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01.風  

2016-04-21 23:11:3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篇少许有点赶,因为比我预计的长,导致我部分说明内容都压缩了甚至连寻宝过程都压缩了……自己觉得好无趣啊……
稍微尝试了一下奇怪的风格,就当失败作品吧……
存档:
-------------------------------------------------------
101.風
[上天台 程张]

“今夜好大的风声。”
程钧正在宽衣的时候,张清麓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程钧挑眉,神念放出,仔细听了一下。
隔着金鳌岛的结界和整个蓬莱瀛洲的大结界,依旧能清晰感受到无极海上呼啸的风声。尖锐的啸声中带着变化莫测的威能和紊乱的气息。
程钧落在腰带上的手停了一下,又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张清麓摇了摇头,笑道:“罢了,去走一遭吧。”
张清麓原本就在等他这句话。从傍晚开始他就有些心绪不宁,如今更是莫名对着那外海的风波觉得有些心血来潮,想来应当是有关联的。但海上风暴总归是有异数存在,当年出海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觉悟,如今道行日深,更感觉到天地大道自然威能,这查探的事情,那就需要用些谋划了。
他这点小心思对程钧而言一目了然,张清麓也没想过要瞒着他什么。毕竟一旦程钧放出神念查探,就不会坐视这蓬莱外海生出波折来。所以张清麓一开口,程钧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两人踏空而出,张清麓跟着程钧,一步跨出结界,尚未站稳,就被程钧一把抱过,搂着要几乎贴着他身上一般,站在半空中。他抬头正想说笑几句,却看程钧面色极为严肃,下意识转头去看,顿时也愣了一下。
海龙吸水。
巨大的龙卷顶天立地矗立在海面上,黑色的龙卷风带着银白色的水光,在周围搅起数十丈高的巨浪,这海面上莫说修士、船只什么的,就算是一般的中岛都留不下来,蓬莱也亏得有程钧这位地仙的结界加上本身就处于小空间之内,才未受到影响。
“真是壮观。”
“嗯,”程钧看他站稳了,这才松开手,道:“倒也是值得来一探究竟。”
毕竟这外海风暴就在蓬莱不远处,若是卷了过来,程钧也没把握蓬莱的结界会不会受影响。何况这海龙卷如今看过去还有加强的趋势,只怕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过不去的。
“走吧。”
程钧一抬手,指尖一道符箓闪现,顿时在两人身边落下一个结界,周围的风雨落在结界之上仿佛被天道法则隔开一样,微微晃荡一下便消失了。张清麓看他施法,心中也是惊奇,虽说他如今也是帝君修为,但这地仙境界显然高了不止一筹,至少这触摸到天地法则的手段,他就做不到。
“回头告诉你。”
大概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程钧笑道,又说:“此次只怕是你的机缘而不是我的。”
毕竟心血来潮的是张清麓,程钧尚未有任何感应,显然这事情应在张清麓身上了。
这话果不其然,待得两人绕过若干龙卷之后,那展现在眼前的巨大的海风暴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想象的极限。
几乎有三四座山头那么粗壮的海龙卷笔直的从天空伫立在海面上,远看几乎如静止一般,靠得近了才发现那是因为风暴过大,周围的海水已经被卷空了,所以那龙卷看起来才好像静止一般。
此刻已经不用张清麓开口,连程钧都能感受到那暴风的中心有异常的存在。这种感应非常微妙,仿佛呼唤一般引诱着人进入暴风眼。程钧略一厘清就知道这感觉来自于道侣之间的感应,而他能有这般明确的感受,张清麓岂不是感应更为强烈?
仿佛为了印证一般,张清麓站立在龙卷的边缘之外,几乎是沉湎下去,死死盯着那龙卷中心。
“是什么?”程钧问道。
“不知道。”张清麓回眸看他,补充道:“我只是觉得里面有个东西在等我。”
“进去吧。”
程钧果断道。
“开什么玩笑?”
张清麓下意识拒绝了,这风暴的威力就算远远看着就觉得要被撕碎了,若是真的进去了,只怕连魂魄都跑不出来。
“无妨,”程钧解释道,“既然你有这种感觉,想必就应当无事。我虽有感应,但未曾觉得有劫数,何况……”
他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又指了指海面:“若是从这里传过去,到了风眼应当就无事了。”
龙卷之中风眼最为平静,这也算是一个共识。
张清麓点点头,正在考虑要怎么进去。
程钧突然笑道:“莫想了,这天地之大,神威莫测,投机取巧倒不如取拙而行。”
他伸手握紧张清麓的手,道:“展开剑阵。”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诛仙剑阵在两人身下铺展开来,如程钧当年用过一般,将整个剑阵的阵力灌注在剑阵主剑之上,两人一剑仿若星火流光,一瞬间破开那龙卷屏障,直扑风暴中心。
巨大的阻力仿佛要将人撕碎,程钧一手符箓不要钱般丢了出去,另一方面则法力拼命输出来维持两人身边的结界稳定。而张清麓则一心投掷于这一剑之上,以破开天地的气势和无以伦比的锐气,终于在无物不摧的海风暴的巨壁上,破开一线,冲了进去。
剑光如流星一样划过整个被海水充斥的龙卷,程钧的结界在外界压力的积压下岌岌可危,甚至可以听见破碎的声音。
“快!”
“到了!”
几乎是同时的,两人一同松了口气。数丈厚的水壁终于被突破,两人身形摇晃间已经落入风眼之中。
和外界的翻天覆地比起来,此处几乎可以说是风平浪静。张清麓微微缓了一口气,剑势一变,直线向下,海眼之中,那一出呼唤的力量如此鲜明,连程钧都能直接感受到灵力的变化。
在仿佛已经深入海底的漫长的前进过程之后,展现在两人眼前的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存在——破损、锈蚀、三寸长短的匕首,死死的卡在一个海眼之中。
这应当是无极海的天然海眼,但这匕首从何而来,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程钧神念查探之后确定这并无人为的痕迹,这才松手让张清麓上前。
手指触碰到匕首柄的一瞬间,法力混合灵力仿佛不要命一般被吸收了过去,张清麓一惊,正要放手,却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死死握住,用力往外一拔。在海眼的吸力和法力流失的平衡被打破之间,终于将那短匕首握在手中。
此时他周身法力已经损失了七成,灵气更是后继无力,程钧眼看不妙,手中聚灵阵的灵力直接从他经络里输入,源源不断的支撑着那把匕首的吸收。
“我倒要看看着玩意还能撑多久。”
程钧也是不服气,地仙法力通过双修之法也一同传入张清麓的身体,又顺着他的经脉被那匕首吸收。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匕首上的力量突然全部消失,仿佛张牙舞爪的猛兽变成了乖顺的宠物,安静的躺在张清麓掌心之中。
“厉害,”程钧如今法力也丢了一半,加上张清麓的,这玩意几乎吸收了两位帝君的法力和灵气。
张清麓对他微微一笑道了声谢,又将那匕首在掌心一划,鲜血落下的一瞬间便能看到那锈蚀的表面突然就退了下去,慢慢透出明亮来,乃是极为锋利的样子,很快甚至连一丝破损都不见了。
程钧也查探了一番,道:“恭喜张师兄,天地灵宝可不多得。”
“多谢掌门相助,方能有此机缘。”
两人说完,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周围的海龙卷和风暴随着匕首从还海眼中起出又恢复明亮,也逐渐平静下来。
程钧将人带起:“此处不宜多言,先回去再说。”
张清麓如今法力几乎耗尽也只能靠着程钧留下的定位,先行回去金鳌岛。所幸这一路上的风暴随着海眼的平息也安分了许多,倒也未造成什么麻烦,由得两人平安归去。
程钧与他说道:“只怕此物还需交给老魔查探一下,方能知道根底。”
“倒也不用,”张清麓笑了一下:“我已经知道了。”
“灵宝认主?”
“嗯。”
张清麓不欲多言,道:“回头仔细告诉你。”
“也好。”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