会时候还曾经不小心羡慕过沈清秋有个贴心徒弟,如今看来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我也觉得我挺惨的,沈清秋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兴呢?
“如今要怎么办?”
齐清萋性格极为爽快,问完了事情经过,就问解决方法。可惜这一次岳清源却回答不出来了。他看向木清芳,后者对柳清歌眼神示意,柳清歌则是再一次用灵力逼动沈清秋身上的经脉灵气,让木清芳再做一次查探。
随后一屋子六人,五双眼睛盯着木清芳,等他的结论。
“没办法,”千草峰峰主终于放弃一般叹了口气:“完全感觉不出来变化,和宿主的身体完全融合。”
眼看众人都有些失望,他又道:“师兄,你让我放点血回去研究一下。”
沈清秋很想说师弟你的研究方式为何如此奇特,但是周围所有人似乎都理所当然的认可了,他也只好咬着牙把手伸给木清芳。
大概就像以前医院里采血那样戳一下就好吧,反正已经扎了好几下了也不差这么一下。
沈清秋正这么想着呢,就看到斯文温和的木师弟抽出一把寸许长的匕首,“唰啦”一下从他胳膊上割了过去,一个玉匣就放在他手臂下面。沈清秋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放了一匣子血,惊得连叫痛都忘记了。
“喂!”
柳清歌看他愣在当场还当有什么不妥,叫了他一声,见沈清秋依旧是不忍直视自己伤口的样子,便将他的手拉扯过来,一手捏着手臂上的经脉止血,一手伤药敷上,动作干脆利索的连岳清源都没找到插手的机会。
“有劳柳师弟。”沈清秋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随后又转头问木清芳:“木师弟这一手放血的功夫真是熟练啊。”
木清芳还没反应过来呢,一旁齐清萋已经凉凉得嘲笑过来:“说你娇娇宝宝还不承认,一个大男人放点血又怎么了?”
“齐师妹啊,”沈清秋总算重新夺回扇子的控制权,装腔作势扇了扇道:“我是病号啊。”
齐清萋毫无淑女形象得翻了个白眼,对一旁的岳清源问道:“掌门师兄,如今他这样子可怎么办?”
虽说嘴上吵归吵,但十二峰如今感情还是很好的,要说不着急也是假的。
“……”岳清源想了想,又看了眼沈清秋,道:“连师弟都不知道解决的方法,这确实棘手。”
“掌门师兄,其实我倒觉得未必没有办法。”木清芳收起匣子,缓缓道:“或许可以问问看无尘大师。”
见众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木清芳解释道:“昭华寺原本对魔族就很有一套,加上如今天琅君也在那里,无尘大师说不定就会知道些什么。”
天啊!沈清秋一听到天琅君三个字就有些头痛,想到他身边还有个喜之郎就更头痛了。偏偏一旁几个人都觉得意见不错,纷纷点头。
“如此甚好,这还是辛苦柳师弟一趟,把无尘大师接过来商议一番吧。”
“不用了,”沈清秋慢条斯理得开口,维持着自己最后一点体面和风度道:“还是我自己跑一次吧。”
“清秋,这次你就呆在清静峰上哪里都别去。”
老好人担当的岳清源这次态度非常坚决,沈清秋知道他是又起了自责之心。其实他很想对这位掌门师兄说不要把这么多责任担在自己身上,但是想想这话似乎只有原先的沈九才有资格说,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立场。
“师兄,”没立场是一回事,决定权又是另一会儿事,沈清秋决定争取一下自由:“无尘大师如今出行不便,我一个四肢健全之人若是要让他特意上门来诊治岂不是过于狂妄了?何况有没有办法,我和他见个面就知道了,何必这么千里迢迢的让人如此劳累得赶过来?”
他的话说的在理,岳清源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让柳师弟陪他去呗。”齐清萋突然开口道:“左右是要柳师弟跑一次的,多带个人也不过多耽误几天,就算有些麻烦,柳师弟想来也习惯了。”
齐大妹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了当啊!
沈清秋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什么叫习惯了啊,你看看你这石破天惊的话,你身后的徒弟吓得眼睛都瞪大了你知道么?
可惜沈清秋的吐槽也不过是想想而已,因为就连岳清源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至于柳清歌,更不会有什么意见。
于是在无视了当事人意见之后,岳清源和柳清歌商定了送沈清秋去昭华寺的细节,至于木清芳则要趁着他们出发前的几天,抓紧研究一下所谓的天魔血的混合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至于齐清萋,到最后都没想起来,最初来的目的到底是干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